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半塘”缘何变“泮塘”?
·赵佗墓谜踪
·马王堆汉墓 曾躲过“三劫”
·“华侨”这个词 最早从广州开始使用
·曾为“六畜”之首 肥硕健壮像元宝
·东北亚古人类迁徙之谜添新依据
·没有大胆的突破或许就没有“岭南盆景”的诞生
·镇海楼是一部大书 那它就是书的封笺
·历史街区要“有机更新” 而不是造假古董
·拾翠大屋藏身西关 惊艳百年身世成谜
·“我目睹了邱少云牺牲过程”
·打工文学:打捞一个时代沉积的历史
·两地通达
·侨园:开“现代居住文化”之先声
·摸着石头过河闯出流行音乐原创时代
更多>> 
文史评论
南朝时期贬徙岭南以刘宋为最
陈桥生

  进入南朝时期,岭南虽然也难免战乱的波及,但每次时间都不长,规模也不大,比起岭北的战乱不断、王朝更迭频繁,岭南的经济社会发展要平稳安定得多。在文化方面,此时岭南的发展也步入到一个崭新的时期。虽然并没有出现大的文化名人,也不见当地的重要撰述著录,但在江东文化的辐射下,尤其是随着大量贬谪、流寓文人的南来,岭南文化获得了源源不断的滋养,得以高起点地接续上南朝主流文学的发展。  

  制表/黄文倩 

  综合《广东通志》及诸史书所载考察,南朝时流贬岭南之著名文士不下二三十人。略表如下: 

  从上表不难看出,在南朝宋、齐、梁、陈中,刘宋一朝的贬徙最为严重,而且多是当时的豪门士族。其中尤以谢氏家族受祸为烈。谢灵运直接在广州被处死,其后人被弃置于此近二十年。谢纬以驸马之身份,流寓广州长达十年。沈怀远也流寓于此达十年之久,还有吴地的张融、顾迈等,都是一等的高门士族。 

  这一次次的贬徙,透露出豪门士族与刘宋皇权之争的残酷无情。庶族地主代表刘裕建立起的刘宋朝,与门阀士族还处于一种相互抵牾的状态中。所以,一方面,因于门阀士族以门第才望自负、恃才傲物之习难改;一方面,统治者显然是有意识地要打压门阀士族在经济、政治和文化上的优势地位。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齐梁时期,彼此寻求到了相对适合的方式,调整了各自的姿态,矛盾趋于缓和,皇族对于文士的尊崇也日益明显。梁陈之际的文士,大多或因为出仕为官,或因为避乱而来到岭南,直接被贬徙的已经少之又少。 

  就这些流寓文人的去向地看,大体有“广州”、“曾城”、“封溪”、“交州”、“始兴”等。其中广州、始兴为重点区域。具体看,流寓广州的有王叔之、谢灵运、谢超宗、何长瑜、谢纬、顾迈、沈怀远、刘祥、范云、王僧孺、范缜、柳恽、徐伯阳、江总、阴铿、岑之敬、袁敬等十余人。流寓始兴则有沈怀远、范云、萧子范、阴铿、江总等人。但其实,始兴作为当时出入岭南的必经之地,恐怕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先抵达始兴,然后陆续南下广州等地。因此,在南朝时期,始兴的发展,尤其是它在文化上的快速积累,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其来有自,与其独特的地理优势,与一批接一批的文士南来是息息相关的。 

  南朝时流徙岭南者,大多并非如此前的皇亲国戚、位高权重者,而是当时数一数二的高门士族,其文化素养代表了其时文明的最高程度。而他们滞留岭南的时间又都不短,使得他们有较充裕的时间去体验、领会岭南文明的精髓及异同,促使中土文明与岭南文明的融合发展。文明因交流而共生,而精彩,流寓者以其较高的文明,促进着岭南的提升发展,岭南的风物人情反过来也带给流寓者以新鲜的感受,使其创作题材获得别样的拓展。而随着流寓者对于岭南的文学书写不断丰富起来,岭南的文学形象也从模糊走向清晰,进而走进主流的文学书写中。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