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清修《明史》为何费时百余年
·中国人的航空梦从广州始
·相依61载广州城与广交会情缘深几许
·画眉:文人墨客笔下的广州“市鸟”
·蒋介石对美国的依赖和抵制
·《海国图志》为何不能启晚清改革之路
·饭中鱼肉不如咸菜一口
·北江浈阳绝壁现神秘石堆
·李文田“邂逅”孙中山
·这座不起眼的东山民居真是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哪里是“广府人出洋第一埠”?
·古城维护,钱从何处来?
·《陈寅恪书信(422通)编年考释》“硬伤”录
·满天星斗:苏秉琦论远古中国
·又有老店关门 老字号如何“倚老卖新”
更多>> 
文史评论
沙湾何氏与广东音乐的前世今生

  由广州地方志编写的《广州之最》中,将“广东音乐”列为“全国影响最大的民间音乐”。广东音乐的发展,是岭南文化与多种外来文化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是代代或杰出、或平凡的音乐人共同浇灌而成的一朵奇花。

  这种音乐是“透明的”

  我们在各种庆典、会议的开幕式上常能听到的《步步高》就是广东音乐。这种音乐植根岭南,远播海外,曾被著名音乐家李凌盛赞为“国乐”。1958年,广东民间乐团赴前苏联、匈牙利文化交流演出,一曲《柳浪闻莺》被外国朋友赞誉为“透明的音乐”。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之后,远至东北、陕西、广西、天津、上海等地,纷纷成立广东音乐社团;60年代起,大陆各地音乐社团或专业的文艺团体都有上演广东音乐;美洲、欧洲、东南亚等凡有广东侨民的地方,也多有广东音乐活动。

三稔厅已成为广东音乐爱好者聚会的重要场所。

三稔厅内广东民间艺人演奏广东音乐。

  广东音乐是以广东民间曲调为基础,借鉴、吸收江南丝竹、京腔曲调等姐妹乐种的精华发展起来的。早期的广东音乐,既有从琵琶谱、扬琴谱中改编的《日映昙花》《秋水龙吟》《连环扣》《旱天雷》等著名曲目,也有古老的小曲和外省的民间小调,还有粤剧的“过场谱”和民家的吹打乐。后来,它们逐渐融合为一体,形成一个独特的地方乐种。

  著名学者黄锦培将广东音乐的源头追溯到1867年木刻版《粤讴集》篇首收录的小曲《琵琶引》。据此,广东音乐名家余其伟认为,从《粤讴集》开始到上世纪20年代,可以认为是广东音乐初步成形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出现了几位重要的启蒙人物,一位是擅长扬琴的严老烈,他将缓慢哀伤的《寡妇诉怨》改编为轻快活跃的《连环扣》,将《三宝佛》中的《三级浪》等分别改编为明快热烈的《旱天雷》等,还根据同名小曲改编了《卜算子》《寄生草》。另一位是与严老烈时代相近的何博众,琴棋诗画皆通,尤精琵琶。有学者认为,广东音乐经典名曲《雨打芭蕉》《饿马摇铃》《赛龙夺锦》的创作灵感均来自于何博众,由他完成初稿后再经其孙辈何柳堂(1874~1933)、何与年( 1880~1962) 、何少霞(1893~1942) 共同创作修改而成。

  余其伟指出,生于1880年,卒于1942年的丘鹤俦,才是真正有据可查的广东音乐启蒙和发展者。他编写了《弦歌必读》《琴学新编》等成套的音乐常识和乐谱,他还创作了《娱乐升平》和《狮子滚球》等名曲。上世纪20年代中期,旅居上海的吕文成返广州表演广东曲艺,用的是他根据江南二胡改革的,装上小提琴钢弦的高胡,音色尖亮并富于歌唱性,异军突起,风靡乐坛,大大推动了广东音乐发展。

  沙湾为何氏家族提供了无尽的滋养

  沙湾何氏在广东音乐发展史上,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何柳堂、何与年、何少霞都是广州番禺沙湾北村人,他们留下了数十首脍炙人口的名曲。因其卓越的贡献,深受人们景仰,被誉为“广东音乐何氏三杰”。何博众则是他们的祖父辈。2000年5月18日,文化部授予沙湾“中国民间艺术之乡”(广东音乐、飘色)的称号,可以说与何氏家族为代表的当地音乐人延续的艺术之脉密不可分。

  沙湾原是古海湾,始建于古海湾半月形沙滩之畔, 故名。作为历史文化名镇的沙湾镇,地处珠江三角洲的中部,土地肥沃且靠近珠江口,四周环水,镇内外河网纵横,约有数十条水道。据史籍记载,宋代,沙湾以北已成陆地,以南尚是浅海。此时,人丁稀少,良田不多,但由于河水受潮水顶托,泥沙淤积成坦,如经人工开发,筑围成田, 将成为大片沃土。这种自然禀赋为孕育相对富裕的小环境做了很好的铺垫。

  宋宝庆二年,李昴英高中第一甲第三名进士,成为广东历史上第一名探花。李昴英为官清廉,建树殊多,晚年归隐广州。何氏族人何德明,博学多才,当时在李昴英家里担任家庭教师。他到沙湾时,观察到这里积沙成田的特点,遂构想筑堤围田,在此繁衍生息。在李昴英的帮助下,他向相平司(朝廷财政机构)购买官方在番禺沙湾一带的土地、水面和山冈。学者司徒彤记述,据说当时“土名第六洲田、乌沙田、蚝门沙田,村后青螺嶂山、大坑山、南牌漩水石山、大泽山、黄枝坑山、土地岗园场地段”都是何氏田产,有“鱼游鹤立三百顷”之盛誉。加上冲积平原不断扩大,其田产也不断增加。到1920年,仅留耕堂,族田就达到5万多亩,这还不包括各房和私人占有的田产。何氏成为珠江三角洲拥有最多田产的大宗族之一。

  研究者马达、梁倩静指出,何氏家族广东音乐萌芽与形成之时,中国社会正处于动荡不安的时期,音乐界涌现了大量表现“时代脉搏”跳动的音乐作品。但是“何氏三杰”所创作的音乐作品风格则主要是以幽雅古朴为主,带给人们一种优美、闲适、愉悦的感觉,更多表现的是大自然和人们内心之美。其作品风格的形成,也因为受到家族文化氛围的陶冶,与其家族的经济基础、教育水平、民间艺术的发展、闲雅舒适的生活都有直接的关联。

  司徒彤还指出,与广东音乐形成与发展的同一时期,飘色也大发展,可知这种政治、经济、文化的大背景对艺术的推动并不是偶然的。

  与音乐结缘数百年的望族

  沙湾是交通要津,故而文化开放,艺术活动颇多。据《沙湾何氏宗族概况》介绍,民国前后,位于沙湾镇安宁西街的“大厅”曾一度是粤港曲艺名流会叙之所。“大厅”约建于清嘉庆年间,最初并没命名,后因中庭三稔树生长茂盛,而以“三稔厅”名之。“三稔厅”属于何氏大宗祠(留耕堂) 中的一座小宗祠,小宗祠的一个主要功能,是提供给族人休闲娱乐的公共场所。

  马达、梁倩静指出,沙湾镇与广东音乐之渊源可追溯至何德明的长子何起龙。何起龙官太常寺正卿,主管宫廷礼乐,精通音律,擅长演奏琵琶,所接触的音乐艺术极为广泛;宋元明时期的何子霆、何文可、何子海、何迁兆等都精通音律善琵琶;何博众与何氏三杰更是成就卓越。而何氏族人组织的“八音班”“锣鼓柜”,最盛时有三四十个之多,还组建有青年剧团,每逢节日或迎神出会,纷纷表演助兴。

  据说,何博众当年就经常出入“大厅”,教授其他人学习音乐。何博众之孙何柳堂,自幼就在“大厅”接受音乐的熏陶。何氏族人为了培养子弟们学习音乐,还聘请了一些民间艺人如“南音之手”(陈鉴)、粤剧界前辈“声架彭”来到“大厅”教授何氏子弟。而《雨打芭蕉》《赛龙夺锦》等也是在三稔厅修改完善的。他们还和许多著名的广东音乐名家吕文成、尹自重、何大傻、钱大叔等在三稔厅与何氏子弟音乐爱好者一起研究、交流、切磋技艺。当时三稔厅已成为广东音乐爱好者聚会的重要场所,也是现存沙湾镇广东音乐发源地的主要旧址。

  文\ 记者 卜松竹  图\ 记者 黎旭阳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