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抽水马桶是如何发明的?
·“伦敦大火”与火灾保险的诞生
·你知道保险业是怎么起源的吗?
·达盖尔:名字被刻上埃菲尔铁塔
·“有光的地方就可以摄影”
·广东多措并举推动博物馆事业走在全国前列
·被称为“欧洲岳父”的国王
·进入世遗名录的美食(三)
·这3分钟, 十四亿人铭记
·进入“世遗”名录的美食(一)
·疫情之下,美国博物馆界遭重创
·“乐圣”贝多芬的恋人与恋曲
·他探险中亚腹地,把神秘的内陆中国呈现给西方世界
·西班牙流感传染范围最广
·不戴口罩的罚金相当于几个月薪水
更多>> 
广角聚焦
200年巴黎公厕变变变
文/图 硕宽

  吃喝拉撒是最重要的日常生活内容。吃喝关乎人的健康,拉撒同样关乎人的健康。公共厕所代表社会文明程度和公共卫生水平,直接影响居民健康,解决不好甚至会爆发瘟疫。下面我们就看看200年来,法国巴黎公共厕所是如何从“一号”演变成现代化厕所的。  

   
《朗比托柱》(油画, 大约作于1860年)
   
巴黎公共卫生事业奠基人朗比托伯爵
   
朗比托柱 摄于一八六五年
   
带围挡的朗比托柱 摄于1865年
   
1981年投入使用的巴黎第一代现代化公共厕所
   
2009年投入使用的巴黎第二代现代化公共厕所

巴黎街头的莫里斯柱 

  1 

  200年前的巴黎公厕被称作是“一号” 

  公元前3200年的美索不达米亚(大致在今天的伊拉克)就有颇具规模的水冲公共厕所。公元前3300年至公元前1300年的印度河流域文明创建了世界上最早的城市卫生系统,有了下水道和水冲公共厕所。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公共厕所也有了一定的发展。 

  法国巴黎作为欧洲的一个重要城市,自古以来就重视厕所建设,但厕所的发展一直滞后于人口增长。 

  19世纪初期,巴黎街头出现了一些豪华的收费厕所,被称作“一号”。例如,罗亚尔宫的“一号”位于法国人剧场背后,维维亚那大街的“一号”位于公共金库对面。 

  “一号”的收费标准本作者没有查到,不过,在这之前巴黎“上档次”的公共厕所收费标准政府规定统一价格是2个苏(法国旧时小额硬币),免费提供手纸。2个苏是便宜还是贵呢?这价格对普通百姓而言相当高了。它相当于巴黎普通工人的每天工资的1/10,也就是说,一天的工资只能上10次厕所。 

  1819年出版的一份巴黎指南就提到,罗亚尔宫的“一号”非常干净,装有镜子,一位漂亮的女子坐在前台(收费员),光顾厕所的人数是预期的10倍-20倍,人们要排队进入。显而易见,当时厕所数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不过,这也让巴黎市政当局认识到,公共厕所不能“高大上”,如果把厕所建得太豪华,建筑成本和管理费用就高,政府财力所限,不能修建足够的厕所满足市民需求。建一个豪华厕所的钱可以建几十个简单厕所,如果把厕所建得简单些,政府投入同等资金就可以给居民如厕带来更大便利。 

  从此,巴黎决定发展简易型公共厕所,加大厕所密度,让市民很容易找到一个厕所。 

  2 

  1932年霍乱加速了巴黎公厕建设 

  200年前,外出的居民多数是男性,人们在街道上行走遇到的内急主要是解小便。于是,巴黎从1830年开始在街道两侧修建公共小便池。碰巧,这年爆发了旨在推翻波旁复辟王朝的“七月革命”,新修建的一批公共小便池被起义者拆了砌筑街垒。 

  1833年,朗比托伯爵被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任命为塞纳省省长,也管辖巴黎,他在这一职位上一直干到了1848年。因为巴黎公共厕所的发展离不开朗比托伯爵的推动,我们用点笔墨介绍一下他。 

  朗比托伯爵的全名是克洛德·菲利贝尔·巴尔洛特(1781年-1869年),他在1809年曾是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的侍从,1810年被封为朗比托伯爵。1815年滑铁卢战役后,他“解甲归田”,重建了自己的朗比托城堡,12年内没担任公职。1827年后,他两次当选马孔议员。 

  朗比托伯爵上任前一年也就是1832年,巴黎爆发了霍乱,在霍乱流行的3月—9月期间,巴黎有18402人感染霍乱死亡。朗比托伯爵认为,巴黎公共卫生状况恶劣导致霍乱爆发,于是,他上任后大刀阔斧地进行巴黎公共卫生基础建设。 

  朗比托伯爵是个生态环保主义者,他的座右铭是“水、空气、树荫”。上任后,他为居民提供纯净饮水和新鲜空气,拓宽街道并在两旁植树,让巴黎焕然一新,为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打下了基础。巴黎目前的下水道、自来水系统、喷泉、燃气管道等市政工程,不少是在他任塞纳省省长期间建设的,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朗比托柱”。 

  3 

  “朗比托柱”就是公共小便池 

  朗比托伯爵就任塞纳省省长后,立即着手在巴黎沿街修建公共小便池供男性市民免费使用。1834年一年就建了478个公共小便池。1835年,巴黎还成立了厕所问题委员会,为厕所建设提供具体方案。几年的时间,巴黎街头就出现了1500个公共小便池。 

  这些小便池外观呈灯塔形状,建筑材料是石膏和砾石,顶部是个球形顶盖,很有艺术性,其设计思路是“用优雅的造型遮盖其庸俗的用途”。 

  1845年,法国作家帕尔·德科克写道:“在街道两旁,每隔不远的地方就树立着10英寸-12英尺高的柱子,上面顶着个球,球上的尖顶指向天空。这种建筑让人想起东方的尖塔。” 

  公共小便池只能单人使用,里面有流水冲洗,有管道或沟槽与下水道相连。小便池门口处有的有围挡,有的没有。没有围挡的小便池敞口朝向街道,方便时背对街道,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隐私处。 

  这种小便池创意非常好,方便处就在路边,使用很方便;这种小便池的周边用于张贴广告,政府用出租广告位的收入维护这些小便池。 

  公共小便池的法语本来是“pissotière”,但这听起来似乎不雅,于是,朗比托伯爵便给它起了个雅号“苇斯巴芗”,取自古罗皇帝提图斯·弗拉维乌斯·苇斯巴芗的名字,因为他执政时在罗马城修建了许多公共厕所。不过,公众更习惯称这些公共小便池“朗比托柱”。 

  后来,法国著名建筑设计师加布里埃尔·让·安托万·达维乌设计了铸铁小便池,逐步取代了上述砌筑的小便池。随后“朗比托柱”也不断改进,有的呈六棱柱形,也有供多人同时使用的小便池。 

  巴黎的厕所改造获得了成功,并被复制到法国的其他城市,甚至连欧洲和美国一些城市街头也出现了“朗比托柱”。  

  4 

  “朗比托柱”分化出“莫里斯柱” 

  1868年,加布里埃尔·莫里斯购买了“朗比托柱”的经营权,并把广告功能从“朗比托柱”上分离出来,专门张贴广告的柱子就成了“莫里斯柱”。到1930年,巴黎共有1230个“莫里斯柱”。 “朗比托柱”主要被用作小便池,有的上面仍然张贴广告。从这年起,巴黎街头也出现了女用的公共厕所。 

  1986年,让·克洛德·德高购买了莫里斯公司,从此,“莫里斯柱”和公共厕所由德高公司建设、维护。直到现在,巴黎还有不少“莫里斯柱”(2006年的统计是790个)。 

  德高公司建造的“莫里斯柱”符合节能环保设计理念,柱子由钢、铝和玻璃纤维复合材料制成,可回收重复使用,广告灯箱使用LED灯,电力消耗减少了25%。 

  5 

  巴黎1981年实现公厕现代化 

  1981年11月10日起,巴黎第一个现代化公共厕所投入使用,当年12月巴黎街头就出现了59个这样的厕所。从此,“朗比托柱”等各种各样的公共厕所逐步被这种现代化的厕所取代。 

  第一代现代化厕所是投币收费厕所,使用前需投入一法郎硬币才能打开厕所门。从2006年2月15日起,这些投币厕所不再收费,全部改为免费使用。 

  2009年3月2日起,巴黎第二代现代化公共厕所投入使用,到2010年,仅一年的时间巴黎街头就安装了400多个这样的厕所。 

  第二代现代化公共厕所允许残疾人乘轮椅进入,使用说明用多种文字书写,包括盲文,可以语音对话,比第一代现代化公共厕所节水30%。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