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圆明园青铜“虎鎣”回家过年
·8座古窑藏湖底 明代瓷匠亮手艺
·“双塔”换新颜 “如旧”待岁月
·望章公祖师回到阳春,并有适当补偿
·来看1882年华侨护照
·南粤国宝再现海丝繁荣
·圆明园遗珍“虎鎣”回家了
·致远舰设计图百年后在英国重见天日
·从地中海到敦煌的丝路古文明交响
·《中华善本百部经典再造》首发
·发现饶公14岁对联真迹
·粤赣古驿道发现溶洞群
·虫珀带来的启示
·埃及新发现7座法老墓葬
·《上新了·故宫》开启故宫禁地
更多>> 
各地文史播报
青铜器里的古代大观世界

   近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深圳博物馆联合主办的“吉金铸史——青铜器里的古代中国”大展在深圳博物馆新馆举行。本次展览珍品荟萃,共展出中国国家博物馆珍藏的各类重要青铜文物148件(组),其中包括妇好鸮尊、龙虎纹尊以及天亡簋等商周时期的国之重器。此外还有国家博物馆近年来新入藏的青铜器精华,如子龙鼎、鄂监簋、卫簋、射壶、秦公壶、楚王鼎、王子臣俎等重要器物,还有一些是多年未展出或者从未展出的精品。  

龙虎纹尊
 

妇好鸮尊

  青铜器,古时称“金”或“吉金”,本次展览取名“吉金铸史”就是这个原因。中国的青铜时代从公元前两千年左右开始,历经夏、商、西周、春秋时期,大约经历了十五个世纪。春秋晚期是铁器时代的初期,但新的生产力时代的到来并未导致青铜工业立即衰退,反而因生产技术普遍提高,促使青铜器冶铸再度发展,因此战国时期乃至两汉时期,仍可见青铜器的辉煌。 

  本次展览突破了传统青铜器展览的窠臼,首次以科学考古学视角下的“形、花、铭、工、皮”五门为纲,力图向观众宏观展示中国古代青铜器这一专题的探索视角和科研成就。这五门若以单字名称研究分类,颇有古器物学的意味;若以科学考古学视角来看,则分别对应造型艺术、装饰纹样、铭文书法、冶铸工艺、腐蚀机理五大研究角度。形、花、铭,即造型艺术、装饰纹样、铭文书法这三门考古传统,在漫长的青铜器研究史上成就显著,是窥见青铜时代社会风貌的常规门径。工与皮,即冶铸工艺、腐蚀机理这两门自然科学,在本次展览中被等量齐观地引作解读手段,意在揭示青铜器诞生至今的生命历程。这是一次全新的策展思路与理念的探索,更加亲近观众的直观理解。 

  同时,展览以育成期(夏代至商代中期,公元前21世纪——公元前13世纪),鼎盛期(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公元前13世纪——公元前11世纪),转变期(西周中期至春秋早期,公元前11世纪末——公元前7世纪上半叶),更新期(春秋中期至两汉时期,公元前7世纪下半叶——公元3世纪初)此四期对展品进行宏观断代,意在引导观众不拘泥于朝代史,而着眼于青铜器自身的发展脉络。 

  “吉金铸史——青铜器里的古代中国”大展规格之高,重点体现在展品上,商周时期的国之重器妇好鸮尊整体造型为一只昂首挺胸的鸮。鸮,就是猫头鹰。鸮尊整体采用站立的姿态,头部微微扬起,冠饰高耸,圆眼钩喙,前胸略微突出,双翅紧紧收拢,用粗壮有力的两爪与卷起的宽尾共同构成三个稳定的支撑点。整个身姿矫健威武,雄浑有力,仿佛是一位得胜凯旋的将军,不论从身姿,抑或是目光,都隐隐透露着自信和骄傲。 

  龙虎纹尊也是一件稀世珍宝,距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出土于阜南县,其铸造工序十分复杂,用十八块母范经两次焊接而成,塑之浑然一体,毫无痕迹,说明远在三千多年前,我国的冶金、铸造技术水平已达空前的高度,其形制雕刻工艺在当今亦举世无双。 

  国家博物馆近年来新入藏的青铜器“子龙鼎”更是重达230公斤,通高1.03米,比著名的“大克鼎”和“大盂鼎”都高,形体巨大,造型雄伟,纹饰精细优美。在商末周初时期重器中,“子龙鼎”是商末周初已知的最大圆鼎,因鼎上刻有“子龙”故而得名。它与著名的国宝司母戊方鼎一方一圆,合称商代重器双璧。据悉,“子龙鼎”铭文“子龙”,它也是目前所知的带有“龙”字最早的青铜器。

  文、图/记者  李巧蓉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