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社会·透视
· 杀妻骗保引发巨额保费之诉
· 大好前程,生生被自己PS掉了
· 骗局,从一个陌生订单电话开始
· 女会计贪污200万打赏男主播
· 七旬老太自编自演的“陷阱”人生
· 爸爸妈妈,你们无权带走我的生命
· 走到尽头的父子情
· 房价大涨卖家违约 超额索赔买家胜诉
· 温柔的陷阱
· 错爱人生
· 青春实验室
· 缝合
· “念旧情”引来杀身祸
· 233万买房后房价大涨还要不要补差...
· 怎么就进入了“剩女时代”
社会·透视
走到尽头的父子情
发布时间:2017-02-24 12:58:50  作者:卢金增 刘真 寇文一

  孙长宇和妻子的感情不好,家里时常成为“战场”。唯一的儿子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脾气变得很暴躁,与父亲的关系也越来越差,或冷战,或大打出手,最终以悲剧收尾。

  经山东省济宁市检察院提起公诉,2016年2月,该市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孙长宇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宣判后,孙长宇提出上诉,2016年12月12日,山东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发现场

  悲剧发生

  王丽看见丈夫孙长宇靠着冰箱坐在地上,眼睛直直盯着正前方的主卧室,一动不动。他顺着丈夫的视线看了一眼,吓得瘫坐在地上。

  2015年5月10日中午,家住山东邹城的王丽感到很欣慰。这天是母亲节,儿子孙明下厨做饭,准儿媳也陪在身边,其乐融融地吃了一顿午饭。

  下午,孙明要参加一个朋友的喜宴,不放心母亲自己一个人在家,就让她出去转转,等他回家之后再回来。安排好母亲后,孙明把女朋友也送走了,之后去了酒店。

  在朋友家的王丽,直到晚上10点也没有接到儿子的电话,这让她感到不安,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她匆匆忙忙与朋友告别,一路小跑往自己家赶去。

  到了家门口,王丽发现防盗门没有关紧,留了一条缝。推开门,只见主卧室门口的过道上有些泥土,虽少,但特别显眼。

  “怎么这么多泥?”王丽小心翼翼地往里走,却看见丈夫孙长宇靠着冰箱坐在地上,眼睛直直盯着正前方的主卧室,一动不动。王丽顺着丈夫的视线看了一眼,吓得瘫坐在地上。

  主卧室的门上,四周的墙壁上,到处都是血迹。儿子赤裸着上身,躺在一片血泊之中。泥土、花盆的碎片堆成了一个小山,他的头上、脸上和身上,混杂着血迹和泥土。衣物、手机、拖鞋等物品被随意扔在地上。王丽来到儿子身旁,跪坐在地,轻轻摇晃着他的身体,叫他名字,但回应她的只有轻微的喘息声。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王丽拿出手机,哭着给楼下邻居打电话,让他帮忙叫救护车。没多久,医院的救护车来了,将孙长宇、孙明二人送到医院进行治疗。因伤势严重,孙明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

  晚上11点多,公安人员在医院找到正在接受治疗的孙长宇,待治疗结束后,将其带到济宁市公安局济东分局接受调查。

  嫌疑人口中的真相

  晚上9点半左右,孙长宇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听到开门和骂骂咧咧的声音,听出是孙明,他没有起来。过了一会儿,卧室门被猛地推开。

  对于杀死儿子的事实,孙长宇供认不讳,但他反复强调,是孙明先动手的,自己只是防卫。按照他的供述,冲突是这样发生的:

  案发当天,晚上9点半左右,自己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听到开门和骂骂咧咧的声音,听出是孙明,他就没有起来,继续躺在床上。过了一会儿,卧室门被猛地推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突然被掀开甩到一旁,他还没反应过来,脖子被人掐住,脸被扇了几巴掌。孙明恶狠狠地对孙长宇说:“你起来,你起来,咱们单挑。”

  孙明身上有浓浓的酒气,孙长宇觉得儿子是在耍酒疯,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没有理会。可是,在孙明眼里,这就是挑衅,已经被酒精控制的他气冲冲地跑到厨房,拿着菜刀来到孙长宇面前,用刀背拍打他的头部,之后脱掉上衣使劲摔在地上,嘴里不停地骂。

  孙长宇坐在床沿上,不愿跟儿子继续争吵下去,想出去抽烟冷静一下,正准备穿鞋时,左眼被拳头猛击了一下。被打蒙的孙长宇忍无可忍,与孙明厮打起来。回想起之前儿子的所作所为,冲动之下,他伸手从阳台上拿起一个陶土花盆砸在孙明头上。眼看孙明挣扎要站起来了,孙长宇又拿了两个花盆砸在他头上。之后,他又从阳台上拿了一个扳手,往孙明头上、身上砸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孙长宇到阳台拿了一盒烟,接着来到客厅打电话报了警,之后又去了洗手间把手上的血迹和泥土冲洗掉。本想抽烟冷静一下,却没有找到打火机,他靠着放在洗手间门口的冰箱坐在地上,手上拿着未点的烟,这时王丽回来了。

  争吵是家常便饭

  随着年龄增长,每每看到父母争吵,孙明心中对父亲的怨恨就会增加一点,而对于母亲,他感到心疼,替她委屈,想要保护她。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是什么原因,让孙长宇对自己的亲生儿子痛下杀手?

  这一切,要从孙长宇夫妇的相识说起。上世纪80年代末,有人想给孙长宇和王丽牵线,但孙长宇已有女朋友,二人没有见面。之后,王丽经人介绍,与他人订了婚,准备结婚。后来,孙长宇和女朋友分手,又想起了王丽,最终在孙长宇的追求和撺掇下,王丽退了婚,和孙长宇走进婚姻殿堂。一年后,儿子出生。婚后三年,用王丽的话说,“生活很幸福。”

  1992年,孙长宇被调到选煤厂工作。单位同事以为他没有结婚,就热心给他介绍对象。这之后,孙长宇开始嫌弃王丽,说她是农村人,没文化,没正式工作,还提出了离婚。但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王丽一直没同意离婚。

  但这个家从此也没了家的味道,吵架成了家常便饭。孙长宇时常看不惯妻子,动不动就骂,妻子还口就动手打。因为之前王丽有过男朋友,孙长宇甚至怀疑孙明不是自己的儿子。

  看着爸妈总是争吵、打架,年幼的孙明感到害怕和恐惧。随着年龄增长,每每看到这些,孙明心中对父亲的怨恨就会增加一点,而对于母亲,他感到心疼,替她委屈,更想要保护她。长期在这种家庭环境下成长,孙明也形成了乖张暴躁的脾气性格。

  据孙长宇讲,王丽对儿子很是溺爱,什么事都顺着他,而他对儿子的管教比较严厉。孙明小时候还能服管教,上了高中后,长得壮实,不仅不服管,有时还动手打他。在两种极端教育方式下,孙明与母亲十分亲近,与父亲的关系却日益紧张。

  有一次,孙长宇在外跟一个老乡说话,孙明看见了,不知什么原因就骂骂咧咧的。孙长宇问他说什么,孙明却恶狠狠地说早晚要砍死他。平时,只要孙长宇喝了酒,就骂儿子,不管有没有争吵的缘由。

  成年后的孙明,反思过自己的行为,曾努力修复与父亲的关系,渴望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在孙长宇50岁生日当天,孙明给父亲买了酒庆祝生日,并诚恳地向父亲道歉,将所有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之后,一家人关系很好,似乎那些吵闹都不曾发生过。

  冲突再次升级

  在孙长宇看来,母子俩吃他的、喝他的,却处处跟他作对,孙明不仅不能自食其力,还经常打骂他。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十几年根深蒂固的仇怨,怎么可能因为一句话就烟消云散呢?更何况,“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父子俩暴躁的脾性又怎么可能说改就改呢?

  没过多久,二人又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闹起来。2014年的最后一天,两个人的矛盾再次爆发。

  夜里10点多,孙长宇从外面喝完酒回到家,和朋友打着电话说:“我装修房子花了两三万,住着舒服,才不给他们结婚预备呢。”而孙明也刚喝完酒回家,正在卧室跟女朋友通电话。听到这儿,孙明从卧室来到客厅,对父亲说:“爸,你喝多了,我正跟女朋友打电话呢。”孙长宇却说:“滚蛋,别喊我爸爸。”

  儿子结婚,当爹的却不管,还不认他这个儿子。这戳到孙明的痛处,他一下子怒火中烧,跟孙长宇打了起来。孙长宇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一下捅在孙明的背部,又把孙明摁倒在沙发上,掐住脖子。处在被动的孙明,摸到茶几上装茶叶的玻璃瓶,砸到孙长宇的头上。

  从那之后,王丽害怕父子俩再打架,就带着儿子去济宁打工。4个月的时间里,俩人从没回过家,孙长宇也不管不问。直到2015年清明节前夕,在亲戚朋友的劝说下,母子二人才回到家中。不过,即便是回家了,王丽也不敢让父子俩单独相处,怕出什么意外。

  对于王丽母子此次离家,孙长宇的理解则完全不同。在他看来,王丽的行为不仅是一种纵容,更加助长了儿子嚣张的气焰,使得孙明一而再、再而三地忤逆他。

  独处时,孙长宇从没想过孙明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这个家怎么就没有“家”的温暖,又该如何改善家庭关系。他常想的是,儿子大学时打伤人花了家里八九万块钱还没有还上,定亲花了他很多钱却还不满足,矿上招工没考上却怨父母没本事,自甘堕落沉迷于网游……

  在孙长宇看来,母子俩吃他的、喝他的,却处处跟他作对,孙明不仅不能自食其力,还大逆不道经常打骂他。每每想到这些,孙长宇对孙明的怨恨就会多一分。

  难以消解的痛

  孙长宇被判处无期徒刑,王丽则在对儿子的追忆中生活。对这一家人来说,曾经发生的一切,注定是无法消解的痛。

  2015年5月9日早上,也就是案发前一天,一家三口和孙明的女朋友都在家里。王丽想着准备些好吃的,就跟孙长宇要100块钱买菜。孙长宇没给,说要去上班。

  王丽记着丈夫今天该上中班,怎么一大早就说去上班?想到以前看到他手机里的暧昧短信,怀疑他有外遇。等孙长宇离开后,王丽进屋翻查他的东西,在床下发现了丈夫的工资卡、身份证和4000元现金,她藏起来之后,去了姐姐家。

  下午孙长宇回到家,发现东西没了,打电话叫王丽赶紧回家。王丽到家后,孙明从自己卧室里来到客厅,孙长宇对他说了一句:“我不是你爹,你爹是你妈之前的男朋友张军。”

  不被承认,孙明心里很难过,提出去做亲子鉴定。

  见此,王丽想着全家人都在,不如趁此机会把这件事说开,便把孙明的女朋友也叫到客厅,将自己早年曾经订婚又退婚,之后又和孙长宇结婚的事说了一遍。

  孙长宇觉得没面子,在小辈面前丢人,独自到卧室躺下。王丽也跟进来,问他到底想怎么样?孙长宇骂了起来,王丽气不过,爬到床上压住孙长宇,二人打了起来。孙明听到动静,进来拉住孙长宇的手摁在一边,王丽趁机扇了孙长宇几巴掌,还说:“星期一就到你们单位,找你们领导,反映你婚外情的事。”孙明也跟着附和。孙长宇看打不过,也说不过,就到阳台上抽起烟来。

  这天发生的事,让孙长宇之前对这个家仅有的一点温情也没了,无形中为第二天悲剧的发生“添了一把火”。

  庭审过程中,孙长宇反复强调是儿子以下犯上,大逆不道,自己只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出手防卫的,主观上没有杀人的故意,只是想教训一下他,之所以出现死亡的结果,也是因为延误了抢救时间造成的。

  对此,公诉人当庭指出,被告人孙长宇用陶土花盆、扳手多次击砸被害人头面部等要害部位,造成被害人面部多处皮肤创口,左枕部下方枕骨粉碎性凹陷骨折,可见其击打力度之大;案发后,孙长宇虽然拨打110报警,但未拨打120或实施任何救治行为,足以证明被告人主观上具有追求被害人死亡结果发生的故意,客观上发生了他人死亡的后果,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最终法院予以采纳。

  “本案的发生,身为被害人的孙明与父亲关系长期不睦并争执厮打,的确存在过错。深究之下,他却是个牺牲品,是最大的受害者。生活在家庭战争中,孩子长期处在紧张、恐惧、怀疑、矛盾之中,惶惶不可终日,身体和精神承受巨大的压力,人格产生缺陷,脾气变得暴躁、易怒,甚至用暴力来宣泄自己的情绪。如果父母希望子女幸福,就应给孩子一个和谐的家庭环境。”本案公诉人说。

  如今,孙长宇被判处无期徒刑,王丽则在对儿子的追忆中生活。对这一家人来说,曾经发生的一切,注定是无法消解的痛。

  (除孙长宇外均为化名)

(来源:《检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