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政协历史
· 习近平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的讲话
· 新政协从这里出发:马迭尔宾馆里发...
· 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的讲话
· 习近平: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介绍
· 纪念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特刊(46—...
· 纪念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特刊(42—...
· 纪念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特刊(37—...
· 纪念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特刊(33—...
· 纪念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特刊(29—...
· 纪念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特刊(25—...
· 纪念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特刊(21—...
· 纪念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特刊(17—...
· 纪念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特刊(13—...
· 纪念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特刊(9—12)
政协历史
新政协从这里出发:马迭尔宾馆里发生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6-10-11 15:49:30  作者: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今北京)中南海怀仁堂开幕。到今天,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之间通力合作、共商国是,已经走过了67年的历程。回顾新政协成立的历史,我们的目光又重新注视到一座俄罗斯风格的古老建筑上——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的马迭尔宾馆。这里,曾是民主人士和社会贤达秘密北上的驻地,也是新政协筹备工作开始的地方。从大量的史料中,我们整理出了马迭尔宾馆见证新政协筹备的过程,以还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前的若干历史细节。

马迭尔宾馆北侧冷饮厅正门(至今该冷饮厅面目未改,仍在出售自制的马迭尔

冰棍,成为哈尔滨的一张城市名片),摄于20世纪40年代初。 

马迭尔宾馆建筑外观,鲁迅、许广平之子周海婴以禄来相机摄于1949年2月14日。

  入住马迭尔的民主人士

  1948年4月30日,中国共产党为动员全国各阶层人民实现建立新中国的使命,发布了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这是我国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发展史上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和海外华侨纷纷响应。

  5月2日,中共中央电示中共上海局:我党拟邀请各民主党派代表至解放区开会,商讨召开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等问题,会议的名称暂定为“政治协商会议”,会议的参加者为一切民主党派及重要的人民团体,开会地点拟在哈尔滨,时间暂定为当年秋季。

  于是,从1948年9月13日起,各界民主人士开始分批次秘密北上。他们的目的地,就是哈尔滨的马迭尔宾馆。这里已经被定为即将召开的新政协的会址。

  第一批抵达哈尔滨入住马迭尔宾馆的民主人士,是从香港辗转而至的沈钧儒、章伯钧、谭平山、蔡廷锴四人,再加上随即转道朝鲜赶来的王绍鏊,以及早在1948年2月就由欧洲到达哈尔滨的朱学范,共计6人。

  东北行政委员会招待处处长周秋野、招待科科长程子平等,具体负责这6位民主人士的衣食住行。为了便于开展工作,他们干脆将办公室就设在马迭尔宾馆。哈尔滨是中国共产党的首个省会级大城市,当时,东北行政委员会招待处用最高规格来接待这些贵宾。工作做得相当细致。考察到他们都来自南方,缺少抵挡东北风寒的衣服,特意为每位嘉宾制作了一件御寒的貂皮大衣,给他们各自安排了单间,另配备一辆轿车。在等待其他民主人士北上的日子里,东北行政委员会招待处向他们每人赠送了一套马列著作、《毛泽东选集》(1948年5月哈尔滨东北书店出版),并随时提供党的公开文件、有关解放区建设的材料、报纸等。

  平时,这几位民主人士大都在马迭尔宾馆闭门不出,各自在房间内阅读,只每周在二楼会议室进行一两次集体研讨。在此期间,《东北日报》等报纸上几乎每天都会刊登战斗胜利的捷报。几位民主人士非常关心时局,尤其是沈钧儒和王绍鏊。据李正南《明朗的天空》一文介绍,负责王绍鏊安全保卫工作的姜绍周,每次推门入室,总是见到王绍鏊或是在剪报纸,将上面刊登的重要文章和战斗情况汇集起来;或是孜孜不倦地写读书笔记,并整理对时局发表意见的谈话要点。

  当然,民主人士也会走出马迭尔宾馆,步行到松花江北岸的太阳岛,或附近的兆麟公园去。李正南回忆说,沈钧儒外出时常不戴他那顶浅灰色的礼帽,而是拿在手里,“寿星头顶”外露,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又因为个子矮,沈钧儒穿着的大衣显得又长又大,几乎拖到地面上。而外出时的谭平山、王绍鏊则分别头戴竖格绒织帽和黑色礼帽,提着手杖。蔡廷锴常常紧随沈钧儒身后,虽然把将军帽换成了瓜皮帽,但仍不失军人气度,走起路来昂首挺胸。

  偶尔,住在马迭尔宾馆的这几位民主人士也会单独外出,或者分别活动。

  章伯钧,是其中独自上街次数最多的人。据李正南讲,章伯钧不去逛中央大街的商场,也不去著名的秋林公司购物,而是多往返于市内的几家旧书店,专门寻觅古籍版本、旧拓碑帖,而且每次都收获颇丰。

  蔡廷锴则很少独自外出,几乎仅有的一次外出还是去街上理发。为了加强安保工作,当天跟随蔡廷锴的除了一名年轻的警卫,还有东北行政委员会招待处的招待科科长程子平、谭平山的警卫胡景春等人。

  李正南讲,当时,在道里区中央大街附近一家理发店里,蔡廷锴刚坐下理发,一低头,恰好瞥见胡景春腰间的手枪,面色阴沉地问程子平:“这人带枪跟着我,是什么意思?”程子平急忙解释,说胡景春是谭平山的安保人员,临时抽调来保卫蔡廷锴的。“这里虽是解放区,但难免敌人不捣乱,为防止发生意外,以确保首长安全,我们不能不提高警惕。”蔡廷锴这才点点头,脸上的不悦之色也慢慢消失。

  第一次“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

  1948年八九月份,解放战争的形势发展大大好于预期,很多民主党派代表及无党派民主人士陆续到达华北解放区的河北平山县李家庄(中央统战部所在地),同时,到达东北解放区哈尔滨的民主人士也越来越多。为了更具体地同这些民主人士商谈召开新政协的各项事宜,毛泽东向周恩来提出:“似宜将名单及其他各项拟成一个文件,内容字句均须斟酌。”周恩来和中央统战部在同到达李家庄的民主人士商讨后,于1948年10月,拟定了《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提请听取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和著名无党派人士的意见;同时,开始了共同纲领的起草工作。

  从1948年10月到11月,各界民主人士在马迭尔宾馆召开了三次座谈会,商讨《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

  《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的纲目分为新政协的召集问题、新政协的参加者问题、新政协的召开时间和地点问题、新政协应讨论的事项问题四项。

  1948年10月21日,在马迭尔宾馆的会议室里,中共中央东北局负责人高岗、李富春约请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高崇民和朱学范等人举行第一次“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听取他们关于草案的意见。

  朱学范在《我与民革四十年》一书中回忆道:

  座谈会讨论了新政协的性质和任务,大家不免联系旧政协进行对比。在座同志中,沈钧儒是唯一参加旧政协的民盟代表,大家当然先请他发言。沈扼要地介绍了旧政协召开的过程,以及在旧政协会上民盟与中共的合作情况。

  ……

  接着大家发言,颇为热烈。其中特别是谭平山的发言较有系统。他强调说:“新政协不是旧政协的还原。”他谈道:“当前有些人却以为这是旧政协的还原,一心以为被国民党反动派破坏的旧政协现在重新恢复过来了,其实新旧政协有很大的不同。当时,美帝还装着盟国的姿态,马歇尔还能装作举足轻重的公证人;国民党还以中国第一大党自居,蒋介石俨然是旧政协的中心;真正能够代表民主精神的国民党民主派被排斥在旧政协之外,特别是蒋氏利用旧政协开会期间调兵遣将,与美帝政治欺骗配合,一到时机成熟,他们就破坏旧政协,显然是一种有阴谋的行径。”

  谭还说:“现在中共号召的新政协,是代表人民利益的,绝不允许反动分子参加。美蒋已成为中国人民的敌人,当然不能参加,也不容许插手。新政协是由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以及社会贤达所组成的。新政协讨论的共同纲领,应该是新民主主义的政纲,绝不是旧政协连欧美旧民主都不如的政纲。同时,这个新政协,是中共和各民主党派分担革命责任的会议,而不是分配胜利果实的会议。为着争取革命的提前胜利,是要大家多负责任的,而领导的责任,更不能不放在共产党肩上,这是历史发展上一种不容放弃的任务。”

  由于谭提到领导问题,我补充道:“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任何革命统一战线也是不能胜利的。”“新政协是中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参加新政协的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必须根除‘第三条道路’的幻想,坚决拥护共产党的领导。”“惟其如此,新中国才能强盛,孙中山先生救国救民的主张和革命的三民主义才能得以真正的实现。”

  第二次“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

  1948年10月23日,根据沈钧儒的提议,高岗、李富春同各位民主人士进行了第二次座谈会,进一步讨论“新政协诸问题”。

  这次会议主要讨论的是参加新政协的范围问题,大家一致赞成南京反动政府系统下的一切反动分子必须排除,不得允许参加,并同意中共中央10月15日给中共东北局的电文中提到的“也要邀请少数右派而不是公开反动的分子参加”。

  1948年10月27日,在李维汉的主持下,《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纲领草稿》第一稿写就,上报周恩来。周恩来又通过中央办公厅分送刘少奇、朱德、陆定一、胡乔木、齐燕铭、李维汉等人审阅。

  在《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一书中,胡乔木回忆说:“在哈尔滨的民主人士讨论中共中央提出的关于召开新政协诸问题协议草案时,对如何成立中央政府一项,产生不同意见,有人主张新政协即等于临时人民代表会议,即可产生临时中央政府,中共中央赞同这种意见……”

  1948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在研究几位驻马迭尔宾馆的民主人士所提的意见和建议后给予回复。同时,在给东北局指示电中,中共中央写道:依据目前形势的发展,临时中央人民政府有很大可能不需经全国临时人民代表会议,即经由新政协会议产生。

  第三次“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

  1948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东北局负责人高岗、李富春赶到马迭尔宾馆,将中共中央的上述答复同沈钧儒、谭平山等人举行第三次座谈会,并就有关事项再次商谈。

  此次座谈会上,高岗、李富春与各位民主人士就中共中央11月3日的答复进行商谈。大家表示完全同意,并提出新的两点建议:1.规定参加新政协的单位由中共及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地区代表等共38个单位组成,每单位人数六名;2.如再有增加单位的提议,可随时协商,在筹备会中作正式决定。11月21日,中共中央电复,同意上述两点意见。

  在此前的1948年10月31日,中共中央致电中共华南分局,将经过中共代表高岗、李富春与八位民主人士讨论修改过的《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文件转发给他们。电文中说:“请你们接到该项文件后,即抄送民革李济深、何香凝、民盟周新民、民建马叙伦、致公党陈其尤、救国会李章达、沈志远、第三党彭泽民、民建章乃器、孙起孟及无党派民主人士郭沫若等11人,并由潘汉年、连贯分别征询他们的意见。”

  11月20日,潘汉年、连贯致电中央,报告在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座谈《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情况及提出的意见。后又经过几次座谈,并结合香港等方面讨论的情况和意见,11月25日,中共中央由高岗、李富春代表,与在哈尔滨的民主人士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高崇民、李德全和朱学范8人,达成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商定的主要内容有:

  1. 由中共及赞成中共中央“五一”号召第五项的各主要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及无党派民主人士的代表共23个单位组成新政协筹备会,每单位参加人一至四人,会址设在哈尔滨。

  2. 参加新政协的单位预拟由中共及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各区域、人民解放军各单位等共计38个单位组成;每单位代表人数为六人;拟在1949年召开。

  3. 成立专门委员会,研究各项专门问题。

  1948年11月26日,中共中央统战部致电中共上海局,将民主人士讨论《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各项意见转告他们,并将11月25日商谈的共同协议一并转发,供其研究并据此转告各有关方面。

  至此《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讨论结束,新政协的召开也已具备了共同的政治基础。

  新政治协商会议改址

  随着解放战争形势迅猛发展,1948年的秋季攻势之后,东北全境解放和淮海战役大捷,国内局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1949年1月22日,国民党军傅作义部队放弃了对北平(今北京)的控制,由人民解放军接管。从此,国民党军队主力在长江以北的势力被完全消灭。

  当天,已到达解放区的民主人士李济深、沈钧儒、马叙伦、郭沫若、谭平山等55人,联合发表题为《我们对时局的意见》声明:“在人民解放战争进行中,愿在中共领导下,献其绵薄,共策进行,以期中国人民民主革命之迅速成功,独立、自由、和平、幸福的新中国早日实现。”

  1949年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2月1日,李济深、沈钧儒、马叙伦、郭沫若等56位民主人士又联名致电毛泽东和朱德,庆祝北平和平解放及人民解放军取得伟大胜利。他们表示:愿追随中共,加紧团结,为实现最后的胜利和中国的建设奋斗到底。

  由于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特别是北平的和平解放,为新政协的召开提供了更为优越的平台,原定在哈尔滨召开的新政协筹备会的构想,也已成为明日黄花。中共中央决定:召开新政协会议的地点,由哈尔滨改为北平。

  1949年2月25日,在东北的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等37人,根据中共中央在北平召开新政协的指示,由中共中央代表林伯渠陪同,自哈尔滨经沈阳、天津到达北平。2月26日,北平党政军各部门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会,民主人士和文化界精英共120多人应邀参加。

  马迭尔宾馆的诞生

  19世纪末,哈尔滨还是一个小渔村,由于中东铁路的修建,宁静的世外桃源生活被“淘金者”打破。

  1901年,中东铁路建成临时通车。这一年,哈尔滨来了一个“淘金者”———俄籍犹太人约瑟·开普斯。

  起初,约瑟·开普斯经营了一个修理钟表的小店,慢慢地,他又做起了银器和珠宝的生意,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当时,哈尔滨中央大街刚刚建成,还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人们对这座新兴城市的未来,也没有什么设想。约瑟·开普斯的眼光和远见再次证明了他是一位优秀的商人,他预料到日后哈尔滨的发展前景十分广阔,必将成为一个国际化城市,到时候旅店业会极有市场。于是,他多方筹集资金,聘请一流的建筑设计师,选购欧美各国上等的建筑材料,要建设一座当时远东最豪华的宾馆。

  那么,这座宾馆的名字为什么要叫“马迭尔”呢?

  当然,“好店须有好名”,开普斯对自己开的这家宾馆非常重视。1901年,曾在巴黎大学专攻建筑学的俄罗斯人阿·勒·尤金洛夫只身来到哈尔滨,与约瑟·开普斯一见如故。同时,哈尔滨这座新兴的城市为阿·勒·尤金洛夫施展才华提供了舞台,他发挥自己的灵感,设计出了这座风格新颖又不失古典华丽的宾馆,并命名为“马迭尔”,俄文意思是时髦的、现代的。约瑟·开普斯曾自豪地说:“马迭尔一定会风流一百年!”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新艺术运动”盛行,虽身处遥远的小渔村哈尔滨,马迭尔宾馆的设计也受到了它的影响。这座路易十四风格的三层建筑,其外观摒弃了古典的对称和柱式结构,以全新的材料和钢铁、玻璃、混凝土等创造性的形式和装饰建造而成,典雅豪华。而步入建筑内部,浓郁华丽的法国浪漫情调袭来——壁饰、挂毯、木雕、铜器、大理石以及各种镶嵌着金边的规则与不规则的镜子,仿佛将人们带入了路易十四的宫殿。“新艺术”风格的外观和华美的路易十四风格的室内设计,让马迭尔宾馆拥有了“小凡尔赛宫”的称号。

  约瑟·开普斯不愧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很多商家最近十几年才将电影与购物、餐饮等行业结合在一起,形成消费热点,他在20世纪初电影刚刚发明不久便这么做了。开普斯将其置于马迭尔宾馆中和住宿、餐饮同等重要的地位,马迭尔影院每天晚上都上演时下最新影片,还有新潮戏剧,甚至还举办盛大的舞会。约瑟·开普斯此举轰动了整个旅店业,他还打出了广告:“客房100间,洁净华丽;带沐室客房50间,舒适安全。饭店、咖啡馆、大客厅、接待室、跳舞厅、电影院、花厅、凉棚、美式食品、打球、剪发处、汽车室,兼售化妆品、烟草、纸烟、糖、文具、书籍等一应俱全。”

  1946年,战地记者刘白羽这样描写了马迭尔宾馆给他的最初印象:“这个饭店跟这个城市一样都充满了俄罗斯民族色彩和贵族气派。让我们看一看我住的饭店吧,一进门,左右两侧立着两座雪白石雕希腊神像,花岗石地面上、楼梯上都铺满大红的地毯。我的房间里,沙发、窗帘都是红天鹅绒的,……桌子上镶嵌着镂花的铜饰,闪耀着金光,青铜台柱上镂刻着的浮雕,彩藻纷繁……”

  (文章资料由哈尔滨市政协和道里区政协提供,特此感谢。)

(来源:《人民政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