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古番禺曾是野生大象生活之区
·宋代,滥觞期的紫砂壶
·从广州民谣看懂昔日妇女艰辛
·南越文物庞贝文物为何诸多相似?
·棉花织就的全球史
·文物艺术中映现的亚洲千年文明
·身体98%都是水 水母能留下化石吗?
·清官良吏与始兴的高速发展
·

真腊就是现在柬埔寨

周达观成吴哥唯一记录者

·南朝时期贬徙岭南以刘宋为最
·“半塘”缘何变“泮塘”?
·赵佗墓谜踪
·马王堆汉墓 曾躲过“三劫”
·“华侨”这个词 最早从广州开始使用
·曾为“六畜”之首 肥硕健壮像元宝
更多>> 
文史评论
红专厂再次“转身”下一个十年将何去何从?
向十年文创地标道一声再见

  穿过员村内曲曲折折的窄街,下车便是红专厂的北门。再往里走,抬头望过去,绿荫掩映下,红砖墙、烟囱、砖石结构的厂房、散落在园区各处废弃的机器,隐约透露出工业与艺术的气息,不少外地游客前来打卡拍照。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南边几十米远围蔽隔起的B区、N区内,钩机正轰轰隆隆地作业,里面已成一片废墟。

绿荫掩映下,园区内散落着由集装箱改造成的艺术装置。

红专厂内,游客正在废弃厂房旁拍照留念。

红专厂要拆迁的消息“越传越真”,入驻的机构生意淡了不少。

  今年5月21日,天河区人民法院发布强制执行公告,要求一直运营红专厂的设计公司集美组向鹰金钱公司腾空、交还红专厂所在的地块及地上建筑物,截止日期为6月21日。

  过去,红专厂从废弃厂房变身成为文化地标,历经十年,红专厂再度飘摇转身,艺术机构纷纷离去只剩空心,鼎盛时期的华丽转身最终将归于寂寥。

  最后的红专厂?? 寥落与记忆

  2日13时45分,在员村街15分钟一趟前往红专厂的便民车上,坐满了人。这其中,有前来红专厂某服装公司面试的小赵、结伴来旅游的张先生和女朋友,还有附近的居民。

  小赵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前来面试的他在黄色指引牌上寻找方位。从B到Y字母,一排排入驻的机构顺序排开,而他不知道的是,这其中的很多机构早已搬迁。

  以往熙熙攘攘的红专厂,已不似往昔。不少场馆已经大门紧闭,位于B区的榕意餐厅已经拆除,在红专厂当代艺术馆前门口的告示显示,一号馆正在进行内部装修。而一边的三号馆则处于关门状态。

  在B区围蔽区内,已是一片废墟:曾经的建筑化作一地碎石,地上是租户匆匆撤走时抛下的各种垃圾,钩机正在进行最后的作业。外面残存的厂房门墙前张贴着一份由员村街道办出具的《关于拆除员村临江大道红专厂内B区地块违法建设的公告》。公告指出,员村临江大道红专厂内B区地块的搭建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施工建设,依法予以拆除。

  李鑫是广州大学的学生,这次他带着相机来到红专厂,想要留住更多记忆。他说,上一次来红专厂还是2015年,“那时候有很多展览,基本是刚到广州时候必来的打卡点,火车头、烟囱都是当时拍照的地标。这次来感觉有点冷清。”关于红专厂可能拆迁的事情,李鑫表示有点遗憾,“园区内建筑很美,要是能保留也是留下一份回忆。”

  实际上,对于在红专厂内多家公司而言,变化早已在去年开始。

  去年6月开始,红专厂要拆迁的消息“越传越真”,入驻的机构如餐厅、文化机构也开始搬迁。“从去年到现在,很多机构都走了,我们的客流量也减少了80%。”位于D区的瑞知文化公司工作人员卢小姐透露。

  “艺术文化创意集聚地、网红打卡地、闹市里的文化区。”公司负责人邱先生用三句话概括曾经的红专厂。他说,七年前,为了浓郁的文化氛围,公司搬来这里,见证了园区的发展和鼎盛。目前,与园区的租约处于搁置无法签订的状态,未来不知是否将面临搬迁的结局。

  拆与不拆?? 将保留历史文化建筑

  目前,关于红专厂是否全部拆迁的消息有两种不同声音。记者从园区施工工作人员处获悉,今年内,红专厂可能会扩大拆迁范围。

  而红专厂物业中心商务部负责人朱经理则表示,拆除范围只包括B区、N区。“除了B区和N区有规划要建少年宫外,其他区域都没影响。目前这两个区域已经基本拆完,等政府下一步规划。”他还透露,已经有多家会展公司前来租借9月的临时场地。

  根据天河区人民法院发布的强制执行公告,要求运营红专厂的广州集美组室内设计工程有限公司向广州鹰金钱企业集团公司腾空,交还红专厂所在地块及地上建筑物。

  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介绍,广州市相关职能部门十分重视红专厂园区活化利用和可持续发展,多次与园区管理单位和关注园区发展的社会人士充分交换意见。目前局部拆除区域不涉及历史建筑和传统风貌建筑,为天河区少年宫规划用地范围,以先行完善区域公共服务配套设施。

  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已牵头开展金融城西区规划优化和鹰金钱地块规划设计工作,按照应留尽留鹰金钱罐头厂工业建筑历史遗存的原则,评估该地区历史文化资源,延续原厂区核心区的格局和风貌,通过对历史遗存的活化利用,与金融城西区的规划有效衔接。同时市政府有关部门正在研究保护利用和可持续发展的运营模式,理顺保护利用和合理开发的关系,更好地实现老城市新活力。

  回顾?? 从罐头厂到文化创意片区

  事实上,广州城中这片文化地标,从诞生之日起,就历经曲折。

  在现在的红专厂内,解冻街、锅炉街……各个富有特色的路名仍回应着过去罐头厂的历史。

  红专厂前身是鹰金钱公司的厂区,熟悉的“豆豉鲮鱼”罐头,最早就是在这里生产的,后来这片废弃厂房改造成艺术创意区,园区内的历史老建筑也得以保存下来。

  2008年,鹰金钱从员村搬至从化。2009年1月,鹰金钱将地块上部分土地临时租赁给广州集美组室内设计工程有限公司建设红专厂艺术生活创意基地。

  此后,广州国际金融城的概念出炉,其整体规划研究范围北起黄埔大道、中山大道,南至珠江,东至天河区界,西至华南快速干线,总面积8平方公里,核心区总面积2.3平方公里,包括起步区和西核心区两部分。红专厂正位于广州国际金融城规划范围内。

  近年来,鹰金钱与集美组因租赁关系纠纷不断。2017年9月,鹰金钱向天河区法院起诉,要求集美组公司交还位于天河区员村四横路128号员村厂区西南边原方大公司厂房面积5349平方米的地块及地上建筑物。

  经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集美组应向鹰金钱公司交还该地块。2018年鹰金钱公司向天河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收回土地。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的相关文件指出,这次收地是依法执行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其根本目的是为了更好地理顺法律、经济和产权关系,更好地保护和活化利用工业历史遗存,更好地理顺运营管理机制。

  “目前还不知道我们搬不搬,不过,随着这里的寥落,未来搬迁可能是一种必然。”仍在营业的一家创意公司工作人员王先生说。

  展望与新生?? 将衔接金融城规划

  这10年来,红专厂屡次传出拆迁传闻,主要是因为面临土地产权问题。红专厂用地在2008年回收后,土地所有权属于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由于暂未开发,政府委托鹰金钱管理,有权回收再利用。也就是说,园区经营方并不具有土地所有权,用途也是临时性质。

  未来,这里将会被用作国际金融城规划储备用地。据悉,关于红专厂用地接下来的发展,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已牵头开展金融城西区规划优化和鹰金钱地块规划设计工作,通过对历史遗存的活化利用,与金融城西区的规划有效衔接。

  以红专厂为中心点,往东1公里正是国际金融城起步区,往西走将到珠江新城CBD的核心区。广州国际金融城的整体发展定位为新型城市化发展的核心引擎,并与珠江新城、琶洲共同组成世界级的中央活力区。区域产业规划为以金融业为核心,聚集各类金融机构,配套金融中介服务机构及其衍生行业,包括会计、法律、信息、咨询、策划、综合资讯及金融综合服务配套系统等。

  其实,不只是红专厂,广纺联产业园也面临改造。从昔日轰隆的机器生产线到向着文化创意片区的第一次转身,十年积淀之后,锗红色的砖房可能会闪耀新的光芒。未来,进入广州国际金融城二期规划范围的红专厂,或将迎来新生。

  ■专家声音:

  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说: “广州红专厂开始拆建,据说将建成少年宫。其实,保留传统文化和工业遗迹与建少年宫并不矛盾,少年宫并不意味着都要建成高楼大厦。如果在旧厂房的基础上,充分利用已经艺术化改造的设施,还可以创新一种少年宫模式。当然,已经开始拆迁,只能希望多保留一些旧建筑,多留下一些历史的记忆。”

  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郭苏莹

  摄影 南方日报记者 符超军

(来源:《南方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