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最后的“穴居族”
·全省140万册古籍有了“保护网”
·人类首次发现蛇琥珀
·中国学者重大发现!将亚洲人历史推前27万年
·植物“大熊猫”重返原生境
·烈士家乡政府将支持烈属南疆探英灵
·修南疆路铁道兵花谢天山 忆广东籍六烈士泪洒珠江
·6名广东籍烈士的亲人,你们在哪儿?
·周镇长和抗战博物馆
·龙腾珠水展风采 百舸竞渡耀羊城
·年年岁岁扒龙舟 今年河水最清澈
·“无问西东”:从丝绸之路到文艺复兴
·“老龙”“起床”
·“数字故宫”邀你“上朝”
·庞贝古城的新发现
更多>> 
广角聚焦
接种疫苗的那些常识
疫苗是人类的拯救者
文/图 刘植荣

     在人类同疾病作斗争的历史上,疫苗功不可没,疫苗挽救了数亿人的生命,让人免遭某些疾病及后遗症之苦。疫苗是保护人类免受一些传染病侵害的最有效的武器,毫不夸张地说,疫苗是人类的保护神,为此,绝大多数国家强制免费为国民接种某些疫苗。本文就介绍一下疫苗在预防疾病中的重要性,以及几种主要疫苗的发明及其功效,美国是如何处理疫苗伤害案件的。 

詹纳为8岁儿童菲普斯接种天花疫苗

1988年脊髓灰质炎疫苗发明者索尔克在美国疾病控制中心
狂犬病疫苗的发明者巴斯德
美国联邦索赔法院疫苗法庭负责审理疫苗伤害索赔案件
中世纪的欧洲捕杀狂犬版画

1961年美国脊髓灰质炎疫苗全民接种活动 

  疫苗是人类的“救星” 印度疫苗出口世界第一 
     在人类同疾病作斗争的历史上,疫苗功不可没,疫苗挽救了数亿人的生命,让人免遭某些疾病及后遗症之苦。 

  疫苗是保护人类免受一些传染病侵害的最有效的武器,毫不夸张地说,疫苗是人类的保护神,为此,绝大多数国家强制免费为国民接种某些疫苗。本文就介绍一下疫苗在预防疾病中的重要性,以及几种主要疫苗的发明及其功效,美国是如何处理疫苗伤害案件的。 

  疫苗是人类的“救星” 印度疫苗出口世界第一 

  A 

  疫苗是从病人或发病动物身上提取病毒、细菌或其他微生物及其表面蛋白制备的生物制品;接种,就是把疫苗移入人或动物体内建立后天免疫系统,预防某种疾病发作。 

  疫苗的生产比药品要严格得多,这是因为,疫苗都是从病原体上提取的物质,必须严格控制毒性和计量。 

  毒性小、计量过小就无法建立起免疫系统,起不到预防疾病的作用,诸如狂犬病疫苗、小儿麻痹症疫苗等预防的都是不治之症,疫苗免疫保护效果不达标,疫苗就失去了预防疾病的作用,这是对人体的最大的危害。这就好比注射蒸馏水,虽然对人体没什么危害,但起不到任何作用。 

  反之,如果毒性、计量过大,又会传染上疾病,疫苗本来是预防疾病的,现在就成了传染疾病的了。 

  所以说,疫苗必须是合格的,不合格疫苗必须销毁,绝对不能用于接种。接种不合格的疫苗无异于屠杀,让民族面临生存危机。 

  有了疫苗,才让各种瘟疫得到有效的遏制,让天花这种肆虐了1万多年、夺走数亿人的生命的瘟疫得以从地球上根除,其他一些传染病也急剧缩减,有的濒临绝迹。 

  疫苗接种不仅仅是为了个人预防疾病,也是为了预防疾病在人群中传播。只有所有的人都接种了,才能阻断疾病传播的途径,让某些疾病从地球上消失。由此可见,接种,不但是对自己身体的爱护,更是一种社会责任。 

  印度对世界免疫事业的贡献功不可没。截至2017年8月,世界卫生组织认证的印度疫苗有44种之多。联合国每年采购大量疫苗分发给贫穷国家,联合国每年采购的疫苗60%-80%来自印度。 

  印度被称作是“世界药房”,不但非专利药出口世界第一,疫苗出口同样也是世界第一。由于印度生产的疫苗质量可靠、价格低廉,得到世界的广泛认可。2010年,印度生产的疫苗按价格计算,占全球疫苗生产总量的60%,约合9亿美元;当时,印度疫苗生产年增长率为23%,照此增长速度,印度2017年的疫苗产出值为46亿美元。由于印度疫苗便宜,如果按产量计算,印度疫苗所占份额更大。 

  天花疫苗 让夺走数亿人生命的瘟疫绝迹 

  B 

  史料记载,公元前1万年人类就出现了天花这种极其恐怖的传染病,儿童天花患者死亡率高达80%。18世纪的欧洲,天花夺去10%的人的生命,一些城市20%的市民死于天花,连法国国王路易十五也不能幸免。 

  即使进入20世纪,由于天花疫苗接种普及速度较慢,世界上仍有3亿-5亿人死于天花。20世纪50年代初期,世界上每年有5000万人患天花;就是到了1967年,世界卫生组织估计这一年仍有1500万人患天花,其中200万人死亡。 

  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推动下,在全球发起了接种天花疫苗的运动,这才把天花瘟疫在1979年从地球上根除。 

  截至当前,通过接种灭绝的传染病只有两种:一种是天花,另一种是牛瘟(2011年世界动物卫生组织正式宣布在全球范围内根除牛瘟)。 

  天花疫苗是由英国科学家爱德华·詹纳(1749-1823)发明的。他经过长期的观察推测,人只要患天花活过来就再不生天花了,为此,人对天花有后天获取的免疫力;奶牛场感染过牛痘的挤奶工不患天花,因为牛痘和天花相似,但温和得多,不会致死,它可以在人体建立对天花的免疫力。基于这个理论,詹纳便开始“临床实验”。 

  1796年5月14日,詹纳为8岁的儿童詹姆斯·菲普斯接种天花疫苗,也就是提取挤奶工手上的牛痘脓液,接种到人体内。两个月后,他又将从天花患者身上提取的天花脓液接种给菲普斯。奇迹出现了,菲普斯没有感染上天花,这证明菲普斯通过接种牛痘产生了对天花的免疫力。 

  但詹纳非常慎重,继续论证牛痘对天花的免疫原理以及疫苗的制备。1798年,他重复了两年前的试验,试验同样成功了。于是,詹纳向世界宣布:“种豆”可以征服天花。 

  1802年,法国第一执政拿破仑·波拿巴(1769-1821)扣押了许多生活在法国的英国平民,许多人呼吁拿破仑释放这些无辜的人,均遭拒绝。当拿破仑看到一封联名求情信中有爱德华·詹纳的名字时,立即下令释放这些英国人。詹纳能让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拿破仑改变主意,可见他当时的威望有多高。 

  如果说拿破仑挽救了法国,则詹纳挽救了世界。他发明的天花疫苗挽救的人类生命,超过人类历史上任何其他人所挽救的生命。被称为“免疫学之父”的詹纳是人类的“救星”。 

  狂犬病疫苗把被疯狗咬伤的人 从死神手里救出 

  C 

  狂犬病患者的死亡率接近100%,一个人一旦被疯狗咬伤,如不按规定接种合格的狂犬病疫苗,死神也就开始向他(她)招手。 

  尽管狂犬病疫苗在130年前就有了,但狂犬病至今未能根除,究其原因,一个是接种狂犬病疫苗在一些国家是自费,穷人被狗咬了无力支付接种费用而放弃接种;一个是一些国家对家养狗疏于管理,狗接种狂犬病疫苗的不多;还有,狂犬病疫苗不合格或未按规定接种。 

  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6月发布的一个报告显示,狂犬病每年致5.9万人死亡(近半数是儿童),即每9分钟就有一人死于狂犬病,85%发生在亚洲和非洲,因为这两个地区家养狗的狂犬病疫苗接种率较低。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如果给70%的狗接种狂犬病疫苗,就可以消除人类狂犬病。 

  狂犬病疫苗这么神奇,下面我们就看看狂犬病疫苗的发明情况。 

  法国科学家路易·巴斯德(1822-1895)在1882年开始研究狂犬病疫苗,帮助人获得狂犬病的免疫力。疫苗研究出来后,经过在50只狗身上反复试验,才开始在人身上试验。 

  1885年7月6日,被狂犬咬伤的9岁男孩约瑟夫·梅斯特被母亲带到巴斯德实验室,几乎绝望的母亲哀求他救救孩子。 

  巴斯德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男孩死去,便决定为约瑟夫注射狂犬病疫苗,这是人类第一次公开的狂犬病疫苗临床试验。巴斯德在11天中连续给约瑟夫注射了13针狂犬病疫苗。3个月后,约瑟夫平安无事,非常健康。 

  这里交代一下,巴斯德去世后,人们从他的实验记录看出,他给约瑟夫接种狂犬病疫苗并不是第一例,在这之前,巴斯德还接种过两例,其中一例似乎没有被狂犬病毒感染,而另一例接种后还是因为狂犬病发作死去了。当然,巴斯德当时在不断对狂犬病疫苗进行改进。 

  1885年10月20日,巴斯德又给他自己研究所的16岁的门卫让-巴蒂斯特·朱比尔(1869-1923)接种了狂犬病疫苗,再次获得成功。 

  巴斯德名声大噪,找巴斯德接种狂犬病疫苗的人络绎不绝,1885年年底,甚至还有4名美国儿童被送到巴斯德实验室接种狂犬病疫苗。1886年一年间,巴斯德为350名被狗咬伤的人接种狂犬病疫苗,只有一人发病。 

  巴斯德最杰出的成就当然是发明了狂犬病疫苗,但他还发明了炭疽疫苗、鸡瘟疫苗,并创建了微生物学这门科学。我们喝的牛奶,包装上大都有“巴氏灭菌”字样,这种杀菌保鲜方法就是巴斯德发明的。 

  罗斯福总统个人资助 研发小儿麻痹症疫苗 

  D 

  小儿麻痹症也叫脊髓灰质炎,有数千年的历史。19世纪末在欧洲和美国大爆发,进入20世纪,小儿麻痹症成为欧洲和美国的主要儿童疾病。20世纪50年代,美国每年的小儿麻痹症患者均超过25000例,美国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1882-1945)小的时候也得过小儿麻痹症。 

  1952年,美国病毒学家乔纳斯·索尔克(1914-1995)领导的三人研究团队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研制出脊髓灰质炎疫苗(索尔克疫苗)。1953年3月26日,索尔克在哥伦比亚广播电台宣布,他研制的脊髓灰质炎疫苗在儿童组和成人组接种成功。 

  经过多批次大规模试验,索尔克的脊髓灰质炎疫苗在1955年获得批准。从此,美国对婴儿及儿童全面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小儿麻痹症患者锐减,由1953年的35000例降到1957年的5600例,到1961年仅有161例。 

  需要提及的是,索尔克研发脊髓灰质炎疫苗经费来自一家私人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的创始人就是罗斯福,该基金会从1951年至1955年募集了2.5亿美元。 

  美国人医学专家阿尔伯特·沙宾(1906-1993)在1957年又发明了一种口服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沙滨疫苗),也就是俗称的“小儿麻痹糖丸”。 

  苏联当时小儿麻痹症爆发,急于用沙滨疫苗。1959年在1000万名儿童身上对这种疫苗进行大规模的接种试验,试验成功后,苏联为20岁以下的居民全部接种沙滨疫苗,总计7700万人。 

  1961年开始商业生产。由于口服疫苗比注射疫苗更方便,沙滨疫苗迅速超越索尔克疫苗,被世界广泛使用。 

  两种脊髓灰质炎的出现,加大了遏制小儿麻痹症的力度,美国很快告别了小儿麻痹症,整个美洲大陆也在1994年宣布根除了小儿麻痹症。 

  2000年,美国又重新选择索尔克疫苗,原因是口服疫苗有很小的概率会导致小儿麻痹症,而严格制备的注射疫苗则不存在这个问题。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7月17日的报告,小儿麻痹症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已多年未见,最近两年,仅阿富汗、刚果民主共和国、巴基斯坦、索马里、叙利亚有小儿麻痹症病案例报告。如果世界共同努力,在地球上消灭小儿麻痹症指日可待。 

  美国疫苗法庭: 疫苗接种受害者之家 

  E 

  本作者在2018年7月21日发表的《说说抗癌“神药”、仿制药及专利》一文提到,2018年7月5日,美国密苏里州法院认定,强生公司生产的爽身粉含有的滑石粉,导致22位妇女患上卵巢癌,判强生公司赔偿这22位妇女46.9亿美元,平均每名妇女获得2.13亿美元的赔偿,约合16.6亿元人民币。 

  近日媒体报道,2016年1月8日,纽约华人女子梅女士过马路时不慎被一家公司的汽车所撞,脚踝骨折,经过两年的诉讼获得465万美元(约3146万元人民币)赔偿。 

  以上类型的赔偿案件,都属于被告有过错,这类案件在普通法院审理。如果被告没过错,该去哪里寻求赔偿呢? 

  美国在1855年就建立了联邦索赔法院,用以审理由政府失职造成的伤害赔偿案件,所以,美国人就叫它“人民法院”。 

  普通法院的法官终身任职,而联邦索赔法院的法官任期为15年,任期结束后可以再次获得总统提名,经参议院批准后续任。 

  1986年11月14日,美国《全国儿童疫苗伤害赔偿法案》经里罗纳德·里根(1911-2004)总统签署后生效。该法案要求所有管理疫苗的卫生机构在实施接种前,必须向本人或其监护人提供“疫苗信息声明”,内容包括对每个要预防的疾病的简单描述以及疫苗的好处和风险。该法案决定设立“疫苗伤害赔偿项目”(NVICP),用于赔偿由于疫苗接种引起的伤害。 

  联邦索赔法院的疫苗法庭负责审理疫苗伤害索赔案件。根据疫苗法庭2018年7月9日更新的数据,疫苗法庭列出了265名疫苗律师供疫苗伤害索赔者选择。疫苗法庭不设陪审团,由8名高级法官负责裁决。 

  值得注意的是,疫苗法庭的审判原则是“无过错索赔”,即原告无需提供疫苗生产企业或实施接种机构存在过错的证据,只要能证明因接种疫苗给身体造成某种伤害即可索赔,即使输了官司,律师费仍然可以得到补偿。 

  正因疫苗伤害索赔是无过错索赔,况且官司赢了就得到一笔不菲的赔偿,输了也不用自己掏律师费,很多人接种疫苗后感到不舒服,便要求赔偿,其中很多并非是因接种疫苗引起,故此,疫苗伤害索赔案件很多,但这并不证明疫苗不可靠。 

  F 

  有完备的疫苗伤害索赔法律 

  才能打消公众接种疫苗的顾虑 

  美国从1988年起对疫苗征收特别消费税,注入疫苗伤害赔偿基金,征收标准是每份疫苗0.75美元。疫苗伤害赔偿基金由隶属卫生和国民福利部的疫苗伤害赔偿项目管理。 

  卫生和国民福利部2018年6月29日发布的报告指出,给予疫苗伤害索赔者赔偿,并不意味着疫苗造成了伤害,80%的赔偿是基于和解达成的。索赔者的律师费用也由疫苗伤害赔偿项目支出,但按照规定,疫苗律师不得再收取胜诉费等其他费用。 

  1998年10月1日至2018年6月29日,共登记了19549例疫苗伤害索赔案,其中17281例已被裁决,被裁决获得赔偿的有6085例,占35%。已有6076人领到赔偿金,总金额为36.4亿美元,平均每位索赔者获得60万美元的赔偿金。另外还支付了3.9亿美元的律师费。 

  我们再看看最近10年来美国疫苗接种及其伤害索赔情况。从200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美国政府共发放了32亿份疫苗,提出伤害索赔的有5492例,其中3723例被判赔偿,胜诉率为68%,这就意味着每100万份疫苗有一个人获得赔偿。 

  美国最近疫苗伤害索赔案件胜诉率上升,是因为2005年7月开始美国政府把流感疫苗列为强制接种范围,流感疫苗接种接近14亿份,提出伤害索赔的有2873例,其中2482例获得赔偿,占86.4%。 

  美国除了有一套严密的疫苗审批、生产、运输、储存和接种监管制度,还有完备的疫苗伤害索赔法律,这才打消了公众对疫苗接种的各种顾虑,积极配合政府接种,使可通过疫苗接种预防的流行性疾病在美国的发病率极低,有时则是率先在美国绝迹。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