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北京路千年古道改造升级
·

承载工业文化的历史印记、与北京798齐名的文艺地标

——广州红专厂 不会全拆掉

·活化非遗基因 凝聚湾区文化认同
·中大博物馆动工
·留下三元里村的历史记忆
·它们是一些人的感情寄托也是一座城的城市记忆
·历史建筑可增加使用面积不需补缴地价
·广氮社区有了广氮博物馆
·一起去南越王宫看唐代彩绘人俑
·302处历史文物纳入保护
·广州新增四处“国保”
·“乞巧第一村”规划4条文物径
·广东摄影师:他们是中国摄影重要的“书写者”
·一起去广博看“广作”的匠心与神巧
·让“传统手工艺”走入新生活 广东率先探索“标准化”之路
更多>> 
羊城文史消息
半米长的巨蚝,你见过吗?

   蚝壳长约30-50厘米,一个重达几斤,如此巨型蚝壳,你见过吗?近日,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来到番禺区沙湾北村展览馆内探访,就见到这样的巨型蚝壳。 

  番禺区沙湾北村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蚝壳都是从村内拆除的旧建筑蚝壳墙上捡回来的。“这些硕大的蚝壳来自沙湾海湾。从蚝壳大小推算,这些生活在古时沙湾海湾的野生蚝一般蚝龄在20-50年,这些蚝自然死亡后被海水冲积到海滩上,被沙湾先民捡回来在村里建设了一面面蚝壳墙。” 

巨大的蚝壳 
蚝壳墙 

蚝壳造型

  沙湾北村展览馆珍藏着不少巨型蚝壳 

  近日,记者在沙湾古镇沙湾北村展览馆见到了“巨型蚝壳”,这些蚝壳被放置于玻璃展柜中,堆起高高一堆,大约有几十个,个头都很硕大,蚝壳长度大都在30-50cm之间,一个蚝壳重达几斤。工作人员还用彩纸剪裁出不少“纸螃蟹”,放置在蚝壳堆表面,营造出一种蚝壳海滩的展览情景。 

  说起这些巨型蚝壳的来处,沙湾北村有关负责人说,这些都是村里拆除一些蚝壳墙老建筑时,村民捡回来的。“过去村里分布着很多蚝壳墙,后来不是坍塌,就是被拆掉,被砖墙所代替。”该负责人介绍说。 

  北村村委会附近的古祠堂光裕堂后墙,就是一面蚝壳墙,这一面墙高约6米,宽约15米。远远望去,密密麻麻的蚝壳按照一定顺序排列着。附近一名街坊告诉记者,蚝壳墙墙体很厚实,大约有近一米厚,“从墙面上看,蚝壳都只露出一端,个头并不显大,其实,蚝壳长长的壳躯则藏身于墙体中。” 

  传统建筑修缮专家欧阳仑表示,在以前,自己在一些旧房拆除现场见过长70cm的蚝壳。“当时,我们也收集了一些旧蚝壳材料存放在仓库,它们是不可复制的岭南古建筑的原材料,在番禺一座古建筑修缮中,也曾使用过这些大型蚝壳修复蚝壳墙。” 

  据了解,南宋前,沙湾地处西江出海口,生长着大量野生的蚝。由于人迹稀少,不受干扰,这些蚝一般生长期长达二三十年、甚至四五十年,自然死亡后,留下硕大的蚝壳沉积在浅滩中。说起这些巨型蚝壳的历史年代,欧阳仑认为,“目前,广州大多数古建筑都是建造于明末清初时期,根据这些蚝壳墙古建筑的年代,我认为这些蚝壳来自明清时期的海湾。” 

  专家观点:“今日所吃蚝,非昔日之蚝” 

  广府历史文化研究专家、副研究员朱光文表示,今日人们所吃蚝之品种,非昔日蚝之品种。建筑所用之蚝壳并不是食后丢弃的蚝壳,而是开挖沙田下的“蚝矿”(即蚝壳带)。“随着珠江三角洲平原的推进,蚝类失去咸淡水交汇的生存环境而自然死亡,形成了蚝壳带。” 

  “珠江口咸淡水交汇处曾形成多处蚝壳带,从广州猎德延伸至莲花山海鸥岛一带。珠江口挖蚝壳曾是一种职业,现存多种碑刻有禁挖蚝壳的记载。在番禺县志里,也有个别族谱记载。”朱光文表示,蚝壳被就地取材用于建筑房屋,在珠三角滨海地带普遍存在。 

  蚝壳墙是怎样建起来的?欧阳仑表示,“在建造蚝壳墙时,将蚝壳头朝外,尾部向里,一层层叠上去,蚝壳之间用加糖的黄泥浆黏合砌筑。蚝壳墙分两层,外墙是层叠的蚝壳,内墙有的是砌青砖、有的是夯土,然后表面批石灰或纸筋灰。” 

  一面面蚝壳墙、一座座蚝壳屋,蕴含着古人的建筑智慧。蚝壳墙具有防火、防虫、隔音的效果。具体而言,蚝壳呈鳞状,以向下45度的方式整齐垒砌,便于雨水下泄,避免雨水浸入内墙,可保持室内干爽。蚝壳表面七菱八角、凹凸不平,盗贼要翻墙入院,也不能轻易得手,故蚝壳墙还有防盗功能。此外,蚝壳表面凹凸不平,在日照下可以形成大片的蚝壳阴影,从而起到隔热效果,因此蚝壳墙又被称为“凸砖遮阳墙”。 

  目前,在沙湾古镇中仅仅保留了十多面蚝壳墙。不过,一些网红打卡点的蚝壳墙是新的,并不是遗存,真正的老蚝壳墙都深藏在内街内巷里。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桂来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波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