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雅集专题
·蓝田计划:呈现民间文化保育实践
·珠三角古村求生商业化or政府养
·陈家祠藏品 不会交广博
·东亚烟厂旧址:民族工业重要遗存
·开平碉楼“活化”保护尚待破题
·“破坏性修复”危害远甚强拆
·文保单位越来越多佛山保得过来吗?
·人气不再 何谈古祠保护
·中大学子关注校园百年红楼
·广佛民间齐发声:别拆除佛山大酒店
·越秀山“骑墙”建筑获保可期
·古城保护不该“拆旧仿古”
·老地名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
·摩星岭楹联左右颠倒多年
·五彩满洲窗 何处觅踪迹
更多>> 
文史建言
一起来找找广州“长大”的痕迹
清代18座城门今何在,南都记者为你揭晓百年前造城者埋下的记忆密码

  广州的人民公园原点右边,有一个“广州古城”的模型,很多爱研究古羊城的人们,都会被它吸引。细看这个模型,穿越至旧时广州。那时,广州很小,有18座城门告诉人们,它的边界:东至中山三路,西至中山六路,南至珠江,北至越秀山。如今,如果乘坐出租车绕广州旧城走一圈,车费可能不会超过20元。1918年10月,民国政府的广州市政公所成立,实施拆城筑马路,18座城门不复再。如今只能在路名中追寻遗迹。

<p>  旧时大东门。 网络图片</p>

旧时大东门。 网络图片

<p>  如今的大东门桥,多少能看到大东门存在的痕迹。</p>

 如今的大东门桥,多少能看到大东门存在的痕迹。

<p>  重建后的小北门。</p>

 重建后的小北门。

<p>  越秀公园内大北门城墙遗址。</p>

越秀公园内大北门城墙遗址。

<p>  旧时大西门。 网络图片</p>

 旧时大西门。 网络图片

<p>  瓮城遗址,大西门的一部分。</p>

  瓮城遗址,大西门的一部分。

<p>  文明门如今只剩下一个新修建的牌坊。</p>

文明门如今只剩下一个新修建的牌坊。

<p>  大南路与北京路交界处,为大南门旧址。</p>

大南路与北京路交界处,为大南门旧址。

<p>  现在的一德路,以前的油栏门、竹栏门。</p>

 现在的一德路,以前的油栏门、竹栏门。

<p></p>

  小北门

  依越秀山旧城墙重建

  小北门位于越秀山麓,现址在小北路,路名就因旧时小北门而得名。

  小北门在解放前就已经被拆除。原在小北门遗址建有喷水池、石山,植有花卉,俗称小北花圈。后因交通需要改建为小花坛。2010年10月,由青砖、红岩、城垛等元素构成的“小北门”重现,成为越秀公园东门。

  由于时代的变迁,小北路上遗留下来的历史信息并不多。所以在“小北门”重建过程中,设计主要依据就是越秀山旧城墙。城墙以灰色为主色调,城楼上有2层建筑,中间设有满洲木门窗用于通风,屋顶处是十足精美的琉璃瓦,门楼中间采用大拱门设计,城楼两段则各连接一段仿古城墙。

  大西门

  遗址仍在 已成文物

  在中山六路与人民路相交处西南侧,铁栏杆围出一个长方形的绿色地带。拐角处一块黑色石碑提醒着人们,它有着一段不平凡的过去。这块石碑上写着:“西城门瓮城遗址”。这个瓮城遗址,是当年西城门的一部分,也是迄今为止找到的保存较好的广州瓮城基址。

  1996年,该遗址在城市基建工程施工中被发现,1999年被公布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遗址虽只保存了残迹,但仍可隐约看出当年瓮城的形制。它南北长50余米,东西宽18米,残存基址高三四米。墙垣由红砂岩条石包边,墙体斑驳,看得出曾经过多次修筑。南墙壁有一处拱形门阙,用白色花岗岩条石砌成。

  据史料记载,明清时期,西城门是百姓进出广州城的主要入口。那时商人的社会地位低下,官府只允许商人在西门外面做买卖。这里商业繁华,所以在城门附近有很多典当铺。宝生大押正是在西门外,与大东门的东平大押相对应。它曾是广州市内的最高建筑,是当时广州城的第三大典当铺。

  文明门

  藏身文明路百米小巷

  喧闹的文明路骑楼群中,一座古色古香的“文明门”牌坊,悄悄藏身于街铺之间。穿过牌坊,理发店、士多、小吃店等临街商铺被浓缩在这不足百米的巷子中。

  很多人以为,巷子的名字叫“文明门巷”。86岁的街坊谢先生笑着解释道,“不是不是,这条巷就叫文明门,不带‘巷’字哦。”如今,文明门内巷里只有文明门1-10号10个门牌号。谢先生回忆,60年前刚搬到文明路时,就已经有“文明门”这条巷子。如今看到的牌坊,则是上世纪90年代文明路翻新时才修建的。

  据史料记载,古城门“文明门”的开辟可追溯到明朝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在民国时期的修路工程中,文明门连同南城墙一并被拆。原南城墙所在位置取名为文明路。

  “文明门”小巷的位置,是否旧城门所在地?南都记者比对清末年间的《广东省城全图》发现,位置吻合。附近的老街坊也认为很有可能。“小巷的正对面是市一宫,即旧时的孔子庙(广府学宫)”,谢先生猜想,以前书生们在广府学宫考完试,然后经过文明门,再行到青云直街,旨在取个好意头“青云直上”。

  而住在青云直街的李女士则补充了当年在老母亲那听来的典故:解放前,“文明门”小巷和青云直街被玉带濠相隔开,以青云桥相连。“知道吗?玉带濠就是古时的护城河”。

  大东门 

  东濠涌上的大东门桥

  横跨在东濠涌上的大东门桥日日车水马龙,连接着繁华的中山三路和中山四路。除了桥上清晰可见的朱雀凿字“大东门桥”和旁边的大东门公交站,在越秀区这一带找不到其他“大东门”这样的地名。

  在大东门桥不远处的东濠涌博物馆里,挂着一幅广州城府的清六脉渠图。图上清晰可见,当时的大东门就在如今的中山三路上,东濠涌从城墙流经,而在东濠涌上横跨着一条大东桥,就是如今的大东门桥。

  正在内环桥底东濠涌旁乘凉的刘先生,住在东濠涌边50多年了,这里日新月异的变化,他都看在了眼里。“解放初期,在越秀中还有个公安分局,叫大东分局,现在就剩下大东街道派出所。”虽然有大东街道,但在街道辖区范围内,却没有一条被命名为“大东”的街或路。

  据史料记载,中山三路在清代时,被称为正东门大街,上世纪20年代建成马路后,取名大东路。1948年为纪念孙中山才改为中山三路。

  大南门

  大南路上曾有牌坊为证

  “一直以为大南门是在南关,原来是在大南路”,网友@小猴山地看见《广州市旧城门原址新旧对比》后,大呼长见识了。走在大南路上,两旁的骑楼开满了各类的装饰用品店,店主多为外来人,一路问来,无人知晓大南路上曾有大南门。

  60多岁的广州街坊冯女士称,“小时候听老人家说过,大南路以前有个大南门牌坊,但至于城门,还真不知道。”从小住在大南路的她估计,“大南门牌坊”很可能是老城门的一个标记。

  南都记者翻查资料,发现“大南门牌坊”曾出现在广州百年老店“陈李济”的传记中:相传在明朝万历年间,陈李济的创始人之一李升佐,最开始就是在大南门已末牌坊脚(今北京路194号)经营一间中草药店。

  而有史料记载,在明代洪武十一年至十三年(1378~1380年),广州城曾进行了一次大的扩建,当时城墙有七座城门楼,根据方位命名为正北、小北、正东、正西、正南、定海、归德。而当时的正南,即为大南门,位于现时的大南路上。

  人物

  中大学生 追寻旧城门新痕迹

  百年沧桑,清朝时期广州城曾有过的18座老城门还留有痕迹吗?来自中山大学的一群学生通过翻查资料、寻访、比对,于去年整理出一份《广州旧城门原址新旧对比》资料。

  最近,这份资料在微博上得到热转。团队的一员、大学毕业已一年的邹恩栋表示,真没想到。著名本土文化专家饶原生也称赞这份资料“有价值”。

  这项调研缘起3年前中大举办的一次地理文化展示大赛。虽然邹恩栋读的是旅游学院的会展管理专业,但因为从小对历史感兴趣,同时辅修了历史专业,于是他决定和另外两名阳山县老乡一起参加这次比赛。而展示的主题,他们最终确定为消失的广州地名,“因为在广州的时候会觉得那些街道、地铁站的名字很有意思。”

  在做地名调研的时候,邹恩栋发现,不少的街名、路名以广州旧城门为名,例如小北路、文明路、大南路等。因而产生了要整理广州旧城门原址新旧对比的念头。“有些城门不存在了,却依附在了地铁站和巴士站上,例如西门口地铁站和大东门公交站”,邹恩栋称,假如地铁迟建20年,西门口地铁站很有可能就会叫中山六路地铁站了。

  邹恩栋的另外两位伙伴,分别是中大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和软件学院的学生。3人均不是专门从事历史地理学研究的,因此,在城门调研中遇到不少困难。毕竟那是上世纪初已经动工开拆的建筑。

  资料不足,实地遗迹难寻是最大的难题。“资料不足不是说没有资料,而是资料太多,来不及看,”邹恩栋解释道,要翻看《广州通志》《广东通志》一点都不比翻看《二十四史》容易。“城墙城门涉及历史地理学又涉及城市地理学,要通过查找历史典籍释出相关材料,还要大量参考地图资料。”

  最后,邹恩栋和组员们拿着一张清末年间的《广东省城全图》和现时的广州地图作对比,一一找出城门的原址,再去实地考察。文字资料则是从学校图书馆借出的《羊城古钞》和《广州城坊志》。“广州的城墙在国内拆得比较早,要系统地挖掘其历史资料,会比北京难得多”。

  《广州旧城门原址新旧对比》的PPT放上网后,也有网友对其中的一两个位置提出不同的说法。邹恩栋亦一一耐心听取并核实。例如网友@广州街坊情称,PPT中太平门的位置不对,应在状元坊对出而非十三行附近。而邹恩栋则认为太平门是在状元坊和太平桥之间,也就是现在的人民南路上。两方的说法都没错,看地图就能确认。

  将搜集到的资料放上网,与大家分享,若有错误,能有专业人士出来斧正,邹恩栋认为,这也是一大所得。

  “以后有机会,我会将广州城门城墙的历史好好再梳理一次”,虽然在清远阳山长大,本科又在中大的珠海校区上课,但一点也没影响邹恩栋对广州历史的兴趣。“七八十岁的人可以听到他们的爸爸妈妈说城墙的事,我们这代人可以由近年来对本土历史文化的重新审视、挖掘而想起曾经存在的城墙。但是我们的后代呢?时间的确会像水一样冲淡一切的。”当然,邹恩栋认为,只要书不被烧掉,历史就还在。

  城市的伸展欲望

  大东门、西门口、大南路、小北路……当你无数次经过这些地方时,可想过,这是“造城者”在百年前为广州埋下的记忆密码?

  昔日,这里城门庄严,戍卒威武,晨听钟鸣,暮闻鼓响。今朝,城门已化做路名,只见车水马龙,熙熙攘攘。

  在南京、西安,古城墙是随处可见的,厚重的历史,不说自明。但在广州,如要寻找城界的痕迹,可谓困难。上世纪20年代拓城开路,旧城墙和城门几乎全被拆毁。即便是老人家,也不记得曾经有过城门的样子,只记得扩路、拆迁。

  城门的位置变成了主干道。比如大东门桥,瑟缩在东濠涌高架之下,紧挨着一个简易的菜市场;比如西门瓮城,位于中山六路与人民中路交界,附近是一座大型商厦。世俗与现代,这两种和“历史感”格格不入的面孔,已经理直气壮地与其比肩而立。

  这并不难理解。当年的城市,抵御入侵。建城门,惟恐不厚。筑护城河,惟恐不深;今天的城市,渴望通畅。拓马路,追求宽敞。修地铁,追求速度。

  站在广州的老中轴线上,向南,跨过珠江是海珠,再南还有番禺、南沙;向北,云山巍巍,更北还有花都、从化。你会发现,有门或没门,都不影响这座城市伸展的欲望。

  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广州,不会为历史而停滞不前。它的历史感,隐匿在城市角落那一块块断壁残垣上,埋藏在口耳相传的民间记忆中。

  (南都记者 李晓瑛)

  专家说法

  广州本土文化研究专家饶原生:

  改变有历史意义的路名

  危害不亚于拆掉一栋历史建筑

  “城市的发展为何要改变路名?路名其实也是城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广州本土文化研究专家饶原生表示,这份中大学子制作出来的广州十八城门原址新旧对比勾起了他的许多回忆。他曾在上世纪90年代初入住大南路旁的仙湖街。因着对历史的研究,也时时意识到脚下踏着的是宋明清时代的古城墙,而所在的仙湖街,以往的确有个湖,“这些路名就好似一个个历史密码。”

  人民南路,在“文革”前叫太平路,亦是广州西城墙的所在地,从状元坊出去有一个太平门。“一讲太平路,就好容易联想到太平门,但现在连路名都无了,人们靠什么去记起那段城墙呢?”饶原生认为,轻易改变有历史意义的路名,也是一种“拆”,其危害性不亚于拆掉一栋历史建筑物。饶原生称,这份旧城门原址列表,令他对广州这数十年来消失的地名感到好惋惜。在他看来,有历史意义的路名也可看做是广州古地图的一种复制。

  采写:记者 叶孜文 李晓瑛实习生欧阳芳  摄影:记者 冯宙锋 实习生 许小卿

  注:部分图片由中大城门调研团队提供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