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佛山秋色“照亮”广东非遗
·这位“老广”来自13500年前
·青塘遗址或升为省级文保单位
·百年纸厂,就此别过
·广东县级至今尚无文物管理所 市县级文物保护投入少状况差
·河源发现新类型恐龙蛋
·中日韩代表共悼遇难者 同祈和平
·2016全球新增21处世界遗产我们一起去看看
·紫金深山老林现炮楼
·始兴深山古寨原是保家壁垒
·富春江地区发现良渚文化遗址
·四川安岳县38只狼狗当“文管员”
·蕴含在诗词文章里的古典情怀
·51个非遗代表性项目103位传承人技艺连南亮相
·章公祖师肉身像追索荷兰诉讼正式启动
更多>> 
各地文史播报
《哈佛中国史》中文版问世
全球史视野 讲述帝制中国史

  由著名汉学家卜正民主编的《哈佛中国史》六卷本,本月在中国面世。集结卜正民、罗威廉、陆威仪和迪特·库恩四位知名汉学家,以及半个世纪以来西方最新的中国史研究成果,这套书以全球史视野、多学科学识颠覆传统中国史叙述模式。

  近年来,国外学者撰写中国史的翻译出版,如“讲谈社中国史”系列,宫崎市定《中国史》,往往都能引起读书界的热议。此次《哈佛中国史》的出版自然吸引多位历史学家的关注,在葛兆光为该书撰写的推荐序里,他将《哈佛中国史》呈现的“新意”归纳为四点:时间缩短、空间放大、史料增多、问题复杂。

  时间上,从秦汉写起,神话传说从历史中被驱逐,从而搁置了对“中国”探源的诸多疑问。在视野上,超越传统中国疆域,体现历史观念变化后史料运用、问题意识、评价立场、观察角度的多元化。

  习惯于专题研究的欧美学者,对撰写上下通贯、包罗万象的通史,向来抱持谨慎态度,特别是这半个世纪以来,欧美中国学界撰写系统的中国通史并不多。除《剑桥中国史》和伊沛霞的《剑桥插图中国史》之外,暂无一部通贯上下而又分量适中的中国通史。葛兆光认为,《哈佛中国史》是继《剑桥中国史》之后最能代表西方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史研究全新成果和水准的一部著作。

  近日,南都记者对《哈佛中国史》中文版策划编辑马晓玲进行了采访。

  专访

  南都:如果将《哈佛中国史》与《剑桥中国史》相比较,你认为这两部著作有何异同?

  马晓玲:《剑桥中国史》更多的是面向专业读者,一共十六卷,每一本都很厚重。它是一项大工程,费正清先生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组织编撰这套书,到现在也一直没有出版完毕。《剑桥中国史》是我们历史系学生的必读书目,它影响了几代学子,就像一座巍峨的高山屹立在那儿。而《哈佛中国史》代表的是最近50年来世界中国史研究的主要成果,面向的是大中学生和普通大众读者。

  此外,“剑桥”每一本都是由多位作者共同撰写的,卜正民先生在主编“哈佛中国史”的时候,就有意识地避免这种形式,每一卷都要由同一位作者撰写,这样可以保证文风通贯。陆威仪先生很高产,一个人就写了三卷。据说他很少参加学术和社会活动,专注于学术研究,写的东西很扎实。陆威仪、迪特·库恩、卜正民和罗威廉四位作者合力撰写的“哈佛中国史”,在内容架构、行文风格等的一致性上做到了很好的统一。

  南都:卜正民的历史写作很有故事性,他的个人风格对这本书起到怎样的影响?

  马晓玲:卜正民先生曾经说过一句很触动我的话,他说:我一直有个目标,要写我妈妈也感兴趣的书。这套书也一定会带有他的个人风格。它不是事无巨细地罗列人们已经熟知的历史,在写作上比较注重史料的运用、解读,以及叙事风格的把控。

  当时,一位与卜正民先生合作过的哈佛大学出版社编辑找到他,让他写一套给大众读者的中国史,后来这套书成为几十所世界知名大学中国史课程的指定教材,比如芝加哥大学、康奈尔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城市大学、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等等。在美国,这套书是面向有本科基础的读者,但对于我们中国读者而言,这套书的读者群就更加广泛了,可以是大学生,可以是中学生,可以是对中国史感兴趣的每一位读者。

  哈佛大学出版社的这位编辑会找到卜正民,我想首先是因为卜正民先生是汉学研究大家,然后,他晓畅明晰、引人入胜的写作风格也更符合他们的需要。卜正民先生一直都没有把自己放在写专精深的学术著作的定位之上。他的作品可读性很强,视角独特,观点新颖,可以给读者很多启发。卜正民先生的确是一位有目共睹的优秀的历史写作者。

  南都:几位编写者———卜正民、陆威仪、迪特·库恩、罗威廉各有其学术背景和领域,对这部著作格局有何影响?

  马晓玲:卜正民先生曾说,这套书在编撰方法、写作风格等方面,他会给作者们更多的主动性,交出他们自己认为满意的答卷。每位作者擅长的领域不一样:陆威仪加进了新近的考古学研究成果,库恩在物质文化史、科技史和艺术史方面更有专长,而罗威廉是海外清史研究权威,对于写作通俗的历史作品也很拿手,这一点从我们大家都熟知的《红雨》、《汉口》等作品上就可以看出来。

  最近卜正民先生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也提到,他对这套书立了三条写作原则:“囊括关于所写朝代的最新研究成果,让这套书及时反映当代学者研究现状;按照主题撰写内文,将这些主题按时间顺序展开;要讲述改朝换代的历史,要适合非专业读者阅读。”在这样的原则之下,才有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这套“大不一样的中国史”。

  南都:《哈佛中国史》的框架设计和以往的通史相比,体现出和国内著作的主要差异在哪里?

  马晓玲:以往的中国通史里政治史、军事史占的篇幅较大,这套书改变了单线的写作方式。从地理环境,比如疆域扩大,再由内到外,写到经济生活、宗族、亲属、性别、日常礼仪、文学、科技。卜正民在“中文版总序”里也提到,这套书的视角不关心帝王将相,而是关心普通人怎样生活,比如宋卷专辟一章来写“公共领域的私人生活”,这是一种现代的思维,是最近这几十年的最新研究,我想也是跟国内学者研究视角的差异之一吧。

  南都:这套书运用了很多边缘史料,这和我们以经史子集作为历史叙述的骨架相比有何益处?

  马晓玲:的确,西方学者在中国古典文献、考古发掘的及时运用上没有优势,但他们擅长新的观察角度,做出新的解读。即使是主流的文献,比如断代史材料,也有新阐释,卜正民先生在元明史卷里,用的是我们国内学者都知晓的资料,但经过他的解读却能看出不一样的新意,他从全球史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环境史的角度出发,通过气候变迁来讲述元明帝国的兴衰,很是新颖独特。

  南都:罗威廉在“大清”卷中融合了“新清史”的眼光,这对我们理解中国史有何帮助?

  马晓玲:这套书是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相结合的视角,很看重中国和周边世界的联系,于是中国史就不仅仅是中国史,而是更宏观的世界史、全球史的概念。卜正民先生的“中文版总序”是我们在编辑中文版的过程中邀约到的,发来一看非常惊喜,因为他特别提到“用第二只眼睛看中国”这句话:他们是在外面的,可以看到这座房子所处的位置和它周边的环境,而国内学者身处其中,尽管对内部熟稔于心,但对周边的处境,则需要更多观看的视角。这也是为什么说这套书具有“全球视野”的原因。

     记者朱蓉婷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