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龙舟传承后继有人却苦于造船无木
·激活侨乡记忆 留住华人乡愁
·立法聚最大公约数 良法助老城新活力
·一砖一瓦皆历史 一步一景续文脉
·黄仕忠:学问本是冷门事,但从文献筑根基
·和书店一场五万网络读者的启示 博物馆两千场线上展览
·以云游形式撬动 博物馆“IP宝藏”
·何志成:不忘历史,“阐旧邦以辅新命”
·潮汕“母亲河”黑臭20余年 一年多整治变Ⅴ类水质
·“柔济医院”120岁了
·老街区缘何“绽放”亚洲?
·时尚让非遗“有用” 创意让非遗“实用”
·在甲骨文中触摸厚重历史
·留下三元里村的历史记忆
·祠堂文化要发展传承 必须要创新
更多>> 
文史建言
棱镜广州 每一面都有不同光彩
老街老字号入驻CBD,新老广州和谐共生

  一边是高楼林立的CBD,一边是接地气的大排档。看似矛盾的两幅图景,却在天河路商圈这一“黄金地段”实现“和谐共生”。 

  7月12日,华南首家超级文和友正式宣布开业。排出上千桌、重现“老广州”社区、引进地道路边摊……从6月下旬进入试运营开始,这家来自长沙、自带流量的餐饮品牌就已引发全城热议。传统与现代的交织融合,让赞美与争议一同涌现。

超级文和友在天河路商圈打造出一座老广州“立体街区” 南方日报记者 黄舒曼摄

夜幕降临,文和友内坐满了食客。南方日报记者 黄舒曼摄

从粤剧博物馆上俯瞰,中央是粤剧博物馆的亭台水榭,白色西洋塔楼点缀其中。南方日报记者 吴伟洪 摄

  不可忽视的是,近几年,在广州飞速城市发展进程下,引发话题讨论的项目不在少数。在新旧交替、城市更新的碰撞中,如何让新城区留下记忆、让老社区拥抱更多可能,是广州探索实现“老城市新活力”的一道“必答题”。 

  “地标式怀旧项目有集聚效应,让大家意识到城市发展中不能撕裂了对传统文化的记忆。留住乡愁,需要绣花式的用心,这带给我们新的启示。”在广州市社科院岭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梁凤莲看来,商业模式的长期效应值得商榷。而在广州,如何让乡愁活化成城市发展的资源和后劲,成为城市发展中值得思考的新命题。 

  “广州像棱镜一样,每转动一面,又能折射出不同的光彩。”梁凤莲说。 

  新与旧 

  CBD里遇见乡愁 

  最近一个月,黄华安发的朋友圈,定位都是“超级文和友(广州太古汇店)”。身为八珍煎饺店的负责人,今年,他带领这家拥有超过60年店龄的老字号首次进入了寸土寸金的天河。 

  超级文和友的一楼,黄底红字的“八珍煎饺”招牌和档口中飘来的阵阵煎饺香气,与开在北京路的老店并无他异。八珍煎饺的邻居,同样是那些老广耳熟能详的地道小吃:阿婆牛杂、风筒辉烧烤、沙湾牛奶皇后……一条不足百米的小街,还原了旧时街巷大排档的场景,串起广州老城的十几种滋味。 

  怀旧复古元素,是超级文和友这座三层楼高的立体街区的“招牌”。四处张贴的小广告、阳台晾晒的花被褥,还有霓虹灯下纵情“撸串”的食客,让人仿佛乘上一台时光机穿越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超级文和友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写道,“在广州超级文和友,你所见到的每个画面,都诞生于羊城真实的场景。我们怀着对广州市井市民文化的尊重和敬畏,在社区街道中寻找灵感,把收集的近十万件老物件凝聚成空间。” 

  正是这些脱胎于真实社区的场景,在最大限度地唤醒人们童年的回忆、引发情感共鸣的同时,沉浸式的消费体验对于吸引外来客流也发挥着推波助澜的作用。而此类以文和友为代表的“怀旧+文艺”“餐饮+体验”相结合的新业态,在广州已不是新鲜事。 

  距离超级文和友不远的正佳广场,脱胎于广州“十三行时期”的广正街已开业两年有余。行走在时代感浓烈的仿古风格街区中,市民游客不仅能品尝传统广东美食,更能饱览广府文化。 

  去年8月,国内首家设在购物中心里的非遗工作站在广正街成立。开业以来,广正街已是天河区举办传统节庆活动的重要载体。让非遗文化以更年轻化的形态呈现,这是广正街基于商场业态创新之外的新职责。 

  作为商业载体的一种表现形式,主打“怀旧牌”的沉浸式消费体验带来的是满足“猎奇心态”的新鲜感;作为城市文化传承的一种渠道,简单的“情景再现”却并非能让所有受众买账。 

  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不少网友也对超级文和友发出了“没有突出广州本地文化元素”“水土不服”“设计过于简单粗暴”的质疑。华南理工大学教授段淳林则认为,“超级文和友的火爆,适应了后疫情时代市场的消费新需求,它的营销方式受到市场的欢迎,创新意识也给了公众新的启发。热点过后,‘网红’还能走多远,需要时间检验。” 

  去与留 

  创新中留住城市记忆 

  穿梭于麻石小道、青砖瓦房之间,遍布着一间间小而美的店铺。民宿、咖啡馆、文创、艺术等新商业元素与西关趟门、琉璃花窗悄然结合,带来了更年轻的消费者,也注入新的生命力。 

  永庆坊,这个曾经破败的传统西关社区,摇身一变成为了当下周末年轻人相约“打卡”的热闹地,更被视为广州探索城市更新“微改造”的经典案例。 

  在保持城市肌理不变的情况下,用“绣花功夫”盘活历史街区,并承接新兴业态,又是另一种新旧元素融合的尝试。从永庆坊到沙面,再到东山口,“微改造”定格了岭南老街巷的百年时光,迎来中外游客。 

  “来广州八年了,我最爱到老西关逛逛,就喜欢这样的广州味。”新广州人陈小姐说。老广州居民王莹莹则喜欢上了这样的新变化:老屋活化后,以逵园为代表的“微改造”旧建筑,如今已散落于新河浦的街巷。 

  当全民直播的热潮来到千年商都,坐落在西关骑楼间的老街老字号迎来了一波波直播“探店”,美食、广彩、广绣等岭南味受到网友热捧销往全国;当城市更新步伐加快,来自全国的奋斗者们聚集到一起,在棠下城中村的旧仓库里“变”出“中央大街”,一波波网红打卡地吸引了年轻人前来体验,更成为互联网创业者的奋斗乐土。 

  无论是在新城中“重温旧梦”,还是在老城中“再造想象”,都是在新与旧的交融碰撞中,让城市持续散发魅力。 

  “城市发展的创新和传统的传承,在广州是不矛盾的。传统和现代并存,恰恰是广州城市品格的象征。”梁凤莲认为,广州的城市精神就在于淡定、从容、一马当先,“既有柔和放松的一面,也有不甘人后勇立潮头的一面,就像我们的传统和现代,都是相互结合在一起的。” 

  “新故相推,日生不滞。”创新中留住城市记忆,或许正是广州城市发展的底色。 

  当下与未来 

  城市基因中的互生共荣 

  每年端午,流经天河CBD鳞次栉比的高楼间的大小河涌传来阵阵鼓声,后生们竞相赛起龙舟。当传统遇上现代,此番和谐共生的画面常在广州上演。城市加速向前迈进,新变化凝聚的是乡愁,留下的是城市记忆,淬炼的是城市气质。 

  “高楼大厦是广州,骑楼小巷是广州;星级餐厅是广州,深夜排档也是广州,并不矛盾,非常和谐。”段淳林说,如果要一句话来概括,广州的城市气质便是务实与包容,“这种城市气质,从千年商都中诞生,从市井文化中诞生。” 

  关乎到城市气质的,不仅是一座崭新的商业体,也不局限于一小片街区的改造,更多的是融入城市基因中的文化。与其说是新与旧,倒不如说是城市发展中的恒久命题:我们需要怎么样的城市?城市又将如何适应日新月异的我们? 

  广州市发改委近期公布的《广州市2020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中,全年重点建设的43项城市更新项目总投资超500亿元;今年1—6月,全市城市更新项目完成固定资产投资439亿元,同比增长28%。 

  项目建设上的投入,带来物理空间的优化。而一座城市的气质并非脱胎于钢筋水泥,而是在城市记忆中不断沉淀。这样的思路,得到了全球众多城市的实践。 

  在北京,城市中央的北京坊通过集群设计恢复了原有的胡同肌理,实现新老建筑的互生共融。街区内星巴克旗舰店与北京老字号谦祥益相呼应,成为街区内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在伦敦,泰晤士河南岸的泰特现代美术馆由上世纪五十年代建造河畔电站改造而来。锅炉房、涡轮大厅……纷纷摇身一变,承载起艺术展示功能。冷峻的工业建筑外表下,逐渐成为全球最为引人注目的公共艺术空间之一,并有效带动了周边地区的蓬勃发展。 

  城市更新带来了高楼的新生,绣花精神雕刻了老街的时光。这是全新的广州,展现着面向世界的国家级中心城市的胸怀。传统与现代共生,活力与创新迸发,成为广州展现城市吸引力、竞争力的金字招牌。 

  “广州是千年商都,没有文化的商业,不可能深入人心,没有相应的文化,商业会失去激活的动力,这是相辅相成的。”梁凤莲认为,千年的商业发展形成了广州独特的城市气质,连着市井文化中生机勃勃的烟火气,既有着商业文化的肌理,也有着奋斗不息的创新精神。 

  “传统和现代并存带来动力,广州是一座把所有人变成广州人的城市。多元并存,融汇创新,但是又独树一帜,别具一格。”梁凤莲说,如果要形象地形容广州文化的融合蝶变力,它就像煲一锅老汤,所有的南来北往的材料都扔进锅里,但是出来的就是“广式靓汤”,这就是只有广州才有的味道。 

  “CBD商业项目中入驻老街老字号,唤起所有的新老广州人对广州传统文化的怀旧式聚焦。而视线放远,根植老城区中真正原汁原味的还有很多。当现象热度退却,如何对待老城改造,让有着‘根与魂’的城市记忆融入现代生活,让所有人产生共识和认同?在超大城市发展中,需要城市发展理念的正确导引,让传统和现代并存间平衡。”梁凤莲说。 

  时间不息,蝶变不止,不变的是面向未来的“共生”。

  ●南方日报记者 黄舒旻 郭苏莹 

(来源:《南方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