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省佛交往 同城溯源
·去博物馆的初衷就是要思考人生
·蔡鸿生:从广州探寻中国史上的航海时代
·陈家祠新说
·文学研究中的或然与必然
·赵佗墓深藏越秀山下?
·精美玉璧 谜团重重
·古钱天圆地方 实为方便铸造
·这些最早的石质构件是不是岭南风情的“曲水流觞”?
·徽宗时代的时间穿越术
·对清朝国力的 一次深入评估
·也谈中国古代雕版印刷术的起源问题
·世界上最古老的皮屑与最古老的脚印谁留下的?
·余其伟的新思考 广东音乐的故乡与他乡
·活化老糖厂 甜了旧时光
更多>> 
文史评论
广州西关的白话最标准吗?

  方言是我们的身份标记。无论广东人、山东人、河北人、湖北人,还是广府人、潮汕人、客家人,大家都是黑头发黄皮肤,在日常生活中如何区分?经验告诉我们,既不是根据他们的书面文字,也不是根据他们的相貌、衣着,而是听他们的口音、方言来区分的。“亲不亲,故乡人”。当我们在举目无亲的异乡漂泊时,忽然听见从茫茫人海中传来熟悉的乡音,能不激动得热泪长流? 

  

  重刻《广韵》 

  A 

  “我们说的不是方言,而是正宗汉语” 

  粤语在演化过程中,吸收了一些越语成分,但古汉语的特点至为明显。语音方面,保留了最多古汉语的发音;声调方面,在保留古汉语平、上、去、入之外,还衍生出一个中入调,一共有九个声调,是古汉语入声保留最完整的语言。邹鲁先生说:“腔调虽变,而其中原音韵仍然不变。欲知其音韵不变,最好以诗韵证之。今任觅诗韵中之一韵,若知其广州音之韵中一字,即可推而知其他各字之广州音,以七阳八庚等最明显。” 

  词汇方面,粤语保留了大量古雅的古词古义。古汉语是没有卷舌音的,粤语也没有,但普通话则有很多,显然是受北方游牧民族的阿尔泰语系影响。也就是说,粤语与最古老、最正宗的中原古汉语十分接近。不少广府人都理直气壮地说:“我们说的不是方言,而是正宗汉语。” 

  常听见有人说:“你的白话不正。”似乎有一个正与不正的标准,但这标准是什么呢?有人说白话是以广府话为本,广府话是以广州话为本,广州话又以广州西关(上下九、第十甫一带)为本。但也有人主张,白话应该以香港话为标准,因为广州白话已经受到北方话的强势影响,很多发音已经背离传统了,比如有大量的懒音,而香港受北方话影响相对较少。也有人认为,现代广州、香港的发音都不标准,应该以北宋陈彭年、丘雍编修的《广韵》发音为标准,香港的何文汇先生,则主张白话应严格按照《广韵》进行正音。 

  其实,任何有生命力的语言,都是在不断的变化当中的,长久地一成不变的语言是死的语言。所谓粤语,指的是以广州话为本的广府方言。清代广东著名学者陈沣认为,粤语形成于隋唐,“盖千余年来中原之人徙居广中,今之广音实隋唐时中原之音。”其实粤语的历史,要远远早于隋唐。它是当年南征的秦军带来的,发源地在封开,从粤西沿西江流域,传至广西梧州和广东珠三角地区。这和秦军驻屯的地点是相吻合的。 

  B 

  现在的广府白话带有古老的中原音 

  许多语言学家都说,正宗粤语的标准音在广州西关。但秦代的西关,还是一片汪洋呢,它之所以能够取得粤语标准点的地位,完全是拜它在历史上的经济实力所赐。这是经济地位影响语言的一个例证。 

  先秦时代岭南通行古百越语,后来秦始皇派大军统一岭南,中原文化一如水银泻地,处于弱势地位的古百越语,便节节败退,被逐入穷乡僻壤。据说如今壮侗语还保留着一点百越语的残迹,我不是语言学家,故无从考证。中原代表着一种经济与文化的强势,掌握着“话语霸权”,语言都要跟着走的。 

  秦汉大军作为征服者,他们使用的语言,必然居主导地位。秦军把雅言带到岭南。所谓“雅言”,是春秋战国时期,北方在官方场合(包括讲学与祭祀)使用的语言。初期他们只是在西江流域驻扎屯田,雅言的流行,也局限于秦军戍区内,即肇庆、佛山、广州、中山、珠海、东莞、深圳、香港及梧州、贺州等地。 

  以秦军所使用的“军话”及“雅言”为基调,不断融入当地的越语,慢慢从“方言岛”的存在形态,演变为广府话(粤语、白话)。俟汉武帝平南越国后,在更大范围内流传,远及交趾刺史部所辖区域。因此,现在的广府白话,其实是带有秦汉时的中原音的,并非自古以来就通行岭南的语言。 

  C 

  语言是个“势利眼” 

  西晋永嘉之乱以后,晋室南渡,大量流民涌入岭南,岭南的语言又开始变化了,所谓“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晋语”。晋语与秦汉时的雅言,显然已有很多不同,那么,是不是需要以雅言对晋语进行正音呢? 

  事实证明,语言也是个势利眼,谁有财有势它就跟谁走,这是一定的。任何强势语言的背后,都有强势的政治与经济实力做支撑。政治的强势地位,是官方语言的有力支撑;而经济的强势地位,则对民间语言有更广泛的影响。客家人说:“宁卖祖宗田,不丢祖宗言。”如果有一天祖宗田真的卖光了,祖宗言也必然会随之丢光。古百越语的湮灭,就是证明。 

  历史上,广东最富的是广府地区,广府最富是广州地区,广州最富是西关地区。因此,西关音成为强势的语言标准,便理所当然。1949年以后,普通话成为强势语言,白话也不能不臣服,西关“最富”的地位丧失,西关音的标准地位自然就随之丧失。到了中国改革开放后,香港凭着强盛的经济地位,使香港语言也有成为强势语言的趋势,大量华洋杂陈的港式粤语长驱直入,对粤方言所作的深耕改土,恐怕是历史上两百年都难以达到的。 

  因此,无视近几十年中国经济、政治版图的变化,非要以一千多年前的《广韵》为标准发音,作为语言学家的理想,未尝不可,但现实中注定失败。 

     文图 叶曙明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