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云山深处18栋违建开拆
·粤讴,疍家情歌再绕梁 古琴,岭南派系遇知音
·五洲百舸汇花城 龙舟击水闹珠江
·百艘龙船市桥河竞速
·活化历史建筑可适当增加使用面积
·“二高”纪念馆落户番禺南村
·别了,虎门渡口!
·老水闸,说不出再见
·“南海I号”文物首次大规模亮相广州
·来正佳看梅杜莎角龙的1:1头骨模型
·南汉精品文物首次集中亮相
·来中大看手写老讲义
·梅香伴书香,广州最古老的书院重新开放
·光荣英雄城 百年报国心
·广州新添红色游“打卡地”
更多>> 
羊城文史消息
大佛寺南院现五朝文化遗存
为研究晚唐五代时期珠江岸线变迁提供新证据 唐代珠江北岸很可能在今惠福西路一带

  广州大佛寺南院考古工地又爆出重要发现:就在地下不到3米深的地方发现了五代南汉时期大型砖铺地面;同时还发现晚唐时期大规模陶器堆积。 

  唐末五代时期是广州城市发展的重要阶段,史载刘隐、刘岩兄弟凿平禺山筑新南城。刘岩称帝后又改广州为兴王府,并大兴土木,修建离宫别苑和佛寺。本次考古发现为研究晚唐五代时期的广州城市发展、珠江岸线的变迁提供了十分重要的考古资料。  

位于大佛寺南院建设工地的发掘现场。 
现场发掘的陶罐陶碗 
位于北京路西侧的大佛寺。 

本次发掘的晚唐时期陶器堆积为一不规则灰坑状遗迹,坑内埋藏大量陶器和釉陶器。 

  27日下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大佛寺大雄宝殿南侧大佛寺南院建设工地,向媒体现场展示了一批最新广州考古发现成果。发掘现场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南越王宫直线距离为300多米,这里也是2014年被公布的广州市第一批地下文物埋藏区。 

  据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易西兵介绍,本次是配合广州大佛寺南院工程建设,对工程建设范围进行的抢救性考古勘探和发掘,发掘面积600平方米,考古发现唐、五代、宋、明、清时期文化遗存,清理磉墩、灰坑、水井、路面等遗迹,出土了丰富的晚唐、五代及宋代遗物。其中,最重要的发现是晚唐时期大规模陶器堆积和五代南汉时期大型砖铺地面。 

  记者在现场看到,晚唐时期大规模陶器堆积的发掘现场,位于地下近3米深处。晚唐时期陶器堆积为一不规则灰坑状遗迹,灰坑南北长8.5米、东西宽6.2米、深0.5米。据介绍,坑内集中埋藏大量陶器和釉陶器,总数超过100件,包括坛、罐、碗、执壶等,大部分残损,也有少量较完整者。一些罐内放置有碗、小壶等器物,刚清理出土时还发现一些器物间有稻草残留。 

  推论: 

  大佛寺南院一带古代或有大规模官衙建筑 

  据考古人员初步判断,这批陶器和釉陶器很可能是运输过程中的残损,从码头上岸后被发现并挑拣出来堆放于此。结合遗址的历史地理环境分析,附近很可能原有运输陶瓷器的码头,据此也表明唐代的珠江北岸很可能就在今天的惠福西路一带。 

  五代南汉时期砖铺地面位于发掘区西部,保存基本完好,清理出来的部分总面积约150平方米。据介绍,东部原有台阶连接东侧的建筑物,建筑物现已不存在。地面用青灰砖或黄灰砖铺砌,部分区域呈“人”字形纹饰。砖铺地面中部加建一条东西向砖铺走道,也是“人”字形铺砌,宽3.7米。 

  据介绍,这些五代南汉时期的砖铺地面与2009年广州南越王宫署遗址发掘的南汉宫殿地砖属于同一时期,但规格和等级与之相比较低些,这也是广州考古上除了南汉宫殿发现的砖铺地面之外保存完好的面积较大的砖铺地面。 

  考古人员分析,砖铺地面下面原为河滩淤积,铺砖时先垫一层厚约30厘米的填土,平整后再铺砖。考古人员从发掘情况判断,砖铺地面应为一大型建筑群的室外庭院地面,其周边很可能原有成组的大型建筑。结合中山四路考古发现的南汉宫苑遗址判断,该建筑群规模很大、等级很高,应属于官衙建筑,或与佛寺有关。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丹彤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