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教惟以爱:丰子恺的漫画
·60幅经典原作浓缩西方艺术500年流变史
·擦亮“近代历史文化名镇”招牌
·

过渡期的“中国始喙龟”与

罕见规模的“神奇灵武龙”

·非遗瑶绣 “潮”亮相
·原告愿支付一定补偿 被告不愿归还给当地
·斯里兰卡发现北宋广州瓷器
·殷墟遗址力破古墓“地道战”
·将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督办总台账
·徒步粤赣古道 驿站旁嗨翻天
·发现经远舰
·国家文物局介入疑似龙门石窟佛首调查
·千座碉楼无恙
·350件沉船文物带来公元前一世纪的古希腊文明
·四项岭南非遗艺术惊艳亮相
更多>> 
各地文史播报
呈现黄君璧宋美龄20多年师生情谊
“美艺合璧—黄君璧·宋美龄绘画作品展”在香港开展

  11月5日,“美艺合璧—黄君璧·宋美龄绘画作品展”在香港集古斋开展。这一少见的师生作品联展,让公众看到既传统又现代的人文情怀。黄君璧是20世纪载誉国际的国画大师、美术教育家,而宋美龄的作品很是少见,此次展览不仅呈现幽兰与松竹的意境、云海与瀑布的激情,还有师徒间的唱和,艺术追求路上的至情至性。

  黄君璧女儿黄湘詅在“美艺合璧—黄君璧·宋美龄绘画作品展”现场。

  展览展出黄君璧的作品三十余件,宋美龄的国画佳作及珍贵历史图片,其中大部分展品皆为首次在香港展出。黄君璧的幼女———黄君璧文化艺术协会、此次展览的策展人黄湘詅表示,“美艺合璧”取的是宋美龄、黄君璧名字中的一个字,她希望这次展览能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美艺”体验。

  师生唱和,动静间传出历史回声

  展览占据了集古斋二、三楼的展览空间。进入展厅,首先跃入视线的是宋美龄的一幅《兰花》。兰花是宋美龄的主要创作题材,她的兰花清丽又蕴含劲道,有种使劲盛放的生命力,枝叶横斜,花若雅蝶在大片的留白中憩探。此次展出的20余件宋美龄作品中就有8幅《兰花》,可见她对画兰花情有独衷。

  除了兰花,展览中一幅《幽居观月》、两幅“观瀑图”及一幅气势如虹的《浪涛》都很具特色,笔触与构图可以看出她对老师黄君璧的“致敬之意”。《幽居观月》所展现的朦胧美,在宋美龄的作品里独特,这种幽微之情的直接呈现,让人看到她柔美的一面。而《浪涛》则相反,有波涛汹涌、卷起千堆雪之感,深得黄君璧画瀑布的动感真传。

  展出作品中还有两幅表达两人师生之情的作品。一幅画的是竹子,作于1987年,题为“贺君璧先生九十大寿”,另一幅是《贺君璧先生百岁诞辰兰花》。其实在黄君璧70岁时,宋美龄也有为老师作画。每当黄君璧大寿宋美龄都会为老师献画,以实际创作表达心情。

  此次展出的黄君璧30多幅作品以山水居多,有代表性的作品《飞瀑雷鸣》《幽间鸣泉》《云海奇峰》等都在展览上呈现。

  “宋美龄是很有自我意识的学生”

  黄君璧与宋美龄的师生情,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可算一段佳话。

  黄湘詅回忆道,她父亲担任宋美龄山水画教席20余年,始于1951年,当时黄君璧应吴国祯之约,到士林官邸做客,宋美龄重提1937年曾想拜她父亲为师学画之事。黄君璧当即承诺,起先每周一次,后增为两或三次,直到宋美龄隐居美国。

  黄湘詅对宋美龄学画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当时看宋美龄画画觉得奇怪,因为她向父亲学画时,沿用了西画的习惯,把画纸竖放在画板上作画,不像父亲把画纸铺在桌面上,这个也是她习画的特色之一。在父亲的印象中,宋美龄是位很有自我意识的学生,不喜欢老师在她的画作上改画,如果父亲有所指正,宋美龄就要父亲再拿一张纸,画一遍给她看,然后她自己再重画一张,这是她习画的另一个特殊风格。”

  访谈

  “黄君璧喜欢从生活中去找创作素材”

  南都:为什么会在此时选择在香港做这个作品展?

  黄湘詅:选择这一天做开幕式,是因为这一天是我父亲农历的生辰,黄君璧诞辰120周年,而恰好今年也是香港集古斋成立60周年,两个庆典遇在了一起。黄君璧的展览可能大家都看过很多次,他也是桃李满天下,可是比较特殊一点的学生,大概就是宋美龄。她的作品大家看得少,我就觉得这样一个师生的纪念展挺有意义,所以用宋美龄的“美”字,黄君璧的“璧”字,命名此次展览为“美艺合璧”。

  南都:在展览的作品选择上有什么考量?

  黄湘詅:宋美龄的作品主要是兰花、竹子,山水占小部分。父亲的画作,我就挑梅兰竹菊的作品来配合,做一个呼应,山水也配一些。

  南都:你从小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你如何看他的艺术创作?你受到哪些影响?

  黄湘詅:小的时候,最给我影响的是父亲的人格魅力,他很风趣,贴心,让人很温暖。他有很多的角色在我的感觉中交换,是父亲、也是老师,更是朋友,他特别细心。他虽然没有正式教过我画画,但他创作时,我在他边帮他磨墨,有很多小细节他会跟我分享、讲解。其实就是在熏陶。他跟我讲,在下笔之前,他脑子里其实已有了一幅完整的构图,很特别的。

  南都:你觉得你父亲有无受到西方现代绘画的影响,将现代绘画的一些技法融进国画创作中?

  黄湘詅:肯定有的,西方的透视与光影,他与徐悲鸿在一起时,两个人互相切磋,他感受到了徐悲鸿素描的厉害,也感受到了西洋画特殊的架构与素描的功力很重要,所以他到任何地方去都带一个小本子,看到什么就画一下,他喜欢画下所见的一切,在他的心中就有一个基础架构。

  南都:他喜欢从生活中去找一些创作素材?

  黄湘詅:是的,比如说他喜欢养鸟,他常在家提着鸟笼逗鸟玩,观察鸟的动作,随时把它画下来,他还养猫、养鱼、养狗、养兰花,超级有爱心的。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谢湘南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