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定了!人民南历史文化街区 这样规划保护利用
·状元坊要微改造
·潘家祠将复原
·恩宁路建筑将有设计指引
·详解打开敦煌壁画的正确方式
·私有历史建筑修缮将有补助
·中大永芳堂将扩建改造
·千人争赏员岗飘色
·百年十乡巡游闹新春
·柯拜船坞入选工业遗产保护名录
·54条传统街巷纳入保护
·第五批历史建筑通过审议
·修缮有指导 费用仍犯难
·“广州古城游” 旅游电车首发
·蚌湖大钟楼 盼钟声重响
更多>> 
羊城文史消息
回望历史 勿忘先贤
“走读广州辛亥革命史”活动祭扫310位辛亥革命先辈墓地

  3月26日上午9时,辛亥革命纪念馆陈列部的张长龙在银河烈士陵园停车场里等待着。这天,是“走读广州辛亥革命史”扫墓活动的最后一场活动,按照事先的安排,这一天他们要走访11位革命先贤的墓地,时间非常紧张。 

  “走读广州辛亥革命史”由辛亥革命纪念馆发起,今年已是连续第二年进行。广州作为中国近代民主革命的策源地,在上个世纪的历史进程中扮演着重要的作用,很多革命勇士、仁人志士为理想捐躯,甚而安葬于此。南都记者跟随扫墓活动发现,随着时间流逝,一些辛亥先辈墓地或静匿于陌巷,或矗立于市井。  

  
3月26日,银河烈士陵园辛亥革命烈士墓园,活动参与者行三鞠躬礼。  
3月26日,银河烈士陵园辛亥革命烈士墓园,张长龙向市民介绍烈士生平。  
广州沙河顶6 5号,李是男墓已被平房和住宅楼包围。

  今年共祭扫33座墓地(群) 

  今年的“走读广州辛亥革命史”扫墓活动在3月17日启动,延续去年的行程安排。今年的走读活动仍分为三个时日(3月17日、3月24日、3月26日)、三条线路(A、B、C线)进行,共祭扫33座墓地(群),约310位辛亥革命先辈。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走读广州辛亥革命史”重新发现了金国治、雷荫棠、王昌、丘哲、林宝宸和李铁夫等6位先辈的墓地,祭扫墓地(群)总数由去年的27座增加至今年的33座。 

  “从这两年的走访情况来看,总体来说广州市内的辛亥革命先辈的墓地都是受到保护的,但是冷热不均。”辛亥革命纪念馆有关负责人表示,以馆方安排的线路来看,A线的先烈之墓是祭扫最“热门”,也是最为市民所熟悉的。而C线则相对比较冷门,祭拜的市民不多。张长龙也举例说,“李是男墓就掩藏于沙河顶的民居楼里,鲜为人知,我先后三次‘踩点’,在新一街居委会的帮助下才最终得以见其真颜。” 

  走进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沿中轴墓道而上,庄严雄伟的七十二烈士墓及屹立其后的纪功坊映入眼帘。从纪功坊向右沿小道走到尽头,“王昌墓”三个字赫然可见。作为中国国民党以党礼安葬的第一人,王昌墓的墓碑又高又大,上面刻的红色大字明显经过后期整修过。精致的石棺上镂有花纹,石棺前的一朵黄菊寄托着后人的哀思。墓碑四周树立着一圈大理石护栏,宛如一个私家小庭院,地面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与王昌墓相比,附近的雷荫棠墓略显冷清,满地的枯枝落叶,石棺上铺了一层枯黄的落叶。而金国治的墓茔则坐落在一片苍翠的绿竹丛中,在附近高大墓碑群的包围中,这低矮朴素的墓碑很容易令人忽视。 

  地方政府为革命先贤扫墓 

  参与走读活动两年,辛亥革命纪念馆陈列部的张长龙走访过很多先贤的墓地。他发现,辛亥革命先贤的墓地虽然一直受到保护和管理,但也会遇上因为无人知晓史实而受到“冷遇”的状况。 

  李铁夫,1869年生于广东鹤山,家境贫苦,1887年入美国阿灵顿美术学校学习9年,孙中山曾称誉他为“东亚画坛第一巨擘”,是中国第一个到西方学习油画的“中国油画第一人”。19世纪末期,李铁夫追随孙中山革命,为了宣传革命,他不仅组织演剧和导演电影,通过文艺宣传革命,同时还变卖自己的油画200多幅以及汽车、别墅,把变卖所得和数次艺术奖金全部捐助革命活动。 

  就是这么一位右手拿画笔、左手搞革命的激昂人物,他的墓地虽然也位于银河烈士陵园当中,但因为地理位置处在一处山坡上,不甚为人所注意。今年1月,张长龙寻访到李铁夫的墓地时,虽然墓地完好无损,但掩映在一片苍翠之中。 

  原来,李铁夫一生革命,没有结婚,无儿无女。所幸,通过辛亥革命纪念馆的多方联系,李铁夫的家乡政府获悉纪念馆为李铁夫扫墓的消息。当地政府高度重视,3月31日就组织了当地35人前来扫墓。他们按照家乡的习俗,扛来一只大乳猪,焚香拜祭。 

  有烈士墓地藏于市井之中 

  李是男墓,位于距离沙河顶地铁站500米处的一片民房区内。沿狭窄的小路蜿蜒而上,不远处便能看到一处低矮的院墙和紧闭的铁门。进入大门,穿过两侧楼房之间拥挤的缝隙,这位被称作孙中山的亲密战友———李是男的墓碑,就静立于院落中央。 

  院子的东西南三个方向均有一间平房,部分房中堆放着私人物品。据居委会工作人员介绍,这三间土房至今仍有人居住,“这个地方本来是个山岗,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如今都建上民用房了。” 

  墓碑背靠矮墙,面朝民居,一墙之外高楼林立。墓碑碑身为大理石,正面镶嵌《同志李是男碑》,碑文是阴刻繁体楷书,共889字。碑旁的土丘上有一棵蒲桃树,如今绿叶成荫,花蕊分明。院内一方石碑三间瓦房,在树荫的遮蔽下显得格外安然,辛亥革命烈士李是男之墓得以在此潜匿几十载。 

  李是男是美国旧金山同盟会和《少年中国晨报》的主要创办人,是美国华侨中最早追随孙中山进行民主革命的先驱者之一,为辛亥革命立下不朽功勋。不过,因为墓地处在三间民房的中间,无法直接正式对外开放。如果需要举办相关纪念活动,需主办方事先在街道文化站进行申请,随后文化站通知相关居委会进行安排。 

  “去年也有热心市民想来墓园进行参观,但最终还是没有开门。”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毕竟这里还是私人民房。” 

  在26日的活动现场,还来了一位特别的扫墓人朱伟雄先生。据他介绍,其祖父朱光成(音)曾是中国同盟会会员,与李是男共事过。“我作为一个辛亥革命者的后代,看到李是男墓现在的样子,其实心里有很多感触。”朱伟雄建议,能否有一个像样的墓园环境,恢复墓碑原貌,以告慰他们的英灵? 

  一场跨越106年的祭扫 

  在26日的“走读广州辛亥革命史”的祭扫活动中,有一位梁业崧烈士的事迹让人印象深刻。 

  梁业崧是广东三水人,辛亥革命爆发后,他担任炸弹队队长,1911年农历10月14日不幸牺牲,享年30岁,安葬在黄花岗。当时,民国政府将梁业崧的抚恤资料寄给了他的家人。抚恤资料显示梁业崧安葬在黄花岗,于是他的家人前往黄花岗拜祭,但并没有找到梁业崧的墓。然而,梁氏后人没有放弃,多方查找。就这样,梁氏前后三代人找了100多年。 

  2015年,按照梁云女士(梁业崧侄女)的遗愿,梁氏后人将梁业崧抚恤资料捐献给辛亥革命纪念馆。 

  一直到2017年3月,辛亥革命纪念馆第一次举办“走读广州辛亥革命史”活动,工作人员无意中在银河烈士陵园的辛亥革命烈士墓园中发现了梁业崧的墓,立刻通知梁业崧的后人前来拜祭。 

  经历106年的寻找后,梁业崧的后人终于找到了梁业崧的墓。2017年,这套资料在辛亥革命纪念馆举办的《博爱为仁展览》中隆重展出。 

  “始终确守初心,纤毫物欲不相侵。”南都记者从辛亥革命纪念馆了解到,“走读广州辛亥革命史”扫墓活动作为辛亥革命纪念馆的重点活动将持续进行。主办方希望借助形成常态的每年一祭活动,通过不断寻找被遗落的辛亥革命先贤之墓,让“扫墓”打破时节的桎梏,内化为每个公民铭记历史、自省警示的方式。 

  重新发现的六位先贤墓地 

  ◎金国治墓地 

  位于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内 

  金国治(1883-1917),字济涛,沅陵县(今湖南怀化市)人。毕业于江南武备学校。加入赵声谋将军部队,在江南起义不成,南下广东,参加辛亥革命。广州光复后,驻守潮州、汕头一带。1913年,参加二次革命,讨伐袁世凯。1917年,金国治被委任为潮梅军第一支队长兼前敌司令,奉命讨伐莫擎宇,遭到桂军杀害,时年34岁。1920年移葬黄花岗。 

  ◎雷荫棠墓地 

  位于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内 

  雷荫棠(1877- 1924),广东台山人。1895年,结识孙中山并参加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辗转留学日本,就读早稻田大学政治系。1906年在日本加入同盟会积极参加革命。1911年1月,奉命回到香港参加黄花岗起义筹备工作。1913年参加二次革命。1915年,在日本训练华侨敢死先锋队。1916年奉命回国。1922年,孙中山讨伐陈炯明兵变,任命雷荫棠为东路讨贼军军法处长。1924年,被陈炯明手下毒害,时年47岁。 

  ◎王昌墓地 

  位于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内 

  王昌(1885—1918),广东香山人,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早年随父侨居加拿大维多利亚城,青年时期前往香港,常与民主进步人士交往。1911年加入中国同盟会。辛亥革命爆发后,王昌赴加拿大域多利开设理发店以掩护革命活动。1916年,加入中华革命党海外支部。1918年,北洋军阀段祺瑞派汤化龙赴美国向六国银行集团借款购买军火,企图消灭广东护法军政府。王昌痛恨北洋政府屡借外债,准备内战,趁汤化龙假道域多利回国之机,在1918年9月1日写下遗书。随后在维多利亚叙馨楼埋伏,将汤化龙暗杀,后饮弹自尽。年仅33岁。孙中山先生闻讯后,派人前往加拿大将王昌灵柩运送回国。在广州隆重举行追悼会,安葬于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前左侧以表悼念。 

  ◎丘哲墓地 

  位于银河烈士陵园内 

  丘哲(1885-1959),家名竞荣,字映芙,著名爱国民主人士和政治活动家,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民主同盟的创始人之一。1906年加入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先生从事革命活动。1907年,参加过由孙中山在越南河内策划的饶平黄岗起义。1911年参加黄花岗起义。后往香港等地筹备经费支持革命,并在印尼等地进行同盟会革命活动。1911年9月,回国参加光复潮州之役,取得成功。 

  新中国成立后,丘哲历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中南行政委员会委员、广东省人民政府委员、广东省农林厅厅长、广州市副市长、广东省副省长及中国农工民主党广东省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并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林宝宸墓地 

  位于银河烈士陵园内 

  林宝宸(1881-1924.12.13),广东花县人。1911年3月29日广州起义,黄兴领导的起义军从正面进攻两广总督府,林宝宸跟着徐维扬从北面向总督府进攻。起义失败后,他与一批队员穿过小北一带小巷,避过了敌人搜捕退回花县。1913年,袁世凯派亲信龙济光督军广东,镇压革命党人,孙中山派朱执信回广州策划反龙济光的武装起义。林宝宸也参加了这次起义,失败后身份暴露,带着家人逃到泰国。一年后回到广州,从事农会工作,开展反对土豪劣绅的斗争。这引起当地民团对他的痛恨,用巨款收买凶手,在1924年12月13日将林宝宸杀害,时年43岁。 

  ◎李铁夫墓地 

  位于银河烈士陵园内 

  李铁夫(1869-1952年),原名李玉田,1869年生于广东鹤山,家境贫苦。1885年前往加拿大谋生,1887年入美国阿灵顿美术学校学习9年,后转学美国纽约艺术学院。19世纪末期,李铁夫即追随孙中山,为了宣传革命,他不仅组织演剧和导演电影,组织电影公司,通过文艺宣传革命,同时还变卖自己的油画200多幅以及汽车、别墅,把变卖所得和数次艺术奖金全部捐助革命活动。 

  1931年秋回国,曾创办黄花考古美术学院。1949年后回广州,1950年任华南文联副主席,华南艺术学院教授。1952年6月16日,李铁夫病逝于广州,享年83岁。李铁夫临终前将自己100多幅作品及物品献给国家,现藏于广州美术学院。 

  特写 

  他是走读广州辛亥革命史的“活地图” 

  在3月26日的祭扫现场,长长的队伍中,张长龙总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他带着整支队伍忽左忽右,有时穿山而过,有时踏草而行,步伐却从不曾犹豫。 

  “每一位先贤墓地的位置好像他都知道?”跟了一上午,南都记者忍不住问同行的辛亥革命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嗯,跟着他走就对了,比GPS靠谱,他就是最优路线,我们都叫他活地图。”工作人员回答。 

  这个“活地图”就是辛亥革命纪念馆陈列部的张长龙。 

  事实上,张长龙的“活地图功能”也是他一步步脚踏实地走出来的。“2016年9月开始这项活动的准备工作,查资料、整理出名单,然后开始实地踩点。”张长龙说,这个活动是辛亥革命纪念馆每年的重点活动,馆领导在人力、物力上都给予重点支持,“如果我做不好就讲不过去了。” 

  踩点是个苦力活,每到踩点季节,张长龙就会是他朋友圈里的步数冠军,“每天走个两万步一点问题都没有。”他背着那个已经用惯了的黑色双肩包,包里装着身份证、工作证、名片、单位公函、雨伞、手机、水壶,然后拿着一张羊城通,就这么走遍广州。 

  张长龙的印象中,最难找的墓地之一是李是男的墓地。“我前前后后去了三次就是找不到,有一次都看到墓地的尖尖了,可绕了一圈愣是没找到进去的地方。”最后还是通过街道居委,他才得以成功找到位置。 

  也有最难进的墓地。有的先贤墓地,因为地理位置特殊,需要出示公函,反复沟通才得以进入。 

  当然,也有被GPS忽悠着走了冤枉路的状况。“有个墓地在山脚,导航非带着我绕了一个大圈才找到,后来发现其实抄近路根本不用这么远。” 

  这么辛苦的活,张长龙却干得很开心,“我们希望大家记住这些辛亥革命的先贤,他们曾经为中华民族而奋斗,有的人倾家荡产,有的人壮烈牺牲,他们去世后不应该被遗忘。” 

  采写:南都记者 尹来 实习生 董晓妍 琚小瑾   通讯员 黄晖 

     摄影:南都记者 谭庆驹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