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巴西国博大火 两百年珍藏恐毁
·岭南一脉 南狮上的民俗密码
·碉楼光影 礼乐复兴“世界遗产”
·青海都兰盗掘古墓葬案告破!
·“中巴使者”演绎新故事
·化学元素周期表明年就150岁了!
·接种疫苗的那些常识
·最后的“穴居族”
·全省140万册古籍有了“保护网”
·人类首次发现蛇琥珀
·中国学者重大发现!将亚洲人历史推前27万年
·植物“大熊猫”重返原生境
·烈士家乡政府将支持烈属南疆探英灵
·修南疆路铁道兵花谢天山 忆广东籍六烈士泪洒珠江
·6名广东籍烈士的亲人,你们在哪儿?
更多>> 
广角聚焦
55年前的元旦中国的“和平”号驶入了西非港口

  中国人是兼具大陆性和海洋性的民族。从远古开始,先民们就开始了对海洋的探索。今天,庞大的中国远洋船队畅游于各大洋。可以预见,未来国人远航的足迹会更广、更远、更频繁。我们也知道,在近代,中国的远洋航运遭遇了历史的低谷。如今的涅槃重生在早期经历了怎样的艰难奋斗?请让我们听一听那艘名叫“和平”的轮船的故事。 

“和平”号船长鲍浩贤 
浩渺的大海是一代代中国航海人的梦想 

“和平”号 

  历史的辉煌 

  在近代却坠入深谷 

  广东濒临南海,岸线长、港湾多,海上运输得天独厚,早在唐代就开辟了以广州为起点的“通海夷道”,通往今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印度、泰国、巴基斯坦、伊拉克等国。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广州被指定为通商口岸之后,来往于南洋各国和越南航线的中国帆船中,广东的占了半数以上。 

  但近代帝国主义的侵略对中国的远洋运输事业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由于军事上的失利导致的若干战略地点的失控,以及享有优势的国际资本的竞争,导致鸦片战争后,英、美、德等国垄断了省、港、澳航线以及近洋、远洋航线。据《广州市志》记载,至同治十二年(1873年),广州海上木帆船已基本消失。招商局广州分局成立后,广州有了近代合法的政府轮运,但国际远洋运输航线仍被外国商船垄断,招商局和其他民营公司船舶只是不定期营运,没有固定航线。光绪五年(1879年)招商局“美利号”开辟了广州—海防航线,光绪十年因法国侵占越南而中止。宣统三年(1911年)后,广东民营轮运业兴起。1917年,华商陈庆霖以“大司马”轮船开航广州、香港—海防航线,中途挂靠琼州、北海各埠。之后华商郝程以370吨的“江润”轮航行广州—香港—汕头—厦门—淡水—基隆线,这是在珠江口以东沿海航行最远的粤商经营的航线。此后英、日、美等外国商轮垄断华南港口至南洋的航线。以上这些航线随同民营轮运业的倒闭而中止。 

  抗日战争结束,招商局实力猛增,广州至香港地区航线恢复,新开辟的南洋航线则只有上海至西贡、新加坡。从1946年6月开始,珠江口一带国轮及民船被国民政府及军队征用,正常的商船航行实际上已停止。 

  在极度艰难的条件下 

  中国的远洋船队建起来了 

  建国初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沿海实行封锁禁运,中国依靠与东欧国家之间的国际合作和租用港澳华侨航商的船舶来发展远洋运输,先后与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合作,开辟远洋航线通达欧洲、非洲、东亚等港口。1950年成立的中波海运公司,前期开辟了中国沿海各大港口(包括广州)至波兰航线,后期航线增加到朝鲜、日本、东南亚、地中海、黑海、西北非、卡那利群岛、西欧和北欧等地方的多个港口,并开辟了中国(黄埔港)—北欧航线。1959年,捷克斯洛伐克国际海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尤利乌兹·伏契克”“奥斯特拉瓦”“杜拉克”“俄拉克”4艘挂着捷克斯洛伐克国旗的轮船,加入中国华南沿海各港远洋运输,开辟了华南各港—黑海(埃及、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远洋航线。1962年,中阿轮船公司的“国际”“发罗那”和“都拉斯”等船挂阿尔巴尼亚国旗投入远洋营运,开辟了中国(广州)—阿尔巴尼亚航线。 

  但是这种模式也有其自身的一些限制。随着我国海运的不断发展,1958年10月6日,交通部呈送了一份《关于选择船只悬挂我国国旗开辟远洋航线的报告》。报告所讨论的内容得到了高度的重视,交通部随即建立了远洋局及驻广州办事处,加快了筹建中国远洋运输公司和组建远洋船队步伐。 

  我国的第一条自营远洋船舶就是从广州开出的:1961年4月28日, “光华”轮从广州黄埔港启航,直驶印尼首都雅加达。从这一天开始,我们结束了没有自己的远洋船舶的历史,五星红旗开始飘扬在五洲四洋。这艘船当时的船长陈宏泽作为第一位远洋船长,不仅开创了我国远洋航运的历史,而且在之后又创下了众多第一,如草拟制定了第一套船舶管理规章制度,担任了中国第一艘近10万吨邮轮的首任船长等等。 

  经历酷暑暴风 

  把设备和专家送到最需要的地方 

  有关光华轮的故事非常传奇,我们暂且按下不表。就在它首航不到一个月后,5月20日,“和平”号货轮也驶出了黄埔港,首航雅加达,开辟了1949年以来的第一条远洋货运航线。该轮当年收入人民币57.43万元,港币116.34万元,在取得经济效益的同时,也为以后的远洋货运积累了管理经验。当年它先后开通了广州—缅甸,广州—越南以及新马航线,为进一步开辟欧洲、非洲、西亚及地中海航线创造了条件。 

  不过这些开创性的事迹,对于“和平”号来说仍并不算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它之所以永载中国远洋航运史史册,在于它是第一艘开辟了西非航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轮船。这条航线远隔重洋,将中国与非洲大陆连接在一起。 

  “和平”号是我国自行建造的第一艘5000吨级小货轮,1958年8月由大连造船厂建造完工,是当时我国较为先进的一艘货轮,1961年从上海海运局调拨到广州。当时一同南下的还有“友谊”号和“星火”号两艘货船。从上海至广州的海上航线距离为912海里,看似不长,但在当年的海上局势下,风险系数还是很高。于是交通部远洋局与捷克国际航运公司签订了一个内部接船协议,将“和平”轮暂时更换成英文船名,由捷克国际航运公司的船员代驾到湛江。广州这边再派船员到湛江接船,换旗换人换船名,然后将船开到黄埔港。当时出口的一些货物基本上也都是从湛江出口的,为此那里修建了一个名为“调顺岛”的作业港区。“和平”“友谊”“星火”三艘船,都通过这种方式完成了交接。 

  1962年,“和平”号接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远航几内亚。 

  1960年9月13日, 几内亚与中国签署了一份协议:中国向几内亚援助建造火柴厂所需要的设备和一批技术人员。1962年11月17日,“和平”号装载着援助几内亚的建设物资和一批技术专家,从广州黄埔港起航,开始了历史性的西非之旅。他们在红海遭遇了持续高温,甲板温度达到38℃,机舱里高达40℃以上。为了保证锅炉里面的正常用水,船员们连洗澡都舍不得。在地中海驶近突尼斯时,遇上了8~9级、瞬间10级的大风,船身斜达40多度,驾驶台玻璃被海水打碎,主机空车,船舱里固定设备用的铁链也出现了险情,可能被拉断。据当年的航海日志,在这段海域“和平”号平均航速只有5海里。这样惊险的日子,船员们一捱就是三天。 

  1963年1月1日,历时45天,航程1万多海里的“和平”号终于在船长、我国第一批远洋船员鲍浩贤的率领下,在欢迎人群无数的热切目光中,抵达了几内亚科纳克里港,并接受了他们的登船参观。几内亚驻中国大使桑吉亚纳·穆萨卡玛拉在船史纪念册上这样写道:“我们参观了第一艘来到科纳克里港的中国人民自己建造的轮船,我们惊叹她的美观和气势。足以证明中国人民有创造成就的巨大能力,证明了中国人民的顽强和勇敢,坚定了建设一个繁荣富强的国家,并把她引向灿烂的未来……”

  文、图/记者 卜松竹 

(来源:《广角聚焦》)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