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中大筹建校史馆 校友献宝忆往日
·涌水变清划龙舟 黑臭消失引鹭鸟
·“鹊桥”祈愿 “花样”七夕
·广州首发16条大湾区历史文化游径线路
·明起夜逛博物馆成“常态”
·解放中路出土逾两千件晚唐陶瓷器
·千年古刹华林禅寺扩建改造加速
·张献忠“江口沉银”羊城展出
·局部拆除 不涉及历史建筑
·大佛寺南院现五朝文化遗存
·云山深处18栋违建开拆
·粤讴,疍家情歌再绕梁 古琴,岭南派系遇知音
·五洲百舸汇花城 龙舟击水闹珠江
·百艘龙船市桥河竞速
·活化历史建筑可适当增加使用面积
更多>> 
羊城文史消息
千年庙会流转的民间记忆

  最近,越秀区、荔湾区等相继推出“首届广府庙会”、“生菜会”等大打庙会牌,关于谁才是正宗的“最早庙会文化”的争论也日益被人们所关注。上周,在黄埔区举办的“2011波罗诞·洪圣文化·岭南水文化研讨会”上,几位与会的专家不约而同为“波罗诞”打抱不平。研讨会上,广州市政府参事黄淼章表示,各区都在打庙会牌聚人气,但南海神庙是最有历史渊源的,波罗诞不仅是广州的,更是整个珠三角的。中山大学中文系博导叶春生也认为“‘波罗诞’才是广府最早的庙会” 。

波罗鸡

南海神庙壮观的庙会。

2010年南海神庙波罗诞盛况

广东省民协副主席、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曾应枫

庙会中卖鸡公榄的人

 选购波罗鸡带来好意头

“吉祥物”波罗鸡

波罗诞中的重头戏:洪圣王出会

黄淼章(广州市政府参事、广州市政协学文委副主任)

  本月15日至21日,第七届广州民俗文化节暨黄埔“波罗诞”千年庙会将在南海神庙举行,为什么说“广府最早的庙会”是波罗诞?南海神庙是城隍庙吗?上古神话中的火神祝融怎么成了南海的水神?带着这些问题,我们请教了几位民俗文化专家。

  广东省民协副主席、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曾应枫每年3月,都必然约我去黄埔区南海神庙参观波罗诞。2008年那次躲懒没去,被她好一通埋怨,于是后面两年都准时衔命而去。历来知道这是个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盛大庙会,亲眼一见,果然热闹新鲜,跟北方的庙会节目颇有不同。比如“菠萝鸡”这特色道具,就非常有趣。但是广州波罗诞的历史究竟有多长?起源于哪个朝代?既然是南海神诞日,为何叫波罗诞?这些问题似乎一直没去详加追问。

  曾应枫告诉我,要搞清这些复杂的问题,有两个概念要弄清楚,一个是典籍的记载,一个是民间的传说,就是说一个是官方的,一个是民间的。要了解波罗诞(又称波罗庙会)久远的历史,必须要寻找庙会形成过程中所留下的历史“轨迹”。

  信息时报:在上周举办的“2011波罗诞·洪圣文化·岭南水文化研讨会”上,与会专家纷纷表示波罗诞才是广府最早的庙会,那么波罗诞的历史究竟有多长?

  曾应枫:南海神作为一个海上航行与贸易的保护神,是来自中原的炎黄之孙,是中国帝王所封的,合水火为一的神,至于他能端坐在南海边的神庙中,成了专管南海的南海之神,缘于隋文帝在开皇十四年(公元594年)下的诏。以后历经唐、宋、元、明、清朝代1400多年,不断加封变号,从南海神到“广利王”到“昭顺王”、“洪圣王”、“灵孚王”等等,在历朝皇帝如此缤纷的封号中,最为叫响、最为民众信奉的是宋仁宗封的“南海洪圣王”。

  到了唐宋,南海神的庙会已经成为一个远近闻名的庙会与节诞,并有诗文为证。宋代诗人刘克庄的《即事》诗中,就描述了波罗庙会的盛况:“香火万家市,烟花二月时。居人空巷出,去赛海神祠。东庙小儿队,南风大贾舟。不知今广市,何似古扬州。”诗中描写的就是农历二月在广州东庙(即南海神庙)举行波罗庙会时的热闹景象。宋代另一位著名诗人杨万里也有一首谒南海神庙诗,诗名即为《二月十三谒两庙早起》,诗中描写了在农历二月十三,为了谒南海神庙,诗人杨万里一大早便洗面焚香,吃罢早粥天还未光。可见当时已定下二月十三为南海神的诞辰了。因此证明,南海神庙庙会最迟始于宋代。

  这样看来,南海神庙会的历史已经有一千多年了,至于为什么从宋代的“去赛海神祠”到清代变为波罗庙会呢?民间有几个传说,流传最广的说法是,有一个波罗国(古印度)使者达奚,来华朝贡,船泊在南海神庙前。达奚上岸参拜海神,并把携来的两棵波罗树植于庙前,结果为这里的壮丽景色倾倒,留连忘返,直到他的船队扬帆远去,他无法回国,在庙前“坐而悲泣”,“立化庙旁”,被乡人奉为波罗神。

  总之,南海神信仰从官府的拜祭,演变成了民间的庙会。经过千百年历史的演变和民间创造,波罗诞有了丰富的庙会内容,这个红火的庙会留下了丰富的历代诗文、民间传说,创造了特定的吉祥物——波罗鸡,在民众中有特定的公共话语,有固定的活动场所和祀神祈福仪式,祀神也娱己,有着丰富的人文性,影响深远。

  信息时报:历代帝王对南海神的封号很多,为什么你说人们最能记住的就是“洪圣王”呢?

  曾应枫:千百年来,南海神不管封了多少个王,封号加了多少个字,在民众心中只记住两个称谓:一个是南海神,还有一个就是洪圣王。为什么呢?因为唐玄宗封的“南海广利王”是广州城市发展仍处于由茅房转为瓦房阶段,人口不算太多。北宋年代,海上贸易进入了鼎盛时期,珠三角地区的繁华、海运事业的发达,大小码头遍布珠三角,为了船运的安全,为了得到南海神的保护庇佑,民众都想参拜南海神,为了方便祭拜,在当地建设南海神的离宫,此时,正是南海神封为洪圣王的年代。至于其他称号,管你是哪个朝代封的,民众就不愿意叫。这些离宫甚少称南海神庙,多称洪圣宫、洪圣庙、南海神祠,以别于南海神庙(大庙)的叫法。

  广东还有许多“洪圣王庙”

  信息时报:所以除了黄埔区的南海神庙之外,广东还有许多供奉这位南海神的庙宇?

  曾应枫:据不完全统计,如今在广府一带沿海地区、珠江三角洲地区就有二百多个“洪圣王庙”。广州大学城所在地的番禺新造镇小谷围岛上,原来的珠江出海要道一带村庄,就建有15个“南海神祠”。到如今,小谷围就剩下一个“南海神祠”,如果不是清顺治十二年重建,这座建于明代的“南海神祠”随着时代的变迁,也像其他神庙那样被湮废。

  也有保持得较好的,如花都区炭步镇茶塘村、藏书院村都有洪圣古庙,且保存得十分完整,原来藏书院村的洪圣古庙从清朝至今已经重修五次,但遗憾的是,一方面信众拜祭洪圣王,另一方面对洪圣王传说知之甚少。

  如炭步镇的茶塘村(藏书村),有个洪圣古庙,建于清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重修,所有木构件均为坤甸木。村民对此十分珍爱,2003年再次重修,装饰一新,雕梁画栋,外面石门联刻“南国沐洪庥泽流花邑;海邦沾圣德惠普茶塘”,联文是“南海、洪圣、花邑、茶塘”的嵌字格,对仗工整;但里面的摆设就有点无厘头,端坐在中间的不是南海洪圣王一人,而是连同北帝帝玄真君一起。附近的藏书院村,村头也有洪圣古庙,里面的供奉洪圣王神像上方还设有“大雄宝殿”,神像供的也是洪圣王和北帝两神,守护南海神的四大金刚换成了福禄寿三星。我问当地村干部为何如此摆设,他们也是一头雾水,再问及洪圣大王的传说,村民就更不知道了。而在这个庙里的嘉庆七年《重修洪圣古庙碑记》碑文中,清楚地写着“因念我狮岭毓秀,无殊南海波罗;圣殿效灵,永作万家香火。”这就说明,这里的洪圣王与广州的是一脉,但在这里,洪圣王传说已经被淡忘。当地村民们的重大节庆是正月十五元宵节,至于在二月十三的洪圣王诞,除了会有村民前来烧香,不再搞其他的活动。

  很多人不知道洪圣王就是南海神

  信息时报:那么,除了广州南海神庙的波罗诞,别的地方还有没有洪圣王诞这样的庙会活动?

  曾应枫:2010年5月我到番禺化龙镇潭山村做田野调查,就听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的岗尾村是南海神庙的龙尾,龙头就是黄埔庙头村的南海神庙。这里的十八乡一直都供奉洪圣王,那里还曾有一个香火很旺的南海神祠,供奉着南海神洪圣王。据老人们说,那神庙的面积与沙湾的“留耕堂”那般大,每年南海神诞,周边18个乡都汇集于此,抬着南海神洪圣王出会游乡,一直持续到在1950年代。此后,那南海神庙成了化龙公社的所在地,到了1960年代,那一带土地被征用。有村民只能从庙中带出一块清代的重修碑,但由于只筹得资金13万元,杯水车薪,只好在原天后庙附近立了一个南海神祠,前门横梁还是写上“海不扬波”,里面供奉的除了南海神洪圣王,还有天后,一男一女两个海神摆在一起,接受信众的参拜。

  化龙镇西山村、石楼赤岗村、山门村还各保存有一顶民间工艺精品神轿,是以前岗尾十八乡洪圣宫出会用的。可惜,洪圣王出会这一民俗活动自从1950年就湮没了,当地村民还记得最后一届洪圣王出会是眉山村操办。六十年后的村民,几乎淡忘了南海神洪圣王诞(农历二月十三),如今村民庆贺的是天后诞(农历三月二十三)。

  民间传说是活在口头上的,其生命在于流动,如果就此写定在上一辈人中,下一代人就难以续写。就是在广州南海神庙附近,一些每年都拜南海神的民众,也有不知道他与洪圣王是同一人,更不知道祝融与南海神是同一人。2011年大年初二民间有上头香的习俗,黄埔庙头村的一些村民专门上湖南衡山拜祝融,但一问,他们竟不知道祝融就是这里的南海神。而湖南衡山的人在广州黄埔附近工作,同样也不知道这里的南海神就是来自家乡的祝融。

  如今,在江门市蓬江区潮连街(村)有一个洪圣庙公园,内有一个洪圣王庙,也称“大王宫”,潮连村12000多乡亲信奉洪圣王。自从1992年恢复了这个传统节日,不但在每年二月十三正诞日都要举行庙会,而且每两年搞一次“洪圣文化艺术节”,如今已经搞了11次。是日,要抬着洪圣王神像从“大王宫”出游。据当地文化站长马如爱介绍,有时巡游队伍多达1800人,行足一日,足有14公里之长。出游前有问杯等仪式,大王像出游到每一条村的姓氏宗祠时,全村人出来迎接,不但要烧鞭炮,还要抢花炮,热闹非常,这就是传统的洪圣王出会了。到了晚上,在洪圣王庙前大摆筵席,多达288围(桌),宴请各方乡亲,包括专程从海内外回来的乡亲,会上还要举行洪圣王圣物竞投。有一年竞投资金多达688万元,这些民营企业和私人的赞助款是为每年洪圣王诞筹备资金和用来发展本村的文化建设,也包括洪圣王文化发展。

  南海神洪圣王文化至今1400多年,在沿海地区,有的已经消失了,有的地区有名无实,有的有庙在却无诞,也有的不断发展兴旺,这都是文明时代神话传说流变的产物。

  信息时报:目前,对南海神传说和波罗诞庙会文化,学界研究的成果如何?

  曾应枫:南海神洪圣王传说是一个中国作为海洋大国的神话,也是这个海洋大国以广州为发祥地,开辟海上贸易之路的骄傲,可是目前,我们对洪圣王传说研究的重视程度远远落后于其他民间传说的研究,比如妈祖传说。在研究广州海上丝路的同时,没有深入地开拓南海神这一海神信仰的研究。事实上南海神洪圣文化信仰缘何如此普遍,这有个“文化源”和“时空观”的问题,最根本原因是其信仰的终极关怀富有人文气息。如今,有广东省、广州市民协和黄埔区文联的专家学者的牵头,把南海神洪圣王传说研究作为发展洪圣王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挖掘其护航传说的流传,保护并开发其巨大的潜在价值,是具有时代性与民族性的意义和价值。

  我们广州市和黄埔区民间文艺家协会的文化学者已经把《千年海祭——广州波罗诞》编辑成书出版,将这一延续千年的文化遗产载入史册。下一年的波罗诞,我们将写出《南海神传奇》,将南海神这些人、仙、神一体的传奇故事出版,让更多的民众分享。

  专家讲古

  身份复杂的祝融:

  中原火神、广东水神、城隍爷

  叶春生(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学刊主编,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长,广东省民协顾问)

  在上周举办的“岭南水文化研讨会”上,叶春生就明确提出:“南海神庙自古以来就有庙会,而且是城隍庙的庙会,‘南海神’,即‘祝融’就是‘城墉之神’,也就是各地的城隍。”

  叶春生研究神话与民间传说,发现许多在中原地区不掌管“水”的神灵,流传到广东民俗中,就具有了“水神”的神格。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广东水域广阔,濒临南海,江河纵横,水系众多。“水”与先民的生命安全、生产劳作、交通往还关系极其重大,而大江大海的风云波涛,又超出先民的理解与掌控,很自然地就会向水神祈求平安。

  这样被转化的神灵还真不少,“火神祝融,在广东变成了水神;伏波二将,也化为水神,值得我们注意。类似的还有北帝,他是北方天帝玄武,在广东亦变为水神;有名屠夫洪圣,羽化后也化为广利大王,专司水职……探讨这些水神的来龙去脉,水乡广东的民间文化便可见一斑。”叶春生曾经专门做过这方面的研究,文章就叫《广东水神溯源》。

  我们所关注的南海神庙,祭祀的就是这样一位从“火神”变化成“水神”的神灵祝融,而且他的原始神格兼有“城隍爷”的特征,这种变化很具有广东独特的水文化印记。他的主要祀所南海神庙建于隋朝开皇年间,至今已近二千年历史,每年春秋仲月均有祭典。

  祝融,原为汉族民间信仰的火神。传说他是帝喾(即黄帝之曾孙高辛氏)的火官,死后尊为火神。但是在从中原到广东的漫长流传过程中,他在广东人心目中渐渐成了水神、南海王。屈大均所著《广东新语》卷六“南海之帝”条这样解释:“司火而兼司水,盖天地之道。……火非水无以为命,水非火无以为性。水与火分而不分,故祝融兼为水火之帝也。”这是对祝融何以为水神的最早之解释,也足以说明,最迟到明末清初,广东人已经认为祝融是司水之帝了。其实祝融的原始神格是“城墉之神”,也就是魏晋以后的所谓“城隍”——城市守护神。火神祝融就这样由南方之帝君,变而为南海之神,再推广为司辖岭南各地江河湖海的水神,并与洪圣大王的传说相附会,化为本地土生土长的水神。

  研讨建议

  为南海神庙文化旅游支招

  黄淼章(广州市政府参事、广州市政协学文委副主任)

  现在每年的庙会期间,都有数十万人次前来游览南海神庙。可惜的是,除了庙会期间人气很旺外,平时古庙的游客并不多,我们认为南海神庙目前的发展仍未达到预期的效果。外地游客到南海神庙参观,还只能拜拜神和逛逛浴日亭,无法了解古庙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又不能寓史于游,寓游于乐。另外,南海神庙的宣传力度不够。不少游客来广州,都不知道有南海神庙可以参观,不少人还误认为南海神庙在佛山的南海区。

  几点建议:

  1.加快广州海事博物馆建设的步伐。既要充分展示广州是我国海上丝绸之路发祥地的重要历史地位,又要培养市民特别是青少年的海洋意识,将古今知识融为一体,使该馆成为广州爱国主义和海洋科普的教育基地。

  2.在南海神庙内和广场筹建一组反映古庙历史、传说和海上丝绸之路的雕塑。深入发掘古庙和海上丝绸之路深邃的文化内涵,改变庙内神气较重,文物不多的状况,加强古庙的文化品味。作为千年古庙,留下有许多传说和故事,都是非常好的历史雕塑题材。文化在旅游景点当中是灵魂,南海神庙本身就是岭南文化、传统民俗、海上丝路、民间庙会的缩影,建议精心策划筹建几组雕像,如苏东坡游浴日亭、杨万里游南海神庙、陈献章游浴日亭、波罗庙会情景等等,在庙外广场筹建海上丝绸之路的雕塑,进一步增加古庙的文化气息和情趣,提升南海神庙竞争力和发展后劲。

  3.进一步开发与南海神庙有关的旅游产品。一个好的旅游景点应该有自己的特色的旅游产品。作为一个千年古庙,南海神庙能开发的旅游产品很多,如开发波罗鸡、波罗粽、番鬼望波罗纪念章、南海神纪念章和有关纪念品等等,还有关于南海神庙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图书资料等。

  4.恢复一段扶胥古镇历史商业街。建议紧邻南海神庙东侧的旭日街,进行改造,将其恢复成一段扶胥古镇历史商业街,发展特色小手工业和小商业,延续千年古镇的历史文脉,弘扬古镇的特色。

  5.配合有关部门做好南海神庙的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世界文化遗产前期准备工作。如南海神庙和海上丝绸之路遗址申报成功,必将大大提高广州市和南海神庙的整体文化地位和文化形象。

  (来源:《信息时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