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沙湾何氏与广东音乐的前世今生
·清修《明史》为何费时百余年
·中国人的航空梦从广州始
·相依61载广州城与广交会情缘深几许
·画眉:文人墨客笔下的广州“市鸟”
·蒋介石对美国的依赖和抵制
·《海国图志》为何不能启晚清改革之路
·饭中鱼肉不如咸菜一口
·北江浈阳绝壁现神秘石堆
·李文田“邂逅”孙中山
·这座不起眼的东山民居真是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哪里是“广府人出洋第一埠”?
·古城维护,钱从何处来?
·《陈寅恪书信(422通)编年考释》“硬伤”录
·满天星斗:苏秉琦论远古中国
更多>> 
文史评论
旧广州体育馆这一爆改变了什么?
距离“中国第一爆”整整过去了16年,许多市民记忆犹新

  1957年10月2日,建于流花地区的广州体育馆落成开放。这座仿苏式的建筑落成,结束了当时广州缺乏大型室内运动场馆的尴尬。  在后来的40多年里,这座建筑不仅给广州城建带来新的审美角度,也丰富了广州的文化体育发展:多个世界冠军从这座建筑中走出,不少演艺巨星在此把美丽的声和影献给广州观众。2001年5月18日,因为有了新的广州体育馆,这座旧广州体育馆结束了她为广州市民服务44年的征程。身披“中国第一爆”光环,她以爆破方式被拆除。

2001年5月18日,旧广州体育馆被爆破拆除,被誉为“中国第一爆”

如今16岁的新广州体育馆也成为市民心目中的经典建筑

2001年5月18

  A

  旧体育馆的威水史

  上世纪50年代,百废待兴的广州投入“一五计划”建设。

  羊城晚报资深体育记者苏少泉曾撰文指出,当时的广州缺乏大型室内体育场馆,造成举办比赛的不便,一旦刮风下雨,不少好的比赛无法进行。在这样的背景下,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要求广州兴建一座大型室内体育场馆。

  1956年,广州决定在流花地区开建广州体育馆。其设计任务,落在岭南建筑大师林克明身上。

  “1956年要兴建广州体育馆……任务很急。经过调查研究,我认为天津馆和武汉馆都不理想,便决定采用薄壳结构,是全国九大薄壳结构建筑中的第一个……”在1995年出版的《世纪回顾》一书中,林老留下了对广州体育馆设计的回忆文字。

  28000平方米的占地面积,5600个座位,拥有当时国内跨度最大的钢筋混凝土屋架,以及罕见的柚木地板赛场、可调节室内大灯……在物资极其匮乏的上世纪50年代,广州体育馆配置堪称“高大上”。

  1957年10月2日体育馆开幕当天进行的穗港澳乒乓球赛,使得当时还是港方球员的容国团第一次回到内地。乒乓球世界冠军梁丽珍,羽毛球世界冠军侯加昌、庾耀东、关渭贞,体操世界冠军许志强,技巧世界冠军黎少文,举重世界纪录创造者陈满林、陈伟强等广东籍体育健将,均曾在广州体育馆训练或比赛过。

  除了体育赛事,广州体育馆频频承办起各类演唱会,崔健、陈慧娴、草蜢、李达成、陈汝佳、汤莉等人都曾在此一展歌喉。

  B

  被拆的两个原因

  尽管有多个光环,可踏入千禧年代,旧广州体育馆的陈旧以及其他市政设施建设的需要,让广州开始考虑旧体育馆的存废问题。

  “这个馆毕竟建于我国经济和科技水平不高的50年代,许多地方未尽如人意。比如比赛馆内的回声就解决不好,后来四壁蒙上吸音材料,广播仍然含混不清;更令人头痛的是暑天室温过高,碰上乒球、羽球比赛不能启动抽风系统,比赛馆内有如蒸笼,以至一名来访的外国羽毛球手躺在地板上抗议……”

  苏少泉说,广州体育馆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面临设施陈旧问题,1987年六运会在广州举办,广州曾投入250万美元对其加以改造,装上中央空调、现代化灯光音响、电子记分设备、单人靠背座椅等,情况有所改善。

  可到了2001年九运会在广州召开时,只有5000多座位的配套设施,使得广州决定在白云苗圃地块兴建新体育馆。

  除了设施陈旧,广州也客观存在着城建需要。2000年前后广州地铁需要在该区域修建越秀公园站和通往广州火车站的区间隧道。为了不影响解放北路的交通和避开该地块的溶洞以及人工湖,广州作出了拆除旧广州体育馆,以腾出地块进行明挖地铁施工的安排。

  C

  旧馆的最后一日

  2001年5月18日,是旧广州体育馆爆破拆除的日子。

  一座体育馆的拆除,成了广州乃至全国的大事——不少市民为了目睹她的倒下,订下了一路之隔五星级中国大酒店的客房;没有订到房的市民,在流花地区找地方围观;为了让更多人看到这一幕,广州本地媒体乃至中央电视台,均进行现场直播。

  “在闹市区进行建筑物定向爆破,这在当时还是罕见的。”16年前有份参与该次报道的羊城晚报摄影记者陈秋明称,体育馆的拆除最初被认为工程庞大,于是便冠以“中国第一爆”。

  为了记录“中国第一爆”,羊城晚报当天派出了16名记者参与报道,地面、楼顶、直升机内,都有羊城晚报记者身影。

  共话

  经典

  两代广州体育馆今昔对话

  在旧广州体育馆拆除的当年,新的广州体育馆在白云山旁建起。新馆的“三朵白云”外形无论是建成当年还是现在都十分前卫,如今16岁的新广州体育馆成为了广州市一道靓丽的风景。两代经典的广州体育馆,展开跨越时空的对话——

  旧馆:尽管我是一个经典的建筑,但我天生存在诸多不足。下一代的你,完美地解决了这些问题吗?

  新馆:前辈您放心,我从被规划起便朝着先进场馆的目标打造。我的占地面积是您最初建馆时的10倍,我有三个馆身可以满足各种使用需求,我的主场馆可容纳10088人。我还能兼顾文艺表演、会议、展览等功能。

  旧馆:你那么优秀,一定有很多高光时刻。

  新馆:我接过前辈您未完成的广州体育梦继续前行。2001年九运会的闭幕式在我这里承办,2008年世乒赛和2009年苏迪曼杯羽毛球赛均在我这里承办,2010年广州亚运会我见证了中国乒乓球健将横扫所有金牌,中国女排在我这里夺得金牌……

  旧馆:那么多世界大赛在广州举办,现在的广州一定很漂亮吧。

  新馆:前辈您的牺牲,改变了不少东西。因您腾出的空间而修建的广州地铁2号线,现在成了沟通广州南北重要的交通干线。

  现在也不再大拆大建了。海珠广场的两座旧广交会馆分别作为商场和餐馆使用,五仙门电厂准备建成博物馆,搬迁后的广州图书馆恢复原来“星火燎原”的外表改为少儿图书馆……如今的广州,更多老建筑被保留下来了。

  文/记者 梁怿韬  图/记者 陈秋明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