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社会·透视
· 杀妻骗保引发巨额保费之诉
· 大好前程,生生被自己PS掉了
· 骗局,从一个陌生订单电话开始
· 女会计贪污200万打赏男主播
· 七旬老太自编自演的“陷阱”人生
· 爸爸妈妈,你们无权带走我的生命
· 走到尽头的父子情
· 房价大涨卖家违约 超额索赔买家胜诉
· 温柔的陷阱
· 错爱人生
· 青春实验室
· 缝合
· “念旧情”引来杀身祸
· 233万买房后房价大涨还要不要补差...
· 怎么就进入了“剩女时代”
社会·透视
爸爸妈妈,你们无权带走我的生命
发布时间:2017-02-24 13:02:25  作者:夏 涛 饶 珊

  “龙龙,阿姨来看你了。”2016年末,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王绮又一次走进龙龙家,亲昵地抱起这个4岁的小家伙。龙龙稚嫩活泼,可谁能想到,年幼的他还不懂什么是生活,就已经历了生离死别。

  一年前,龙龙还生活在温暖的5口之家,家里有父母、5岁的哥哥、慈爱的外婆。这个外人眼中的幸福小家庭却在家族矛盾、生意失利的种种压力下慢慢垮塌,龙龙父母心灰意冷,竟决定带上两个幼子用燃炭自杀的方法摆脱苦痛,外婆无奈决意相随。一盆炭火燃尽,外婆和哥哥再也无法唤醒,龙龙和父母侥幸存活。龙龙父母带着孩子一起自杀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双双入狱,无辜的龙龙该怎样面对这残酷的命运?

慕伟春 作

  1

  夫妻共创业 得子又添丁

  2012年对于廖勇、彭娟夫妇来说,是个喜上加喜的好年份。

  夫妻二人共同经营的工贸公司拥有了一项环保专利技术。环保产业是当前热门的朝阳产业,憧憬着不远的未来将有数千万的收益滚滚而来,廖勇和彭娟不禁信心满满,喜上眉梢。

  俗话说,好事成双。伴随着事业的丰收在望,廖勇和彭娟的爱情又有了新的结晶。原本家中已有一个4岁大的儿子小杰,聪明乖巧,是全家人的骄傲,如今小儿子龙龙的降临,更让这个三口之家有了新的希望。

  这一切对于这个小家庭来之不易。44岁的廖勇并不是厦门本地人,大专毕业后本在北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但廖勇骨子里天生有股闯劲,朝九晚五的单调生活对他来说是种束缚。1991年他不顾家人反对,辞去别人眼中的好工作,毅然下海经商,在国内多地辗转拼搏,直到2005年来到厦门,在这个海上花园城市遇上了彭娟,志同道合的两个人相识相知相恋结婚生子,已近不惑之年的廖勇才终于落地生根,体会到了家的温馨。

  生二胎时,彭娟已经是年近40岁的高龄产妇,辛苦可想而知。但是外人不知道,外表壮实的彭娟患有空泡蝶鞍综合征,这是一种脑垂体病变疾病,发病时会毫无预兆的突然昏厥。在长期的疾病折磨下,彭娟产生了抑郁。考虑到彭娟的身体状况,廖勇主动提出为了妻子的健康而放弃孕育中的新宝宝。

  可是上天馈赠的礼物无法选择,彭娟在产检的时候发现子宫异常,一旦做人流手术很可能会危及母子生命,只能自然生产。听到这个消息,彭娟反而坦然了,她摸了摸日渐增大的孕肚,对廖勇说:“看来这个孩子是上天注定的,我们还是安心等待他的降临吧。”

  拖着病体怀胎十月,彭娟的辛苦可想而知。体贴的廖勇理解彭娟的不易,一边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妻子的生活起居,一边想着法儿逗妻子开心。老二出生后,廖勇又特意请了保姆帮助妻子照顾两名幼子,同时把公司也经营得有声有色,给彭娟带来了温暖和希望。廖勇每天在外打拼,但敲开家门的那一刻,孩子们的嬉笑打闹声和彭娟忙忙碌碌的身影如此温馨,疲惫的廖勇陶醉在这片幸福的港湾,心里默默祈祷着一家人能永远这么美满下去。

  2

  家族矛盾生 事业遭瓶颈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生活总是在美满和幸福中伴随着坎坷与曲折。2014年带给这个小家庭的是重重的一击。

  彭娟生活在一个大家族里,家族同辈中,彭娟也最懂事、有担当,不但自家公司发展得前途光明,还总是帮助家族亲戚。在诸多后辈中,奶奶最信任要强懂事的彭娟,在临终前执意将自己的一套住房过户到了彭娟的名下。谁知这一举动引起了家族的不满,他们认为是彭娟耍手段从奶奶手里骗来了产权,彭娟过去的种种热心扶助在他们眼里转瞬都变成了虚伪的心机手段。而且他们一致认为彭娟是嫁出去的孙女,无权拥有祖辈的遗产,于是很多亲戚都来争夺房屋的所有权,一场遗产引发的家族矛盾白热化了。

  更糟糕的是,廖勇和彭娟经营的公司也开始出现经营问题。由于公司前期研发投入的资金很大,彭娟的几个兄弟都有帮忙向银行贷款,奶奶的义子阿金更在公司的前期经营中担当过重要角色。自从开始争夺房屋产权以来,亲戚间关系恶化,阿金要求廖勇和彭娟连本带息偿还早期出资,其他兄弟也要求二人提前偿还银行贷款。

  被逼无奈,夫妻二人只能把一些公司资金撤出来偿还,这种釜底抽薪的举动让原本已陷入困境的公司经营雪上加霜,资金链紧张导致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也就在这个时候,其他一些债务人也渐渐嗅出了不祥的味道,纷纷上门催讨债务。就这样,公司的债务窟窿越扯越大。债主们甚至找到他们的住处威胁,吓得孩子们哇哇大哭。

  廖勇努力地支撑着家庭,积极地寻求外部投资,期望通过缓解债务使奄奄一息的公司起死回生。然而商场如战场,融资路上陷阱多多,困难重重。廖勇联系了很多投资商,但是大部分都不靠谱,碰上的骗子也不在少数,但是最让夫妻俩寒心的,是亲戚的落井下石。

  一天,廖勇和彭娟终于和一个投资人达成了投资意向,投资人被夫妻二人的真诚打动,看中他们夫妻为人实在可信,也看好他们公司环保项目是既有利社会又有投资前景的好项目,决定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双方约好在公司签订投资合同。廖勇和彭娟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满心欢喜的彭娟还特意隆重地打扮了一番。

  双方商谈得很顺利,谁知就在准备签合同的时候,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来了——阿金带着一帮亲戚闯了进来,大

  吵大闹地要求廖勇和彭娟马上还钱,并且当着投资人的面将公司搅得乌烟瘴气。投资人一看这架势,只好摇着头对廖勇和彭娟说:“今天这样是没办法合作的,你们把公司关系处理好再说吧。”说完叹着气走了,留给夫妻二人的是一地鸡毛。

  看着自己原本竭力帮助过的亲戚们此时扭曲的嘴脸,彭娟气得全身发抖,顿时感觉头疼欲裂,胸闷难忍,她颤颤巍巍地支撑着想躲进办公室安静会儿,可就在按压门把手的那一刻,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空泡蝶鞍综合征在目前是无法根治的,只能控制病情,每发作昏厥一次就意味着病情加重一回。廖勇心疼妻子,但也无计可施,只能不断开导妻子:“看我们的儿子这么可爱,我们要坚持下去。现在的困难都是短暂的,熬过去就好了。”“真的能熬过去吗?”每每看着在一旁玩耍的小杰和龙龙,彭娟在心里常常这样问自己。

  从此以后,只要有投资意向的人到廖勇夫妻的公司谈合作,彭娟家的亲戚就跑来催债作梗,投资人一看这种情况,也都放弃了投资。眼看着年关将至,债主催得越来越急,公司已经无法正常运转。

  屋漏偏逢连夜雨,廖勇家几兄弟也因为祖宅的产权问题纠缠不清,兄弟之间反目成仇,几乎断绝了往来。

  亲情的反目、事业的滑坡让夫妻二人倍感压力。在低谷挣扎中,彭娟的病情不断恶化,情绪变得越来越不稳定,时常会晕倒,视力也出现下降,体重从一百八十几斤一下子降到了一百一十几斤。家族纠纷也越闹越大,债务越催越急,彭娟抑郁状况加重,时常流露出自杀的情绪,廖勇也慢慢坠入了崩溃的边缘。

  3

  相约共赴死 枉惜祖孙命

  “活着太痛苦了,我们一起解脱吧。”当彭娟再次提起自杀的想法时,一向理智的廖勇竟然鬼使神差地有了认同感。

  “烧炭自杀,我上网查过了,这样痛苦最少。”抑郁的彭娟早就做好了自杀的准备,“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走。”

  “我们死就好了,小杰和龙龙还太小,我们可以把他们托付给别人抚养。”绝望的廖勇舍不得两个可爱的儿子。

  “还是把他们带走吧,寄人篱下的日子不会好过,我不舍得他们,更不舍得留下他们在世间受苦。”态度坚决的彭娟最终说服了廖勇。

  彭娟把夫妻二人准备烧炭自杀的想法告诉了自己的妈妈,彭妈妈一听震惊了,连忙苦苦相劝,可是彭娟夫妻自杀的心意已决:“别再劝了,我们已经决定了,生意失败了,亲戚们一个个无情无义,我又一身病,活着太痛苦了,您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别怪女儿不孝啊。”

  眼看苦劝无效,彭妈妈想起生活的种种不易,不禁悲从中来,也要求一起上路:“你们走不要丢下我,你爸走得早,我一个老太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和你们一起去,黄泉路上有个伴。”

  2015年1月29日上午,廖勇和彭娟联系了生意上最信得过的朋友,像托付自己的孩子一样将凝聚着夫妻二人多年心血的环保项目托付给了不明就里的朋友。随后,夫妻二人一同上街购买了一箱木炭和几块固体酒精,彭娟还特意去医院开了一些安眠药。回家后,夫妻二人交代保姆给两个孩子洗澡,并嘱咐

  保姆给孩子们换上好点的衣服,又找了个借口让保姆早点离开。廖勇亲自下厨做了孩子们平时爱吃的饭菜,两个不明真相的孩子全然不知道这是全家人最后的晚餐,和平常一样嬉笑打闹着享用了这顿美食。

  饭后,彭娟和妈妈坐在沙发上聊着最后的知心话,廖勇担心母女俩着凉,取来毯子盖在二人腿上。夜深了,彭娟和妈妈开始哄孩子们睡觉,为了减少孩子们的痛苦,彭娟在孩子们的牛奶中放入了安眠药喂他们喝下。廖勇默默地关上门窗,在客厅里点起了木炭。廖勇点木炭的动作不太熟练,也可能是因为紧张,折腾了半天也没有成功,反而弄出了刺鼻的浓烟,一家人呛得够呛。

  “你怎么这么笨,连个木炭都点不好。”彭娟一边咳嗽着,一边责备起廖勇。

  “这都什么时候了,不要再吵了。”彭娟的妈妈无奈地劝着彭娟,“廖勇,把窗户打开散散烟吧。”

  廖勇点了点头,顺从地打开窗散了会儿烟,坐在炭火盆边开了瓶酒猛灌了几口,然后燃好木炭,重新关好窗,挨着妻儿躺下了。“就这样一家人安静地一起走吧,从此我们就解脱了。”廖勇看着身旁的妻儿想着,不知道是酒精还是一氧化碳的作用,不一会儿就沉沉地睡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廖勇在头部的剧烈疼痛中苏醒了过来,但是视线模糊,浑身无力。迷迷糊糊中,廖勇伸出右手习惯性地摸索到了大儿子小杰睡觉的位置,廖勇摸到了小杰柔嫩的小手,然而指间传来的冰冷像电击一样刺醒了廖勇混沌的意识。他猛然回忆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空气中还弥漫着浓烈的炭火的味道。

  廖勇使出全身气力挣扎起身,看见自己的家人横七竖八地倒在屋子里。他一边慌忙得为两个儿子做人工呼吸,一边用手拍打着妻子和丈母娘。小儿子和彭娟终于开始喘气,可是大儿子和丈母娘嘴角流着带血的唾沫,已经没有了反应。廖勇跌跌撞撞地打开窗,新鲜的空气给他注入了一些力气,他赶忙拿起手机,颤颤巍巍地拨通了110。

  120急救车迅速赶到,110也随即到达。廖勇协助医生把家人送上救护车后,跟着警察上了警车,供述了整个相约自杀的过程。

  4

  父母双入狱 法官有温情

  案卷到了法院,翻看着这场家庭悲剧,承办法官王绮也忍不住叹息。

  廖勇和彭娟夫妇无视他人的生命权利,采用密闭烧炭产生一氧化碳导致中毒的手段,携两名未成年幼子与彭娟母亲自杀,致彭娟母亲与大儿子小杰中毒死亡的行为,无疑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然而,本案毕竟是三个大人绝望相约自杀,与一般的故意杀人案件差别很大。况且死里逃生的小儿子龙龙才4岁,案发后,自理能力和语音表达能力都明显低于同龄水平,需要更加耐心细致的照顾。然而,由于家族亲戚的交恶,朋友的疏远,王绮反复联系却找不到一个愿意抚养龙龙的亲友。

  “我们不能只是简单的审判,更要注重对未成年人的保护。”王绮开始积极联系社区和民政部门,带着书记员不断地进行走访协调,终于争取到了支持。福利院为龙龙开通了绿色通道,社区也允诺会给予龙龙全方位的帮助。看着龙龙的生活有了保障,王绮和同事们总算松了口气。

  “本案是一起因爱杀人的案件,在对这对犯错的父母量刑时不仅要体现刑法的惩戒效力,在责成他们承担相应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的同时,还要治病救人,考虑本案的特殊性,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给小孩一个能够回归正常家庭生活的机会。毕竟亲人才是孩子最好的陪伴,有亲情滋润成长下的孩子才是健康幸福的。”王绮的观点得到了合议庭的一致赞同。

  2016年7月22日,厦门中院对这起案件予以宣判。法庭上,法官王绮敲下庄严的法槌:“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彭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二、被告人廖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宣判完毕,法院特别安排了亲情会见,带着等候在庭外的龙龙来到廖勇和彭娟身边。分隔多时的夫妻二人泪雨滂沱,抱头痛哭,两人紧紧地抱着儿子龙龙沉浸在这珍贵的团聚时刻,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你们夫妻放心,我们已经妥善安顿好了,你们要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点回到孩子身边。”王绮叮嘱着,“孩子不是父母的附属品,你们既然把他们生下来了,就要好好地爱他们,呵护他们,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记住,你们是父母,为了孩子,也必须坚强地挺过去。否则你们无权当父母!”夫妻二人亲吻着龙龙,不住地点头。

  案件一审宣判后,廖勇和彭娟都没有上诉。

  令人欣慰的是,龙龙的姑姑已经将孩子从福利院接回抚养。

  一个令人痛心的案件已经尘埃落定,但留给社会和人们的余思却远未结束。因为分家析产、经济纠纷而导致的亲人反目、兄弟阋墙、父子决绝等人间悲剧,仍在不时上演。

  (二被告人均为化名) 

(来源:《人民法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