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文学研究中的或然与必然
·赵佗墓深藏越秀山下?
·精美玉璧 谜团重重
·古钱天圆地方 实为方便铸造
·这些最早的石质构件是不是岭南风情的“曲水流觞”?
·徽宗时代的时间穿越术
·对清朝国力的 一次深入评估
·也谈中国古代雕版印刷术的起源问题
·世界上最古老的皮屑与最古老的脚印谁留下的?
·余其伟的新思考 广东音乐的故乡与他乡
·活化老糖厂 甜了旧时光
·行业博物馆场馆建设
·百年前假日便加开临客?
·“陈寅恪文章写得不好”其实是伪问题
·康熙诗歌里的“劳动节”
更多>> 
文史评论
陈家祠新说
陈林

  这是第三次去陈家祠了,每次都会不经意间发现一些东西,令我怦然心动。作为陈氏后裔,我对陈家祠的感觉,究竟是与一般游客有些不一样的。陈家祠建于清光绪年间,是广东七十二县陈氏族人出资共建的一座合族祠。陈姓是岭南望族,为广东第一大姓,素有“天下李,广东陈”之说。陈家祠供奉的祖先牌位,就一度达到一万两千余个。

  由陈家祠的合族,我想到义门陈的分庄。义门陈始祖陈旺,南朝陈国皇室后裔,公元731年移驻江西德安,开枝散叶。陈氏以忠孝节义为本,勤俭耕读传家,历经十五代不分家,高峰时多达三千九百余人。义门陈创办了史上最早的东佳书院,不少江南名士皆出其门。族人致仕,数代为相。所谓八百头牛耕日月,三千灯火读文章,一时盛况,举世无两。

  公元884年,唐僖宗首旌“义门陈氏”,并题御诗《赞义门陈氏》:金门宴罢月如银,环佩珊珊出凤闉。问道江南谁第一,咸称惟有义门陈。后又经数朝旌表,欧阳修、苏东坡、黄庭坚、朱熹等名儒亦大加褒扬,义门陈名盛天下。陈氏《家法三十三条》,被宋朝奉为“齐家”典范。

  人多了,势就大了,难免引起皇家猜疑。公元1062年,宋仁宗在文彦博、包拯等重臣屡次奏请下,以“义播天下”为由,下旨义门陈分家。陈氏族人被迫分拆三百三十余庄,迁往全国七十二个州郡。除江西九十三庄外,邻近的湖北、浙江、福建、江苏、安徽、湖南分布也比较集中。广东偏隅南疆,也分了十五庄。

  分拆迁徙的过程并未结束,还有二次、三次分徙。比如笔者所宗黔江陈氏,不知是不是由当年分庄时四川八庄之一分拆而来。据传,我的某代祖先,育有十二子,分家时用一副家传象牙象棋,将帅自留,其余六对十二枚棋子(士仕,象相,車俥,馬傌,砲炮,卒兵)抽签,以此为信物,十二兄弟各执一枚分赴四处安家立业。黔江陈氏抽到的是红“仕”。

  一分再分,一迁再迁,有道是:一门繁衍成万户,万户皆为新义门。义门陈氏繁衍至今,人口已达四千万,差不多占了陈姓总人数的一半。因德安唐时隶属江州,故有“天下陈氏出江州”之说。

  然而,广东陈氏族人广布,并不都出自义门陈,甚至主体不一定是义门陈。盖因陈姓来源还有另一种说法“天下陈氏出颍川”,这是一个更加久远的故事。

  颍川陈氏的起源,比义门陈氏更早,可以追溯到秦国灭齐之时。当时,齐国王族子孙纷纷隐姓埋名以求自保,其中一支名田轸,迁入周代陈国故地颍川,恢复陈姓,改名陈轸,为颍川陈氏始祖。汉末魏晋时期,颍川陈氏传至陈寔一代,在盛行门阀制度的大背景下脱颖而出,成为名门望族,世代传袭,人才辈出。

  颍川陈氏从颍川走向全国各地,其中较大的两支,分赴闽南和江浙一带。迄今陈姓在福建、江苏、浙江都是第一大姓。建都南京的南朝陈国,创立者陈霸先便是陈寔后裔。义门陈始祖陈旺的祖上,亦是陈国皇族。所以,颍川陈与义门陈同出一宗,义门陈是颍川陈最大的分支。

  广东陈姓源流,主要来自四个方面。一是潮汕地区,以颍川陈为主,多从闽南迁来;二是珠三角地区,北宋义门陈分庄时迁来;三是粤北粤西地区,随南宋末代王朝迁徙而来,属客家陈姓,颍川陈、义门陈皆有;四是水上陈姓疍民,源于陈友谅兵败后,余部和家人为明王朝所驱迫。陈友谅属义门陈湖北四十三庄的一支,故陈姓疍民应以义门陈为主。除了这四支主流,还有一些是历朝历代零星迁入,或由当地人因种种原因改姓而来。

  正是由于来源甚广,岭南地区陈氏祠堂虽多,但通常不分颍川堂、义门堂。并且,广东一带还有一个习俗,陈姓与胡姓同堂祭祖。这是将两姓的共同祖先追溯到了三千多年前。周武王灭商后分封诸侯,舜的后裔胡公满被列为十二诸侯之一,封于陈地。胡公满后裔少数以胡为姓,多数则以国为姓,是为陈氏。

  聚广东诸县陈氏,合建一祠,此事筹谋已久。1888年4月,终于有了实质进展,48位族中乡绅名流制定了建祠章程,联名邀请各地族人到省城商讨建祠大事。由于当时广州城内已难以觅到合适地方,陈氏族人在西郊购得一片种植茨菰的水塘建祠,请了岭南头牌建筑师黎巨川担纲设计并亲自监工。

  建祠工程并不顺利。水塘的土质条件需要特别做基础,主体建筑的每根柱子下都打了2.4丈长的木桩。资金问题,加上对建筑质量的苛刻要求,影响了工程进度。断断续续四五年,只建成供奉祖先牌位的后院,主殿聚贤堂尚未完工。直到1892年出现转机,建祠发起人之一陈伯陶在殿试中被钦点探花。陈氏族人大受鼓舞,认为这是建祠的风水显灵,借此发起新一轮筹资活动,确保了工程需要。两年后,陈家祠正式落成并投入使用。

  陈家祠门匾上的正式名称是陈氏书院。一般认为,陈氏书院首先是一个书院,是陈氏子弟读书的地方,同时又是陈氏族人供奉祖先的祠堂。其实,陈家祠既没有传统书院“讲学课试”的功能,也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宗族祠堂。

  陈家祠是典型的合族祠堂。合族祠兴起于明清时期的广州一带,是华南地区社会变迁和宗族制度成熟发展的产物。它由数县或数十县同姓族人捐资合建,各地族人以“房”的名义参与。修祠的主要目的,是为宗族子弟赴省城备考科举、候任、缴纳赋税等提供临时居所。

  合族祠作为一种宗族社会组织,并不符合正统的礼制规范。其运作不可能完全遵从宗族传统,也很难接受严格的社会约束。各“房”在祠堂内供奉祖先牌位,是作为捐资回报安排的。换句话说,族人牌位是花钱买的,通常以认捐数额确定排位顺序,钱多者居中,钱少者靠边。推销牌位,成了建祠的重要环节和主要资金来源,决定着祠堂的规模和建设进度。

  这种超越社区、地域的同姓组织,很容易走向结党营私。祠堂内时常容留各地族人,龙蛇混杂,也对当地社会治安造成不良影响。自乾隆中期开始,广州一些合族祠因“把持讼事,挟众抗官”,屡屡引发官府的禁祠行动。陈家祠之所以不称祠堂而称书院,就是为了避嫌。这也成为清代后期合族祠命名的通行做法。

  陈家祠被誉为岭南建筑艺术明珠,建筑规模庞大,尤以装饰华丽著称。砖雕、木雕、石雕繁复细腻,陶塑、灰塑、铁塑造型生动,各种水墨彩绘如行云流水,檐飞廊回,气象万千。郭沫若赋诗赞曰:天工人可代,人工天不如。

  在同一首诗里,郭沫若还写道:果然造世界,胜读十年书。那么,陈家祠造了怎样一个世界呢?

  修建陈家祠时,中国正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两次鸦片战争的后果正在发酵,太平天国创伤未愈,甲午海战风雨欲来。广州作为通商口岸,已涌入大批洋人,华洋杂处,风气渐变。在如此局势动荡的年代,内忧外患,陈氏族人修建这样一个书院式祠堂,几分是为了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实现传统士大夫的理想?几分是为了在大变局中探索新的修齐治平之道,融家族香火于世界潮流之中?

  以陈家祠为代表的岭南合族祠,反映了近代中国最波澜壮阔的文化交会现象。这种交会有着空前巨大的张力,使陈家祠的内涵远远超越了一座建筑物。

  它是宗族与社稷的交会,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因了合族祠这个中间层次,得以贯通一体;它是江湖与庙堂的交会,在民间社会与官方秩序的博弈中,市井文化表现出强大生命力;它是旧学与新学的交会,经史子集的耕读传统,面临现代科技和人文精神的挑战;它是古典与现代的交会,屋脊的灰塑,门廊的铁艺,窗棂的木雕,精湛之极亦繁复之极,却与墙壁上活泼俏皮的天使砖雕相得益彰……

  交会是时代的产物,时代的基因则由一代代陈氏族人传承下来。也许,在陈家祠的主要发起人陈兰彬、陈伯陶身上,就埋下了这种交会的种子。陈兰彬生于1816年,37岁进士及第,1872年率首批留学生赴美,随后出任首任驻美公使,回国后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陈伯陶生于1855年,也是37岁中进士,并在殿试中获点探花,授翰林院编修,任国史馆协修、总纂,清亡后寓居香港20年,以“清朝遗老”自居,直至去世。

  当然,这种交会现象的集中体现者,当属另一位后辈族人陈振先。陈家祠落成十周年,即清朝宣布废科举的前一年,27岁的陈振先入读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主攻农艺学,获博士学位。四年后回国,参加学部留学毕业生考试,获第一名。次年宣统元年廷试,获授翰林院编修。中华民国成立后,历任农林部次长、农林总长、教育总长、总统府顾问。50岁转入学界,任北京税务学校校长,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教授。晚年出任湖北国立金水农场场长,奉命以官价收购农田,广植甘蔗,与当地农民发生冲突,为乱民所害。

  “不知东海多深浅,要取微禽木石填”,这是广东新会人陈昭常临死前在病榻上留下的诗句。陈家祠落成当年,年仅27岁的陈昭常进士及第。他因与詹天佑一起修筑了第一条全部由中国人设计施工的铁路名载史册,却因奉旨处决革命党人背负骂名。宣统年间任吉林巡抚,民国初年任吉林都督。史称岭南人在东北扬名的,前有明末清初袁崇焕,后有清末民初陈昭常。

  对读书人来说,晚清民国时期无疑是中华数千年文明史上最激情澎湃的时代,也是英才巨匠层出不穷的时代。一些有中国传统文化功底的年轻人,接受了西方现代教育,造就出一批学贯中西的人物。在那些风雨如磐的日子里,他们或治学或入仕,或保守或开放,或彷徨或坚定,孜孜以求中华民族的出路。

  一个世纪过去了,这种交会没有停息,它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展示自己的魅力。从华洋共处的样板——— 香港的命运来看,如果说十九世纪中后期三个不平等条约下的香港,反映了这种交会给中华民族带来的不可承受之痛,而今天“一国两制”下的香港,面对粤港澳大湾区、一带一路倡议拓展出来的广阔空间,不正正诠释了这种交会对新时代的期许吗?

  当今世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种交会,当以更大规模、最广领域、更深层次展开。可世事吊诡,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提出“门户开放”的美国,今天却祭出了贸易保护主义的旧幡。相反,当年闭关锁国的中国,如今成了自由贸易的捍卫者。天道轮回,屡试不爽。

  陈家祠的故事常说常新。朋友,去看看陈家祠吧!那何止是一处建筑精美的院子,它分明是近代中国与西方世界交会处默然耸立的文化标本。它对你的启示,在过去,在当下,更在未来;在岭南,在中国,也在世界。

  抚今追昔,感慨万端,赋诗一首以为记:

  珠水城中去,云山廓外斜。

  百年风水地,一宇冠南华。

  璞塑藏神韵,精雕夺奇葩。

  争从夸绝艺,谁与念探花。

  斗室惊幽梦,长风逐落霞。

  因缘交会处,文脉走天涯。

  分合三千岁,相逢一碗茶。

  向来耕读第,何止是陈家。

  ◎陈林,现居香港。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