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记忆老房屋 情怀新民宿
·潮宏基:让传统技艺焕发市场生机
·南派牙雕 重新启航
·传承玉雕绝活需要各方合力
·文物医生”:让历史醒来,让文物复活
·以“国际博物馆日”之名逛逛身边的博物馆
·泮塘五约 保留原住民 唤醒老街区
·吴定宇的两部“陈寅恪传”
·应建专门博物馆保存展出
·广绣,中国记忆 何时重拾美好的
·旧货仓变产业园老洋楼飘咖啡香
·打破“药罐子”让喝中药像喝咖啡
·番客压箱底的“老黄历” 字缝里都是漂泊的血泪
·让收藏的文物活起来
·广东音乐传承须走市场化 可 借鉴女子十二乐坊模式
更多>> 
文史建言
让古玩讲述历史 打破小圈子走向大众
广州古玩城曾以小店铺经营为主,在市场驱动下升级成为文化产业园区

  古玩既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历史,又可以作为当下的投资财富。在7个新认定的2017年市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中,广州古玩城可谓独具特色。本期文化产业园系列报道,南都记者来到广州古玩城,探究这个曾以小店铺经营为主的行当为何需要产业园区化,又将如何付诸行动。 

  
广州古玩城,80多岁的黄金源在仔细端详自己店里收藏的古瓷器。

  拒绝高冷 

  ●店铺生意清冷,古玩收藏需要积累历史文化乃至鉴定知识,在一般人看来“水太深”,“不好买”。 

  ●古玩想要出手也很不容易,往往面临“有价无市”的局面。 

  转型升级 

  ●园区已由数家企业牵头,与银行、保险等体系进行对接,未来将在古玩城打造一个相对完善的产业金融市场。 

  ●古玩城店家提供的核心能力将是专业知识。一方面将古玩鉴定、估值等做到专业化、标准化,另一方面成组织地举办古玩知识分享活动,进行市场和文化推广。 

  古玩摸得着的历史,可生长的内涵 

  华侨父子两代传承,将200多件珍贵瓷器从海外搜集回国,设立私人博物馆“瓦趣轩”只展不售,在广州藏友心目中与北方马未都的“观复馆”齐名……刚来到广州古玩城,记者就见到了资深瓷器收藏家黄金源、黄俊然父子。 

  在交流中,80多岁高龄的黄老爷子反复念叨着一本他的著作《瓦趣轩品瓷》,以及研究成果论文《官哥论》等。在他看来,这些文字与他收藏的200多件古董一样,是他从事古玩行业对文化传承做出的贡献。书本上的历史往往成片成面,并且已经停留在时间长河的截断面中。而在这些古玩从业者看来,每个古玩背后都是一个历史的细节节点,它们是摸得着的历史,并且随着古玩的不断传承,这个节点顺着时间而流动,得以不断丰富它的文化内涵。 

  求友堂店主陆江平说,每一个客人来到他的古玩店,无论是否要购买,只要对哪一件器物产生了兴趣,他都会为客人讲解器物背后的故事。 

  地处荔湾区的广州古玩城,之所以能聚集一群玩古董的人,与其本身的历史传承分不开。据了解,荔湾区的古玩集市早在改革开放初期就开始形成,“广州西关古玩城”成为全国十大古玩市场之一,也是华南地区最大的古玩专业市场。 

  2010年因荔枝湾路揭盖复涌,西关古玩城迁址,随后在荔枝湾畔文塔侧旁落成了广州古玩城,又一直延续到今天。40年的历程为荔湾、西关培养了不少古玩爱好者和藏友,在广州古玩城,大量店家也都是从老西关古玩城搬迁过来,许多店铺都有10年以上的历史。 

  静观堂店主李广杰告诉记者,许多古玩老板是在各行各业有所成就后转行来做的,而一旦做了古玩很多时候就再也不想做其他行业了。“只要你有兴趣,那么对于你来说工作就是在娱乐和学习,在做生意的同时还能感受到内心的不断成长。” 

  行业 热钱退潮,市场落后 

  由于不时听到某天价藏品拍卖的新闻,以及某些人“捡漏”暴富或买错破产的传言,在一般老百姓的印象中,古玩是一个热度很高乃至有些泡沫的行业。不过南都记者观察发现,如今国内古玩市场的生存环境并不理想。 

  2017年9月《成都商报》曾报道了成都“锦绣古玩城”因无法偿还银行贷款而被司法处置。在广州古玩城记者也听到类似的说法。有店主介绍,现在到店里的新客相当稀少,大多时候店铺只是用来接待一些老藏友老客户。 

  黄俊然表示,古玩行业发展目前面临几大市场问题:一方面,由于古玩收藏需要积累相当的历史文化乃至鉴定方面的专业知识,学习门槛较高,再加上古玩市场长期存在赝品问题,购买古玩被商家忽悠、上当受骗的案例层出不穷,因此整个古玩行业在一般人看来“水太深”,“不好买”。 

  而另一方面,在购买之后个人收藏者的古玩想要出手也很不容易。据介绍,目前国内古玩交易的完善渠道基本就只有拍卖行,个人收藏者的日常交易还十分原始,鉴定、担保、保险等服务基本不到位。一件藏品哪怕估价升值,也往往面临“有价无市”的局面。 

  不好买也不好卖,作为市场来说,古玩行业可以称得上十分落后,过去在行业泡沫期还不明显;而随着热潮退去、热钱离开,由此产生的结果是,古玩市场越做越小,新用户越来越少,行业越来越小众。 

  记者采访发现,许多古玩店老板对于将古玩与投资挂钩并无太大好感,尤其是对“捡漏”的概念深恶痛绝。“经常有人以为捡了漏来我这里鉴定,结果是假的,我就跟他们说现在已经不可能有捡漏的事。我觉得正确的思路应该是因为喜欢上、相中了所以买回家,就像买一件消费品,在把玩上几年后不仅不会贬值,可能还会有一点升值,这样就可以了。”陆江平说。 

  不过,大多数店主都支持古玩不应该越做越小众,应当成为大众精神文化生活的一部分,吸引更多人一起玩。而就目前的市场环境来看,要想将古玩推广给普通人,标价仍是最直接和最有冲击力的方式。“一般人看一家店里的瓷器也许轻易分不出好坏,但是能一眼看到哪些标价高哪些标价低,然后就会询问为什么值这个钱,继而对瓷器的文化历史、工艺知识等产生兴趣。” 

  因此,针对古玩行业目前反映出的一些问题,作为管理方的广州古玩城总经理邓辉和一部分店铺老板在思考如何转型时,还是决定以市场、产业化为手段。而这也是古玩城要从店铺的简单聚集地升级成为文化产业园区的主要原因。 

  转型 银企对接,共建金融生态 

  邓辉认为,古玩行业刨去其历史文化价值,仅从市场角度来说是一门文化投资生意,既然是投资生意,就需要完整的金融产业链提供支撑,因此打造金融产业链将成为古玩城升级文创产业园区的一大发展方向。 

  “比如说,古玩有一个确定的估值,那么能不能作为银行的金融抵押?在交易时,能否购买相应的保险服务规避风险?等等。”据了解,目前园区已由数家企业牵头,与银行、保险等体系进行对接,未来将在古玩城打造一个相对完善的产业金融市场。 

  而在产业升级过程中,原来古玩城店家除了货源客源,提供的核心能力将是专业知识。一方面将古玩鉴定、估值等做到专业化、标准化,另一方面成组织地举办古玩知识分享活动,进行市场和文化推广。 

  “过去古玩行业相当封闭,每一家店在谈生意时都把门关起来,生怕客源流向别家。”在西关、古玩城从事了近30年古玩经营的陆江平说,这导致古玩行业一直处于原始的商业形态,林立的小店铺各干各的,没有形成产业生态。而如今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多数店铺开始选择敞开门做生意,共享资源,这为古玩城打造文创产业园区打下了基础。 

  据了解,古玩城商铺曾经自发组织过一些商会,旨在制定行业规范,打击扰乱行业的行为等,但是由于个体商家执行力不强,受法律保护少,因此没有起到多大作用。而如今,不少商家按照园区建议注册了企业,从而可以更有实力地推动产业升级。 

  据介绍,广州古玩城是由广州市供销合作总社与荔湾区荔源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合作开发的项目园区,建立之初就要求入驻商铺不能卖假货。但在过去的小商铺时代,个体商户往往出于不愿得罪同行的考虑谨言慎行,反而被抢走了不少生意。 

  “现在的古玩行业市场混乱是一大痛点,所以我们希望把广州古玩城打造成一个标杆,不仅是在业内的名声,更重要的是在一般老百姓中形成口碑,去广州古玩城不会买到假货。”邓辉说,他认为,要想实现文化传承的效果,不能指望古玩商家无私地将藏品拿出来做博物馆。让更多老百姓通过市场参与进来,打破小圈子,让古玩行业从小众走向大众,才能更实际地实现文化传承。 

  采写:南都记者 徐劲聪 摄影:南都记者 何玉帅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