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珍妃受贿与故宫掘金
·1928年的重阳攻略
·伦敦蒙难背后的大营救
·1900年的中秋
·《南社诗话》中的孙中山史事
·民国立秋 的一大特色
·老眼花似雾中看
·湘军与淮军
·慈禧与北京政变
·晚清广州保姆的生态
·“陈定谟言行乖谬案”钩沉
·从“东方病夫”到“东亚病夫”
·夭折的一战中国赴欧远征军计划
·1947:火烧西安轮
·“中华民族是一个”?
更多>> 
史海钩沉
1947:火烧西安轮
叫天不应,船主不鸣求救汽笛,艇家忌讳新年正月“下水”救人
林子雄

  今年6月1日深夜,一艘由南京开往重庆的“东方之星”号客船突遇龙卷风倾覆,最终造成442人遇难,政府震惊,国人悲痛。历史上类似的海难层出不穷,过去广州人常说,“乘船骑马三分险”。1947年1月21日上午7点,停泊在广州西濠口李务本堂码头行走省梧线的新中国号电船突然爆炸,全船沉没,焚毙多人;2月6号,行走江门水东线的太平洋轮船在由水东返江门,途经新会厓门古井海面时发生爆炸,数十人死伤,航运事故频发,可见一斑。当年伤亡最多、损失最大的是2月4日凌晨的“西安轮”火灾。

1947年2月5日的广州《国华报》报道西安轮大火

香港同安轮船公司码头,门口的牌子上有西安、东安

当日成功脱险的广州女子青年篮球队

停泊在广州长堤的西安轮

1959年迁葬和合石坟场的西安轮船罹难先友之总墓

  壹停泊码头意外着火

  民国年间,从省城广州到香港的交通工具,除了广九火车外,主要是较大型的轮船,当时每天起码有2艘轮船来往粤港两地,此外还有港琼、港沪等多条航线。西安轮为同安轮船公司物业,1920年代在香港太古船坞制造下水。行驶省港线的除西安轮外,同安公司隶下还有东安、恒昌、昇昌轮。1934年,胡汉民从欧洲回国,便是在香港搭西安轮回广州的。香港沦陷期间,东安、恒昌、昇昌先后被毁。仅西安轮因停留澳门得以保存,船主是英国人,每天在船头升挂英国旗,不屈不挠。1944年末,西安轮被日军拖至香港海面,因缺乏修建器材,未有行驶。香港光复后,西安轮被同安公司收回,开始行驶港澳,触水雷伤及尾部,维修以后改走港粤线。

  1947年2月3日,西安轮停泊在香港干诺道中与禧利街交界的同安码头(今上环港澳码头),原计划4日上午6点离港赴穗,报纸上的西安轮广告曰:“二月四日抵省,航行稳健,座位舒适。”2月3日深夜,乘客开始登船,至半夜3点船上大舱已经塞满,尾楼也有八成人,乘客上船后,大都入舱睡觉,等待起程。4日凌晨4点45分,天仍然一片漆黑,停泊在码头的西安轮船尾大舱突然着火,船上虽然没有爆炸品,却放了不少纸张、橡胶等货物,一烧起来,不可收拾。

  火头迅速将大舱到尾楼的梯口封住,加上舱门全部关闭,因此船尾大舱的乘客大部分无法逃出,活生生地被烧死在舱内,一时间妇孺的呼喊救命和哭声震天,惨不忍闻。船头大舱、尾楼及其他舱位的乘客,有不少被烟熏人挤心慌意乱,找不到出口,以至罹难。有妇女见起火惊慌失措,无奈之下,将手抱小孩抛入海里,希望附近的艇家救援,岸上观众也帮忙大喊救命,不料艇家视若无睹,不愿意救人,西安轮周围水面也罕见有救生圈等物,原来这与水上人平时不喜下水救人有关,尤其忌讳在新年正月下水救人。

  贰火势猛烈损失惨重

  刚听闻起火,西安轮的水手即刻用船上的水喉救火,但水喉平时是被锁住的,管锁匙的是一个木匠,偏巧那木匠上岸去了,水手遍寻不获,无法施救。约半个钟头后,第一架救火车到达码头,火势已经蔓延,很难挽救。接着是第二、三辆救火车的到来,加入灌救,消防人员还在亚洲酒店楼上施放水炮,制止火势波及岸上店户。不久,来了一艘灭火船,从海面引喉三条向船上猛射,一时间8条喉齐发,至上午10点,火灾才基本被扑灭。11点,仵工开始上船,结果发现大舱尸体最多,其中船尾印着英文“HONGKONG的KO两字位置,尸体堆积如山,且多是互相紧抱,难以用手将其分开。仵工在船上找到127具尸体,用铁丝担架搬运上岸,用运输车运往西环殓房。其中有一批在香港入伍的港侨志愿兵,乘搭西安轮返穗,这批壮丁共29人,24人当场烧死,5人重伤,送东华医院救治。香港大公书局司理车载阳因香港入学难打算送子女回广州读书,全家乘坐西安轮,最后5岁的女儿溺毙。香港永乐西街仓周记腊味店经理陈发,与妻子同乘西安轮赴省,起火时被困梯口,两人从窗跳海,妻子因不谙水性而失踪。

  除大批旅客死伤外,货物损失最大宗的是某银号的3000两黄金,这批价值93万元港币的黄金在灾后不见了踪影。1947年1月29日,香港中国文化协进会与中英学会联合举办“中国古代文物展览会”,会期5天,有省港澳三地藏家展品1000多件。2月3日,各收藏家带着展品各自回家,当晚展览会主持人黄般若等人乘坐西安轮返穗,遇灾时各人狼狈逃生,文物字画损失不少,其中仅黄般若就损失了黄大痴仙馆僦金图、吴历画册、丁云鹏扇册、黄石谷册、宋徽宗扇面及宋元杂册、五代贯休达摩面壁图、宋人子母猿等,全部是中国名画。收藏家钟仁阶脱险后说,他们一行在西餐房,起火时见往码头的通道已断,惊慌得不及携带字画,只身逃出。幸这次带到香港展览的只是自己藏品的一部分,否则不堪设想。次日,钟氏以船主允许,重返船上找回几块古玉,也算幸运。

  西安轮起火及伤毙人命原因主要有几方面:1、火势迅速蔓延,仅3分钟即封闭了许多逃生通道;2、大舱像牢笼,一切透光的地方都有铁枝,太平门堆满杂物,旅客找不到逃走的途径;3、走私客成群结队,灾祸时呼同伴拿着自己的货物,妨碍了其他旅客;4、许多不该遇难的旅客,因不愿放弃自己的行李,被浓烟窒息,葬身火海;5、船主韦利知道火警,并未施放求救汽笛及悬挂求救信号灯,大舱竟然无灭火筒设备。

  叁住宿酒店躲过一劫

  西安轮事件,也有奇迹出现。香港遣散难侨委员会原打算将250个难侨送回广州,但西安轮不接受半票的要求,另一艘“广东轮”同意给予半价优惠,因此难侨被安排乘搭了广东轮,逃过一劫。广州青年女子篮球队从1月29日开始访港比赛,作战三场皆获大胜。当日市青队8名球员原来住在码头附近的陆海通酒店,凌晨约4点钟才登船的她们,正要脱鞋休息,即听闻人声嘈杂,知是火警,慌忙逃出,尽管有个别队员下吊梯时因人多拥挤几乎坠入江中,最终能够全体无恙,十分幸运。

  最离奇的是一个住在香港湾仔道的何姓旅客,在西安轮开行前一天,买了尾楼船票。3日晚上,许多旅客为省钱上船过夜,何某则选择在码头附近的大东酒家住宿,打算次日一早登船。何某在西安轮被焚后没了踪影,家人均认为他已罹难,即到西环殓房认尸,见一具焦尸的皮鞋与衣服与何某所穿着的相似,遂认为是何某无疑,即含泪搬回家中开丧,备棺埋殓,葬在鸡笼环坟场。事后家中仍做法事,妻儿悲恸非常,岂料却见何某突然拿着皮箱匆匆回家,家人以为白日见鬼,纷纷走避。后经何某解释,事故当日下午他改乘广九火车往穗,因事出匆忙,未及通知家人。本来委托友人返港代报平安,谁知该朋友因痢疾仍留广州医治。事经半月,何某尚未通知家人,成此误会。家人闻此即化悲为喜,立将丧物焚去,并让建碑时删除何某的名字。

  肆招魂认尸悲痛万分

  2月7日,在同安码头,遇难者的亲属举行“招魂仪式”,烧香痛哭呼号,撼人肺腑。次日,停放在西环政府殓房的尸体不断有人前来认领,在两个敞大的殓房里只有二十几张床,两个或三个尸体放在一张床上,其余统统放在地上。对着那些经过火烧、面目全非的尸体,认尸者只能依靠尸身上的残衣和未烧去藏在身上的信物来辨认,当认到自己的亲属时,认尸者哭着告诉工作人员死者的名字、居处和职业,泣不成声。东华三院81具无人认领的尸体,部分已变成焦炭,骨肉模糊,难以辨认,最后由洁净局全部运往鸡笼环坟场一“合葬坟”举行集体埋葬,东华医院负责建碑纪念。许多失踪者仍无消息,码头贴出了寻尸的赏格(悬赏所定的报酬条件):朱瑞炫,49岁,女,住德付道272号,悬赏100元;郑英,30岁,住永乐街192号,悬赏100元,其他尚有多宗。同安公司公布对不幸死难者抚恤的决定,即拨出35000元给东华医院,办理罹难旅客的丧葬、墓碑及追悼事宜。受伤的旅客,除负责其医药费外,在伤愈后每人补偿港币100元。最后同安公司负责人说:“这次西安轮事件,公司方面损失了100万元。”

  有人写打油诗《西安轮大火》:“今年原本属猪年,谁料灾星到处燃。二百多人同一镬,西安大火事空前。事大如天祸有根,不知失慎有前因?封舱误尽人多少,跳水逃生免被焚。”又有人写一粤曲《魂断西安轮》唱道:“(流水行云)魂凄怨,痛卿以后难见面,历劫终不免。埋身焰火抱恨绵,涕泪暗添。记得最后分袂你把衣牵,最后分袂你把衣牵。嘱卿记万千珍重言,愁肠寸寸,分飞故燕。料不到,你艳骨葬在船。西安烽火已漫天,悽呼不见爱卿面。寻遍岸边,望火涕泪潜。内心悲惶,似如万箭穿。人似玉化烟,我恨苍天。衣衾泪丝染,叹苍天,命天贱。悼卿怆伤,闷对香奁,永隔西天,永隔西天。望卿归,梦相见,泪纷飞,悲事变。愁云抱怨,愁云抱怨。恨今世,烈火断情缘,痛卿以后难复面。”

  伍东华三院建碑纪念

  东华医院将罹难者遗体葬于鸡笼环,建立“西安墓园”,并与同安轮船公司合共拨出45000元建造一座巨大墓碑。1948年1月建成,由当年东华医院主席徐季良、顾问翁世晃,和同安轮船公司代表高可宁主持启坟祭礼。时有祭文曰:“中华民国卅七年元月廿五日,于时西安轮船罹难先友总墓建筑完成,启坟致祭,某等谨以鲜花清酒献于先友之灵,而告之曰:呜呼!蔓草丛骨,拱木敛魂,人生到此,天道宁论,此昔人凭吊丘垄之恨词也。临于斯墓,益使人神怡于其言,哀昊天之不吊,竟肆虐于祝融,正舟行之待发,忽煽焰于悲风,火焚水溺,援救无从,天惨云低,海水飘红,百数十人摧折于俄顷,何其生命之贱乃如沙场!问天天不语,空愁对乎苍穹。呜呼!人生如露复如电,如梦如幻如泡影,悟澈空处终解脱,独奈何潜之以火坑,陷之于渊井!嗟援手之莫及,将何以慰乎先灵?本人类之同情兮,为瘗骨于佳城。构为墓园,惨淡经营,作始于春,及冬乃成。启坟致祭,共荐芳馨,既铭石以永哀思,复焚黄而圾忏诚。呜呼!山木萧萧兮朔风吹,海波呜咽兮声悲凄,巫阳下兮赋楚辞,魂兮有知,其来鉴之,尚飨。祭之时也,恰值凄风苦雨,一若彼苍亦为之同致悲悼,凭吊此罹难之幽魂也者,亦可哀矣!”

  据《东华三院百年史略》记载:“众人行礼时,阴霾四合,天地为愁,冷雨凄风,似为此八十孤魂垂泪。”东华仿照处理马棚大火做法,邀请高僧虚云大和尚在南华体育会球场举办万善缘胜会,超度亡魂。1959年,政府收回鸡笼环义山,东华起出西安墓园之骨殖,迁往和合石坟场安葬,并重筑墓园。墓碑筑于台基上,石级两旁有石狮守护,碑上刻了近百个已知死难者的姓名,按籍贯分类,方便亲友前来扫墓。东华三院作为香港历史最久及最大的慈善机构,对待这些来自底层的亡灵,可谓无微不至。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