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廖仲恺:一门忠烈扶助农工
·“陆军上将”邓铿
·护国元勋——蔡锷
·辛亥革命元勋——黄兴
·“首义功臣”蒋翊武
·为国捐躯宋教仁
·孙中山李大钊关系管窥(上)
·孙中山李大钊关系管窥(下)
·宋教仁:议会政治的痴迷者与先行者
·邵元冲对孙中山思想的“曲解”
·孙中山与诗
·孙中山与农民关系三题
·“集多种崇高美德于一身的伟人”
·1892年孙中山在澳门初会宋耀如?
·什么样的父亲 培养了杨绛
更多>> 
人物春秋
吴迈:一代狂人遗事
韩戍

  “乘桴跻绝谳,一览海天空。宇宙知何极,纵横一代中。”凡是游览过厦门南普陀寺的人,都会对这首刻在岩壁上的诗所吸引。题诗者署名“江西余江吴迈”,时间是1934年2月1日。吴迈何人?为何写下诗句?检索网络,不乏关于吴迈的轶事,但多属演义性质,甚多讹误。笔者爬梳民国时期旧报刊,简要勾勒出吴迈传奇一生中的诸多逸闻奇事。

吴迈。

  北洋法官,执业律师

  吴迈,1885年出生于江西省余江县。其人自幼好学,十五岁考取秀才。然而,时值乱世,吴迈意识到儒家义理无法应付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遂决心与传统儒学决裂,改学经世济国的新学,尤其注重研究法政。其父亡故,吴迈不守墓,不服丧,声称打倒杀人礼教,引起保守势力的反对。地方学政一怒之下,革除了他的绅士身份。吴迈亦无意再与俗儒往来,开始经营商业。不久,科举制度废除,证明了吴迈的先见之明。从此,吴迈更加发奋学习新学。

  辛亥革命爆发后,江西光复,吴迈认为时机已到,前往省城。不久,入江西法政学校读书,毕业后成为法官,分发南昌审判厅担任推事。1915年,调任汉口审判厅推事。其后,又考取县知事,分发湖南上任。然而,吴迈在上任前回乡省亲,遭到地方保守势力的“秋后算账”。1921年1月18日,有自称“余江县民吴德厚”者向北洋政府内政部控告,称签分湖南知事吴迈“在籍欺压乡愚,无恶不作”。政府不分青红皂白,亦不详细调查,即发文通缉查办。吴迈从此断绝仕途,前往武汉挂牌成为律师。

  吴迈性格激进,容易走极端化。生于列强环伺的时代,此种性情自然转化为一种对列强的仇恨。据其子回忆,北伐之际,吴迈对“打倒军阀除列强”的口号极其拥护,出山担任国民革命军驻汉某部政治部主任,负责整饬军纪。某次他戎装经过英租界,印度巡捕要求他解除武装,穿便服才可通行。吴迈愤而返回住所,请求派兵一连冲击租界。此种行为不能见容于当局,吴迈遂挂冠而去。不久,汉口爆发了群众占领英租界的事件,吴迈亲自参与。尝到胜利的战果之后,又赴九江鼓吹收复九江英租界。吴迈通过参与两事,认为“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成为坚定的反帝实践者。由于反帝表现突出,吴迈渐渐声名鹊起,被全国律师协会推举为执委会委员兼宣传主任。此时国民政府已建都南京,国家重心东移,吴迈于1928年初举家迁往上海,一方面担任律师,另一方面继续从事反帝运动。

  纵横上海,反帝先锋

  上海是中外交汇、五方杂处之地,吴迈在这里挂牌担任律师,制造了不少噱头以吸引生意。他曾在《申报》上刊登启事,宣称自己担任江西龙虎山第六十三代张恩溥天师的法律顾问,今后将为张天师的名誉充当护法之责。“天师”需要律师庇佑,一时间成为笑谈,乃至鲁迅主编的《语丝》都发文讽刺。全国律师协会执委兼宣传主任的虚衔,则为他参加各种活动尤其是反帝运动提供了身份的凭借。

  《申报》报道,济南五三惨案后,上海地方召开追悼会纪念蔡公时,吴迈作为蔡公时家属接受答谢,此种身份自然真伪难辨。1928年12月11日,日本新党俱乐部总裁床次来南京活动,吴迈当即前往南京参加反日运动。在外交部,吴迈作为先锋,冲击了外交部部长王正廷公馆并殴伤宪兵,被拘捕羁押数日。其后,律师界人士多方奔走,吴迈才得以保释。1930年初,全国兴起废除领事裁判权运动,吴迈又成为宣传废除领事裁判权的先锋 。1930年2月22日,吴迈宣布自费赴全国各地进行宣传演讲,以取消不平等条约,唤起民众注意。在江上轮船中宣传演讲时,遇到三十余烟鬼在统舱中吸食鸦片。吴迈劝道:“诸君既热烈鼓掌,赞成我的主张,但是需要知道想打倒帝国主义,首须自有强健的体魄,收回法权,必须促成法治,诸位吸食鸦片,一方面等于自杀,一方面破坏法律,实在可为痛哭!”据说一帮烟鬼“又羞又惭”,将灯具投入江中,发誓再不吸烟。活动结束后,吴迈出版《运动收回领事裁判权写真》,宣传自己参与此项活动的经历。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吴迈作为上海名人,奔走于各种请愿、慰问、劳军的活动。由于国民政府不抵抗,吴迈与民间人士组织“青年抗日救国决死团”,共数十人闯入南京军政部面见部长次长,要求领取子弹枪械。遭到拒绝后,吴迈“信口谩骂,欲鼓动团员,实行破坏工作”,遭到军警围殴。1932年上海爆发“一二八”事变,吴迈代表上海各团体救国联合会,到前线慰问十九路军翁照垣部。吴迈见到翁照垣后,突然趋至对方面前,屈膝叩头,痛哭流涕,称代表全国四万万同胞向翁表示敬意。此种举动,固是爱国热忱所驱使,却也被目为怪人。

  不到一个月,吴迈便陷入另外一场纠纷之中。上海有“中等学校学生抗日救国会”之组织,吴迈义务担任法律顾问,该会有学生被军警以“反动嫌疑”为由拘捕。1932年3月12日,吴迈率领学 生3名 前往上海市公安局,要求面见温应星局长并要求释放学生。科长吴芝泉接见,称被捕学生正在审讯中,不能释放。吴迈称,如果没有充分证据,不能随意拘束人民的自由。两人一言不合即发生冲突,吴迈对吴科长饱以老拳,遭到抓捕并被送往南京。国民党不敢公开迫害反日爱国分子,在各方压力下,吴迈再度被保释。被保释后,吴迈向上海地方法院控告吴科长和温局长人身伤害并非法羁押。然而,被告拒绝到庭。吴迈遂四处演讲,控诉被警察“毒打”之事。其后,他又发动舆论攻势,以全国律师协会、国难协济会、东南五省抗日救国会、上海中学联抗日救国会、中华国民拒毒会、国民奋进会、抗日激进会等空头团体名义联合登报,声称将发起茶话会,声讨上海市公安局的人身迫害。不久之后,吴迈又将上海市市长吴铁城告上法院,尽管吴铁城与此事毫无干系,但吴迈认为吴铁城作为上级,应负纵容了温局长等“行凶”之责。法院自知吴迈胡闹,决定不予理会。

  “除奸”不成,避祸南闽

  吴迈参与反帝运动多年,已经形成了一种刻板的印象:即国民政府当局要员浑浑噩噩,在对外问题上毫无气节,实为丧权辱国的代表。因此,作为国民党员的吴迈,在反帝之外又多了一个“反蒋”的任务,视蒋介石和国民政府为与帝国主义一样的敌人,颇有“汉贼不两立”之势。

  1932年12月,宋庆龄等在上海成立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吴迈当选为上海市分会执行委员,积极参与活动。1933年6月,民权保障同盟骨干杨杏佛被暗杀于上海,多人登上军统的暗杀名单,纷纷潜逃离沪避祸,吴迈的人身安全面临严重威胁。与此同时,吴迈又卷入了“血魂锄奸团”事件。大约在一两年前,吴迈想出了反帝的新花样,与友人组织“血魂锄奸团”,怂恿外地来沪失业青年、淞沪抗战退伍军人等向租界内出售洋货的商行匿名“赠送”手榴弹加以威胁,警告其不准贩卖洋货,否则将投掷炸弹,以资报复。其后,该团在租界内投掷炸弹四次,拟炸毁先施公司等销售洋货的商场,两次爆炸,两次未爆。吴迈等还试图扩大该团的活动范围,运送手榴弹到首都南京拟展开活动,不幸被破获。由于兹事体大,蒋介石曾亲自过问此事,并得知此事背后系吴迈鼓动 。1933年6月,吴迈以妨害秩序、公共危险罪被租界当局巡捕房通缉。

  此时的吴迈遭受双重压迫,决定与继室邹夫人和平离婚,派遣儿子北上从军,以示摆脱家室拖累,终身以反帝反蒋为业。随即,吴迈前往广西投奔李宗仁 、白 崇禧。1933年11月,陈铭枢、蔡廷锴等在福建成立人民政府,举起讨蒋的大旗,是为近代史上著名的“闽变”。吴迈问讯后,顶着“全国救国团体联合会”的头衔前往福建投奔。吴迈到闽后,被陈铭枢等视为上宾,仍操起宣传的本行,四处演讲反蒋。来往酬酢中,吴迈常常吟诗助兴,吟得略为得意的诗句,便狂笑称:“曹子建何足数哉?”乃至《申报·自由谈》讽刺吴迈这种“未足齿数之文人”,有“文统之梦”,称“此等妄人,非以近代心理学家所谓夸大狂当之,殆无从解释矣”。

  吴迈作诗之外,另一个爱好是题字,希望以此来流芳百世。南普陀寺的两首刻诗,便是吴迈驻闽游览厦门时请工匠雕刻。某次在福州游西湖公园,吴迈又诗兴大发,当即做诗曰“万方多难金瓯缺,国耻如山未曾雪,卧薪尝胆且不遑,安敢偷闲学冷血”,时间落款是“一二八后二年”,雇佣石匠要求刻在公园的假山石上。由于吴迈是福建政府贵宾,工匠不敢不从。不过,正在石匠抓紧赶工的时候,福州的情势已经危急,城内人心惶惶,工匠不敢雕刻。据称,吴迈威胁工人称,如果刻不完,将以反革命罪送政府拿办。刻完之后,福建政府便已经垮台了。

  福建事变失败后,陈铭枢、李济深等逃往香港,吴迈亦随之逃遁。国民党的报纸讽刺称,由于吴迈并非福建政府的官员,没有特权,只能和老百姓一起逃命。当他十分狼狈地赶到码头时,船已客满,吴迈不买票,强行登船,破口大骂福建政府不要民众。遇到查票时,躲入厕所,“得免抛入大海”,才到香港。吴迈逃到香港后,发现活动环境逼仄,不久即转到南洋活动。

  逃亡南洋,惨遭毒手

  吴迈到了南洋之后,已经找不到可以直接反对的目标,只能对国民党在南洋的势力下手。宣传演讲是他的本行,每当南洋的华侨集会或者国民党党部开会时,吴迈无不到场,对国民党发起攻击,不遗余力。

  1936年5月18日,国民政府驻棉兰(今属印度尼西亚)领事馆举行第120次扩大总理纪念周,吴迈问讯前往砸场。他手指墙上的孙中山的遗像说:“我的大炮,比这个大炮更大。”国民党在海外的党部势力较弱,多属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病残,而且没有武装,面对吴迈这个大炮,显然无可奈何,只能向中央禀报。5月30日,棉兰的国民党党部通过中国国民党侨务委员会,向南京国民党中央控告吴迈在海外“侮辱总理,妄改遗嘱及党歌,诋毁政府”,希望予以侦拿。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长叶楚伧转报国民政府,蒋介石知悉此事后大为震怒,当即发令要求最高法院予以拿办。有了“最高指示”,吴迈真正进入到国民党特务高度关注的暗杀名单之中。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吴迈得知蒋介石被扣留于西安,从南洋取道香港,希望前往西安联络张学良,研究反蒋事宜。吴迈的行踪被国民党驻扎在香港的特务侦查得知,遂展开暗杀行动。不久,吴迈在香港港仔山被杀害。据报载,现场惨不忍睹,衣服挂于树上,手表及随身携带钱款均未拿走,尸体旁有空酒瓶数只,以造成酒后自残的烟雾弹。香港媒体亦有称吴迈是“因情自宫而死”,其后经其子吴威亚登报澄清之后,才得以正名。一代狂人“吴大炮”一生赤手空拳与强权为敌,落得如此下场,让人不胜唏嘘。

  ◎韩戍,学者,供职于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