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中大博物馆动工
·留下三元里村的历史记忆
·它们是一些人的感情寄托也是一座城的城市记忆
·历史建筑可增加使用面积不需补缴地价
·广氮社区有了广氮博物馆
·一起去南越王宫看唐代彩绘人俑
·302处历史文物纳入保护
·广州新增四处“国保”
·“乞巧第一村”规划4条文物径
·广东摄影师:他们是中国摄影重要的“书写者”
·一起去广博看“广作”的匠心与神巧
·让“传统手工艺”走入新生活 广东率先探索“标准化”之路
·“古树名木”被标记估价 村民担心征地毁树
·长沙窑瓷器与羊城有个约会
·2019年中国(狮岭)盘古王民俗文化节9日开锣
更多>> 
羊城文史消息
活化非遗基因 凝聚湾区文化认同
湾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文化认同研讨会在中山大学召开

  11月15—16日,由中山大学中文系、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湾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文化认同研讨会”在中山大学中文堂举办。来自中山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多所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共聚一堂。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蒋明智介绍,本次论坛以粤港澳非遗保护和文化认同为主题,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文化认同是大湾区文化建设、文化关联和文化认同的重要学术行动。粤港澳大湾区文化建设的经验和智慧,对长三角、京津冀、渤海湾等发展区域的文化建设也具有参考意义。

  “寻求文化认同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就是保护传统文化,尤其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中山大学中文系主任、长江学者彭玉平教授表示,大湾区文化认同的最高意义在于国家认同,非遗背后所蕴含的凝聚力量有助维护国家主权与统一,在当前具有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

  节俗非遗激活“原乡”情怀

  共建人文湾区,离不开湾区人文精神的塑造。地域相近、文脉相亲的优势,为粤港澳三地联合开展跨界重大文化遗产保护提供了良好基础。共同弘扬粤剧、龙舟、武术、醒狮为代表的岭南文化,也被写入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

  “作为共同体,大湾区需要相同的文化纽带建立认同感。岭南文化对三地文化有‘根’的意义,对人文湾区建设也最为关键。”在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院长田兆元看来,文化需要代表,而找到具有地域认同感的人物形象,则成为建构地域文化的关键。

  塑造人文湾区公认的人物形象,线索往往就蕴藏在粤港澳三地相同的非遗基因中。冼夫人、黄大仙、龙母都是岭南地区脍炙人口的历史或神话人物形象,反对分裂势力、维护国家统一的冼夫人更是百姓世代传诵的英雄。

  “黄大仙信仰在香港因地制宜,提出‘普济劝善’的信条,免费为社会提供医疗服务与助学敬老的实践相结合,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中争取到更大的认同空间,改革开放后也对强化粤港两地文化亲缘关系发挥积极作用。”蒋明智举例分析。

  有学者注意到,近年来,文化寻根活动在港澳地区方兴未艾——他们在追寻港澳当地乡村社区情味的同时,也顺藤摸瓜将文化根脉上溯到他们在广东、福建等地的故乡。

  “对那些土生土长的港澳同胞来说,哪怕他们过去从未回过故乡,但‘籍贯’是他们抹不去的文化基因,祖辈、父辈的原乡记忆可以在他们身上被重新激活。”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储冬爱表示,曲艺、祭祖、舞狮、划龙舟、修族谱、客家菜……丰富多彩的民俗非遗,正是打开原乡记忆的一枚钥匙,“这是个体自发的,也是最有力的方式。”

  人们心中对土地生于斯、长于斯的眷恋,支撑起粤港澳三地的故土情结。过去,粤港澳大湾区土地与人的互动十分紧密,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澳门土地信俗也在2017年被列入澳门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对于族群与文化多元的大湾区而言,‘尊天亲地’的心理依恋让城市移民既保存了传统文化之根,也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中山大学中文系博士生梁娟美认为,大湾区是流动的,人与土地之间的联系渐渐被淡化,但传统节庆对地方归属感的培育,依然起到十分必要的作用。

  如今古老民俗要吸引年轻人关注,还需在形式上实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乞巧节是广州珠村的传统。2005年,珠村乞巧节升级为乞巧文化节,通过主题创意活动打造别具科技感、时尚感的周边产品。中山大学中文系、中国非遗研究中心硕士生李明洁表示,这些方式有助吸引外来务工新居民的参与,通过非遗参与主体的扩大,将人们的情感联络起来。

  储备“守正”人才驱动文化创新

  在文化产业蓬勃发展的粤港澳大湾区,如何通过文化创意提高非遗对公众的影响力、推动非遗进入现代生活,成为不少与会专家关注的焦点。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特聘教授姚朝文提出了“大湾区共建功夫影视重镇”的构想:佛山是近代岭南的“武术之乡”,广州则为现代中国武术重镇,岭南丰富的武术文化题材也推动了香港作为“功夫电影之都”的繁荣,这种有效嫁接恰恰可以构成大湾区功夫电影国际化拓展的竞争优势。

  然而,广州文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朱炳帆提出了自己对岭南武术的传承发展的隐忧。“武术传承群体存在断层,原汁原味的武术已经不足以适应商业化和市场化的需求,但表演化、艺术化的态势又会失去武术非遗的内涵。”

  无论是非遗传承还是文化产业,人才是其中的关键。姚朝文建议筹备岭南电影学院和岭南电影发展局基金会,构筑创新人才库。在非遗方面,朱炳帆认为,大湾区可参考河南少年功夫集聚式、规模化的培训教育,针对不同人群分别开展表演化武术、艺术化武术与传统武术教学,开展生产性保护,并在这个基础上逐步产业化。

  “在佛山、广州、惠州等武术文化生态保存完整的区域,设立传统武术文化生态保护区,开展整体性保护,也是一种不错的做法。”朱炳帆补充道。

  “实际上,岭南传统醒狮也存在同样问题。”佛山科技学院岭南文化研究院副研究员谢中元指出,传统醒狮表演形式越来越标准化和竞技化,部分传统仪式、套路、舞蹈却陷于濒危。不过,数字化非遗保护技术的兴起,为非遗的创造性应用提供了新思路。

  谢中元介绍,动作捕捉技术、人机交互界面等三维数字化产品,是近年表演艺术类非遗数字化保护的新方向,受到越来越多传承人与研究者的青睐。“数字化技术不但有利于对醒狮进行更全面的记录,还可以增强用户的‘沉浸感’,促进传统醒狮实现更广泛的传承和传播。”

  无论非遗资源开发采取哪一种方式,个中要义都在于明确自己的风格定位,形成持续开发的文化品牌。“当代非遗产品不应仅仅停留在一时的热点上,也不应追求形式上的大而全,更需要精准定位,形成持续性的品牌记忆,这样才能加深民众对非遗的认同感,形成走向世界的文化力量。”李明洁总结道。

  南方日报记者 杨逸 见习记者 万璇 通讯员 梁娟美

(来源:《南方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