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华农师生“洞穴找虫”发现新物种!
·达·芬奇:作画只是副业
·一条工业大道的时代脉动
·成为五千日元的人物头像
·巴黎圣母院之殇
·近六成文物被盗于博物馆及文管所
·寻踪“百花冢”
·带你“穿越”到考古现场
·“被遗漏的讣告”上那些杰出女性(续一)
·2019广府庙会:让传统文化焕发新活力
·广府庙会久久为功求新求变
·从獠牙猛兽到肉类之王
·文心不朽
·“被遗漏的讣告”上那些杰出女性
·勇攀胸外科领域最高峰 见证广州医疗从追赶到引领
更多>> 
广角聚焦
文物“回家”
追索需要智慧也需要接力

  4月24日下午,中国国家博物馆南4展厅,观众怀着急切的心情,等待着“近20年来最大规模返还的中国文物艺术品”的集中展出。

  国博很少以这样的形式布展。在展厅的中心地带,上百件陶罐整齐排列在展柜中,颇为壮观;四周则摆放了透明展柜,造型相似的被摆在一起,进行仓储式展陈。马家窑文化四大圈纹双耳彩陶壶、西汉彩绘茧形陶壶、唐代彩绘陶骆驼、宋代白釉刻花碗、明代绿釉陶床……文物多达700余件,很多甚至还没来得及起名字。它们结束了12年的漂泊之旅,从意大利返回北京。

“归来——意大利返还中国流失文物展”目前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 新华社发

4月10日,在北京海关人员的现场监管下,意大利返还中国文物由航班货舱卸下。新华社发

虎鎣。南方日报记者 王诗堃 摄
一位参观者在拍摄展出的文物。新华社发
意大利返还文物艺术品与祖国人民“团聚”,观众在展柜前欣赏展出的文物。  新华社发
中国被盗(丢失)文物信息发布平台。 国家文物局供图
皿方罍。南方日报记者 刘长欣 摄

  然而,相比流失海外的文物,已追索回国的仅是九牛一毛,还有更多文物等待“回家”。

  1 长达十年的司法审判

  这批文物“归来”,事情的开端,始于2007年的一天。意大利蒙扎地区保护文化遗产宪兵队在日常例行巡查中,在当地一个文物市场,意外发现了大量疑似非法流入的中国文物艺术品。

  文物持有者无法说出合法来源,于是宪兵队暂扣了这批文物,并马上通知了中国驻意大利使领馆。

  “经调查,这批文物未获得合法出境许可,是从中国非法走私出去的”。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在京接受采访时说。

  之后,便开始了长达十年、复杂曲折的司法审判。

  2014年,意大利米兰法院通过刑事审判,确认中国政府对该批文物艺术品的所有权。又因持有人上诉,文物返还程序中止,案件转入民事审判程序。

  中国国家文物局根据意方司法审判程序的变化,会同中国驻意大利使馆,积极配合意大利司法部门继续开展诉讼活动。

  2018年11月,米兰法院终于作出将796件文物艺术品返还中国的最终判决。

  2019年4月10日,这批流失海外多年的796件中国文物艺术品跨越8000多公里,回到了故土。

  文物之所以能够顺利归国,还得益于国际公约和双边协定。

  中意同为《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简称“1970年公约”)和《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简称“1995年公约”)缔约国,坚定支持和践行流失文物的追索返还。有专家表示,2006年中意双方签订的《中意关于防止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的协定》在其中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但关强指出,文物回流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因为文物流出去的方式多种多样,不可能用一种途径解决所有问题。

  2 “吃下去再吐出来很难”

  中国文物流失海外一般有三种途径:一是某些中国人合法带至海外,或某些外国人通过合法的买卖方式购得;二是战争期间的掠夺;三是在文物所在地的非法盗取。后两种,都是在国家和民族不自愿的情况下流失海外的。

  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履生谈到文物追索时说,首先应该弄明白流失海外的中国古代文物有着怎样的流失过程,再根据具体情况谈追索、回归、回流的问题,有些可谈,有些则无从谈起。

  然而,流失海外的文物,有些几经转手,可能已经在别的国家博物馆藏品目录之中了,或者成为他人的囊中之物。而即便是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也是由私人基金管理的,国家并不能动用行政权力去干涉这些文物归还与否。

  “吃下去了再吐出来是很难的,”陈履生感慨,“以博物馆为例,他不想还给你,不告诉你入藏前的流传情况,你就无法知道如何流失以及其中的过程,而这往往是追索的关键证据。也就是说,现在的持有者既有文物又有证据,那么,这官司该如何打呢?”

  3 靠法律手段追索挺复杂

  每一次文物追索情况都不相同,方式也不一样。

  关强介绍,目前,追索流失海外的文物主要有几种途径:一是通过外交与法律途径;二是由国家与相关组织进行回购;三是民间的捐赠。

  关于靠法律手段追索流失文物这个问题,受访专家不约而同提到了“复杂”的字眼:既牵涉到国际法,对国际法的理解和认同、遵守与执行,又牵涉到对文物流失过程和关键证据的把握。

  目前,追索流失文物时可利用的国际法主要有:1954年《武装冲突情况下保护文化财产的公约》、“1970年公约”“1995年公约”以及我国与秘鲁、意大利、美国、澳大利亚等签订的双边条约。

  “国际公约只对缔约国有效,许多作为文物进口国的欧美国家游离在公约之外,因此我国成功追索的例子不多。”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王开玺说。

  1995年被盗的福建省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的章公祖师像,因为被藏家1996年通过“合法途径”购得,官司打到荷兰,至今文物也没有追回。“根据‘1995年公约’,这件宋代文物的回归本不是问题,然而,荷兰政府在1996签署了公约之后,并未获得议会的批准,所以,‘1995年公约’对荷兰是无效的。”陈履生说。

  对于历史久远的流失文物,如圆明园流失文物,由于国际公约无法约束,难以通过公约形式强制追索。

  一方面,公约的追溯期有限,一般不超过50年,清朝遭英法联军和八国联军掠夺的文物就不在追溯期内;另一方面,条约仅在缔约国之间产生约束力,只有当事国加入了公约,才能受其约束,而收藏流失文物较多的一些国家如英国、法国、美国均非缔约国。

  中国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说,圆明园的海外流失文物大部分都在英、法、美国等海外私人藏家手中。

  “有些文物超出了追索的时限,我们只能通过情感呼吁等方式。”关强说。

  4 “不能头脑一热冲上去”

  近年来,国家文物部门联合相关部门在不断探索新的追索模式。例如,去年成功归国的青铜虎鎣就是1860年圆明园流失文物。

  去年3月,虎鎣被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拍卖行拍卖。国家文物局在得知相关消息后,立即开展信息收集、协商谈判、协调联动、宣传引导等多方面工作,在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和相关拍卖机构、国内外媒体和民众的支持下,综合运用外交、商业、舆论等多种方式,推动青铜虎鎣返还工作出现积极转机。

  去年4月底,虎鎣境外买家表示愿将文物捐赠给国家文物局。

  去年12月11日,虎鎣正式入藏国家博物馆。

  专家表示,中国政府的声明,表明了我们的态度,“这是一种对公众的教育和向市场发出的信号”。

  “虎鎣的回归不只是简单的捐赠,它包括舆论、外交、专业支撑等多方面的工作,涉及到很多部门。”关强说,虎鎣回归既反映了我们按照合法的程序推进追索工作,同时,社会力量也对这个结果起到了促成的作用。

  不过,文博行业研究人员彭蕾提醒,由于一些客观原因,有时候我们只能对非法将文物转移到海外行为从道义上谴责,“但如果是追索的话,真不能头脑一热就冲上去。”

  “有的民间团体写信给流失文物收藏机构直接要求返还文物,言辞较为激烈,这反而产生了不太好的影响,虽然这种热情本身有利于引起社会对文物追索乃至文物本身的关注。我觉得在每一次文物追索事件中,都应该反复提醒大家,理性追索流失文物。”彭蕾说。

  5 通过民间力量“回家”

  去年亮相央视《国家宝藏》的湖南博物馆镇馆之宝——商代皿天全方罍(简称皿方罍),让许多人感慨,原来它历经过这么多的坎坷。

  历经非法倒卖、合法拍卖,几易其手,身首分离近百年,才于2014年以民间众筹的方式洽购器身回国,最终让国宝合体。海外流失文物能得以顺利“回家”,离不开国家强大的实力支撑,也离不开民间有识之士的助力。

  近年来,广东省文物行业协会有不少成员单位涉足海外回流文物领域,有博物馆藏品征集、拍卖行拍卖标的征集,更多的是购销经营单位或个体从业者从海外“淘宝”,让流失文物进入流通领域。

  “目前不少海外回流文物的增值税税率偏高,从0到17%的多个档次,划分的原则大体是该商品与生产、生活的密切程度。文物并非必需品,所以海关会将其定位为‘奢侈品’。”广东省文物行业协会秘书长吕顺认为,海外文物回流的难点,在于关税问题。

  刘阳建议,促进更多的海外流失文物回家,可以考虑制定相关的政策,对于从海外收藏或回购文物的企业、个人,给予相应的减税政策,促进更多海外文物通过民间力量“回家”。

  吕顺认为,虽然进入流通领域和市场的文物具有商品属性,经营者从海外购回属商业行为,但也是为文物保护利用作贡献,这些单位或购销经营从业者也是文物保护利用的参与者和践行者,应该得到相应的支持。

  去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也提到对“海外回流文物”给予政策支持,包括“适时扩大享受文物进口免税政策的文物收藏单位名单”,促进海外文物回流。

  6 防流失文物被炒出天价

  近年来的“文物回归热”中,许多流失海外文物的回归,是民间资本以竞拍的方式重金赎买的。

  《中国美术报》报道,2017年,在目前中国内地拍卖市场,海外回流文物已超过30%,利润也占到50%。而在这些回流的艺术品中,虽不乏珍贵的文物精品,但更多的却是高溢价的平庸藏品和大量赝品。

  这引发了王开玺的担忧。在他看来,虽然这可以让文物回归到中国,但存在着隐患。“保护动物组织提出的一个口号是‘没有买卖,便没有伤害’。如果对非法流失的文物采用市场回购的方法,不但是承认了其合法性,而且将鼓励纵容更多的人从事非法的文物盗买、盗卖,使文物市场完全失控。”

  王开玺认为,通过市场回购流失的文物,这种方式也可能导致文物贩子利用我们的感情,乘机炒作,进行第二次疯狂掠夺。

  刘阳同样表示,圆明园学会多次阻止了国外拍卖行拍卖中国流失文物。“但是这样做也有风险,尽管成功使得这些流失文物流拍,但是媒体过多报道等于变相帮其炒作,结果这些流失海外的文物或许被私下买卖”。

  王开玺说,应警惕文物贩子将某些具有特殊背景的文物炒作到远远超出其本身的价格。

  圆明园的两个铜兽首,在2009年那次颇引人注目的拍卖中,竟拍出3149万欧元的高价,相当于2.9亿元人民币。事实上,当时关于圆明园两个铜兽首是否是“国宝”,仍有争议。

  7 国家对文物保护 越来越重视

  如今,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已经通过修改相关法律,进一步促进流失文物返还,对文物进出境给予更为严格的限制。

  “这次意大利流失文物的成功返还,既增强了我们追索流失文物的信心和决心,也积累了经验,同时也为今后的文物追索工作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范例。”彭蕾认为,此外,这件事也释放出国家对文物保护越来越重视的信号。

  一般而言,流失文物的所有权都属于国家所有,除了国家或政府外,其他任何人都不具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不能成为文物追讨的诉讼主体。

  关于对海外流失文物的追讨,王开玺提到,最可行的方式是由国家或政府出面,与相关的国家或政府进行外交协商。“当然,成立追讨文物的相关机构,研究、协调相关的工作,也是刻不容缓的。”

  关强同样表示,文物的追索涉及到很多方面,国内要建立一个协同的机制。

  从制度层面而言,有专家建议,最为行之有效的措施是签订双边协定,防患于未然。但这可能还无法解决历史久远文物追索的“溯及力”问题,可能需要按“互惠对等”原则作为个案处理。

  值得留意的是,今年2月28日,美国将361件中国流失文物艺术品移交给中国政府。此前,中美双方于2009年签订双边协定,2014年再度续签。据统计,中美双边协议执行以来,通过海关归还中国的文物达5万件。

  据关强介绍,截至2019年1月,我国已与21个国家签署防止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的双边协定或谅解备忘录。

  8 堵住流失源头更为迫切

  在受访专家看来,在追索流失文物的同时,堵住文物流失源头更为迫切。“如何确保把不应该出境的文物,有效地保护在国境线之内,也是亟须解决的问题。”彭蕾说。

  国家文物局已上线了中国被盗(丢失)文物信息发布平台,关强认为,这能为追缴被盗文物及海外流失文物依法追索提供依据。

  吕顺认为,文物进出境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核流程,为构建文物流通行业体系,回流文物也应该设立信息库,从海关到国内流通市场、博物馆等渠道,包括对捐赠、购买来源等信息加以大数据管理。

  南方日报记者从国家文物局获悉,目前我国综合运用执法合作、外交斡旋、司法诉讼、谈判协商等多种方式,成功从英国、美国、法国、丹麦、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追回5000余件中国流失文物。

  2019年1月29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专门为“回家”不久的虎鎣,策划了一场主题展览。该馆馆长王春法说,虎鎣从流失海外到重回祖国并入藏国博的坎坷历程,见证了中国从积贫积弱到民族复兴、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时代巨变。

  每一件流失文物都有一段故事,让它们“回家”,既需要智慧,也需要一代代人的努力。

  ■专家

  文物离开它的文化母体

  会失去其固有的光鲜和活力

  “米兰是意大利北部的一个城市,一次就查出了这么多的文物,让我感到震惊。”考古学家、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信立祥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批文物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例如几件彩陶壶是马家窑文化的精品之作,能够反映时人的审美意趣。这批700余件中国文物艺术品主要源自我国甘肃、陕西、四川、山西、河南和江苏等地,时代跨度从新石器时代至民国时期。

  王开玺认为,文物是历史文化的载体,一但离开产生它的文化母体,会失去其固有的光鲜和活力。有些国家或许可以刻意人工制造山洞窟穴,以展示其从我国劫掠或“购买”的石窟、石雕或壁画,“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复制与其有着自然血肉联系的文化背景、文化传统。”王开玺说。

  南方日报记者 刘长欣 李培 杨逸 见习记者 徐子茗

  策划统筹:王长庚 李培

(来源:《南方日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