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咖啡:音译自广州话的外来词
·你真的知道法老、木乃伊和金字塔吗?
·

美国经济强国地位不是

关税保护出来的

·千年古邑变身大湾区文商旅融合示范区
·关税壁垒曾让美国纺织业溃不成军
·美国为何把关税作为开国第一税种
·前所未有的考古项目是怎样炼成的?
·文物“回家”
·华农师生“洞穴找虫”发现新物种!
·达·芬奇:作画只是副业
·一条工业大道的时代脉动
·成为五千日元的人物头像
·巴黎圣母院之殇
·近六成文物被盗于博物馆及文管所
·寻踪“百花冢”
更多>> 
广角聚焦
咖啡:音译自广州话的外来词
粤方言中的“咖啡”最早写作“架啡”。现在,广州口语中有不少用“咖啡”构成的词,如“咖啡色”“斋啡”“啡友”等等,如果被香港廉政公署里的警务人员问及“咖啡定茶?” 就产生了一种特殊含义……

  都知道中国不是咖啡的原产国。那么,这个舶来品何时传入中国?最先在哪个地方登陆?“咖啡”最早译自于汉语的哪个方言? 

  A 最早翻译英语词coffee是广州人 

  汉语的“咖啡”来自英语coffee的音译,最早的翻译者是广州人,至于是哪位广州人,就无从考证了。这里不得不提及第一位来华的基督教新教传教士罗伯特·马礼逊。这位英国人1807年来华,进入中国的第一站就是广州。他1828年出版的《广东省土话字汇》是西方传教士编纂的第一部汉语方言词典。其实,这本词典早就撰写完稿多年,只是因为经费问题才延至1828年出版。 

粤人的英语课本《唐字音英语词形》中“咖啡”读音是“其柯肥”
来华的第一个美国传教士裨治文著的《广东方言撮要》中的“架啡”是有“口”字旁的
第一位来华的英国传教士罗伯特·马礼逊于1828年出版的《广东省土话字汇》中“咖啡”的词形

图/视觉中国 

  19世纪的中国尚未种植咖啡,直至1902年传教士把咖啡种带到我国的云南和海南以后,才开始了咖啡的种植。但是,《广东省土话字汇》就收有清代的广州口语词“咖啡”,其注释顺序为:英语原词coffee、广州话译音词“架啡”和广州话读音Ka fe等三个内容。 

  广州人模拟英语的发音,把“coffee”音译为Ka fe,对应于这两个音节,粤人用“架啡”两汉字表示。其中,“架”是广州音的同音字,“啡”是表示第二个音节所造的俗字。“架啡”是“咖啡”最早的书写形式。 

  由于马礼逊对汉语声调认识的局限,这本词典里所有词语标注的粤音,只有声母和韵母而没有声调。所以,“架啡”Ka fe没有标示声调。但没关系,用粤音读“架啡”二字,就知道清代的广州人是如何称说此词的。 

  这是“架啡”(咖啡)进入汉语的最早记录。能被传教士收入词典,表明这个词语在清代广州方言里还是相当活跃的,不仅口语称说,还有书写形式。 

  1830年美国传教事务局派遣艾利亚·裨治文到广州,这是近代来华的第一个美国传教士。他的《广东方言撮要》1841年出版。该书每页分左、中、右三栏,中间是广州话的短语或句子,左栏是英文译句,右栏是粤语注音,同样是没有标声调。 

  裨治文的《广东方言撮要》也收录了“咖啡”,但词形不是“架啡”,给“架”字加了个“口”字旁,写作“口架啡”。例如:口架啡炒焦致好。“炒焦”今天说“烘焙”。 

  今天我们写的“咖啡”,笔者最早见于1869年即已成书的《汉英字典》。编纂者威谦·诺布沙因德,英国人,中国名罗存德,德国礼贤会教士,1848年来华。此书收录了大量的广州话口语词,注粤音,用英文释义,其实是一部广州方言词典。 

  我们注意到,“咖啡”在上面所列举的三本词典里,其写法都不相同。这是因为汉语原本并无此词,英语词coffee所表示的事物对汉族人来说是新鲜的,清代的广州人把这个词连音带义全盘拿来,并用与coffee的读音相近的字去代表这个词时,写法往往就不止一个,这就是译音词为什么会有异写的原因。其实,除了架啡、口架啡和咖啡,历史上还曾写架菲、加啡、迦非、喀啡、珈啡……等等。如今,这个外来词通过粤语的渠道进入了普通话,以“咖啡”为规范词形。 

  B 粤人对英语课本的“咖啡”怎样注音? 

  由于英语是拼音文字,清代来粤的英美传教士编纂的词典,对广州话的词是用拼音文字来标音的。而中国人运用拼音记音是二十世纪以后的事。二十世纪以前,都是利用汉字来标写英文词的发音。例如,英文“one”发“温”音;英文“two”发“拖”音;英文“three”发“夫里”音……音近而似。这种标音法在当时相当普遍。 

  清代广东香山人莫文畅(1865-1917)编写的《唐字音英语》,是当时供粤人学习英语的课本。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是1904年的第3版,初版时间应早于此。全书用汉字标音,而汉字的发音是根据粤语标注。那么,粤人的英语课本如何采用汉字来标读的呢?举两例:例一:架啡“coffee”,读音“其柯肥”。“其”的声母广州音是k-;“柯”的广州音没有声母,只有韵母-?。取“其”的声母k-和“柯”的韵母-?相拼,即k?,再和“肥”拼合就是英文“coffee”的读音。 

  例二:架啡壶coffee pot,读音“可肥、破、渴”,下有小字提示“可字读官话”。 

  所谓“官话”就是今天的普通话。普通话的“可kě”,广州人常说成“kǒ”。发coffee的第一个音节“Co-”,要像说普通话的“可”那样读ko。第二个音节-ffee,同广州音“肥”。至于pot(壶),用广州音“破”的声母,用“渴”的韵母,两相拼合,快速连读即成。标读方式与例一相似。看来莫老先生对粤人讲官话的情况了如指掌,用来描述标读字音准确而又形象。 

  这是汉英两种不同语言接触中一种很有趣的现象,很值得关注。 

  “咖啡”最早译自清代的广州方言是有历史原因的。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开始,广州是唯一对外开放的港口,国外商品均由此口进入中国,西方语言也在这里登陆。 

  从清代起的中英贸易往来,国人接触英语,最先开始于广州方言。换句话说,汉语中最早接触英语的是粤语。因此,广州话跟英语之间比较密切的接触过程,自然就有外来词的产生。从广州港口进来的舶来品“咖啡”,相随的是舶来词“咖啡”。这个词从音译到书写形式都是清代广州人完成的。“咖啡”再通过广州话进入了普通话,成为被全民接受并被完全汉化了的外来词。 

  C “咖啡定茶” 的由来 

  广州人音译的“咖啡”在长期的使用中,产生了不少用“咖啡”构成的口语词。 

  广州人以爱喝茶闻名,在家喝、上酒楼喝茶吃点心都叫“饮茶”。早茶、午茶、夜茶简称“三茶”;空闲之时,约朋集友,携妻带子,上茶楼饮“礼拜茶”。甚至把酒饭费也说作“饮茶钱”。可见其饮茶习惯由来已久,但是由西方吹来的喝咖啡之风,广州人尤其是年轻人也有爱喝咖啡的。对那些爱喝咖啡并对咖啡有比较高品鉴能力的人,广州话称之“咖啡精”。由于食品添加剂的广泛使用,现在这个词主要指食品添加的咖啡香精。 

  粤语习称年青女性为“妹”,如打工妹、学生妹、番鬼妹或鬼妹(洋妞儿)等。在香港,负责检查违例停车的年青女交通辅警,因身穿咖啡色制服,市民们叫她们作“咖啡妹”。 

  在酒店吃饭或者坐飞机,最常被问的是“茶还是咖啡”?西餐套餐最后一道是上饮料,侍者问:喝咖啡或茶?二选一的问话,如果用广州话来表达,就是“茶定咖啡?”或者“咖啡定茶?”定,广州口语表示选择。例如:真定假啊(真的还是假的)?要钱定要命(要钱还是要命)? 

  对事情做可否或取舍的决定时,其实也就是表示在两者做出选择,广州人说“咖啡定茶?”例如:件事倾到咖啡定茶,已经将近落班嘞(这件事谈到要定夺时,已快下班了)。 

  但是,如果被请到香港廉政公署里问“咖啡定茶?”就远不是二选一那么简单了,那里的咖啡可不是好喝的。“饮咖啡”在香港是指到公署接受调查。香港廉署的警务人员,每逢问话前,总是先问嫌疑人:“咖啡定茶?”也就是想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此情此景的“饮咖啡”就有了特殊义。传到了广州,人们把那些违纪党员被隔离审查的叫作“饮咖啡”。 

  “咖啡”进入了普通话,同样产生了大量的词语。如咖啡豆、咖啡粉、咖啡杯、咖啡壶、咖啡机、咖啡伴侣、速溶咖啡、花式咖啡、咖啡馆或咖啡屋等等。闲暇之时,如果愿意的话,到香气四溢的咖啡厅里,惬意地品着香味醇厚的咖啡,你就能深切感受到,咖啡饮品调制方式的变化多样,其称呼也不断翻新:浓缩咖啡、拿铁咖啡、卡布奇诺咖啡、摩卡咖啡、泡沫咖啡、雪糕咖啡、巧克力咖啡、迷你牛奶咖啡、绿茶咖啡,看来,都市里最流行的时尚饮品真的要数咖啡了。 

  “咖啡”是对译于英语词Coffee的两个音节,结合的非常紧密。但是,广州人最早把“咖啡”拆开来使用。如褐色,广州话原说“猪肝色”,后说“咖啡色”,再后来就是“啡色”。一个“啡”字承担了“咖啡”原来的全部意思。再如,不加糖或牛奶的咖啡,雅名“单品咖啡”,广州人直接两字“斋啡”;经常一起喝咖啡的朋友互称“啡友”。 

  笔者注意到,普通话也开始拆分使用了,当然主要表现在年青人的口语里,但在选择“咖”或“啡”与广州话不同。内地青年多用“咖”,广州青年多选“啡”。例如:过去说的冷咖啡、热咖啡、黑咖啡等词,现在是说冷咖、热咖、黑咖;但广州小青年则说冻啡、热啡,“黑咖啡”广州话说黑啡或斋啡。 

  撰文/供图 黄小娅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