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中大筹建校史馆 校友献宝忆往日
·涌水变清划龙舟 黑臭消失引鹭鸟
·“鹊桥”祈愿 “花样”七夕
·广州首发16条大湾区历史文化游径线路
·明起夜逛博物馆成“常态”
·解放中路出土逾两千件晚唐陶瓷器
·千年古刹华林禅寺扩建改造加速
·张献忠“江口沉银”羊城展出
·局部拆除 不涉及历史建筑
·大佛寺南院现五朝文化遗存
·云山深处18栋违建开拆
·粤讴,疍家情歌再绕梁 古琴,岭南派系遇知音
·五洲百舸汇花城 龙舟击水闹珠江
·百艘龙船市桥河竞速
·活化历史建筑可适当增加使用面积
更多>> 
羊城文史消息
南汉二陵博物馆局部开放
博物馆建筑体现出唐风古建的味道 主体工程已经完成 正在推进布展工程

   昨天上午,“南汉二陵博物馆向公众局部开放参观揭幕仪式”和“南汉二陵博物馆建设和陈列专题展览”冒雨在广州大学城国医西路举行,这也是自2015年奠基以来南汉二陵博物馆首次向公众开放。活动由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成为今年“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活动。 

 

  南汉二陵包括德陵和康陵于2003年~2004年发掘,被评为2004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保护单位。2011年被列入广东省首批大遗址名单,是广州市最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南汉二陵在发掘结束后进行原址保护。 南汉二陵博物馆是经已故考古学家麦英豪倡议,广州市人民政府2012年决定立项建设的专题博物馆,被列为广州市“十二五”重点文化建设项目之一。工程总投资约3.28亿元,占地面积约9公顷,总建筑面积21800平方米。

  南汉二陵博物馆位于广州大学城国医西路,选址康陵遗址以西依山而建,南汉二陵博物馆集遗址保护展示、专题陈列展览、公众考古教育、文物保管修复、学术科研交流于一体。主功能区包括“南汉历史陈列”、“考古发现的广州”专题展览和“公众考古活动中心”共三个基本陈列。目前,博物馆主体工程已经完成,正在推进布展工程。 

  “南汉历史陈列”展厅总建筑面积814平方米。展览分为“乱世大汉国”、“都城兴王府”、“考古现三陵”三部分,通过考古发现和现存南汉文物史迹,以实物、图片、视频、多媒体互动等手段,向公众全面立体地展现五代南汉国的历史和文化面貌。 

  据介绍,“云山珠水间——考古发现的广州”厅总建筑面积1078平方米。展览通过考古实物资料展现先秦时期广州地区人类社会面貌,广州自秦代建城以来2200余年的城市发展变迁、历史文化积淀和持续不断的海外交往历史,同时,向公众全面展现广州考古遗产保护成果。 

  “公众考古活动中心”总建筑面积1191平方米。是博物馆内的重要文化教育服务设施,包括小型展示厅、考古科普讲堂,考古活动体验区、虚拟展示区、文物拓片工作室、文物修复模拟中心等活动区域。通过设置多种形式的模拟考古活动,让公众走近考古、了解考古、体验考古。 

  博物馆还设有面积703平方米的临展厅,用于举办各种临时展览,增进与国内外博物馆同行的交流。此外,还有面积426平方米文物保护修复中心和7452平方米的文物库房,用于广州地区历年来考古出土大量文物标本的保管、保护、修复和整理研究。 

  建筑布局:唐风古建 岭南园林 

  据介绍,南汉二陵博物馆的建筑设计是在保护好康陵遗址主体部分的前提下,充分结合周边的地形地势,进行规划建设整体区域,并形成完整的园林景区。 

  广州南汉二陵博物馆以中国传统文化“天圆地方”作意念,以“南韵·和庭”为主题,打造岭南地域气息浓厚的纪念性建筑。馆内以“中国如意结”作布局结构,以庭院为核心作为建筑体量单元,通过五个单元的相互叠合、交织,形成圆中有方、方中有圆的有机结合,营造实为建筑、虚即庭院;围而不合、虚实互换的建筑理念。 

  为顺应康陵遗址的布局走向,博物馆的布局保持与康陵遗址平行,形成有秩序的统一整体。参照唐代宫廷布局及利用南低北高的地势,形成三进层次格局;根据城市空间及陵墓历史遗留的相互关系,博物馆采用匀称、稳定规划布局;通过建筑的围合,形成尺度丰富、空间流动的多层次院落。 

  结合本项目的地理位置及所具有的时代特点,在设计中根据古建筑比例合理抽出横向和竖线的线条,保留并抽象出传统结构形式,使建筑本身无论内外均统一体现出唐风古建的味道。功能上做到平面的高利用率、行为流线的合理性、使用空间的多变性以及设施系统的全面与先进性;通过成熟科学合理之结构布置,简约的设备系统设计,精简相宜的材料运用,合理合情地控制成本。 

  南汉国 

  (917-971年) 

  南汉国是五代十国时期中国南方的一个封建地方割据政权。南汉国疆域东至今广东、福建之交,北抵湖南郴州,西控广西大部,南逾海南岛,周边与闽、南唐、楚国和少数民族政权大理等地方政权相邻。自刘岩以降,南汉历三世四主,凡五十五年。宋开宝四年(971)被北宋所灭。 

  有关南汉的记载,见于北宋薛居正撰《旧五代史》、欧阳修撰《新五代史》、司马光撰《资治通鉴》。清代学者梁廷楠的《南汉书》中,比较全面系统地记载了五代南汉国的历史。 

  知多D:南汉国考古有哪些发现? 

  记者了解到,广州作为南汉国的都城,留下了丰富的遗存。清末民初时期,广州小北一带发现南汉国的砖室墓,出土了买地券。1954年,南汉中宗刘晟昭陵的发掘是南汉考古的第一个重要发现。近年来发现的南汉时期考古遗存,包括王宫御苑、城墙、王陵、臣民墓葬和其他建筑遗存。 

  20世纪90年代,广州发掘了南汉水关遗址。2000年以来,陆续发掘了南汉王宫一、二、三号宫殿和池苑遗址。2002年,广州北京路发现南汉道路遗址;2007年,发现南汉城墙遗址;2012年和2015年,分别在广州东风中路和中山四路发现了南汉时期大型建筑基址。此外,在广州芳村还发现了南汉宝光寺遗址,在环市路以北发现了五代南汉时期的建筑基址。 

  南汉王陵的考古工作始于广州石马村的昭陵,1954年发掘,出土了10多件青釉瓷罐和100多件灰陶罐,其中,发掘出“乾和十六年四囗兴宁军囗”(砖残断,文字未完)字样的砖。已故考古学家麦英豪结合相关文献,确认了该陵墓是南汉中宗刘晟的昭陵。 

  2003年~2004年,南汉德、康二陵在广州大学城被发现,出土了康陵哀册文碑,是南汉考古的最重要发现之一,被评为2004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此外,在广州古城周边还发掘了一批南汉臣民的墓葬,又发现了三件买地券,加上原来留存于博物馆的两件买地券,这些买地券对南汉时期的民间信仰及城市地理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在广东阳春,考古工作者还发现了南汉时期的铸币遗址,为研究南汉铅钱的铸造史提供了明确信息。在广西桂林、贺州、梧州等地,还留存有南汉时期的石刻造像、铜钟等史迹。

  文/记者 黄丹彤  图/记者 王维宣 

(来源:《广州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