无标题文档
工作成果
· 基层政协工作要找准“抓手”和“载...
· 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与发挥委员主体作用
· 以作风建设为抓手 全面提升政协机...
· 发挥民主监督作用 服务科学发展大局
· 创新方法拓展领域 切实提升履职水平
· 积极推动政协工作科学发展
· 多党合作的有益探索
· 努力探索具有青海特色的履职职能模式
· 完善民主监督制度的实践与思考
· 平欣光副主席在市政协系统建议提案...
· 不断增强新形势下的人民政协的界别性
· 坚持履职为民 促进社会和谐
· 创新履职 彰显活力政协特色
· 打造“同心”品牌 凝聚科学发展合力
· 发挥人民政协利益表达和社会整合功能
工作成果
发挥人民政协利益表达和社会整合功能
发布时间:2016-04-15 11:18:05  作者:

  在现代民主社会中,通过多种多样的利益表达渠道,不同的利益需求可以被感知、释放,并由此进入国家政策的衡量中,潜在的或明显的社会矛盾可以由此得到有效调节,这是现代民主社会保持社会稳定的重要制度性原因。

  人民政协自成立以来就在我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人民政协因以界别为单位组成,因此与以地域为单位组成的人民代表大会,形成了利益代表机制上的互补和合作关系。人民政协具有严密完整的组织形态,在我国县以上各级地方国家机关体系中都存在人民政协组织。人民政协依据章程开展工作,发挥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能,已形成了良好的权力运行机制。

  政协委员来自民间但又具有较高的政治地位,能够及时感知和传达社会需求,可以以多种多样的方式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能,在中国的政治体制中发挥着重要的社会“安全阀”的功能。

  在当前公民利益需求日益多元化的情况下,人民政协作为我国政治制度的一部分,应该发挥其在利益表达方面的重要的政治和社会功能。

  社会管理创新需要发挥人民政协社会利益表达的优势

  社会管理创新是一项系统的社会工程,需要从多个角度着手进行。目前,我国社会管理中的问题还较为突出,如近年来我国信访数量激增,“群体上访”、“敏感时期上访”、“极端方式上访”等非常态化信访形式给各级政府带来了很高的管理压力。从实践中来看,信访已不再单纯的是一种权利救济的方式,很多情况下已转化为一种利益表达的方式,暴露出我国公民利益表达渠道不畅的问题。因此,在进一步拓展公民利益表达的渠道,更有利于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方面,人民政协可以大有作为。

  首先,发挥人民政协调查研究的功能,积极建言献策。人民政协应组织政协委员对社会管理中所发生的问题,深入进行调查研究,开展咨询论证,提出意见和建议。要运用包容各界、联系广泛、人才聚集的有利条件,了解和反映社会不同阶层、不同群体的愿望和要求。

  其次,政协委员应以党派或界别为基础,密切联系群众,发挥自己的政治优势和专业所长,向国家机关反映群众的呼声,提出建议和意见。人民政协为代表的协商民主形式与人民代表大会为代表的选举民主形式,是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形式。两者的运作机制虽然不同,但其共同之处在于两者都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政协委员的代表性赋予了其联系本届别或党派的群众,反映他们的意见和建议,化解社会矛盾,解决社会纠纷的职责。

  再次,代表社会各界别人士对国家公权力行使进行监督是人民政协的重要职能之一。目前我国社会管理中的许多问题的出现,一方面,是因为民众的权利诉求增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各级政府正在经历由管理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的转化,管理模式和管理观念的转变难以一蹴而就,暴力执法、暗箱操作、滥用职权等现象屡禁不止。国家公权力行使的任一环节都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到公民权利的实现或保护,因此,对国家公权力进行监督就是在回应公民的权利诉求。人民政协和政协委员应勇于承担监督责任。

  最后,人民政协的成员来自于社会各界别,社会管理创新不仅需要实现政府对社会管理的创新,同时也需要社会自我管理的创新,政协委员应该更好地实践自我管理的责任。现代社会发展的世界性现象是社会自我管理能力的提高,或称社会自治能力的加强,一方面,各类社会组织数量增多,结构完善;另一方面,各类社会组织在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的情况下,进行自我管理,承担社会责任。在提供公共服务、公共产品方面,有一些必须要政府来提供,但更多公共服务是政府可以依靠社会力量、社会组织、民间组织来完成的,社会组织了解社会基层的需求,也有专业的能力。“应该由市场做的事情要交给市场,应该由社会组织做的事情要交给社会”。人民政协及政协委员应积极推动和积极参与社会自我管理能力的提高。

  实现社会整合,快速推进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保护公民权利,化解社会冲突,实现社会和谐发展是中国发展模式的重要表现。人民政协作为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政协委员作为界别或党派的代表,应该积极反映社情民意,关注社会发展难题。作为制度性社会利益表达机制的一部分,政协应深入实际、深入基层,积极反映涉及各界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及时消除影响社会稳定的各种因素,为促进社会和谐发挥积极作用。

  (作者系吉林大学宪政与地方法制发展研究所所长、民建吉林大学委员会主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