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深圳坪山用“活化”打开文物保护新方式
·百年古街 启动修缮
·大唐盛世的美颜与好物
·故宫养心殿开工修缮
·仅10%藏品幸存 仍有坍塌风险
·巴西国博大火 两百年珍藏恐毁
·南海:打造博物馆之城
·“工农服务上镜头,留下革命春秋”
·弥补百年遗憾
·他是中国现代雕塑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青海都兰盗掘古墓葬案告破!
·古祠墙缝藏144张清代契约
·国博馆藏法帖“看得清摸得着”了
·898岁古琴首度来粤迎省运
·志愿者武思琪:为200抗战老兵做口述史
更多>> 
各地文史播报
古老的苗文化带给当代艺术何种启示?
“事苗:苗文化的多维观想”展览启幕

  南都讯 记者黄茜发自北京 苗绣、苗歌、蜡染、扎染、银饰、苗乡祭祀、医药、神话与传说……苗族独特的文化传统和手工艺,可为当代艺术发掘出不竭的灵感。9月8日,“事苗:苗文化的多维观想”展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启幕。展览通过展出当代艺术家邬建安、中央美术学院学生以及贵州本地艺术家的最新创作,以及贵州传统手工艺等共26组112件作品,从多个维度展开对苗族文化艺术的观想和讨论。

 邬建安作品《大身体:我们的身体来自祖先,乃一切奇迹降生之地》。

 邬建安、杨晓珍《克苏鲁像与人像》。

  蓝竹林中的当代艺术展

  从丹寨运送来的数百竿蓝竹,将展厅搭建成一个错综槎枒的空间。它们构筑起一个个帐篷,悬挂起一幅幅苗绣,所有作品都隐没在蓝竹丛中,它们还与手工织布、牛皮胶布、蜡布、蜂巢等贵州自然产物共同构成了邬建安的作品《大身体:我们的身体来自祖先,乃一切奇迹降生之地》的主体部分。策展人艺婷博士介绍,竹子在汉文化里象征文士的气节,它中空的形态,在苗文化中又有“接地通天”的功能。使用竹子作为造型语言,意在探寻两种文化对同一物品不同的赋能与观照。而展览起名“事苗”,则为表达现代人对古老苗文化及其神秘习俗、技艺、信仰的敬畏。

  南都记者了解到,该展览已筹备两年之久。2016年,在陈一丹基金会的邀请和组织下,邬建安带领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的学生踏访贵州织金、雷山、丹寨、凯里、台江等地,以民间手工艺作为切入点,试图寻找当代艺术与苗文化得以相互激荡的方式。

  在贵州,邬建安一行深入苗寨,考察苗绣、蜡染、扎染、银饰、手工织布、手工古法造纸等民间工艺。邬建安原本把苗民想象为一群“偶尔身着华丽的民族服饰,为传统手艺的未来忧心忡忡的山居劳动者”,急盼被外来人发现、赞美和援救。走入苗寨,才知他们丰实、自足、人情味浓,自有一套有别于都市文明的价值支撑着人生。“我意识到,我们与苗,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就像是平行的宇宙,相互观望与满怀敬畏地互致问候,大概是最理想的共生关系。”邬建安说。

  与苗文化的亲近与融合

  《大身体:我们的身体来自祖先,乃一切奇迹降生之地》是邬建安为此次展览特意制作的作品:绞扎的布料制作成巨大的头颅,近千米手织土布、着蜡丝绸、蜂巢和数百根染蓝的竹竿拼组成巨大的躯干。在美术馆的白盒子中,它显得原始、粗粝,因体格巨大而扭捏笨拙,像一个被捆绑的神。与此同时,《大身体》又是一个开放的容器,它容纳神话与现实、大地与血肉、远古与当下,容纳看者与被看者,每个走入其间的观众都能分享它的永恒生命的一小部分。

  《克苏鲁像与人像》是邬建安与织金地区的苗绣高手杨晓珍合作的作品。该作品使用了手工蜡染、刺绣、扎染等混合工艺,邬建安在布面上用线条勾勒形象,制定各种工艺的使用原则,杨晓珍则用工艺将形象铺满。邬建安说:“苗族的艺术有着强烈的边框意识,他们能够在方寸之间经营起巧夺天工的微观世界,但却绝不愿跨出边框半步。”而他企图促发某种美学的变异,让苗的艺术脱离精确的边框。

  此外,吴亚哲用摄影和手抄古歌创作的《创世》,郑嘉燕以苗家绳结为主体编织的软雕塑《异错镇》,冯志佳通过眼睛左右余光的观察而得到的《左余光写生苗绣》和《右余光写生苗绣》,王媛媛以蜡和蓝靛制造的动态雕塑《EX time IT》等,都对苗文化资源进行灵巧的调用。

  专访策展人艺婷

  南都:这次邬建安也和苗族的绣娘杨晓珍合作作品,与他上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和苏绣的绣娘的合作有什么不同?

  艺婷:说实话苏绣的工艺其实更精致一些。苗绣里很少有渐变,大部分是撞色。因为要染那么多线是很复杂的。他们的线都是手染出来的,掌握色度、染出一系列渐变的颜色,其实是很精致的活儿。苗族发明的这套审美系统,靠的是色彩的对撞和大量的色块。手工强度虽然也很大,但又还没到苏绣那种繁复的程度。

  苗绣一般是绣娘绣给自己的。一个绣娘可能会绣一年、绣几年,她们给自己绣嫁衣,结婚的时候穿一次,死了以后陪葬。我们赶上三月三的姊妹节,所有人穿着盛装华服。每一个地方的人衣服上的图案不同,代表着各自氏族的图腾。所以她们的衣服是绣给自己穿的,不存在商业目的。

  南都:邬建安是鼓励绣娘打破框框来绣这个作品吗?

  艺婷:他鼓励绣娘打破的,一方面是图像,另一方面在工艺上。那张画上有刺绣、蜡染同时出现,另一张还实验了把刺绣、蜡染和扎染混合在一块。

  我打个比方,现在不是很流行融合菜吗,但是以前是不存在这个做法的。这个布面要么是蜡染的,要么是刺绣的,如果两个同时出现,工艺就特别复杂。一般来讲,一个地方的绣娘也只会绣一个地方的针法。因为她们的生活相对是有限的。比如她生活在织金,她最多能去到凯里,再往黔南或黔北的机会很少。也没有别的师傅来教她这些绣法。在邬建安的鼓励下,她尝试了多种针法,对她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挑战。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