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买历史建筑 想拆就拆多部门去看 都管不了?
·旧广州体育馆这一爆改变了什么?
·沙湾何氏与广东音乐的前世今生
·清修《明史》为何费时百余年
·中国人的航空梦从广州始
·相依61载广州城与广交会情缘深几许
·画眉:文人墨客笔下的广州“市鸟”
·蒋介石对美国的依赖和抵制
·《海国图志》为何不能启晚清改革之路
·饭中鱼肉不如咸菜一口
·北江浈阳绝壁现神秘石堆
·李文田“邂逅”孙中山
·这座不起眼的东山民居真是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哪里是“广府人出洋第一埠”?
·古城维护,钱从何处来?
更多>> 
文史评论
周越然眼中的辜鸿铭
乔纳森

  光绪三十四年(1908),周越然初识辜鸿铭。1920年,周越然写了一篇回忆与辜鸿铭交往的英文文章Ku Hung-Ming,发表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英语学习刊物《英文杂志》(English Student)上。1926年,这篇文章收录于周越然的英文文集《文学片面观》(Some Writers and Some Books)。

 

辜鸿铭。

  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周越然用中文写了一组回忆性质的文章,后来收录于1944年12月出版的《六十回忆》一书。其中有一篇叫《编译之味》,写于1942年,当中谈及他在苏州英文专修馆任教的往事,其中有两段是关于辜鸿铭的,所述内容其实在英文文章里已出现过,不过,为了方便,下面还是引中文的版本。

  第一段云:“当时苏之英专……辜鸿铭君亦常常亲临。辜君第一次来参观时,余适授《鲁滨生漂流记》。不待余课毕,辜君口衔雪茄而发英语命令词曰:”停止,请停止!我是辜鸿铭,要先问你们一句话:你们教的读的是什么书?‘余起立曰:“《鲁滨生漂流记》。’辜曰:”你为什么要教这书?‘余曰:“因为他讲冒险进取的故事呀。’辜曰:”但这本书只讲一个人的冒险进取,最好选一本讲许多人冒险进取的书。‘余曰:“我的智识有限,找不到那种书。请辜先生介绍一本罢。’辜曰:”那里的话!难道《聊斋志异》还不是么?还不好么?‘余笑而言曰:“辜先生,恐怕毛提学使(指毛庆藩———引者按)要反对罢,不答应罢。况且我又不教国文。’辜曰:”也好,也好,你就教《漂流记》罢……我再问你:你是不是圣约翰出身?你的英文倒还不错。‘余答曰:“惭愧得很,我连圣约翰的大门都没有见过呀!’”辜鸿铭推崇“讲许多人冒险进取的书”,倒也不错,但他以《聊斋志异》为例,就近乎无理取闹了:书本身好不好是另外一个问题,关键在于《聊斋志异》也没讲“许多人冒险进取”呀。

  第二段云:“一月之后,辜君又来。走入课堂后,彼即高声曰:”周君,我认识你,你认识我么?……请你停一课,我同你去参观高等学堂。回来再到你房间里去谈天。‘后来在卧室中闲谈时,余低声下气而请问辜君曰:“先生熟读喀赉尔(C arlyle,现通译卡

  莱尔———引者按)的《法国革命记》(F rench R evolu-tion)。我再三细读而终不得其义,不知何故。请先生指教。‘辜君曰:“好,好,容易得很,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辜君长余几三十岁)。我只要给你一个纲要,我只要给你四个字———乱臣贼子。你再去读,就明白了。这是他们的《左氏传》呀。’试之,果然。余之能读此书,全是辜君之力,故至今心感之。后来辜君来苏,赠余墨宝多件,今尚存在。”说卡莱尔的《法国大革命》一书近于《春秋》,确实是个有趣的讲法。不过,对照周越然1920年的那篇英文文章,“乱臣贼子”四字对应的英文是H o n o r th eK in g an d B reak th eH eathen.这英文的意思,似乎不是“乱臣贼子”而是“尊王攘夷”。另外,英文文章里,也没有写《左氏传》,而只说《春秋》(S pring andA u tu m n A nnals)。窃以为,《春秋》“尊王攘夷”之义,可能更符合辜鸿铭的本意。也许是时间隔得久了,周越然自己的记忆已变得模糊,所以《六十回忆》里所写反不如二十年前的文章里记得精确了。

  周越然回忆辜鸿铭的英文文章里还有些有趣的内容,是不见于他的中文文章的。现择其要者三则,试译如下:

  辜君告我,其于香港始学英文。教师为一英人,甚严厉,所学之句,必命重复多遍乃止。教本则为弥尔顿之《失乐园》。“现在学英文都是用初学课本。我学英文开始就是习诵英诗经典。你的英文跟我的英文,差别就在这里。”初学外文即以诵诗为先之法,吾未敢谓然,而记诵若干诗句于学语言终不无裨益……

  提学使招饮,辜君于席间诵英诗一首,问提学使如何。提学使曰:“我不懂外语。”辜君不语,谛视提学使良久,曰:“那我把它译成中文。”译文佳妙,在场者无不称之。

  辜君有一举动颇蹊跷。余以英文与其讲话,其必答以中文。窃惟余之英文口语或逊于辜君,遂改以中文与其讲话。岂料辜君又改以英文应答。其英文发音甚纯正。惟在苏格兰就学,或返国后习讲中文,其发literature之音恒类litherathure.

  从这些地方,我们很能看出辜鸿铭的“名士风度”。周越然的记述,还是相当生动的。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