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潮汕“母亲河”黑臭20余年 一年多整治变Ⅴ类水质
·“柔济医院”120岁了
·老街区缘何“绽放”亚洲?
·时尚让非遗“有用” 创意让非遗“实用”
·在甲骨文中触摸厚重历史
·留下三元里村的历史记忆
·祠堂文化要发展传承 必须要创新
·看广东怎样让革命类“国保”活起来
·一年文创卖了六百万 陈家祠涉足“风口”经济
·活化电力“祖屋” 激发城市新活力
·变“沉睡的资产”为“诗和远方”
·沿江西路拉开改造大幕,“十里洋场”能否重现?
·旧物仓 在慢时空中与过去相遇
·英德古驿道或种四季花田
·8座绝美古桥 等你探寻真名
更多>> 
文史建言
何志成:不忘历史,“阐旧邦以辅新命”
北宋初年之前,惠州称“祯州”,因避宋仁宗赵祯之讳,于1020年改为现名,至今刚好1000年

  步入2020年,“惠州”一名出现在中国行政建制里刚好一千年。 “惠州”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背后有何故事?值此更名千年之际,羊城晚报记者专访了年逾七旬的惠州市政府文化顾问、本土文史专家何志成,请他从文史研究的角度来解读惠州的千年变化。 

  “惠州人骨子里就有雄武气魄!”何志成说,惠州在隋唐时代就已是粤东重镇,古有“岭东雄郡”之誉。“正是由于惠州在历史上的地位以及军事文化方面的成就,才养成了惠州人雄武开放的性格特征。” 

何志成在书房 王锭铨 摄

  “惠州”得名或源于口误 

  北宋初年之前,惠州称祯州。宋朝第四个皇帝宋仁宗赵祯登基,为避其讳,户部命祯州更名。 

  古时州县,大多以当地山川命名。当时以循江(今东江)命名的循州,已给了龙川,故祯州更名时只好用淮水(今西枝江)命名。今西枝江在隋朝之前,是怀安县的主要水道,流经怀安山下,古称“怀水”,后又谐称“淮水”。 

  淮水之滨的城市怎么叫“惠州”?何志成说,这在历史传说中,竟然来自一场误会。 

  何志成说,当时的祯州知州是个外地人,当地人称“淮水”,而在祯州知州的口音里就成了“惠水”。祯州本要更名为“淮州”,却误用“惠州”上报户部了。 

  就这样,“惠州”一名在北宋天禧四年(1020年)出现在了中国州县行列中,一直沿用至今。 

  近千年发展变化“天翻地覆” 

  “惠州更名以来的这一千年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何志成说,宋代以后中国经济文化重心南移,陈称出任惠州太守时整治西湖,使惠州居民皆从西湖中取得“蒲鱼之利”,所以当时称西湖为“丰湖”。 

  “陈称又在今麦地一带引进北方种植技术,教民种植小麦得以成功。”何志成说,宋代以前的惠州,农户养不起猪,百姓吃羊肉居多。西湖开发以后,大量生长的水生蒲菜被用于养猪,猪肉逐渐代替羊肉。 

  经济的发展促进文化、技术的发展。所以也是从宋代开始,惠州的造桥技术、酿酒技术等也开始快速发展。 

  “这种变化在文化方面表现最突出。”何志成说,唐代惠州地区只出了3名进士,而宋代和明代分别出了54名和45名进士,说明千年前这个节点以来,惠州开始大力发展教育,兴建书院,为惠州人才培养和文化传承起到了重要作用。 

  而交通方面,宋代开辟和整理了两条粤东古驿道:惠州沿海通往汕尾、潮汕的称下路;沿东江而上到龙川,翻过大巾帽山到潮汕的称上路。“不能说这些都是惠州改名的结果,但确实都是宋朝之后的发展成果。”何志成说。 

  隋唐时奠定“岭东雄郡”地位 

  “惠州人没有理由不自信!”何志成说,早在隋唐时期,惠州就与广州、桂州(今桂林)一起,成了岭南地区最重要的三个总管府。“这奠定了岭东雄郡的历史地位,并逐渐被人们认同。” 

  何志成认为,惠州人民骨子里的“雄武”气魄,与历史文化是分不开的,正是由于惠州在历史上的地位以及军事文化方面的成就,才养成了惠州人民雄武开放的性格特征。 

     自谦是“野路子”的文史专家
     “我是‘野路子’文史出身!”甫一见面,何志成便如此谦虚地对记者说。他出生于1947年,世居惠州市上塘街。上塘街是惠州城区著名的历史文化街区,晚清民国先后出了三位将军、三位富商,何的祖父即为其中一位著名富商。从晚清一夜暴富,至民国彻底破落,其祖上的经历与惠州近代史息息相关。他由此与文史研究结下不解之缘,数十年研究惠州历史,成果丰硕。

  读私塾时

  对文史产生兴趣

  “到我父亲这一代,家道已经完全中落,我父亲做过很多营生,没什么体面的工作。可他十分重视家庭教育,我6岁那年,就被送进私塾读书。当时接受的启蒙教育,很多都是中国古代历史文化,这让我对文史产生了兴趣。”何志成说,就这样,他与文史结缘了。

  何志成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公开发表文章是在2000年,刊登在《惠州日报》上。当时是在文史专栏里写了一篇回忆当年上私塾的文章。

  “我那篇文章还遭到了质疑。有读者说新中国成立以后惠州基本上没有私塾了,说我在造假。”后来,何志成找到当年私塾先生的亲属为其作证,才化解了那桩误会。

  这件事也提醒他,写文章、做研究一定要有证据,每个观点和结论都要力求做到有理有据、真实可信。

  给惠州带来

  十万字历史补充

  为何热衷于研究惠州文史?何志成说,1982年,惠州出版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本地方史志《惠州史稿》,在8万字的书里,有大约5万字都在讲述近代史。“从秦到清,几千年历史中的惠州,竟寥寥3万字就带过了!”为此,何志成立志要做惠州史研究,“总要为后人留下点什么”。

  从2000年开始,何志成陆续把他多年来的研究成果转化成文字。2006年,在惠州市老领导徐志达组织带领下,与地方学者吴定球一起,三人合著了一部历史专著《惠州文化教育源流》(见左图,王锭铨摄),理顺了惠州历史和文脉。该书40万字,于2008年出版,并荣获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接着,他又与徐志达、吴定球诸同仁纂辑了《惠州文征》上、中、下、外四编(共约300万字)和《康熙惠州西湖志》、《惠州近代百年图录》等。另外,他还为《惠州市文化经典丛书》点校了清代光绪版《惠州府志》,约110万字。 

  “研究地方史不容易!”何志成说,以前惠州明代之前的历史有缺失,据《宋史》记载,惠州本地最早的地方志是南宋时期的《惠阳志》,可在宋末元初时被损毁了。为此他看了很多书,包括正史、野史、民国《中华史》等,从很多非惠州的书里找出与惠州有关的内容,一句一段摘录下来。经过他的不懈努力,他为惠州补充了约十万多字明朝以前的历史资料。

  因痴迷文史研究

  放弃出国

  为了文史研究,他还放弃了出国的机会。年轻时当知青下乡,回城后在惠州市供销社工作,从业务员做起,当过采购员、副经理等。1983年,何志成担任惠州市糖烟酒公司副经理。当时他岳父母在英国定居,提议让他一家人移民英国。当时的何志成,一来觉得自己不会英文怕生活不习惯,二来当时他正痴迷于历史研究,不愿离开惠州。

  此后,他一直留在惠州,做了40年的地方文史研究。

  为何热衷于研究文史?对此何志成解释,中国当代著名哲学家、教育家冯友兰先生曾在晚年时用“阐旧邦以辅新命”来总结自己一生的学术活动。“旧邦”指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新命”是现代化和建设社会主义。何志成极为认同冯友兰的话:“时代在变化发展,先进向上的思想应该被继承发扬下去。”

  何志成说,他这么多年一直专注惠州的历史文化研究,就是希望让今天有所借鉴,能够取长补短,借以推动惠州更好地发展。

  遗憾还缺一本

  《惠州通史》

  在惠州历史上,惠州籍的诗人或寓居惠州的诗人,留下的诗作有数万篇。所以何志成觉得,有必要做一本《惠州诗综》,将惠州的诗词都统计收录下来,以供传世。

  另外,惠州地区虽然有府志县志,他本人也参与编写了《惠州文化教育源流》、《惠州文征》等著作,但仍缺少一本全面综合性的《惠州通史》。

  “我老了,时间和精力都不够,许多工作做不了了。”何志成说,他希望这些工作有后人能够完成。

 
 
     统筹/策划 羊城晚报记者 陈骁鹏 文/羊城晚报记者 黄翔宇 陈骁鹏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