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秦定岭南、汉平南越成就广州地位
·广绣走进恭王府 看古老手艺怎样新生
·何梦瑶与《医碥》:良医鸿儒,南海明珠
·驶出历史迷雾的“南海Ⅰ号”
·伤寒名医黎庇留与《伤寒论崇正编》
·破译外销文物“湾区基因” 回溯大湾区“前世今生”
·从“遭遇战”到“狙击战”,非典遗产改变广东
·盐商巨子起落 海山仙馆兴衰
·李辉:我眼中的沈从文与黄永玉
·石碑千载立 风帆万里来
·通过卖刀剑 日本赚了明朝很多钱
·红专厂再次“转身”下一个十年将何去何从?
·古番禺曾是野生大象生活之区
·宋代,滥觞期的紫砂壶
·从广州民谣看懂昔日妇女艰辛
更多>> 
文史评论
从马衡日记看1949年的北京
纪九章

  马衡(1881-1955)先生是中国现代著名的文物学家,曾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考古学研究室主任,后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自1933年起,长达19年。马衡个人的生命与故宫博物院的发展紧紧关联在一起。1948年12月13日起,以往并没有写日记习惯的马衡记起来写日记。当时,北京临近解放,马衡也许预见到自己将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伟大变革,所以想到了用笔记录下这一历程。

  马衡1949年10月1日日记。

《马衡日记(1948-1955)》,生活·读书·新知书店2018年7月版,69.00元。

  2018年7月,《马衡日记(1948-1955)》由生活·读书·新知书店出版。它虽然是私人的日记,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它也是新中国成立前后生活在北京的进步知识分子心路历程的忠实记录。尤其是日记把北京市民盼望解放军、迎接解放、欢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真实心情都反映得很真切、很充分,因此比一般的历史著作更能让人体会到那段非凡日子的真实气息。下文从马衡的日记中摘取最能体现1949年的时代氛围与人民心声的段落,略加解说,希望它能像“纸上电影”,再现那段激动人心的历史。

  1949年1月1日,马衡在日记中记:“今日报纸充满和平希望,亦可占人心之趋向矣。”

  身处围城,马衡深明大义,拒绝南迁。国民党政府派飞机来接有名的大学教授、社会名流,马衡认为此举是傅斯年推动的。1949年1月11日日记云:“盖中央派机来接,实发动于傅孟真。孟真荣膺台大校长,意欲将北大、清华名教授罗致于台大,名为抢救,实别有企图……心劳日绌,何苦何苦。”对傅斯年进行了讽刺。1949年1月20日的日记云:“报载适之否认赴台湾,可谓尚有羞恶之心,贤于胖子矣。”这里的“胖子”也是指傅斯年。

  1949年1月12日,傅作义约请在北京的知识分子晚餐,出席的有马衡、何思源、杨振声、周炳琳、朱光潜、冀朝鼎等。傅作义“后谈到停战谈和,傅言个人极愿和平,须对方同意始可商谈,并言对等言和则可,令余屈服则不可”。1月22日,傅作义召集知名人士开会,在会上,他“报告和平为人民所要求,军人为人民服务,自应徇人民之请,放下武器,已与中共商谈。自今日上午十时起令各部队开始陆续撤退,并诵读条件十四条。”这里可以看到傅作义将军的恳切态度,他促成北京和平解放,使古老的文化故都北京及其珍贵历史建筑得以保存,200万北京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免遭兵燹,在历史上是有功劳的。

  1月28日,是旧历除夕,马衡日记记:“晚间备肴与家人共酌,度此除夕,犹时闻机枪声。”过不了几天,北京就要解放了。1月31日日记云:“城内(国民党)军队已将撤。下午解放军一部分入城。”2月1日记:“景山驻军已撤清。解放军四十一军一二一师某营某连开入填防。”2月3日日记:“是日上午十时解放军自永定门入,军政首长在前门城阙检阅步、骑、炮兵。一军入前门经东交民巷、东单、东四而达西城,行列延长数里,整齐严肃,蔚为壮观。”解放军的整肃军容,给北京的普通市民留下了深刻印象。

  北京解放后,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也很受重视。马衡2月8日日记记:“午饭后,尹达偕刘新权、舒赛(女)来,二人皆军管会干部。谓解放军万余人将分期参观故宫,请为筹划。”2月12日记:“解放军来参观。各界在天安门前开庆祝大会并游行,与会者十万人以上。”

  3月18日,郭沫若打电话告诉马衡,郑振铎到了北京。日记记:“沫若电话谓郑西谛等今晨到平,对文物事有新资料。因赴北京饭店访沫若,同诣六国饭店。据西谛言,主张迁移文物最力者为王世杰、傅斯年、朱家骅。王并取得蒋之同意而积极进行者。陈叔通为余言,傅于开会时对余反对迁移大加攻击,并于蒋前大进谗言,果不出余所料也。”这是马衡对傅斯年的又一次有力揭露。

  3月26日日记记:“毛主席、朱总司令及周恩来等于昨日来平。”4月18日日记记,“(故宫博物院)止票后朱德总司令、林彪将军来参观东路。”这反映故宫博物院受到当时解放军高级将领的重视。马衡日记中对新中国成立前文化界的新气象也有许多记录,比如5月5日日记云:“十时半又有空袭警报,未闻机声,十二时解除。二时至北京饭店开会,乃文管会召集北平学术界交换关于今后中国学生工作之意见。周恩来、范文澜讲演极为精彩,七时半始散。”5月12日日记云:“读昨日《人民日报》所载陈援庵致胡适之公开信,自认从前未认识且不知新民主主义,自解放后得读新书,如《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等书,始大彻大悟,自信不离北平之得计,劝适之及早觉悟。句句忠实,语语透彻,此老真不可及。一般顽固分子经此当头棒喝,当受影响不浅也。”这段日记对著名历史学家陈垣的转变思想予以高度评价,可以看到当时知识分子的人心所向。

  马衡日记中有不少反映战局进展的段落,连起来阅读,真有波澜壮阔,势不可挡之感。如1949年1月27日日记云:“南下共军已抵浦口,南京大震,参议会长陈裕光渡江局部谈和。”4月21日日记云:“接文化界拥护巴黎和平大会通知,下午二时在北京饭店开座谈会……会议中,吴晗报告毛主席、朱总司令命解放军渡江令。”4月23日日记记:“解放军百万横渡长江,从九江到江阴,势如破竹,《解放军》出号外。”4月24日记:“沙可夫报告解放军已于今晨入南京,太原亦于同时解放。进军神速,实为始料所不及。报载蒋介石由溪口到杭,召集军事会议。奈大势已去何。”这些段落都流露出马衡对人民解放军的雄壮之师的惊讶与喜悦。

  5月26日日记记:“昨闻上海解放之讯,未能证实。今报载苏州河以南繁盛市区已被解放,亟发电询儿辈消息……傍晚于门首见卖晚报者,买一张,知吾乡宁波亦解放矣。”10月16日日记记:“阅报,欣悉广州于十四日晚间解放,较国民党预计撤退之期,尚少一日,较我所预计者早四日。甚矣,反动派之军无斗志也。”到了1949年12月13日,马衡无限感慨地在日记中写道:“去年今日开始围城,期年之间,全国将近解放,破竹之势,古今鲜见也。”这一赞叹可以说是当时全国人民的共同心声。

  到了1949年9月底,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成立。马衡在9月28日日记中云:“报载政协会议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公元纪年,定都北京。国旗用五星红旗,国歌暂用《义勇军进行曲》。”马衡1949年10月1日的日记有珍贵的史料价值,现全录如下:

  天安门广场将开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大会……三时收听广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林伯渠宣布典礼开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委员就位,乐队奏《义勇军进行曲》。毛泽东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已于本日成立了。”毛主席亲自开动有电线通往广场中央国旗旗杆电钮,使第一面新国旗在新中国首都徐徐上升,这时在军乐声中五十四门礼炮齐鸣二十八响。毛主席宣读中央人民政府公告,读毕,阅兵式开始,由朱德总司令任检阅司令员。阅兵式接近结束时,天色已晚,开始提灯游行。

  1949年10月1日,这个伟大的日子值得我们永远铭记。即便是今天,我们读马衡的这页日记,也仍然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

(来源:《南方都市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