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远赴致远号 寻迹邓世昌
·《广州大典》明年或可在线畅读
·“打卡”博物馆 一日游“千年”
·一盏宫灯显南粤匠心
·2018年中国(狮岭)盘古王民俗文化节 暨盘古庙会20日开幕
·沙湾后生仔女接过 广东音乐传承之棒
·陶陶居关门?只是租约到期
·府县共处 先贤同源
·文物石匾仅余下联 谁能帮它对出上联
·住在文物里 维修伤脑筋
·岭南故纸香 留记广州情
·岭南首套非遗传承系列教材正式发布
·解码晚清广州九大善堂
·荔湾区获评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百年西关大屋见证红色浪漫
更多>> 
羊城文史消息
运营八年,广州公共自行车终画上句号
□市民:虽不舍但在意料之中 □专家:是大势所趋,也是“功成身退”

  “作为最早一批用户,看到这些停车桩空荡荡的,难免会感到无奈和不舍。”15日早上,广州市民曾先生到广州公共自行车上社服务点退押金时,略带遗憾地对笔者说。根据广州公共自行车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的通告,15日零时起,广州公共自行车停止运营,并已经为市民退押金做好了充足准备。继武汉、深圳罗湖、山东滨州等地后,广州公共自行车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继武汉、深圳罗湖、山东滨州等地后,广州公共自行车也于15日零时停止运营,退出了历史舞台。符超军 摄

  采访中,不少市民认为,随着共享单车的风靡,公共自行车项目被叫停是大势所趋。不过,也有专家对笔者表示,市场和创新的力量淘汰旧的事物虽然难以避免,但也要看到公共自行车在推动城市慢行交通系统建设、方便市民“最后一公里”出行上所做出的贡献,所以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功成身退”。 

  市民 

  退押金难掩不舍 

  10月15日是广州公共自行车停止营运的日子。笔者当日下午在上社服务点看到,陆续有市民带着身份证和羊城通前来申请退押金。只需几分钟的等待,他们即可从工作人员手中拿回300元。 

  “以前的鼎盛时期,这边还要早起才能有车可骑,平时也是经常能看到有人陆续过来借车。可以说,没有共享单车前,公共自行车给我们附近的居民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如今,看到这里的停车桩空荡荡的,好像自己的某部分记忆不见了一样,难免会有点不舍。”家住上社,在信息港上班的曾先生告诉笔者,他从2011年便办理了公共自行车的卡,并有很长一段时间是骑车上下班的。 

  “就是共享单车出现之后,由于首小时免费,还是可以看到一些中老年人过来骑公共自行车。”另一位来退押金的陈先生对笔者说,“对于我们这些沿路的街坊来说,公共自行车真的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便捷出行方式。所以今天我还特意过来拍了一张照片作为留念。” 

  据了解,广州公共自行车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从2010年6月22日开始运营,首批即推出了18个服务点。到2015年1月为止,已布设117个服务点,累计投入8850辆自行车,锁桩3300个,服务超过2718万人次。 

  “我们的车辆最多达到2万辆,最高日均服务26000人次。在停止运营前,在广州有318个服务点,分布在芳村、金沙洲、大学城、天河BRT沿线等地方。注册会员也达到了8万多人。”广州公共自行车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阎丽丹告诉笔者。 

  “可以说,自广州公共自行车正式运营以来,我们还是有效引导和推动了广州市慢行交通系统的建设。目前随着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已较好满足市民短距离出行需求,为实现城市资源的合理配置和利用,经研究决定终止公共自行车项目。”阎丽丹说。 

  据她介绍,目前公共自行车已被基本收集完毕,存放在广州大学城一处空地。停车桩等设备也将陆续拆除。“后续的处理,我们仍在研究,目前主要是做好押金退还工作。”阎丽丹告诉笔者,“至于退款,我们现在是充足的资金,充足的时间,充足的人员,一定会退到最后一个用户,所以就没有设置截止日期。” 

  共享单车企业 

  做好运维“接好班” 

  “我们非常遗憾听到这个消息。公共自行车作为城市公共事业,不应忽视其推动了广州市慢行交通系统发展的作用,以摩拜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在广州的快速发展,也得益于前者多年来对市民出行习惯、城市慢行系统建设的有效引导。”对于广州公共自行车告别历史舞台,摩拜广州相关负责人告诉笔者。 

  笔者梳理发现,摩拜等共享单车企业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陆续进入广州市场,并凭借着“扫码开锁、随借随还”等便利特点,迅速占据了市场。此前,广州市共享单车数量一度超过80万辆,目前仍在穗运营的共享单车企业——摩拜和ofo小黄车也各拥有超过30万辆的单车,可以基本满足市民的短途需求。 

  不过,共享单车要接好服务市民“最后一公里”出行的这个班,仍然有不少提升空间。 

  “虽然共享单车更方便了,但随借随还的特点,却使得市民乱停乱放单车情况严重。从这一点上看,我认为公共自行车还是优于共享单车的。起码不会堆到人行道上阻碍行人。”曾先生认为,共享单车在通过技术手段或加强运维等方面,引导市民规范停放上,还要做更多的事情。 

  而市民黄小姐则认为,现在街上的共享单车有不少是破破烂烂的,也有很多二维码被破坏或者被上私锁。所以虽然目之所及均有单车,但真正能用好骑的并不多。“这也要求共享单车企业做更多的事情,来提升我们的骑行体验。”黄小姐说。 

  而摩拜广州相关负责人对笔者表示:“摩拜作为一家科技指导为主的企业,一直以来,我们积极通过不断提升技术,以及根据用户反馈,调整广州的单车调度及管理,有效缓解了城市基础设施所承载的压力。目前,摩拜在每月车辆使用频次上千万级,可以覆盖广州绝大多数市民的出行需求。” 

  至于下一步,该负责人表示,“未来,摩拜会一如既往依照主管部门要求,从共享共治共建角度出发做好车辆运维管理;对存量的单车做好维护、维修、调度,在既定政策的范围内服务好广大的市民用户,‘接好公共自行车的班’。” 

  专家 

  公共自行车开启 

  城市慢行交通回归 

  对于广州公共自行车退出历史舞台,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叶林认为,公共自行车的出现是在特定阶段,用户和市场需求的选择,在没有成熟公共交通系统的特定时期,作为一种合理的存在,在城市公共交通发展的过程中,曾经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广州亚运会期间以及后来的大学城区域,公共自行车都曾方便了市民、学生以及游客的出行,提高了公共交通系统的便利。 

  “随着技术的不断更新,生活理念的发展变化,共享单车的出现逐渐替代了城市公共自行车,但该项目的叫停不能算是失败,因为其在推动城市慢行交通系统建设、方便市民‘最后一公里’出行上作出过重要贡献,在某种程度可以看做是‘功成身退’。”叶林对笔者表示,“不过,作为替代品的共享单车的运营机制,目前也不是很完善。在未来也许会出现新的替代物,推动公共交通的创新性变革。”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公共自行车开启了城市慢行交通系统的回归,促进了目前城市居民绿色交通出行观念的形成,并对共享单车的诞生与进入提供了帮助,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其对城市公共交通的发展有着推动作用。 

  “在资本浪潮以及技术革命的冲击下,虽然由于公共自行车在适应市场需求方面的变革不足,致其退出了市场,但不能因此就说这是一种失败。”该人士表示,公共自行车是由政府主导提供服务,其供给成本是有限的,在本质上是一种探索,是作为城市公共交通系统的一种辅助服务,旨在满足市民慢距离出行需求。 

  也有专家认为,当社会资本以更高的效率、更便捷的服务和较为低廉的价格进入市场时,通过正常的竞争让曾经提供公共服务的主体退出并不是坏事,这就是一种合理的市场选择。在这个时候公共服务也存在转型的机会,比如公共自行车将停车桩场地、产品设施等资源转移给共享单车,从直接为市民提供服务者,转变成促进城市资源合理配置和利用的角色。

  记者 余秋亮 周甫琦   通讯员 冼惠琛 

(来源:《南方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