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周镇长和抗战博物馆
·龙腾珠水展风采 百舸竞渡耀羊城
·年年岁岁扒龙舟 今年河水最清澈
·“无问西东”:从丝绸之路到文艺复兴
·“老龙”“起床”
·“数字故宫”邀你“上朝”
·庞贝古城的新发现
·千里认亲路 走了三十年
·看看世界上那些“千年老店”
·看看世界上那些 “千年老店”(续)
·首家近代民族工业企业在广州?
·我的大舅公:“泰坦尼克”幸存者
·想还原中国人的真实故事
·博物馆之旅,让过去照亮未来
·冯冼联姻抚百越 粤辽千山万水情
更多>> 
广角聚焦
6名广东籍烈士的亲人,你们在哪儿?
40年前为修筑南疆铁路,200余名参建官兵牺牲在天山脚下

  南都讯 1979年8月,南疆铁路轨道铺至库尔勒西站。200余名参建的铁道兵官兵牺牲在天山脚下,他们曾分散地安眠于新疆巴州和静县的12处零散烈士墓。这些地方,地广人稀,路途遥远,极少人来拜祭。

  2013年7月11日至8月11日,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政厅及巴州民政局的统一部署,经和静县人民政府研究决定,县政府把这些烈士墓迁移至新建的和静县烈士陵园,并发起了“寻亲行动”。200多名烈士中,只有十几名烈士的家人或亲友与和静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有的来到现场进行祭奠。

  和静县烈士陵园的人民烈士纪念碑。

张德君抚着亡夫的墓碑,悲痛地哭泣。

  南都记者获悉,其中有6名烈士来自广东,至今没有亲人打听。这些牺牲的烈士父母,有的可能年事已高,甚至不在人世。

  6月下旬,一直志在帮助烈士寻亲的新疆巴音郭楞日报社记者汪涛与南都记者取得联系,希望通过两地媒体的力量,一起来帮助这6位烈士,找到他们远在广东的亲人。

  42年,再见亡夫坟墓

  6月28日这一天,来自四川的张德君,和家人来到距离成都3000公里的和静县烈士陵园。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他们很快地找到了张德君亡夫的墓。张德君紧紧地抱着那块刻有丈夫姓名“徐克军”的墓碑恸哭。墓碑是黑峻峻的,遗孀张德君的白发却是那么的明显。

  42年了,这是她时隔42年再次见到丈夫的墓。1975年6月,张德君和徐克军结婚,婚后她跟随丈夫从四川远赴新疆。在托克逊阿拉沟,徐克军所在的部队正在修建一条联通南北疆的铁路。他们夫妻一起,在条件艰苦的戈壁生活了半年有余。随后,张德君怀孕,因为生活条件恶劣,丈夫徐克军坚持让她返回四川。

  没想到这就是永别。1976年2月22日,施工现场岩壁碎石滑落,年仅29岁的徐克军为了救两名年轻的战士而牺牲。在四川郫都,怀有3个月身孕的张德君听到噩耗之后,再次来到新疆。此时,徐克军已经被安葬在乌鲁木齐南山矿区火车站烈士陵园。

  漫长岁月里,张德君没有改嫁,一人把孩子抚养成人。徐克军去世前,当战友们将徐克军从隧道内推出时,他询问了两名年轻战士的情况,又向战友嘱咐,一定要照顾好他怀孕的妻子。这成为了张德君活下去的理由。她把儿子命名为“徐疆”,“疆”代表新疆,也代表了她对丈夫的思念。

  新疆地广人稀,路途极为不便,独自寻找爱人的坟墓谈何容易。她忙于生计,一个人把孩子带大,后来在2012年,家人曾专门到新疆寻找徐克军的埋葬地,发现原址已是一片荒芜。原来,徐克军的墓已经迁到了新建的和静县烈士陵园,而这个消息是最近她在成都当地的报纸上看到的。于是,6月末,42岁的儿子徐疆带上母亲和家人前往新疆看望父亲。

  像徐克军那样因公牺牲的士兵,有200多位。那应当是最好的芳华,牺牲的士兵里,20多岁的占了大多数。他们散葬在和静县的12个地方。鲜活的生命,无穷的远方,巨大的故事化成了火车的笛声,消散在边疆的罡风中。

  2013年7月11日至8月11日,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政厅及巴州民政局的统一部署,经和静县人民政府研究决定,县政府把这些烈士墓迁移至新建的和静县烈士陵园,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在全国各大网站发布信息。然而,200多名烈士中,只有十几名烈士的家人或亲友与和静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有的来到现场进行祭奠。

  血肉之躯铸穿越天山铁路

  新疆地大物博,矿藏丰富,发展潜力很大。但由于交通不便,特别是天山山脉横亘在新疆中部,阻隔着南疆、北疆的交通运输,经济发展受到极大限制,也影响着西北边防的建设和巩固。1973年底,国家决定在新疆修建一条穿越天山山脉,连通南疆和北疆的南疆铁路。铁道兵五师、六师和四师十九、二十团,分别于1974年、1975年开赴新疆,开始了南疆铁路的建设。

  曾参与铁路建设的王进年事已高,老家在河北石家庄的他告诉南都记者,当时修铁路少有机械,用的都是血肉之躯,战士们打桥梁、打隧道、搬石头、放炮、打混凝土、架铁路,工作极为艰辛。

  南疆铁路吐库段全长457公里,其中200公里是山区铁路,50公里是沼泽翻浆地带,共有隧道29座,桥梁463座,因而工程浩大,施工难度大。这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想而知,当时修筑铁路的铁道兵是如何的艰苦卓绝。

  建成后的南疆铁路由海拔800米升高至3000米再降为1200米,形成最大坡度为千分之22、长240多公里的连续大坡道,它在中国铁路建设史上是极少的,全线隧道总长33公里,其中咽喉地段的奎先隧道修筑在海拔3000米的冰达坂上,长达6152米,是中国海拔最高最长的隧道之一。

  在和静县烈士陵园,有一位叫魏聚增的烈士。同样来自石家庄的他与王进是知青时期的好友,王进回忆,魏聚增是因放炮炸石而牺牲的。“他分到爆破组,那是一个炸山的连,他每天就是背着炮,背着导火索,背着雷管,就炸山去。那一天,他点了三炮以后,其中有一炮是快炮,他没来得及跑,就把他炸牺牲了。”

  魏聚增在修筑南疆铁路的时候,吃苦在前,表现突出,很快就当上了新兵班的班长。牺牲那一年,他才22岁。王进和当时的战友,帮助处理后事,魏聚增就沿着铁路安葬了。近年来,墓地迁至和静县烈士陵园,魏聚增的家人才得以再次见到他。

  “每出行一次,都很难,现在都难,过去更难。我们要用一周的时间才来到新疆。”王进回忆起那些久远的历史,“小山沟里,认识个人都没有,你去哪找谁去?谁也找不着。”他感慨,说是烈士,好一点的是立的木碑,在上面用油漆写字儿,石板的碑上刻的字,好多都看不清了。

  王进解释为什么找墓是如此困难。“一个是费用,一个是时间,时间这么久了,再想找这个墓地,连人都找不到。只有靠新疆的战友们,互相传个信,互相地找,比如他是哪个连的。”

  2014年7月起,烈士墓陆续迁葬到和静县烈士陵园。在迁葬过程中,和静县民政局工作人员按照当地风俗将每名烈士骨骸装入木棺运回陵园,将开挖现场中发现的棉大衣、徽章、纽扣、皮带等遗物用绸布精心包装好,一起运回烈士陵园。

  寻找广东籍6烈士家人

  6月下旬,一直志于帮助烈士寻找家属的新疆巴音郭楞日报社记者汪涛与南都记者取得联系,希望通过两地媒体的力量,寻找更多的南疆铁路烈士家属。6月27日,南都记者从和静县民政局获悉,有6名因公牺牲的烈士来自广东,至今没能与他们的家人联系上。

  和静县民政局双拥办工作人员陈锦华负责对接家属工作,她说,在和静县烈士陵园,看到亲属见到亲人的墓碑的那一刻,“就像见到活人一样,让我非常心酸,也会安慰他们。”她说,“家属没有来看墓碑的原因是,信息不通畅,很多人连墓地在哪里都不知道,这是占了大多数。”

  6位来自广东的烈士,他们从沿海省份出发,深入内陆从军,可能比起大多数的烈士,他们来自更远的故乡。和静县民政局提供了6名烈士在墓碑上的信息(备注:因为年久,不能确保每个信息均是准确的),盼望能够与家属联系上:

  广东籍6烈士名单

  ●谭绍访,男,汉,原89325部队9分队战士,广东省南海县人,1953年3月出生,1973年1月入伍,1976年8月15日牺牲。

  ●陈明标,男,汉,原89323部队11分队战士,广东省顺德县场安(应为均安)公社菱溪大队人,1952年出生,1973年1月入伍,1975年5月29日牺牲。

  ●梁锡祥,男,汉,原89323部队6分队战士,广东省顺德县大良公社王沙大队人,1953年出生,1973年1月入伍,1975年7月6日牺牲。

  ●余康添,男,汉,原89324部队13小队战士,广东省顺德县龙江公社左滩大队人,1951年出生,1975年5月26日牺牲。

  ●梁锦钊,男,汉,原89323部队9分队战士,广东省番禺县钟村公社石二大队人,1952年出生,1973年1月入伍,1976年12月3日牺牲。

  ●林维胜,男,汉,原8 9319部队一中队2小分队战士,广东省台山县四九公社大东大队人,1976年9月3日牺牲。

  (如果您有相关线索,欢迎与我们联系,请拨打南方都市报报料热线:020-87388888)

  采写:南都记者 苏海伦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