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工业遗产蝶变记
·用十年打造广府文化“四库全书”
·南粤古驿道为乡村旅游注入新动能
·从岭南文脉汲取“创新基因” 以“源头活水”涵养现代文明
·古老的苗文化带给当代艺术何种启示?
·深圳坪山用“活化”打开文物保护新方式
·文青风配红砖墙 工业风搭西关味
·注重历史传承 让城市“有机更新”
·素雅竹节杯竟获千万订单
·拯救岭南“工匠村” 复活传统建筑工艺
·百年骑楼涅槃记
·废旧厂房华丽转身重现活力
·让古玩讲述历史 打破小圈子走向大众
·记忆老房屋 情怀新民宿
·潮宏基:让传统技艺焕发市场生机
更多>> 
文史建言
用地名这把钥匙打开广州的城市记忆

   在广州,有许多地方早已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之中,旧址也重建成了全新的模样,却化作地名流传下来,在代代市民中口口相传,依然在如今的城市生活中活跃着。有时候,一个地名,或许就是解开历史的一把钥匙,是我们与曾经在同地居住的先人间唯一的联系。你也许常把它念叨在嘴边,但你知道藏在这背后的那段往事吗?  

庙前西街(苏韵桦摄)
 
大东门桥(缪璟摄) 

将军亭(缪璟摄)

   大东门 

  公元前214年,任嚣城建城,广州城由此开启2000多年的演变,直至1918年,城墙被拆建为马路,如今仅剩越秀山的明代古城墙及镇海楼。 

  根据东濠涌博物馆绘制的广州城老地图,清末时期,广州城的老城内外有十八座城门,目前唯一保留地面痕迹的是位于西门口的西城门遗址。 

  而位于中山四路和越秀中路交界口的大东门,是广州最早拆除的城楼。当时因该门已经残破,再加上近郊东山地区发展迅速,于是拆除大东门,有利于交通。如今,旧址处只能看到两座高架桥以及川流不息的过往车辆。 

  但是直至今日,“大东门”仍是这个地方的地名,不仅连接中山三路和中山四路的东濠涌上有一座命名为“大东门桥”的小桥,连旁边的公交车站都以此命名。这座城门虽然早就寻不到踪迹,却作为地名依然活跃在广州的繁华地带。 

  庙前西街 

  声名远扬的东山口,不论是地理位置还是历史意义上,在广州都有着重要的位置。 

  年少读书时,我经常来东山口的图书馆自习,对这里的印象除了好吃好玩的多,还有就是古怪的路名了。“庙前西街”“寺贝通津”“寺右新马路”……这些不寻常的名字真是叫人摸不着头脑,东山口哪里存在寺庙的踪迹呢? 

  后来查阅资料,才知道明代时期这里真的有一座东山寺,到清顺治年间重修时更名为东山庙。如今这座寺庙早已寻不到踪迹,却留下了周围一片带着昔日痕迹的路名。 

  其中“寺贝通津”这个路名最有意思,“贝”是“背”的通假字,整个名字意为“东山寺背后通往江边渡口”的路。单单一个路名,就包含着地理位置和交通等丰富的历史信息,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将军东路 

  我向一位广州好友问起将军东路,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在导航软件上看到定位后才恍然:“这不就是陶街那一带嘛!” 

  将军路这个听起来很“威水”的地方,在历史上,是真实的将军府所在地。明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六榕寺西半部被改建为“永丰谷仓”,六榕寺东半部被改建为“提督府”,范围包括今天的广东迎宾馆,将军东、西路,广德路一带,是将军府的最前身。 

  清初顺治七年,“平南王”尚可喜率领数万清兵围攻广州城。在攻入广州后,尚可喜便占据提督府作为自己的府第,大兴土木加以扩建楼台,把提督府改建成“平南王府”。 

  1957年,将军府被正式命名为“广东迎宾馆”。走进今日的迎宾馆,古榕婆娑,长须落地成根,如今这里已成为老广们叹茶散步的寻常场所。而在迎宾馆的小坡上有一座后建的将军亭,似乎是在留住一些“前生”的记忆。 

  四甫水脚 

  在西门口附近,有几处地名引人注目,四甫水脚、六甫水脚、七甫水脚……现在的人很难猜出其所指的含义。 

  其实,“甫”和“水脚”都有“小码头”的含义,而这些地名,证明了这些地方原来不仅是广州水网的沿岸,而且还是贸易繁忙的贸易码头。如今在这附近已找不到水路的痕迹,但是旧时在这里流淌的可是与东濠涌齐名的西濠涌,这在《广州府志》里有记载。 

  西濠涌消失的年份并不久远,于20世纪70年代被填埋,在不少年长的居民记忆中还留有印象。若是询问街坊,他们都会指给你看,金华新市场门前的那条马路,就是以前的河涌。 

  广州历史上有“六脉皆通海”的说辞,水网交通极其丰富。如今,紧密相连的大小河涌已经被街巷道路所取代,昔日繁杂的码头也已经摇身变为安静的居民区,但是这几处地方仍以“水脚”命名,留存着广州昔日的水城记忆。

  文/记者  缪璟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