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钟灵毓秀聚英才 闹市书院待新生
·恩宁路永庆坊微改造引热议
·始兴围楼被“认养” 百年老屋涅槃重生
·民企“摸着石头过河”老厂房打造创梦社区
·栉风沐雨沿江路 百年老号今安在
·审美须问民间 创作源自生活
·慈善超市困局
·老字号一条街 兴旺之路怎么走?
·恩宁路变创客小镇 街坊们是否都领情?
·产权缺失困扰历史建筑活化利用
·“南海长城”散布广东滨海之地 壮心常在望海疆
·北京路申报4A景区 能否打通千年商脉?
·再说岭南先贤别忘了汤显祖
·草侵古道沧桑在 花压残垣生机发
·如何看历史小说的“真实”?
更多>> 
文史建言
潮汕祠堂文化体系能否“申遗”?

  流沙东街道新坛村陈氏宗祠、果陇村太祖祠、洪阳镇水吼村林氏宗祠、马鞍山农场新墟村昭梅书院、谢氏梅祖祠、揭西县大溪李氏宗祠……近日,在广东省文明办、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办的第二届广东祠堂文化研讨会期间,100多位专家学者在普宁市马不停蹄地考察了多座具有典型风格的宗祠,并观摩了英歌舞、传统祭礼。广东的祠堂建筑和传统民俗文化,得到了与会专家的高度评价。

  在此次研讨会上,广东省政协委员张见悦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能不能把潮汕祠堂文化体系整体申报“世界遗产名录”?

 

  普宁市新坛村陈氏祖祠前的英歌舞。

 

  揭西大溪李氏宗祠古祭礼。

小朋友观看揭西大溪李氏宗祠内舞麒麟。

  其实,从全省范围来看,广东堪称国内祠堂文化传承较好的地区,相关的保护和文化推广做得也不错。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暨南大学教授、博导王元林说,祠堂有多种用途。除了“崇宗祀祖”之用外,各房子孙平时要办理婚、丧、寿、喜等事时,都可利用。族亲商议族内的重要事务,也利用祠堂作为会聚场所。祠堂文化与家族谱牒文化、家族墓葬文化、民居文化、庙宇文化等,共同组成了传统村落及市镇文化的主体,这也是古代地方乡村里甲制、保甲制等有力补充,“追根溯源,慎终追远,是祠堂文化不变的主题”。

  中国民协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周燕屏在会上表示,祠堂是一个地方经济发展水平的象征和民俗文化的代表,祠堂文化凝聚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华,寄存了难忘的“乡愁”,孕育了浓浓的期盼。纵观历史至今,无论大的“总祠堂”,还是小的“分祠堂”,都为传承孝道文化、调解邻里纠纷、宣传思想道德做出了积极贡献。

  广州:率先开展了古祠堂的普查

  2013年12月开始,在广州市海珠区,一支由民俗、历史等方面专家和社会上热爱民俗的志士组成的小队伍,开始在海珠区大街小巷、村庄院落之间穿行。这些专家包括刘小玲、崔志民、何礼谦、潘剑芬等骨干。考察队兵分数路,由黄埔村起步,走访了龙潭、土华、沥教、赤沙、仑头等众多古村落。用一年的时间,他们对海珠区的所有祠堂进行了一次寻访调查。祠堂文化之深厚壮美,令他们震撼。

  揭西大溪李氏宗祠内舞麒麟。

  “我们为纶生白公祠华美的建筑艺术陶醉,为卫氏大宗祠规格之高级震撼;我们在庄严的邓氏大宗祠前追思,在破落的潘氏家祠前扼腕;我们敬慕白纶生先生的乐善好施,也向往胡璇泽先生人生的多彩多姿;我们在纯阳观前凭吊南雪祠和菊坡祠,在小洲村粤梅简公祠抚摸明代的遗砖”,现任广州市海珠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的刘小玲说,“让人振奋的是,先人通过祠堂留给我们的竟是一部气壮山河的创业史、奋斗史,这就是一种精神,一种有着浓郁广州特色的刻苦、务实、创新、乐善的精神”。

  张见悦:潮汕祠堂文化可以成为广东特色品牌

  张见悦说:“潮汕祠堂建筑、石刻、木雕、嵌瓷等工艺考究精湛,蕴含着极高的传统工艺水平,多处潮汕祠堂已被列入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与祠堂息息相关的家族史、家谱等资料,蕴含着极其丰富的历史和文化内涵;祠堂活动,多数以弘扬正能量为主题,凝聚人心维护稳定,引导推动社会进步;潮汕祠堂,是海内外数千万潮人记住乡愁的心灵圣地,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文化想象”。完全可以打造成为一个独具特色、充满人文魅力的文化品牌,并在广东文化建设、基层社会治理,乃至国家对外交往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他指出,潮汕祠堂,遍布粤东五市,总体数量以万计,大多建造考究,历史悠久,但仅有极少部分列入文物保护范围,在大规模的整修重修过程中,由于缺乏文保意识和知识,许多珍贵文物受损甚至被毁。一些数百年历史的古祠甚至被推倒重建,后果不可挽救。另一方面,近年来,一些地方在新盖祠堂家庙中求大比奢,空有形式而毫无内涵,有的甚至不惜毁田毁林,亟待有效规范和引导。

  刘小玲用“空前绝后”来形容这一次考察。她说:“在我们前面,还没有人做过这种工作,不仅仅是登记祠堂名录,丈量祠堂规模,而是要祠堂的历史,祠堂的故事,通过挖掘那湮没在历史深处的细节,还原历史枝蔓。”不过她也坦承,由于不同时代的破坏,考察队需要的资料几乎是空白的。“在寻访的过程,我们内心充满了焦虑——在宗族中口口相传的祠堂旧貌已经不复存在,更多的只有颓垣败瓦,甚至有些只剩下一截断碑,一段回忆”。

  更忧心的是,亲历者已经相继故去,掌握家族发展线索的父老们也是垂垂老矣,如果不及时抢救,那么历史的经纬将会断裂,一切的浮华都将成为无本之木,“所以,我们常常在心里说:‘必须赶快,这是最后一次寻访,因为很快这一切就会消失了’”。

  2014年,收录了140座古祠堂的《海珠古祠堂》出版,引起轰动。祠堂文化开始为更多人所认知。

  古代祠堂是乡村精神的重要载体

  清代屈大均的《广东新语》云:“岭南之著姓右族,于广州为盛。广之世,于乡为盛。其土沃而人繁,或一乡一姓,或一乡二三姓。自唐宋以来,蝉联而居。安其土,乐其谣俗,鲜有迁徙他邦者。其大小宗祖祢皆有祠,代为堂构,以壮丽相高。每千人之族,祠数十所,小姓单家,族人不满百者,亦有祠数所。其曰大宗祠者,始祖之庙也。庶人而有始祖之庙,追远也,收族也。追远,孝也;收族,仁也……有祠而子姓以为归,一家以为根本。仁孝之道,由之而生,吾粤庶几其近古者也”。王元林指出,广州民系的立祠,目的就是为了追远、收族,行孝仁之道。祠堂是承载宗族的历史、源流、迁徙、风土民情与传统文化的重要桥梁。

  王元林指出,中国古人讲“修身、齐家、平天下”,家国情怀是民众生生不变的哲理。而联系家庭之间的纽带就是血缘。随着家礼的完善,汉代出现了“祠堂”,当时均建于墓所,曰墓祠,为祭祀墓主而建。由于一个村落就生活着一个姓氏的一个家族或者几个家族,他们多建立自己的家庙祭祀祖先。南宋朱熹《家礼》立祠堂之制,包括通礼、冠礼、婚礼、丧礼、祭礼等,从此,称家庙为祠堂。当时修建祠堂有等级之限,民间不得立祠。到明代嘉靖“许民间皆联宗立庙”,倒是做过皇帝或封侯过的姓氏才可称“家庙”,其余称宗祠。

  《宋史》记载,廖德明任广东提举刑狱和广州知州,“立师悟堂,刻朱熹《家礼》及程氏诸书。公余,延僚属及诸生亲为讲说,远近化之。”明代,广东出现黄佐编篡的《泰泉乡礼》,与王阳明的乡礼齐名,成为教化民众的重要手段。乡礼、家训的执行,与祠堂密不可分。

  文/记者卜松竹 图/丘劲峰 提供 通讯员陈周起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