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镇海楼是一部大书 那它就是书的封笺
·历史街区要“有机更新” 而不是造假古董
·拾翠大屋藏身西关 惊艳百年身世成谜
·“我目睹了邱少云牺牲过程”
·打工文学:打捞一个时代沉积的历史
·两地通达
·侨园:开“现代居住文化”之先声
·摸着石头过河闯出流行音乐原创时代
·几块秦砖汉瓦牵出一串悠然往事
·侨乡:悬隔百年的现代化之梦
·1949年,是廖冰兄漫画的最高产年份
·这张《五羊仙迹图》上 一只羊也看不到
·“把憋了多年的冲劲表现出来”
·关于胡蝶: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
·吴湖帆的刻印与改名
更多>> 
文史评论
没有大胆的突破或许就没有“岭南盆景”的诞生

   在广州城区1000多个大大小小的批发市场中,芳村花鸟鱼虫市场是可以牵动人心思的存在。不仅仅因为这里的猫猫狗狗、乌龟金鱼对许多孩子来说是童年的快乐,也因为这里的花花草草、盆景假山是成年人的玩具。 

  说到盆景,不能不讲作为中国五大流派之一的岭南派。岭南派盆景的发展,如果从源流算起,至今已有近百年历史,因结合岭南地区自然、人文而形成自有的迷人魅力。它最早形成之地,也一度是最大的创作与交易中心就在今天的芳村一带。  

岭南盆景 
孔泰初 
岭南盆景
 
岭南盆景
 

岭南盆景

  纯熟技艺与高雅情趣的偶然融合 

  岭南盆景的异军突起,独树一帜,实则是一种大胆创新的产物。而促成关键变化的突破点,就在芳村。 

  广东农史专家周肇基指出,20世纪20年代,“芳村的盆景艺人,毅然冲破传统模式的束缚,投身于千变万化的大自然中,悉心观察,勇于探索,终于闯出一条师法自然、借鉴岭南画派艺术的新路子,对盆景艺术的风格、立意和制作技巧来了一番彻底的变革”。20世纪30年代后期,芳村盆景艺人创作出了一批立意新颖,能体现岭南自然风貌,在艺术上有深远影响的佳作。于是作为中国盆景艺术的一个流派——岭南盆景异军突起并为世人注目,“芳村遂成为岭南盆景艺术的发祥地之一”。也就是说,作为一种独立风格的“岭南盆景”,出现的时间不算长,也就近百年的历史。 

  在岭南盆景的萌生和发展期,涌现出一批艺术大师,比如孔泰初。他自幼习字练画,热爱大自然,有良好的艺术基础和审美修养,早年在市内开茶庄,抗战时广州城区遭遇日本飞机轰炸,经商难以为继,遂迁往花埭,与盆景世家陆学明携手切磋盆景技艺。陆学明从小跟随父亲经营翠香园,盆景制作经验极为丰富。两人在技艺与情趣方面的珠联璧合,令盆景艺术得到了跃升式的发展。 

  据说孔泰初为了再现自然,专门到山野中临摹树桩百态,贴满门窗朝夕揣度,捕捉灵感。他和陆学明联手创造出适应岭南气候条件的“截干蓄枝”;依自然态势的“大飘枝”“大回枝”;依树种而异的垂柳型、木棉型、榕树型……为盆景风格的本地化成功提炼出大量独特的艺术语言,开启了识别度极高的艺术风格。他们的作品多次在全国花卉盆景展中获奖。陆学明被国家建设部授予“中国盆景艺术大师”称号。 

  又一位名家是苏伦。他是芳村馥林园第三代传人,父亲是岭南画派名家苏卧农,自幼在艺术氛围浓厚的环境中长大。20世纪50年代,他到流花公园西苑进行盆景制作,得到孔泰初的指导,又经数十年的潜心研究,其作品有苍郁浑厚的艺术风格。 

  早期从花棣兴起 但缺少独特风格 

  苏伦曾研习盆景艺术的流花湖公园中的西苑素有“盆景之家”的美称。穿行其中,回廊照壁,石山岩洞,曲水流瀑,可以盘桓上好一阵。榕荫馆、亭榭等陈列厅中,露天的院落里摆设着岭南各种类型的盆景300多盆。它们在国内外的大赛上拿奖不少,久负盛名,其中不少是黑松、罗汉松、榆树、九里香等珍贵或特色品种,树龄最老据称达160年。在这里,不禁让人回想起岭南盆景的最初源流。 

  周肇基指出,中国的盆景艺术兴于唐宋,盛于明清。明末清初大学者屈大均《广东新语》载:“九里香……广人多以最小者制为古树。枝干拳曲,作盘盂之玩,有寿数百年者。予诗‘风俗家家九里香’。”可见当时的广州古树盆景已进入千家万户。 

  现在岭南盆景常用的植物品种,比如罗汉松、榆、九里香、柏、水松等,在当时已经广泛使用。周肇基指出,早期盆景作品,大多依植物自然形态稍加修剪造型,且强调较为严格的程式,比如树干必呈“之”字形,主树有几个弯曲;部位之间要有一定的距离;树型为“田螺头”“宝鸭头”;主树旁有一至两棵小树,为三曲三托一顶等。还有用铁线绑扎成福、禄、寿、禧等字样,或鸟兽状的吉庆造型。当年花埭每逢端午节、中秋节、冬至节等节庆,各乡都要举办迎神赛会,同时摆设花局(又称斗花局),“各自都把拿手的艺术盆景、奇丽的香花异草按一定的摆法放在醒目的地方供游人观赏评论。优胜者的奖品是烧酒、烤猪和利是。这些作品有的盆景古树硕大粗壮,高达数米;有的成双成对谓之‘将军树’;有的造型如‘孔雀开屏’,是花农朴素淳厚的风趣之作,有些刻板,程式化,生机和灵气不足。” 

  故而,孔泰初等在芳村的探索,是从陈陈相因但又高度成熟的产业链中走出的一条新路,一俟风格纯熟,迅速席卷花棣,流布广州,成为潮流。这当中经历多少艰辛失败,恐怕难以计数。但其大胆探索,不断创新的精神,倒是与广州的城市性格一脉相承。 

  最擅“截干蓄枝” 

  每一件都是时光的恩赐 

  岭南盆景艺术精品多次被作为国家礼物赠送给外国贵宾,20世纪60年代,孔泰初在流花西苑栽培和创作的雀梅《春复春》等4盆岭南盆景,被周恩来总理作为国礼赠送给埃塞俄比亚塞拉西皇帝;20世纪80年代,盆景协会副会长、现名誉会长苏伦的九里香盆景,被外交部长吴学谦和广东省省长叶选平选为国礼,赠送给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二世…… 

  专家们指出,中国盆景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受到不同的自然条件、风土人情、欣赏习惯的影响,通过耳闻目睹、师传口授,在一定的地域流传开来,就形成了地方风格。一旦得到更多人的接受和效仿,就会在更大的范围内得到流传,从而形成艺术流派。中国盆景有传统的五大派别:岭南派、川派、苏派、扬派和海派。 

  有研究者指出,岭南派盆景在形成过程中,受岭南画派的影响,创造了以“截干蓄枝”为主的独特的折枝法构图,形成“挺茂自然,飘逸豪放”的特色;创作题材或师法自然,或取于画本,分别创作了秀茂雄奇大树型、扶疏挺拔高耸型、野趣横生天然型和矮干密叶叠翠型等具有明显地方特色的树木盆景;又利用华南地区所产的天然观赏石材,依据“咫尺千里”“小中见大”的画理,再现岭南自然风貌。 

  所谓“截干蓄枝”,是一节一节把树干锯掉以后,再一节一节蓄养出来,按照创作者想要的姿态生长。原理是截去植物枝干后,让其顶端萌发新枝,待长到大小合适再进行裁截,如此反复,使树干矮化柔顺,枝条曲折有利,劲如屈铁。因此,一件岭南盆景作品成型的时间很长。曾任广州盆景协会会长的盆景名手谢荣耀曾指出,岭南盆景有一种曲线美,曲线有弯曲又有力度,它是一节节拔出来的,比较贴近自然,也有力度。它和用铁丝弯出来的不一样。岭南盆景的分枝,大干里面还有大的分支,大的分支里面还有小的分支,小的分支里面还有出枝爪,这样一级一级地、几级来过渡。所以要理解岭南盆景独特的艺术之美,不能不学习它的制作技法和技法形成的思路。而要更深地感受其内涵,也不能不去古花棣所在,即今日荔湾芳村一带的花卉市场走一走。虽然今天广州的花木交易早已突破了芳村的地域范围,但自然地理形势造就的历史渊源,相信会给人以不同的体味。

  文/图:记者 卜松竹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