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老屋改造最难是办手续”
·一个人撑起一项国家非遗
·罗新:在徒步中找寻真实的中国历史
·广马文化是广州的财富
·近代史的骨与肉
·艺术建筑的杰作 历史文物的见证
·晚清的铁路利弊论
·这里的人 最早向海洋要“田”
·从“国学”到“文史”
·李铁夫美国生涯仍是“黑洞”
·“骨语者”李法军解读百名红军的生前遭遇
·如何重建李铁夫生平?
·南海神六猛将 两个是“老外”
·西汉南越王宫 有点“古希腊风”
·中国第一座钢筋混凝土建筑:马丁堂还是瑞记洋行?
更多>> 
文史评论
浴血长空沈崇诲
———电影《无问西东》“沈光耀”角色原型
肖伊绯

  2018年年初热映的电影《无问西东》,片名出自清华大学校歌“立德立言,无问西东”;影片试图通过四个不同时空的故事,来诠释清华精神与中国知识分子的时代风貌。影片中由王力宏饰演的投笔从军的清华学生沈光耀,果敢勇毅,只身驾驶战机撞沉日军敌舰,谱写了浴血长空、慷慨报国的壮丽篇章。那么,“沈光耀”这一角色,是否存在历史原型?如果存在,这一原型的相关事迹究竟如何,又是否有较为真实可靠的历史记录呢?

  沈崇诲像。

  黄震遐文章《沈崇诲肉弹炸敌舰》。

  一

  经考,“沈光耀”这一角色原型,乃是被誉为“笕桥之鹰”的空军烈士沈崇诲(1911―1937)。沈崇诲祖籍江苏江宁,后迁居到湖北武昌。其父沈家彝(1881-1954,著名法学家,曾任上海特别市高等法院院长)。1921年,他考入北京成达高等小学,后入天津南开中学。1928年,考入清华大学。1932年7月毕业后,赴绥远工作;同年12月,考入笕桥中央航校第三期,毕业后曾留校任飞行教官,后调任空军第二大队第九中队中尉分队长。

  1937年8月13日,侵华日军在上海发动“八一三事变”,中国军队奋起抵抗,“淞沪会战”也随之爆发。8月14日,中国空军参战,成为中国空军在抗战中的“首战”,史称“八一四空战”———沈崇诲奉命随第二大队轰炸日军第三舰队。激战中,正遇日军在码头登陆,遂轰炸之,并炸毁堆在码头上的日军军械,使日军伤亡惨重。8月19日,沈崇诲再次奉命轰炸敌舰,适遇敌战斗机袭击南京、杭州,我军护航战斗机被迫迎敌;沈崇诲只能在无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与第九中队飞行员升空执行任务。沈崇诲飞临日军舰时,所驾904号战机突然发生故障,尾部冒出浓烟,速度减慢,脱离战斗队形。此时,日军旗舰“出云号”正指挥航队与中国空军激战,沈崇诲与同机的陈锡纯,毅然决定驾机撞击“出云”号,与敌舰同归于尽,殉国时年仅26岁。

  年仅26岁的沈崇诲舍身成仁、慷慨赴死的事迹,的确令人感佩。应当说,电影《无问西东》对这一历史原型的艺术加工与重新塑造,也相当成功,让如今的观众对抗战期间青年知识分子的报国赤诚,有了更充分的认识。

  二

  有了上述基本史实为依据,笔者又多次检索相关历史文献,以期对沈崇诲这一历史人物有更进一步的、更为充分的了解。幸运的是,在一册于1946年由重庆青年出版社印行的《空军忠勇故事集》中,发现了其中有名为《沈崇诲肉弹炸敌舰》的一章,对沈氏殉国事迹记录较为详实,且其中有大量内容来自其当年战友的忆述,颇具“历史现场感”,其历史价值也毋庸置疑。为此,笔者酌加整理,转录原文如下:

  “八一三”后,当第四驱逐大队英勇地扫荡东线血红的上空时,另外在中国空军光荣的轰炸史上,亦划了一道彩虹耀目的纪录。这一个强壮伟大的纪录,便是第二大队———中国空军中的突击兵团的伟岸的战绩。如今相隔数月,虽已事过境迁,但因为当日之所以未便将此悲壮的战史公布于世,既是为了军机上的顾虑,以致把这宝贵的材料一向都埋藏在黑暗中,则如今忽见光明,与世人相见。纵然事隔半载,自然仍是新鲜的事———新鲜火辣的印象了。

  第二大队是中国空军中的铁的骨干,在整个空中抗战过程中,要算这第二大队给了骄狂的敌人以最痛烈的迎头打击。使敌寇于震惊恐怖之余,不由自已的深深感到我第二大队的威力。日本海军少将松水寿雄在三月号“日之出”杂志上发表的空战论文中,曾经战战兢兢的提到:“彼等所自夸的××××机,以之用作轻轰炸机,实有非常优异的性能,它是一种可以飞来东京的飞机,此种飞机,时速一百九十英里,续航力十小时,从上海到东京的距离,是九百三十英里,往返共一千八百六十英里,故若是无风的天气,极易飞来。至于上海与神户或大阪之间的距离,还不足七百四十英里,即使有小小的风,这种飞机,也可以十分容易地飞来……”

  日本为免除我们优秀的××××机直袭东京起见,特地派出大量的海陆驱逐机在我东洋海面,封锁我飞向东京的航路。一方面用最新锐的木更津和鹿屋两航空队向我空军根据地猛烈进攻,企图将我们这一支伟大的突击兵团———中国空军中的铁的骨干消灭。木更津和鹿屋两航空队的袭击,被我第四大队和××队打得油煎火化,大败而逃。整个日本“皇国”的空中攻击武力,在一星期内完全凋零破产,这是日本所受的最大损失和打击。九六式攻击机的惨败,使日本海军当局对于我精锐的××××机,又发生新的恐怖。

  在日本空军攻击武力消失之后,拥塞在东海洋面佘山白龙港一带的敌人兵舰,陡然发现他们头上蔚蓝的中国天空是危险的,没有遮盖的。三千五百吨的“皇国”小巡洋舰,千把数百吨的小驱逐舰,都没有希望可以避免中国空军毁灭。有史以来第一次,日本海军忽然感到它自身的渺小。

  第二大队在开战当初,早在太湖西区广德附近的秘密场地内,集中兵力,取了待机的姿势。当敌人用它全力向江浙两省的上空从事侵略时,它只让英勇的第四大队拼命和敌人抵抗,把敌人进攻的力量迎头痛击,纷纷扑灭后,等到敌人再无余力了,才移转其目光于白龙港佘山大小洋山一带海面上敌军的舰阵———在堆满了飞机的航空母舰上,塞满了陆军的运输舰上,和艨艟大舰光溜溜的甲板上。

  在倚山面湖的广德飞行场上,秘密集中了一百名笕桥的学生:十万发机枪弹,百吨炸弹和三万匹马力,加上雄壮的体魄,凌云的壮志,牺牲的决心——— 凑成这个××大队,中国空军中的铁的骨干。这第二大队若全体同时出动,那三万匹马力的吼声.就会像五师骑兵的金戈铁马齐在天上驰过一样,“天会撼,地也会动的”。

  从八月十四日开始,××大队开始给敌人以痛击!以铁机轰铁舰,是铁的锤头,打在铁的砧上——— 最壮快的一幕又是一幕。下面请看第二大队中第×队队长的一段回忆:

  “八月十九日晨,在炎热的阳光下出发,七机构成严整的队形,升入一万英尺蔚蓝高空中。太湖的碧波如镜,水汪汪的江南美丽之秋野,开展翼下。能见度二万米,青天上有稀稀的一层薄云。七架××××机极强壮的发动机声奏着雄武的军乐,越过浦江闪烁之带,绕过淞沪的兵火,逐渐侵入浦东大沙洲的上空。

  “通过南汇上空的时候,副队长沈祟诲的‘九〇四’号机似乎发生效障,尾巴冒出长长的青姻,渐渐脱离队形落后了。沈崇诲是清华的学生,航学三期最优秀最果决的一员,大家都晓得的。我们回首浦东的烟云,不见‘九〇四’号机,不见沈祟诲其人的影子。但见高空万云如海,笼罩着白龙港凄愁的东海之水。

  “花岛山白龙港附近似乎都有敌舰踪迹。正午顷,率领着六架××××机继续遂行任务。七千五百英尺青云中,祖国海岸消失了,下面是一片澄碧的海,椭圆形的沙洲。将近一时,在五千匹马力的怒鸣中,佘山在望!敌人的军舰,约莫有十余艘,好像浮在池中的叶子,有些在冒烟。

  “高度七千五百英尺,进入轰炸航路———第一次就投下二千四百余磅,第二次投下三千磅!空气紧缩着。在两吨半的铁量倾压之下,火光怒闪,海水狂沸,澄碧的海中,陡然激起山般的白色的水柱,夹着万千的碎片,蹂躏整个佘山附近的洋面。三弹着落在一艘二等巡洋舰的左舷的一米达处,猛烈闪光之后,舰体逐渐倾侧,冒烟,人员如蚂蚁乱爬,终归翻了过来,咚的一声,汽锅爆裂,又是白水的大山。其他大小敌舰,同时四散逃命,蓝水上划了多数辐射的白浪纹。

  “归途,青天,艳阳,头上有一层稀疏的云带。好像有六架驱逐机快速的掠影在云中穿过,不辨敌我。白龙港又在望了,浦东大沙洲的灰色的海岸线徐徐出现着金黄与蓝色的海容的所在,即是白龙港。这时看到在我们下方二千英尺处,有一只孤独的××××机在慢慢逡巡着。

  “白龙港附近有大批敌舰出现,看见我们雄伟的阵容,惊慌失措,向上海蠕动逃去。机会太好,可惜炸弹已投光了,没有可以打击敌人的武器。天哪,就在我们悲愤填膺,很不得生吞敌舰的时刻,那架不断在我们下方,敌舰上方的孤独的×××× 机(现在已认明是沈祟诲‘九〇四’号了),忽然对准一艘敌舰,开足油门直冲下去!我们的心,我们的血,我们整个灵魂都跟着冲了下去!全世界似乎在窒息等待,白龙港风云暗淡山河变色……

  “咚———强烈的白光水柱,大蓬的黑烟,突出海面数百尺。烟消火散,敌舰倾侧,倾侧,舰尾先没,人如青蛙乱跳入水。轰的一声,火药库爆裂,一切毁灭!沈祟诲啊,我们若哭你无泪,若替你欢呼却无声,我们的心如沸浆,我们的泪眼模糊,我们周身的热血,如万马奔腾,老沈,沈同志,沈副队长,六架×××× 机一齐发出雄武的吼声,向白龙港白茫茫的海水致最后敬礼。”

  以上是第二大队× 队长的一段回忆,但我们不要忘记,这仅是第二大队千百次战绩中的一页,我们把这千百次悲壮战绩中的一页选了出来,来纪念“革命的笕桥”的精神,来纪念我们的战友,我们杀身成仁的勇士——— 沈祟诲副队长。

  以上两千余字的记述,出自黄震遐之笔。黄震遐(1907—1974),笔名东方赫,南海县人,曾著有《陇海线上》《黄人之血》和《大上海的毁灭》等。黄氏本是记者出身,曾任上海《大晚报》记者。抗日战争期间,毅然投笔随军,奔走于陕西、甘肃和新疆等地,矢志从新闻报道方面声援与宣传抗战,撰写过大量关涉抗战战局与战情(尤其是中国空军的历次空战)的新闻报道,编著有《空战实录》(新力周刊社,1938年5月)《“二一八”武汉光荣的空战》(中国的空军出版社,1938年5月)《空军文学丛书:光荣的记录》(中国的空军出版社,1939年12月)等。

  三

  《沈崇诲肉弹炸敌舰》一文,最早曾发表于《空战实录》一书中,只不过文章名初题为《副队长沈崇诲》,实为此书的一个章节。出于军事上的保密考虑,文章中的战机型号及战队编号等均以×替代,且《空战实录》一书出版时距沈崇诲牺牲已近一年,黄震遐的文章方才得以发表出来。抗战胜利后,此文又改题为《空军第二大队东海奋战记》,发表在了《中国的空军》杂志上,后再被《空军忠勇故事集》的编者辑入,将文章题目改为更能突显主题的《沈崇诲肉弹炸敌舰》。沈崇诲的英雄事迹,也随着这一文章的多次改版与印行,而广为民众所知。

  1947年1月,由上海正气出版社印行的《中国空军抗战史画》一书,辑印了由著名军旅画家梁又铭所绘、表现中国空军在抗战史上的24次重大作战的油画,其中第四幅即为“沈崇诲与敌同归于尽”。同年8月,《中国空军》一书中,在正文之前专列一篇“华光灿烂的空中武士”,沈崇诲在列,称其“在白龙港以单机猛撞敌舰,同归于尽”,再次向国人表彰其英雄事迹。

  据考,沈崇诲所在的中国空军轰炸机第二大队,当时装备为美制诺斯罗普2E轻型轰炸机。诺斯罗普2E轰炸机,是美国诺斯罗普公司在上个世纪30年代设计生产的一种单发双座攻击机,是在“伽马2E”小型运输机的基础上改进而来。这种战机在中国被称为“诺斯罗普2E型轰炸机”(诺斯罗普公司生产,伽马2E改进),是当时中国空军配备的主力轻型轰炸机。它们自身重量轻,机载成员少,尤其航速较快,为340公里/小时,可以有效躲避日本战斗机的追击与拦截。在激烈的“淞沪会战”3个月内,这批轻型轰炸机主要装备两个轰炸机大队,有效支援了地面步兵作战,一度给予中国军队强有力的空中支援。

  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2014年9月1日和2015年8月24日,国家民政部分别公布了第一批和第二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300名及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沈崇诲的名字位列中国空军英烈名录———沈崇诲的英雄事迹,必将永载史册。

  ◎肖伊绯,学者,著有《民国表情》等。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