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从广州民谣看懂昔日妇女艰辛
·南越文物庞贝文物为何诸多相似?
·棉花织就的全球史
·文物艺术中映现的亚洲千年文明
·身体98%都是水 水母能留下化石吗?
·清官良吏与始兴的高速发展
·

真腊就是现在柬埔寨

周达观成吴哥唯一记录者

·南朝时期贬徙岭南以刘宋为最
·“半塘”缘何变“泮塘”?
·赵佗墓谜踪
·马王堆汉墓 曾躲过“三劫”
·“华侨”这个词 最早从广州开始使用
·曾为“六畜”之首 肥硕健壮像元宝
·东北亚古人类迁徙之谜添新依据
·没有大胆的突破或许就没有“岭南盆景”的诞生
更多>> 
文史评论
宋代,滥觞期的紫砂壶
陈传席

  在有关紫砂壶的几本早期著作文献中,都说宜兴紫砂壶起源于明代。而这一说法却被考古发现和其他史料所改变。就目前考察可知,至迟在北宋已大量生产紫砂壶。

  寻找最早紫砂壶

  明代蔡司霑在《霁园丛话》中说:“余于白下获一紫砂罐,有‘且吃茶,清隐’草书五字,知为孙高士遗物,每以泡茶,古雅绝伦。”“白下”即今之南京,距宜兴不远;“紫砂罐”即紫砂壶,古人常称紫砂壶为紫砂罐、紫罂、紫瓯等;孙高士即元代隐士孙道明,他博学好古,喜饮茶,其居处又叫“且吃茶处”(参阅《中国藏书家考略》,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等)。如此看来,紫砂壶至迟也在元代就存在了。但元代的紫砂壶并不是最早的紫砂壶。

?《进茶图》

苏东坡提梁壶(清)。

《紫砂小史》  陈传席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9年5月 定价:99.00元

宋代陶茶碾

北宋越窑出品的青瓷钵。

  据文献和考古双重证明,紫砂壶在宋代就被大量生产且传之甚远。北宋诗人梅尧臣《宛陵集》卷十五中有《依韵和杜相公谢蔡居谟寄茶诗》,其中有云:

  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

  另外,卷三十五《答宣城张主簿遗雅山茶次其韵》中有云:

  雪贮双砂罂,诗琢无玉瑕。

  梅尧臣(1002—1060),字圣俞,宣城(今安徽宣城)人。宣城古名宛陵,故人称梅宛陵。他诗中说的“紫泥”“砂罂”即今之紫砂壶。

  梅尧臣的友人欧阳修有一首《和梅公仪尝茶》,其中有云:

  喜共紫瓯吟且酌,羡君潇洒有余清。

  欧阳修晚年自号六一居士,也是好品茶的名士,诗中“紫瓯”即紫砂壶。

  北宋画家米芾《满庭芳·绍圣甲戌暮春与周熟仁试赐茶,书此乐章》,末云:

  窗外炉烟自动,开瓶试一品香泉。轻涛起,香生玉尘,雪溅紫瓯圆。

  宋人诗词中还有一些紫砂壶的记录。这里不再一一列举,以上足以说明紫砂壶至迟在北宋已出现的事实。

  有故事的羊角山

  最能说明问题的还是考古发现。

  宜兴市丁蜀镇蠡墅村西北,有一座不太大的石土山,名叫羊角山,与盛产甲泥(紫砂和日用缸器等主要原料)的黄龙山余脉相接。羊角山东北端有座龙窑。1976年7月,宜兴红旗陶瓷厂于基建施工时,挖掘出一座古代紫砂窑址,其宽约10米,长约10米多,南北走向,在当时属小型龙窑。窑侧有两排用砖砌成的垛子,其砖经测也是北宋中期的砖。从这座古龙窑遗址中发掘出大量早期紫砂壶残片,其中有的还可以复原。经考古证明,很多紫砂壶属宋中期之前烧造(参见《宜兴羊角山古窑址调查简报》,文物出版社1984年10月版)。

  羊角山古窑中发掘出的主要是紫砂壶遗物。南京博物院原副院长宋伯胤先生研究认为:

  第一,论其质地,原料是从蠡墅附近黄龙山采集的甲泥,胎质较细,是经过选择和精炼的。这种紫泥含铁(三氧化铁)量达9.11%。

  第二,论其形状,根据碎片复原主要是壶形器,还有少数钵子。壶大小不一,有带把手的,也有提梁的。壶把还可以分为双系把和单系把两种。壶盖亦有平盖与罩盖之分,平盖似是早期的形状。早期的壶身浑圆,晚期就出现了六角形的壶身。

  第三,论其制法,主要是手制,且经过打磨。羊角山紫砂艺匠最突出的工艺是对壶嘴与壶身、提梁与壶身粘接处理的技术,其采用了钻孔塞泥法,到晚期则出现了用竹刀刮削的技术。

  第四,论其装饰,壶身基本是素面无饰,显得十分洁净和素雅,只在壶嘴部分饰以兽头一类的圆雕,也有用贴泥手法来装饰器腹上部的。

  第五,论其烧成,紫泥因含三氧化二铁量高,所以烧成温度较低,约1200摄氏度左右。在废窑基内没有发现匣钵,可以断定它是直接与平焰火接触烧成,还原气氛较重,器胎断面呈紫黑色(见宋伯胤《饮茶、茶具与紫砂陶器》,载于香港茶具文物馆《罗桂祥藏品》下册)。

  根据实物考察,这五点总结是完全正确的。

  北宋的紫砂壶和明清直至当代的紫砂壶比较,一般显得胎质较粗,制作也不若后代精细,而且都是较大型,很少有明清近代小巧玲珑式,其实用性大于欣赏性。这些紫砂壶多用作煮茶或煮水,既不是几案上的陈设用具,也不是用于泡茶,因为北宋人饮茶虽已渐近于清茶,但和后来的泡茶方式仍有别。

  还要补充说明,北宋紫砂壶的制造主要是继承越窑系统的成型工艺,其中包括宜兴的均山窑瓷器工艺。紫砂壶的很多形式在晋代的青瓷中皆可见到,有的类似商周的青铜器。当然,青瓷的制造也吸收了青铜器的形式。总之,其造型基本上来源于传统器皿的形式,而不是凭空创造。

  揭秘“东坡提梁壶”

  “苏东坡提梁壶”乃是清人摹古之作,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明清迄今,这类壶不断出现,都叫“苏东坡提梁壶”。壶身有时有异,但凡称苏东坡提梁壶者,必备一个最主要的特点:上有弯弯的三叉梁。此壶壶身作球形,上有款字:“时在壬午孟冬之吉,立信陶厂出品。逸公氏摹古并镌。”逸公是何人?尚不敢确定。清朝乾隆至道光年间有一位惠逸公,是当时壶道高手,尤善造大壶,泥色沉着奇特,壶形古朴可爱,刻镌亦佳,皆和此壶相类。但此壶内盖上却有“郭记”一印,也许是监制者或预购壶者的印,因同时类似的壶中也有“郭记”印。如另一提梁壶乃“陈昇和制”,盖内亦有“郭记”印,亦是仿古之作。此壶上注明是“逸公氏摹古”,可知非自创。其提梁、壶嘴、盖纽皆作树枝状,用绿泥制作。

  这种造型传为苏东坡设计,绝非完全无因。苏东坡曾四次到宜兴。我们现在常能见到苏东坡墨迹《楚颂帖》,很多书法家都临写过,其内容便是叙述苏东坡到宜兴的愉快心情,以及他在宜兴“买一小园,种柑橘三百本”的事。苏东坡对宜兴太留恋了,以至于最后在宜兴买田置宅。他喜爱宜兴的山水花草,亦喜爱宜兴的名茶,其诗《次韵完夫再赠之什,某已卜居毗邻与完夫有庐里之约云》说:

  柳絮飞时笋箨斑,风流二老对开关。

  雪芽我为求阳羡,乳水君应饷惠山。

  竹簟水风眠昼永,玉堂制草落人间。

  应容缓急烦闾里,桑柘聊同十亩闲。

  (《苏轼诗集》卷二十六,中华书局1982年版,1406页)

  其中毗陵、阳羡都是宜兴,雪芽是宜兴茶中的名品。苏东坡请人在宜兴买田的信笺至今仍存于故宫博物院。苏东坡于元丰七年(1084)被命迁汝州团练副使(按:在此之前,他因为乌台诗案被捕入狱,出狱后,谪至黄州团练副使本州安置不得签书公事),于是离开黄州北上,九月间到达宜兴。元丰八年正月,东坡行至泗州,乃向神宗上《乞常州居住表》,要求回宜兴休养。其中有云:“臣有薄田在常州宜兴县,粗给饘粥,欲望圣慈,许于常州居住。”宜兴隶属常州,“许于常州居住”即在宜兴居住。神宗准许了他的请求。同年五月,苏东坡到了扬州,住竹西寺,马上就要到宜兴家中,他写了三首诗,名为《归宜兴留题竹西寺》。正因为他在宜兴有田,才在诗中说“此去真为田舍翁”。其弟苏辙为苏东坡写墓志时也说:“常州人为公买田。”苏东坡在宜兴品茶,曾有“松风竹炉,提壶相呼”之句,人们便想象,苏东坡用的茶壶是提梁壶。再从考古发现来看,北宋也确实有提梁壶。于是,这种特殊的提梁壶便被称为“东坡提梁壶”。

  总之,北宋中期,真正的紫砂壶已出现,且为文人所注目。

  南宋时期,因高宗南渡,建都杭州,北方很多窑业也随之南迁。宜兴地处南方,所遭战乱较小,加之其地近京城,陶业发展很快。尤其在宋金和约之后,南方经济大发展,而且,南宋的人口也增了一倍。从各种史料上考察,南宋人(尤其是京城)特好绘画和各种小摆设,所以南宋时代,紫砂壶业特别发达,从考古挖掘看,古窑址也特多。当然,这些南宋窑址中有很多不只炼制紫砂壶,也烧制瓶罐之类的军需品。今人从这些古代窑中挖掘出了很多碎片,可惜完整的紫砂壶仍然难见。

  元代,国运既短,加之前后战乱,宜兴的紫砂壶业不但没有增多,反而减少,但壶业还没有中断。前面提到元人孙道明的“且吃茶”紫砂壶便是一例。元代文人画家作画时大多在画上题诗题文并落名款钤印,工艺品亦然。元代工艺家朱碧山便在自己所造的银槎杯上刻诗刻名,并刻印章于其上。紫砂壶业受其影响,也刻字,是情理中事。但在明代前期紫砂壶上刻诗文的反而减少了。这情形也和绘画一样,元代文人喜于画上大量题诗题文,但明代前期的浙派绘画上题字却减少了。

  元代饮茶完全进入清茶阶段,茶不再煮,而是用来泡。所以孙道明的紫砂壶“每以泡茶,古雅绝伦”。当壶的功用改变时,其形式的改变也就顺理成章了。

  (摘编自《紫砂小史》)

(来源:《南方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