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两枪打出7000万人 参与的世界大战
·探洞者杨志:揭秘千年金矿遗址
·百年民国碉楼“复活” 打造华侨文旅小镇
·窗花如蝶翼 地砖会透光
·非遗瑶绣 “潮”亮相
·网上看《广州大典》很快能实现
·“经远舰”水下考古发现“經遠”名牌
·国家文物局介入疑似龙门石窟佛首调查
·民国广州的月饼有多贵?
·民国的月饼
·翻译界泰斗许渊冲:100岁前译完莎翁全集
·“烧掉了历史 烧掉了梦想”
·仅10%藏品幸存 仍有坍塌风险
·巴西国博大火 两百年珍藏恐毁
·55年前的元旦中国的“和平”号驶入了西非港口
更多>> 
广角聚焦
一战:10万架飞机参加的世界大战
飞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广泛应用于侦察、空战、轰炸、运输等作战任务
撰文/供图 刘植荣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坦克、飞机、潜艇等新式武器出现在战场上,使一战成为世界战争史上首次大规模的空中、陆地、水面、水下现代化立体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消灭了一个个君主政体,也打出了苏维埃这个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揭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篇章。 

德军部署在法国北部杜埃附近的战机,前面第二架是里希特霍芬驾驶的战机 摄于1917年3月
英国侦察机,机身上的就是照相机 摄于1916年
英国侦察机前面的照相机
英国战机安装在机翼上的机枪
一战初期的空战,用手枪对射
一战早期英国轰炸机在投弹
一战期间保加利亚士兵在打飞机
击落80架敌机的德国超级王牌飞行员里希特霍芬 摄于1917年
法国“纽皮特战机”上安装的带射击同步协调器的机枪 摄于1916年

德军正向轰炸机上挂弹 摄于1917年11月 

  2018年11月11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纪念日,法国总统马克龙、美国总统特朗普、俄罗斯总统普京、德国总理默克尔、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等7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齐聚巴黎,参加了一战结束百年纪念活动,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吉炳轩应邀代表中方出席了有关活动。 

  一战造成1000万军人阵亡,另有800万平民死于战火。1918年11月11日签订《贡比涅停战协议》后,英军总参谋长亨利·休斯·威尔逊(1864-1922)参加完白金汉宫的庆祝晚宴回家,满大街的伦敦居民载歌载舞欢庆胜利,他发现一名衣衫褴褛的乞丐老妪在哭泣,便走上前问道:“夫人,您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助吗?”老妪答道:“谢谢。我这是高兴呢。战斗中我3个阵亡的儿子没有白死。” 

  为回顾一战惨痛的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警惕民族主义、霸权主义、军国主义抬头,本栏目继续刊发一战结束百年纪念文章,这次就谈谈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飞机。 

  1飞机发明很短时间就被用于战争 

  美国发明家莱特兄弟1903年12月17日成功试飞了自己制造的飞机后,飞机很快就被用于战争。 

  1911年马德里国际法规定飞机在战争中的使用仅限于侦察,禁止把飞机作为直接杀人武器,因为飞机攻击目标精度不够,很容易造成平民伤亡,这就违背了海牙战争公约第69条的规定。 

  公约向来是给文明人制定的,它约束不了野蛮人。第一次世界大战伊始,各参战国投入了1500架飞机;到停战协议签订时,前线作战的飞机有8000多架。一战期间,各国共生产飞机18.2万架,其中10万多架投入战场。协约国方面,法国、英国、美国、意大利、俄国、加拿大、罗马尼亚、日本制造了400多个型号的飞机,其中法国和英国各制造了约160个型号的飞机。同盟国方面的飞机主要由德国制造,德国制造了400多个型号的飞机,奥匈帝国也生产了少量飞机。 

  为满足作战需要,飞机性能在一战期间显著提高。例如,飞行速度由战争初期的每小时80~115公里,提高到战争结束时的每小时180~220公里;在这段时间,飞行高度由200多米提高到8000米,飞行距离从几十公里增加到400多公里,飞机重量也从几百公斤增加到10多吨,并可载弹3吨多。 

  飞机在一战中被广泛应用于侦察、空战、轰炸、运输等作战任务。战争后期,几个主要参战国激烈争夺制空权,投入战争中的飞机数量惊人。 

  1917年年中,德国号召工业部门每月生产2000架飞机,到1917年底,德国造出了13977架飞机,同一时期,法国和英国共造了28781架飞机。 

  战争中损失的飞机数量也是惊人的。例如,在第二次马恩河战役中,德军就损失了2900架飞机。 

  德国侦察机每天航拍战场照片约4000张 

  2 

  早在意土战争中飞机就被用于军事目的。1911年10月23日上午,意军航空队队长皮亚扎上尉驾驶法国制造的“布莱里奥”飞机在土耳其部署在利比亚的军队阵地上空进行航空侦察,这是有记载的最早的飞机侦察。 

  一战爆发后,大规模火炮的应用,需要了解敌人炮兵阵地的位置,而过去的侦察骑兵很难进入敌军大纵深,由此,飞机逐步取代骑兵担负起战场侦察任务。 

  法军在一战中最早用飞机侦察,并用“布莱里奥”飞机装备了几个侦察中队。一战开战后的第二个星期,法国报纸对此报道说:“他们不断测量敌军位置,所以,法军总能知道德军在做什么。德军为此感到恐慌,所以,便想尽一切办法驱离法军侦察机。” 

  在1914年的军事调动中,飞机侦察支持了英法联军的作战部署,有效地抵御了德军的进攻,并及时撤出德军要围歼的部队。例如,1914年8月22日,英军根据飞机侦察得知,德军第一集团军正准备包围英国远征军,英军迅速从作战集结区撤出,避免了10万英军被歼。 

  德军在战争初期对飞机不太重视,他们主要依赖230艘“齐柏林硬式飞艇”执行空中侦察和轰炸任务。随着战争的进展,德军意识到了飞机侦察的重要性,加快向战场部署飞机。战争后期,德国每天航拍战场照片约4000张。 

  到1916年,飞机侦察成为交战各方获取敌军情报的主要途径,作战地图也都来自航拍。交战各方的侦察机在战场上空你来我往,于是,又考虑如何阻止敌方飞机来己方阵地侦察,由此出现了空中格斗的战斗机。 

  3 

  最初的战斗机是用单发枪支互射,猎枪也派上用场 

  为阻止敌方飞机来己方阵地侦察,战斗机应运而生。开始,飞行员用随身携带的枪支互射,但飞机速度这么快,在颠簸中用单发枪支射击命中目标的可能性几乎是零,正如英军飞行员肯尼斯·冯斯佩在日记中所写:“我发现一架陌生飞机,悄悄向它靠近,发现飞行员是个德国人。于是,我拿出猎枪向他射击,打光子弹后又掏出左轮手枪。对方也拿出左轮手枪,我们彼此距离很近,能清晰地看到对方。我们都把子弹打光了,然后彼此挥挥手,说了声‘再见’便返航了。” 

  为了增加射击命中率,便把机枪安装在机翼上。但机枪固定在机翼上射击,射击精度仍很差,因为飞行员又要开飞机,又要站起来操作机枪,很难把握好扣动扳机的最佳时机。也有的把机枪安装在座舱侧面,但这在瞄准时就要考虑提前量,双方飞机飞行轨迹变化多端,提前量更难把握,命中率也很低。 

  为提高机枪在飞机上的射击精度,后来又制造了双座战机,前座飞行员专心操作飞机,后座机枪手瞄准射击。但双座战机的射击精度也好不哪里去,因为飞行员并不知道机枪手的瞄准情况,两人很难协调;况且,机枪在机翼上剧烈抖动,也很难瞄准。 

  飞行员们根据实战经验提出,把机枪固定在飞行员前面的座舱上定会大大提高命中率,这样,飞行员一面驾驶飞机,一面把握最佳击发时机。但这也存在一个难以克服的问题,前面的螺旋桨以每分钟1000转的转速飞速旋转,机枪射出的子弹会很容易打到螺旋桨叶片上,子弹被弹回来伤到自己。 

  于是,又发明了推进式战机,就是把发动机装在座舱后面,让螺旋桨推着飞机走,这样,机枪就可以装在飞行员前面的座舱上。 

  但推进式战机有效功率会降低,飞行也不灵活,也不利于空战。于是,飞机工程师加紧解决在牵引式战机(螺旋桨在前面)飞行员前面的座舱上安装机枪的难题。 

  其实,早在1913年驾机飞越地中海的法国飞行员罗兰·加罗斯(1888-1918)在一战爆发前就已着手解决这个难题,也就是让子弹穿过旋转的螺旋桨叶片空隙,并申请了专利,但当时的技术并不完善。一战爆发后,加罗斯改进了他的设计,并获得成功,协约国战斗机开始普遍把机枪安装在牵引式战机的座舱前面。同盟国军队也通过俘获的协约国飞机,很快掌握了这一技术。 

  加罗斯发明的这个装置,就是射击同步协调器,通过一套机械联动装置,在高速转速的螺旋桨叶片空隙让机枪自动击发,这样,子弹便避开叶片射向敌机。 

  射击同步协调器的出现,提高了战机空战时的射击命中率,使空战规模更大,也更加惨烈。 

  一战中大规模空战飞行员死亡率接近100% 

  4 

  一战中的飞行员是所有军人中死亡率最高的,当时的飞行员就是敢死队员,经过几次战斗能活下来的希望渺茫。 

  1917年4月,英军在西线作战的飞行员平均飞行寿命只有69个小时。 

  在凡尔登战役中,英军在1916年2月至6月有576名飞行员伤亡,损失战机782架。在索姆河战役中,英军飞行员的平均存活周期只有4个星期。 

  一战后半场,由于前线急需飞行员,新征募的飞行员训练20个小时就要上前线,也就是刚学会开飞机就要参加空战,作战技能只能靠自己在空战中摸索,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这大大缩短了飞行员的存活周期,1917年4月,协约国分配到前线的新飞行员的存活周期只有17天! 

  在整个一战期间,参战各国飞行员的平均死亡率高达16%,在大规模进攻作战中的死亡率接近100%! 

  一战中,把击落敌机5架(含)以上飞行员叫“王牌飞行员”;如果击落敌机超过20架(含),那就是“超级王牌飞行员”。这个分类是法国报纸最早提出的。击落敌机要经过官方验证。其实,很多飞行员击落敌机的数量远远超过官方验证的数量,因为被击落的敌机如果落入敌军阵地,又无法提供足够的证据,则无法获得官方认证。 

  一战中涌现的王牌飞行员数以千计,主要参战国王牌飞行员人数如下:英国1046名,美国480名(包括加入英军作战者),德国391名,法国178名,意大利45名,奥匈帝国27名,俄国20名。 

  德国超级王牌飞行员奥斯瓦尔德·博尔克(1891-1916)击落40架敌机,他自己组建了两个战斗机中队,并认真传授了空战经验。他认为,攻击前必须占领有利位置,并尽可能背对太阳;只有当敌机位于视线范围的近距离时方可射击;无论采取何种攻击方式,都要从敌机后面攻击;当敌机朝自己冲来时,不要躲避,而是要迎头冲上去。 

  1916年10月28日,博尔克驾机拦截英国皇家空军第24中队王牌飞行员阿瑟·杰拉尔德·奈特(1895-1916)的战机时,机翼碰到自己僚机的起落架坠机身亡。一架英国战机投下花环,上面写着:“悼念博尔克,他是我们英勇而狭义的对手。” 

  击落80架敌机的超级王牌飞行员 

  5 

  德国超级王牌飞行员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一人击落80架敌机,是一战中击落敌机最多的飞行员。 

  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1892年5月2日出生在现在波兰的布雷斯劳市附近的克兰堡一个普鲁士贵族家庭。一战爆发后他加入德国骑兵,转战东西两线作战,后来加入空军,执行过侦察和轰炸任务,后来驾驶“信天翁”单座战斗机。 

  里希特霍芬是上文所讲的德国超级王牌飞行员博尔克的忠实信徒,只要敌机被他咬住就很难逃脱。1917年4月,他一人击落21架敌机,其中29日一天就击落了4架。 

  里希特霍芬的弟弟洛塔尔(1894-1922)也是超级王牌飞行员,他一人击落了40架敌机。 

  1918年4月4日,里希特霍芬的堂弟沃尔夫拉姆·冯·里希特霍芬(1895-1945)也调到他的飞行联队成为王牌飞行员,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成为纳粹德国的空军元帅。 

  1918年4月21日,里希特霍芬驾驶绰号“红男爵”的战机在越索姆河上空与英国皇家空军激战,胸部中弹后迫降,几个澳大利亚士兵冲了上去,里希特霍芬说了句“完了”便死去。 

  德国元帅卡尔·鲁道夫·格尔德·冯·伦德施泰特(1875-1953)说,里希特霍芬的阵亡对德军士气的影响相当于德军损失10个师。 

  击中里希特霍芬胸部的子弹来自何人存在争议。起初,英国方面认定,是英国皇家空军加拿大籍王牌飞行员罗伊·布朗(1893-1944)击毙了里希特霍芬,但经广泛调查以及法医和弹道专家的鉴定,击中里希特霍芬胸部的子弹来自0.303口径威克斯防空重机枪,当时皇家空军没有装备这种机枪,显然,子弹来自地面部队。而当时空战区域的地面部队是澳大利军团,但只有军士塞德里克·波普金(1890-1968)在操作威克斯防空重机枪,可以认定,里希特霍芬死于波普金之手。 

  一战中,击落敌机第二多的是法国超级王牌飞行员勒内·丰克(1894-1953),他一人击落了75架敌机。击落敌机第三多的是加拿大超级王牌飞行员比利·毕硕普(1894-1956) 他一人击落了72架敌机。 

  最早的轰炸机投的是手榴弹 

  6 

  把飞机用作轰炸地面目标,早在意土战争中就出现了。1911年11月1日,意军航空队古里洛·加夫提中尉驾驶“布莱里奥”飞机向土耳其军队投下4枚手榴弹,这是有记录的最早的飞机轰炸。 

  一战爆发后,双方即开始轰炸敌军后方目标。在1914年9月到11月,英国海军航空兵轰炸了德国杜塞尔多夫、克隆、腓特烈港等几个港口。 

  1914年8月29日,德军攻入巴黎外围,一架德国飞机飞到巴黎上空,绕埃菲尔铁塔飞行一周,并投下5颗小型炸弹,但只有2颗爆炸,炸死一名妇女。接着,这架飞机撒下传单安全返回德军占领区,传单上写着:“德国军队就在巴黎门口,你们除了投降别无选择。” 

  德国非常重视战略轰炸,认为轰炸敌人后方,可造成公众的恐慌,从心理上打败敌人,让对手尽快投降。战争初期,德军用装备的88艘“齐柏林飞艇”对英国本土轰炸,共投下5806颗炸弹,炸死557人,炸伤1358人,德国损失了60艘飞艇,其中34艘是因为恶劣天气自己坠毁,26艘被英法部队击落。后来,由于飞艇造价昂贵,不便于机动,很容易被拦截击落,德国逐步放弃了使用飞艇轰炸,并成立了轰炸机联队。 

  1917年5月25日,23架“格达”轰炸机编队轰炸英国伦敦。由于伦敦上空云层太厚,无法投弹,改飞其他一些随机目标轰炸,包括在福克斯通港投下5吨炸弹,炸死95人,炸伤195人。当时,英国防空高炮够不到飞行高度约4000米“格达”,74架战机拦截也未能奏效。此次轰炸任务,德军仅有一架轰炸机因机械故障坠海。 

  在1917年6月5日、6月13日和9月25日,德军又组织了3次对英国本土的编队轰炸。6月5日的轰炸后,英国从西线调回了不少有足够飞行高度的战机,后两次轰炸均遭英军战机成功拦截。 

  1917年至1918年间,英国制造了400架“汉得利·佩奇”重型轰炸机,主要配合协约国陆军轰炸敌军前沿阵地,同时,英法空军也对德国工业中心、火车站和U型潜艇进行了小规模的轰炸。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法国姑娘玛丽·马尔旺(1875-1963)在一战期间,女扮男装加入法国第42步兵营开赴前线,后来露馅了被遣送回家。她又以真实身份参加了意大利阿尔卑斯第3步兵团。1915年,玛丽驾驶轰炸机轰炸了法国东北部城市梅茨的德军阵地,为此获得十字勋章。战后,她在世界各地奔走,呼吁创建航空救护组织。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