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咖啡:音译自广州话的外来词
·你真的知道法老、木乃伊和金字塔吗?
·

美国经济强国地位不是

关税保护出来的

·千年古邑变身大湾区文商旅融合示范区
·关税壁垒曾让美国纺织业溃不成军
·美国为何把关税作为开国第一税种
·前所未有的考古项目是怎样炼成的?
·文物“回家”
·华农师生“洞穴找虫”发现新物种!
·达·芬奇:作画只是副业
·一条工业大道的时代脉动
·成为五千日元的人物头像
·巴黎圣母院之殇
·近六成文物被盗于博物馆及文管所
·寻踪“百花冢”
更多>> 
广角聚焦

美国经济强国地位不是

关税保护出来的

撰文/供图 刘植荣

  当年,美国建国者之一汉密尔顿认为,通过关税壁垒可以保护美国的幼稚产业,必要时甚至可以禁止某些货物的进口。那么,从历史发展轨迹看 

  本报近期连续刊发的《美国独立战争: 因抗击英国高额关税而起》《美国为何把关税作为开国第一税种》和《关税壁垒曾让美国纺织业溃不成军》三篇文章,论述了美国从殖民地时期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这段时间关税政策的演变,本文继续分析第一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关税政策的变化及经济贸易情况。 

图/视觉中国
1821年至2016年美国关税税率变化(数据来源:联邦统计局)
1895年至2015年美国贸易平衡情况(数据来源:联邦统计局)
罗斯福总统签署《社会保障法案》

美国现任副总统彭斯在视察海关 

  1、一战前关税是美国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 

  美国内战后工业迅猛发展,到1900年,制造业产出值达到了85.3亿美元,比1860年的8.15亿美元增长了10.5倍,其中货运铁路里程数增长了98.1倍,客运铁路里程数增长了17.1倍,水泥增长了70.7倍,烟煤增长了46.1倍,钢铁及钢铁制品增长了25.2倍,纺织品增长了6.2倍,食品生产增长了3.7倍。 

  到1900年,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强国,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化国家英国退居第二位,德国排在第三位。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美国工业产值占世界工业总产值的三分之一。 

  从1850年到1900年的半个世纪里,美国出口货物结构也发生了显著变化,由出口原材料向出口工业制成品转变,原材料出口总额由62%下降到25%,工业制成品出口总额由18%上升到24%。进口货物恰好相反,原材料进口总额由8%上升到33%,工业制成品进口总额由55%下降到23%。 

  能源转化也为美国经济注入了新的血液。一战爆发前,电力取代了蒸汽机成为工业动力的主要提供者。读者注意,不要误认为电力是一种新能源,它只是一种能源转化形式,和蒸汽动力来自煤炭燃烧一样,电力同样来自煤炭燃烧。 

  从19世纪末期开始,冷藏船让远洋肉品和水果蔬菜运输成为可能,国际贸易范围进一步扩大。从1874年开始,美国贸易出现了顺差,顺差持续了一个世纪。 

  也许有读者会问,美国内战后到一战前执行的是高关税政策,是不是高关税促进了美国的经济发展?我们将在本文的最后来探讨这个问题。 

  有贸易顺差,贸易保护已不再作为政治家讨论的焦点问题。民主党总统伍德罗·威尔逊(1856-1924)1913年上台后顺利地大幅调低关税。 

  在1913年以前的一个多世纪里,关税占联邦政府财政收入的80%-95%;美国征税进口货物的平均关税税率大多数时间在45%上下波动,最高达到60%;如果摊销到所有进口货物而言,平均税率在25%上下波动(关税总额与进口货物总额比值的百分数)。但从1913年开始,美国关税税率基本保持下降趋势,关税的财政收入支柱角色也被个税取代。 

  可见,在1914年一战爆发前的120多年里,美国一直执行的高关税政策,首先是财政收入需要,其次才是贸易保护需要。 

  2、 一战期间美国大幅下调关税 

  乔治·华盛顿(1732-1799)在卸任总统职务时,要求继任者采取中立政策,决不能“对某些国家厌恶至极,而对另一些国家爱慕有加”,强调“要对所有国家讲信誉,主张正义;与所有国家保持和平,和睦共处”。美国在一战前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一直避免参与欧洲战事。所以,一战爆发后的3年内,美国一直努力保持中立。 

  1915年5月7日,德国“U-20”潜艇在爱尔兰南部海面击沉了排水量3万吨的英国“卢西塔尼亚”号豪华邮轮,船上1962人中有1198人丧生,包括128名美国人。此后,德国潜艇接二连三击沉载有美国人的商船,但美国仍极力保持克制,避免卷入战事。 

  1917年4月1日,美国客轮“阿兹特克”号被德国“U-46”潜艇击沉,船上28人遇难。4月2日,威尔逊总统请求国会对德国宣战。4月6日,美国对德国宣战。 

  美国加入一战后,政府开支从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5%飙升到24.2%。为筹措战争经费,1917年10月3日,国会通过《战争税收法案》,把个税最高边际税率由15%骤然提高到77%,但关税不升反降,整个一战期间美国大幅调低关税税率,到一战结束,征税进口货物关税税率降到17%,摊销到所有进口货物关税税率降到6%。 

  当然,只靠个税难以维持战争,一个是不敢加税太多,怕引起百姓抵制;再有就是征税环节繁琐,难解燃眉之急。战争经费的大部分款项靠发债筹集,因为公债是一种隐蔽的税,不强制购买,但最后还是要靠百姓纳税还债。为顺利发债,美国舆论把购买国债与爱国联系起来,查理·卓别林(1889-1977)甚至还为此制作了一部电影,呼吁百姓积极认购国债。 

  美国参加一战后至1919年,共为战争支出310亿美元,发债融资了190亿美元,占61.4%;税收只融资了76亿美元,占24.5%;另外,美联储也购买了44亿美元的公债,占14.1%,这就相当于向市场投放了44亿美元的货币。 

  3、高关税导致“大萧条”? 

  共和党总统沃伦·哈定(1865-1923)上台后,于1922年通过了《福德尼-麦坎伯关税法案》,调高关税。哈定总统在1923年8月2日任内病逝,约翰·柯立芝(1872-1933)继任总统后继续执行高关税政策。共和党总统赫伯特·胡佛(1874-1964)执政期间,在1930年通过了《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继续调高关税。此时,美国的高关税政策遭到了贸易国的报复,导致美国的进口和出口处于混乱状态,美国的贸易盈余锐减。 

  这时爆发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大萧条”(1929-1933)。最近有人撰文称, “大萧条”是高关税引起的。这个观点有点不靠谱。 

  统计数据显示,“大萧条”爆发前10多年,世界主要国家的关税税率并不高,1913年,一战爆发前,欧洲关税税率加权平均值为24.6%,到1927年为24.9%。从1928开始,世界不少国家下调关税税率。 

  胡佛总统1930年6月17日签署调高关税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而“大萧条”爆发的标志事件是华尔街股市崩盘,发生在1929年10月24日的“黑色星期四”,在总统签署法案前8个月。“大萧条”期间的贸易萎缩主要发生在1930年至1932年,贸易萎缩出现后一些国家才出台贸易保护措施,提高关税。从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看,先有萧条和贸易萎缩后有高关税,而不是先有高关税后有萧条和贸易萎缩,说“高关税引发‘大萧条’”是因果颠倒了。 

  如果从国际结算角度看,当时国际偿付能力崩溃才是贸易萎缩的主要原因,因为结算体系崩溃,导致很多贸易无法进行。 

  我们必须尊重历史事实,实事求是,科学分析历史事件,决不能先“论”后“史”胡拉乱扯。“大萧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各种因素的关联性也相当复杂,这已超出本文的论述范围。 

  4、二战期间美国再次降低关税 

  1933年,民主党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1882-1945)坐着轮椅进入白宫,国会通过了《互惠关税法案》,授权总统与其他国家进行降低关税的双边贸易谈判。从1934年至1945年,美国与32个国家达成双边贸易协议。从此,美国自由贸易主义开始流行,认为下调关税可以扩大贸易,刺激经济增长,增进社会繁荣。 

  罗斯福总统在1935年8月14日签署了《社会保障法案》,在联邦层面建立美国的社会保障体系,包括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母子救助、残疾人资助等,实施这个法案需要庞大的财政支持,但美国并没有打关税的主意,而是调高个税税率(包括工薪税)。罗斯福在为社保制度辩论时说:“我们建立工薪税制度,就是赋予纳税人在法律上、道义上和政治上领取养老金的权利。有了这个税,没有哪个该死的政治家胆敢废除我的社会保障项目。”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不但没有增加关税,反而大幅下调关税税率,摊派到所有进口货物,关税税率下调到10%,战争期间主要靠增加个税为战争融资。罗斯福在他的《四大自由》演讲中,要求美国人民努力工作,交更多的税,为与独裁暴政作战的民主国家生产更多的武器。 

  根据1941年3月11日生效的《租借法案》,美国为英联邦、苏联、法国和中国等数十个参战国提供了501亿美元的作战物资,壮大了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力量,加速了德、意、日法西斯轴心国的灭亡。 

  二战期间美国个税最高边际税率高达94%。高个税并没有阻碍经济发展,由于战时需要生产大量的战争物资,这拉动了经济高速增长,1941年增速为17.7%,1942年增速为18.9%,1943年增速为17%。 

  5、二战后美国把所有进口货物平均关税降到1% 

  罗斯福总统于1945年4月12日在任内病逝,哈利·杜鲁门(1884-1972)继任总统后推出“良政”,继续加大政府支出,主要是社会福利开支,提高法定最低工资水平,建立穷人住房补贴和强制医疗保险制度。杜鲁门完全执行了罗斯福总统的关税政策,他执政期间关税继续下调,对所有进口货物的平均关税税率下调到6%。 

  1947年,美国加入了“关贸总协定”(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从此,关税不再成为美国两党政治斗争的工具,个税取代关税成了国会辩论的焦点问题。 

  共和党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1890-1969)执政期间,关税略微上调了一下,但大致与前任的关税税率持平。 

  民主党总统约翰·肯尼迪(1917-1963)和林登·约翰逊(1908-1973)任期内,社会保障项目继续扩张,并推出老年人医疗保障计划,继而出台了为穷人提供医疗服务的医疗救助(Medicaid)系统,为买不起医疗保险的低收入家庭提供医疗保障,所有费用由政府支付。尽管社会福利开支加大,但在这8年期间关税税率继续下调。 

  1969年1月20日,共和党总统理查德·尼克松(1913-1994)上台,他一改共和党青睐高关税的传统,大幅下调关税税率。在尼克松之后,美国不管是民主党执政,还是共和党掌权,关税都在不断下调,到2000年,征税进口货物关税税率下调到5%,摊销到所有进口货物关税税率降到2%以下,到2010年前后更是接近1%。 

  从1970年开始,美国各级政府总支出占GDP的30%左右,但维持庞大政府支出的资金主要来自个税,关税在联邦政府财政收入中的比例越来越小。 

  6、美国从里根政府开始推行自由贸易主义 

  共和党总统罗纳德·里根(1911-2004)执政期间,大力推行自由贸易主义,认为应该通过自由贸易扩大美国的国际市场。这期间,美国对国内法律进行了修改,支持世界贸易组织减少贸易壁垒的各项政策。例如,美国在1988年10月与加拿大签署了《美加自由贸易协定》,两国货物自由流通,互相减免关税。 

  当时处于冷战决战时期,里根总统提出了庞大国防开支计划,但同时也提出了庞大的减税计划,政府支出猛增,财政收入锐减,财政赤字急剧扩大,到1985年,联邦财政赤字占GDP的5%,里根成为美国历史上创造最高财政赤字的总统。 

  共和党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1924-2018,俗称“老布什)上台后,想缩减庞大的财政赤字,政府开支不好减,只有增加税收,但也只是增加个税,关税还有所降低。1992年8月,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签署了《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三国货物自由流通,互相减免关税。 

  民主党总统比尔·克林顿(1946-)1993年上台后,试图扩大社会福利开支,但遭到国会的阻碍,收效甚微。但克林顿任期内把个税最高边际税率从15%提高到40%,让高收入群体多纳税,使财政赤字逐年下降,并从1998年开始出现盈余,到2000年,美国财政盈余创下2370亿美元的历史纪录,并创造了2100万个就业岗位。这是克林顿执政期间的主要政绩。 

  2000年,克林顿政府并把中国列入贸易最惠国名单,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共和党总统乔治·沃克·布什(1946-,俗称“小布什”)2001年成为白宫主人后,推出为富人减税政策,很快又回到了赤字财政,寅吃卯粮导致美国国债节节蹿升。截至2019年6月,美国联邦政府的公债余额已突破22.4万亿美元。 

  民主党总统巴拉克·奥巴马(1961-)执政期间,在税收政策上没有大的变化,他上台时誓言让美国政府收支平衡,但增税和削减政府开支都遇到很大阻力,加之要从“金融危机”中复苏经济,政府仍债台高筑。 

  不过,奥巴马总统曾想到了增值税,他在2010年4月21日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采访时,提到美国可以考虑出台增值税这个新税种。参议院立即对增值税动议进行无约束力的投票,85票反对征收增值税,赞成票只有13票。多数议员认为,增值税是间接税,隐藏在商品的价格里,居民只要购物就要交这个税,这必然会增加低收入家庭的税负。 

  共和党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946-)一上台就重新构筑关税壁垒,频频推出针对一些国家的高关税壁垒,想以此缩减美国的巨大贸易逆差。但尽管如此,美国贸易逆差也未见有显著改善,当然,这也没有改变美税收结构,即联邦财政收入还是以个税为主。美国2017财年进口货物总额2.39万亿美元,关税收入346亿美元,平均税率1.44%;2018年进口货物总额2.64万亿美元,关税收入416亿美元,平均税率1.58%。美国联邦政府每年征收的个税(含工薪税)大约在2万亿美元,关税收入只是个税收入的1.75%,微不足道。 

  7、美国经济强国地位与关税的关系 

  最后,我们分析读者关心的几个问题。 

  美国从征收关税那天起到一战前一直实行高关税政策,并在1900年超越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化国家,美国所取得的经济成就是不是要归功于高关税保护? 

  本作者连续发表的关于美国关税的4篇文章,已勾勒出美国关税的演变脉络以及关税与经济贸易的关系。美国历史上有几次经济快速发展的“黄金年代”,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高关税必然带来经济高增长。相反,美国“黄金年代”大多处于关税下调期或低关税期。例如,1830年至1860年,美国关税税率开始下调,并在大部分时间保持较低水平,但这期间恰恰是美国制造业迅速发展的30年。 

  美国在二战后制造业在GDP中的比重开始萎缩,由1950年的28%缩减到2001年14%。这期间美国下调关税,制造业滑落是不是低关税造成的? 

  美国制造业的萎缩,主要原因是美国一些企业把工厂迁移到海外造成的,在海外生产商品再返销到美国,供美国居民消费,由此造成国内制造业萎缩。再有,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服务业占GDP的份额会加大,在1992年,美国服务业就业人员已占到总就业人口的三分之二。 

  美国在1975年尚有124亿美元的贸易盈余,从1976年开始一直是贸易逆差,到1987年贸易赤字高达1533亿美元。贸易逆差是不是低关税造成的? 

  上文已讲到,美国在海外投资建厂,利用外国廉价劳动力生产商品返销到美国,这是美国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之一。虽然贸易与关税有一定的联系,但关税并不是造成逆差的主要原因。1874年以前,美国实行高关税贸易壁垒政策,照样是贸易逆差。不管在逆差期,还是在顺差期,美国经济都在不断发展。 

  美国所取得的经济成就,主要归功于他们有一个激励发明创造和科技进步的制度。1787年《美国宪法》就提出,要对著作权和专利权进行保护,很快,美国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独立100年后,美国工业和农业一跃成为世界上生产效率最高的国家,在生产力、市场规模、高效率和低成本方面,让其他国家望尘莫及。 

  与1860年相比,1910年美国单个工人制造男装的价值增值(产品价值减去原材料成本)提高了269%,制造鞋子的价值增值提高了128%,制造钢铁的价值增值提高了90%,制造机械的价值增值提高了59%,制造棉织品的价值增值提高了42%。 

  我们以火车钢轨为例,美国钢产量从1867年的2.2万吨增加到1900年的1140万吨,增长了517倍。 

  通过技术革新,美国钢轨生产效率和质量不断提高。1897年,美国产钢轨寿命18年,但价格只有每吨19.6美元;而进口的英国铁轨寿命仅有2年,但价格却是每吨28.84美元(含7.84美元关税)。在一战期间,美国成为协约国最大的钢轨供应国,从1915年到1918年,美国最大的钢铁企业美国钢铁公司一家就生产了1亿吨钢轨,比德国和奥匈帝国两国生产总和还多。 

  总之,通过高关税设置贸易壁垒并不一定能促进本国经济增长,也不一定会带来贸易顺差。但高关税阻碍了商品的自由流通,限制了比较优势产业的效率发挥,保护了劣势产业,这对任何国家都没好处。如果一个国家采取闭关锁国政策,采取各种手段设置壁垒阻碍人类文明成果的交流传播,那这个国家就很难繁荣起来。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