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连州基本完成秦汉古驿道本体修复
·南海Ⅰ号已出水18万余件文物
·我省新增174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巴黎圣母院重建“路线图”获批
·埃及弯曲金字塔内部墓室向游客开放
·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 实证中华5000年文明史
·停歇于此 留下生命的痕迹
·明代已有人戴眼镜
·古道故事多 游客纷至来
·卫生队长的“集结号” 24载找到18位战友遗骸
·好看好玩40项非遗一次尽赏
·文物“回家”
·亚洲47国文物一次看个够
·到国博感受“文物领域的奥林匹克”
·700余件文物与祖国人民“团聚”
更多>> 
各地文史播报
浙博馆长陈浩做客广州 讲述《富春山居图》传奇

  《富春山居图》是元代画家黄公望创作的纸本绘画,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而浙江省博物馆就拥有《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列为十大镇馆之宝之一。日前,浙江省博物馆馆长陈浩来到广东省博物馆,给大家讲解他们这幅镇馆之宝的前世今生。 

  《富春山居图》曾遭火焚 一分为二 

  陈浩说,浙江省博物馆馆藏的是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这是浙江省博物馆十大镇馆之宝之一,在全国甚至在华人圈里面有相当影响力。这件作品是黄公望的巅峰之作,也是中国十大书画珍品之一。黄公望是元代山水画之首,他的山水画对于后世山水画起到了非常大的影响,这个影响一直影响到现在。  

浙江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唐·落霞式“彩凤鸣岐”七弦琴背面。

浙江省博物馆馆长陈浩做客广州。 

  对于这幅画到底画了多少年,陈浩也说不清,“黄公望的一生也非常坎坷,他在79岁开始画这幅作品,画了三年没有画成,画画停停,到处云游去了。到底哪一年完成的,至今是个谜。本来这幅画是送给好友无用师,无用师担心这幅画被巧取豪夺,便先让黄公望写上无用的名字,以赠给无用。” 

  陈浩给大家描述了《富春山居图》的美景,他说,这幅图描绘了富春江两岸初春的景色,非常优美。大家有机会可以去看现在的富春江依然很美,画成以后流入到民间,很多有名的大家,像大家耳熟能详的沈周、董其昌都收藏过。沈周收藏的时候,请友人去鉴赏这幅作品,放在友人家里,被友人的儿子拿去卖掉了。沈周追悔不及,但他经常看这幅画,看得非常仔细,就根据自己的记忆把这幅画临摹了下来。大概是十年前,这幅临摹作品曾经在拍卖市场上出现过,被故宫博物院拍了下来。 

  陈浩说,后来,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流传到吴之矩手里,他又传给其子吴洪裕。吴洪裕非常喜欢这件作品,睡觉都放在枕头边。到了清朝顺治七年,吴洪裕快死了,他做了一个决定,要把这幅画包括其他一些作品,为自己殉葬。他看着家人把这幅画丢进火盆里,当火光蹿起来的时候,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但是他的侄子吴子文眼明手快,在火盆里把这幅画抢出来了,但是已经烧了一部分,从此分为长短两段。前段过火部分,51.4厘米长,31.8厘米高,重新装裱后称之为《剩山图卷》,后面部分因为有黄公望的题跋,后来称之为《无用师卷》。 

  《富春山居图》合璧展出 曾轰动两岸 

  《剩山图卷》也有很曲折的流转过程,多位名人收藏过。陈浩说,《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最后的收藏者和捐献者是近代著名画家吴湖帆。1956年,当时的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著名书法家沙孟海,得知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前段《剩山图卷》在吴湖帆手里,认为很有征集的必要。 

  随后,沙孟海被派去与吴湖帆洽谈,但因吴湖帆自己也很喜欢这幅画,所以并不想转让。后来通过谢稚柳、钱镜塘从中撮合,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花了5000元从吴湖帆手里征集到《剩山图卷》,而当时吴湖帆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搭售元代画家王蒙的《松窗读易图》,那幅画花了3500元。之后,《剩山图卷》归入浙江省博物馆所有,成为浙江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至于后面《无用师卷》,也很传奇,历经多人收藏,最后流入宫庭,后来《无用师卷》到了台北。2010年,两会期间,时任总理的温家宝说了一句话,说浙江有《富春山居图》,台北也有《富春山居图》,两幅画并成一幅画就好了。 

  陈浩感慨,其实,此前有识之士都有积极推动,终于在2011年6月,《剩山图卷》和《无用师卷》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一个展柜里面合璧展出。这个象征意义非常明显,不仅是两家博物馆的事情。 

  对话陈浩 

  用镇馆古琴开音乐会 

  让名家演奏“彩凤鸣岐” 

  观众:博物馆如何活化文物? 

  陈浩:“彩凤鸣岐”七弦琴是浙江省博物馆藏琴。当时,浙江省博物馆并没有人研究古琴,我们整理这批琴的时候,请一批专家对这批琴进行了鉴定并修复,使“彩凤鸣岐”也能够进行弹奏。对于文物能不能作为乐器使用,文物界当时是有争议的,文物界还是认为应该放在文库里面作为藏品,作为乐器怕会损坏。但乐器家告诉我只有使用才有生命力,这句话我听进去了。在欧洲一家博物馆,类似于志愿者的老先生向我们弹奏很古老的风琴,管理人员告诉我们,这个琴有几百年历史。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在保护好文物的前提下,让名家来演奏“彩凤鸣岐”。又在浙江音乐厅里面搞了古琴学术研讨会、演奏会,当时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盛况。 

  比如说博物馆有公众号,还有一些博物馆和学校联系送展下乡的活动,除了这些方面之外,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博物馆把自己往外宣传,而不仅仅是让人进来参观。 

  观众:要如何宣传让大家更了解博物馆? 

  陈浩:我们也在探索一些新的做法,我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抖音,其实博物馆界的第一条抖音据我所知是我们浙江省博物馆上的,是我们馆里的一个年轻人用无人机拍的孤山馆区,然后自己剪辑一下发上去了。当人家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抖音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后来就有了博物馆人在抖音里面出现的情况,包括出现了戏精大会这样的视频。但是包括博物馆界甚至部分社会人士对这种事情进行了质疑,说博物馆这么高雅的地方不能没有对祖先的敬畏心理,不能有低俗的东西,比如打响指,就是不尊重。但我觉得用这种载体也可以告诉更多年轻人,我们有博物馆,也是希望更多人走进博物馆。作为博物馆,这些都是在探索当中,目的是更好弘扬中华民族优良文化,这种文化宣传只要不触犯底线,传播有效都是可以的。 

  采写:南都记者 许晓蕾 通讯员 凌浩翔

(来源:《南方都市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