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远赴致远号 寻迹邓世昌
·运营八年,广州公共自行车终画上句号
·《广州大典》明年或可在线畅读
·“打卡”博物馆 一日游“千年”
·一盏宫灯显南粤匠心
·2018年中国(狮岭)盘古王民俗文化节 暨盘古庙会20日开幕
·沙湾后生仔女接过 广东音乐传承之棒
·陶陶居关门?只是租约到期
·府县共处 先贤同源
·文物石匾仅余下联 谁能帮它对出上联
·住在文物里 维修伤脑筋
·岭南故纸香 留记广州情
·岭南首套非遗传承系列教材正式发布
·解码晚清广州九大善堂
·荔湾区获评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更多>> 
羊城文史消息
老电话为媒 传广佛佳话
67岁顺德潭村电话所钩沉昔日“广佛通信”趣事 陈村将建电话博物馆

  “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从顺德打通一个电话到广州,花上一两天都是常事。”有着67年历史的顺德陈村“潭村电话所”老所长蔡盛华回忆道。 

  如今,随着通信技术的迅猛发展,广佛两地人们,只需拿出随身携带的智能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或FaceTime便能互通。然而,在过去通信往来靠手摇电话机和人工交换机的年代里,要接拨一个电话可是一件“翻山越岭”的难事。

在文物征集活动中,陈村电信分局捐赠了一台摇把电话。
 富有特色的地板和楼梯。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枫 摄 

  

“潭村电话所”。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枫 摄    

  记者了解到,为布局乡村振兴,日前顺德潭村电话所“老通信时代”的文化内涵将被挖掘,未来陈村还将打造“电话博物馆”。 

  寻迹: 67年老电话所“岭南风韵”犹存 

  细雨蒙蒙,位于顺德陈村的潭洲村披上了一层“水墨”滤镜。在潭洲村东基坊,一座双层、中西合璧式的建筑在周围民宅的对比下显得十分独特,它正是潭村电话所。据悉,潭村电话所始建于1951年。 

  据陈村镇宣办负责人介绍,在当时的通信技术支持下,一些有条件的乡镇纷纷建设了自己的电话所,通过手摇电话机等通信工具搭建起信息“中转站”。 

  记者了解到,昔日在陈村就有数个电话所,其中最大的“陈村电话所”如今已改造成为一个通信企业办公楼。而潭村电话所原建筑及内里结构仍完好无损,保留着60多年来“最初的风貌”。如今,潭村电话所旧址建筑的“主人”是当地一名村民,在经其同意后,记者得以进入这一历史建筑一窥究竟。记者看到,历经岁月磨蚀,昔日老宅的“岭南风韵”犹存:有灰墙与青瓦的相得益彰,也有古朴的槅门与斑斓的花雕天花板搭配的别致;而在外墙的窗沿上,欧式纹路的灰雕也为这一老建筑增添了一抹典雅。 

  趣闻: 拨个长途电话耗时数天是常事 

  今年73岁的蔡盛华,是潭村电话所的老所长。“以前这里也非常热闹。”蔡盛华回忆说,1977年,他调到陈村邮电所工作并兼任潭村电话所所长。 

  在当时,珠三角各地的邮电局、电话所里,普遍使用的是手摇式电话机——一种用特殊铁线作为传播介质的老式电话机。“打长途电话需要通过铁线将一台又一台的电话机连起来。”蔡盛华描述,以陈村为例,在镇上的陈村邮电所里,有一台连着所有乡村电话所的总机,通过铁线,总机再连接外地其他的电话机。 

  “过去,路边有连着铁线的杆,一个杆能载两条铁线。当时就是通过一杆又一杆,电话线才能连通各地。”蔡盛华说,在当时,“麻雀撑断线”是让当地邮电所很头疼的事情。“一旦压断了,就要派外线的人员外出接线,很麻烦也很累。” 

  由于手摇电话的拨和接需要人工接线。蔡盛华回忆,在老电话机前,都有一块可供话务员操作的面板,上面布满了各个线口。当红灯亮时,表示有人打电话进来了,话务员就要将对应用户的电话配线插到线口中。蔡盛华介绍,由于一台总机所接电话铁线数量有限,“忙线”时候拨和接都需要等待。“一个外地电话打来了,话务员要跑到村里喊来接电话的人。”蔡盛华说,拨一个长途电话费时数天是常事。 

  钩沉: 老广通联顺德 陈村话务最为繁忙 

  手摇打电话和人工交换机的流程虽然烦琐,但在当时,电话所是对外信息沟通的重要“窗口”。 

  蔡盛华告诉记者称,随着陈村的乡镇经济发展活跃,与“邻居”商贸中心广州往来增多。“最初的时候,电话所也就30多名用户。”蔡盛华称,过去电话所、邮电所里的电话多是当地公家单位人员使用,后来,不少村民、商人等都用上了电话机。 

  无论是顺德到广州,还是广州到顺德,两地的电话铁线都要经由陈村邮电所。“当时两地话务的往来,陈村算是顺德最为繁忙的。”蔡盛华回忆,当时广州接入陈村邮电所的铁线仅有三条,拨电话的人多了,还会出现话务排队的现象。“如果还要通过广州拨到更远的地方,可能排起队来要好几天。”但蔡盛华说,一般而言,顺德与“老广”拨接一次电话要半小时。昔日的陈村邮电所里,仅有两个话务员、一个接线员,而两个话务员就担负八个乡的通信,工作量也比较大。 

  因陈村没有直达广州的通信线路,而人工服务接线的过程发生了不少充满人情味的小故事。“当时两地话务员偶尔会发生矛盾,所以我就定期带陈村的话务员去广州,和那里的话务员沟通交流,联络感情。” 

  蔡盛华说,手摇电话的通信费并不便宜,一分钟也要两角钱。“价钱是分时段、距离的,以50公里为一个收费区。”蔡盛华说,当时普通员工月薪也就30元左右,因此“打”电话是一件奢侈事儿。尽管如此,还有不少的当地居民愿意掏钱“打”电话到广州甚至更远的地方,可见当时的陈村不乏“民富”现象。 

  未来: 打捞回忆 陈村要建“电话博物馆” 

  “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一条线接一个单位已经不能适应高速发展的经济了。”蔡盛华说,到80年代中期,陈村和许多有条件的地方一样,开始启用自动式的电话。 

  记者了解到,在2015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话务员、接线员等昔日常见的职业被“除名”,这意味着他们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话务员也因此被淘汰了,有的回去邮政局工作,有的就转业了。”作为老一辈的通信工作者,蔡盛华回忆,由于话务员、接线员这些岗位与当地乡民沟通较多,其中不少成了当地人知心的“传声筒”。“在当时,他们是社会中较受尊重的群体。” 

  记者了解到,陈村镇是顺德通信业起步最早的区域。1902年,顺德二等乙级邮局设立,成为顺德最早的邮局。而在1951年开设的潭村电话所,如今则是一个得以观察珠三角农村通信历史发展的“活化石”。据悉,陈村正在筹建电话博物馆。“未来,我们将围绕自有的通信文化资源,选定一个历史建筑,通过精品打造、专业运营的模式构筑一个电话主题文化展示馆。”该负责人说。 

  记者了解到,为了丰富博物馆的展品和内涵,陈村目前还启动了向社会各界广泛征集各类旧物及故事的活动。 

  广佛通信历程: 

  昔日书信往来 今日随心互通 

  在通信技术十分落后的年代,顺德与“老广”们的通信仍靠书信。随着手摇电话的问世及普及,顺德乃至珠三角等地的市民才开始“尝鲜”用电话机通联。 

  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随着手摇电话机逐步被淘汰,纵横制电话开始进入到市民的视野中。如何用这个电话与“老广”们往来?以顺德为例,要想通过这一电话打到广州,则先要手动拨到顺德的“长途台”。若在顺德打到香港、台湾等更远的地区,也要通过广州的转接才可以实现通话。 

  而在20世纪90年代,一些有条件的通信局开始装上了程控电话交换设备——也叫程控电话,彼时顺德人就可以不通过“长途台”轻松拨通广州的电话。在这之后,随着电话逐步走入千家万户,市民两地通信往来则更轻松、便捷。 

  进入新世纪,随着广佛两地在各方面往来深入,广佛双城协同发展工作开始启动,而两地“通信同城”也开始了有益的探索。早在2009年,广东一主要通信运营商就推出广佛地区首个两地同城同价的移动通信产品——世界风“广佛一家亲”。而在2010年,当时国内的主要通信运营商就表示,会基于广佛两地的通信主流资费产品逐渐“同城化”,并争取将广佛固定电话通话费调整为区间通话水平。经过了多年的努力,基于这些通信运营商的技术升级,珠三角区域性的固话免长途资费“打包产品”也开始推向市场。 

  而依托手机移动通信终端,如今广佛市民信息互通的便捷性更是不在话下。记者了解到,随着国内长途费和漫游费的取消,更是降低了两地市民的通信资费。

  文、图/记者 黄子宁   通讯员 陈树忠(署名除外)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