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吴湖帆的刻印与改名
·清泉石上流 民国老课本之美
·77岁传人年迈 广州檀香扇久未飘香
·广州西关的白话最标准吗?
·省佛交往 同城溯源
·去博物馆的初衷就是要思考人生
·蔡鸿生:从广州探寻中国史上的航海时代
·陈家祠新说
·文学研究中的或然与必然
·赵佗墓深藏越秀山下?
·精美玉璧 谜团重重
·古钱天圆地方 实为方便铸造
·这些最早的石质构件是不是岭南风情的“曲水流觞”?
·徽宗时代的时间穿越术
·对清朝国力的 一次深入评估
更多>> 
文史评论
关于胡蝶: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
温兆海

  拙文《胡蝶戴笠艳闻质疑》于2016年4月12日在《南方都市报》刊出后,接着《扬子晚报》等数家媒体纷纷转载。当时有读者在网上称拙文为一家之言,虽有几分道理,但胡戴艳闻在民间传了几十年,是肉钉在板上,谁也翻不了了。同年12月23日,历史学者、腾讯网历史频道主编谌旭彬先生发表《“戴笠霸占电影皇后胡蝶”之说是伪历史》一文。文章以大量史实为依据,有理有节,戳穿沈醉的谣言。

  胡戴艳闻滥觞于国民党军统要员沈醉。据笔者多年的考察,1995年以前国内出版物对戴胡艳闻之说全出于沈醉原文,没有新的说法。1995年以后,坊间出现一些半文半史书刊与含有大量虚构成分的传记文学作品,鱼龙混杂,使人难辨真伪。一些出版社受利益之诱,打着“正当”“合法”的招牌,任凭作者耸人听闻,猎奇哗众。稍有判断力的读者,读到此类文字,不但没有产生愉悦感,反而觉得作者热衷于噱头,胡编杜撰。现试举几例为证:

  1,2014年出版的《影后胡蝶》一书中第169页写道:“胡蝶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时,含着泪对潘有声说:有声,虽然我们办了离婚手续,但是我的心是永远属于你的,姓戴的只能霸占我的身体,却霸占不了我的心。”试问,此离婚协议签于何时何地?何人在场?此话何人听到?又是何人告知作者?作者当时尚未出生,为何对此事知晓得如此清楚。答案恐怕是:挖空心思,无中生有。

  2,2014年出版的《影后胡蝶》第17页中还有这样的描述:“1944年圣诞节,戴笠选择了这一天公开与胡蝶的关系,当晚在中美合作所举行了盛大的联欢晚宴。此时戴笠一手挽着胡蝶,一手频频举杯。据中美合作所的美方参谋长贝利乐上校说:‘我看到戴将军连饮黄酒160杯,仅仅稍带醉意,发表长篇讲话,亦不失言,奇事奇事!’”人们不禁要问,戴笠虽是丑类,但高官利用权势夺人爱妻为古往今来人所不齿,如此简单的情理戴难道还不懂吗?他会在这种场合明目张胆作出此举吗?况且当时重庆国共两党并未对此名流云集的风光盛事予以公开报道或记录,岂不怪哉?戴之“亲信”毛人凤、沈醉、文强亦从无对此作述。更令人心生疑窦的是,装酒的杯究竟有多大?160杯酒重量有多少?别说是酒,就算是水,160杯戴笠能吃得消吗?

  3,2006年出版的《胡蝶传》第228页中云:“胡蝶对戴笠说想吃水果,戴笠听后立即派飞机到印度运回不少水果。胡蝶说居住的房子空气不好。戴笠为讨胡欢心,马上令人建一栋别墅供胡蝶享用。”上述之说,作者是耳闻还是目睹?出处何在?

  4,2006年出版的《胡蝶传》第228页中把戴笠和胡蝶的云雨之欢描绘得惟妙惟肖。如什么“灯光下,胡蝶脸色酡红,戴笠呼吸急促起来,再也按捺不住……待胡蝶醒来时,才发觉身边睡着一个男人戴笠。”作者如亲历其境,连戴胡每一个表情、动作也看得如此清楚。明眼人一看便知:本节纯属虚构。

  说史者应凭史实讲话,做到有几分证据就说几分话。

  ◎温兆海,文史研究者,现居江门。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