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咖啡:音译自广州话的外来词
·你真的知道法老、木乃伊和金字塔吗?
·

美国经济强国地位不是

关税保护出来的

·千年古邑变身大湾区文商旅融合示范区
·关税壁垒曾让美国纺织业溃不成军
·美国为何把关税作为开国第一税种
·前所未有的考古项目是怎样炼成的?
·文物“回家”
·华农师生“洞穴找虫”发现新物种!
·达·芬奇:作画只是副业
·一条工业大道的时代脉动
·成为五千日元的人物头像
·巴黎圣母院之殇
·近六成文物被盗于博物馆及文管所
·寻踪“百花冢”
更多>> 
广角聚焦
年年岁岁扒龙舟 今年河水最清澈
广州河涌水质到底有没有改善?流溪河白云区流域扒龙舟的村民们感触最深

  每至端午,流溪河白云区流域总是热闹非凡,坐落在流溪河周边的村落借着端午走亲戚赛龙舟,300年来从不间断。年年岁岁龙舟似,但细心的龙舟扒手和村民们却发现,龙舟划过的流溪河水似乎愈发清澈了。这流溪河水怎会“无端”变好?原来是有一群人在背后为治水狠下重拳,让流溪河重焕生机。  

“趁景”的龙舟穿梭而过,好一幅现代岭南水乡风情画
龙舟斗艳,浪花飞溅
荔枝湾举行盛大龙舟巡游
猎德村龙舟“招景”鞭炮声此起彼伏

今年扒龙舟河水清澈 

  三百年来端午扒龙舟 今年吃上流溪河的鱼 

  每年农历五月初一,白云区鸦岗村民都会乘坐龙舟,顺着流溪河来到中游的蚌湖地区走亲戚,这一走便有300多年的历史。 

  今年也不例外,鸦岗村派出了两条可容纳80人的传统龙舟与两条容纳20余人的标准龙舟,并排系在采砂船尾,顺着流溪河一路逆流而上前往蚌湖地区清河村,羊城晚报记者便与龙舟队员们一道登上采砂船。从船上四处远眺,遂觉流溪河河床宽敞,可容纳数条采砂船并排航行,水流清澈,船只驶过激起层层雪白浪花。 

  船行近两小时,成功抵达清河村,站立船头远远便能听到从桥上、岸边四处燃放的鞭炮声。流溪河岸两边,挤满了附近村民,甚至有人专程从花都赶来,仅为看龙舟赛、吃龙舟饭。蚌湖媳妇姜女士告诉记者,今年她老公和公公都代表蚌湖去扒龙舟,她则负责烹饪中午的龙舟饭,龙舟饭除必要的咸菜、辣椒、烧肉外,往往还配有从流溪河垂钓的河鱼,“现在河里的鱼好吃,前几年河水污染,鱼都有股怪味道,钓上来的鱼没有一个人敢吃。” 

  河水污染村民忧心 

  龙舟赛事被迫停办 

  姜女士的话可不是危言耸听。 

  流溪河被誉为广州的母亲河,90年代,流溪河是广州最好的饮用水源地,西部江村水厂、西村水厂都从流溪河取水,两厂生产的自来水占当时全市自来水生产量的一半以上。 

  然而到了2008年,因为流溪河水域污染严重,广州开始用西江水源替换了流溪河在内的西部水源,母亲河成了附近村民心口的痛。鸦岗村的龙舟扒手老邓,对此印象颇深,“附近工业区污水偷排至与流溪河相连的小河涌,小河涌被污水染得什么颜色都有,红色、黑色、黄色等等,真是五颜六色!” 

  不仅是工业污水,流溪河两岸的农家乐也制造不少污水。农家乐餐厅往往为了“食材新鲜”,在河边随便搭个棚就饲养活鸡、活鸭,不少农家乐饭店距离河水仅约30米距离。这些紧邻流溪河的农家乐往往环保、排污等手续不完备,餐饮污水与饲养废水直接排到就近坑渠,最后汇入流溪河。 

  “再不治水,流溪河将成为下一个石井河。”当时不少仁人志士为流溪河治理振臂呼喊。他们口中的石井河是流溪河白云段重要支流之一,按照功能区水质目标要求,石井河水质应达到Ⅲ类,但在2014年石井河被评为劣V类,河中水生物族群消失,鱼虾基本绝迹。与鸦岗、蚌湖同样有百年赛龙舟传统的石井片区,也是多年因河水污染被迫停止了龙舟赛事。 

  保护广州母亲河 

  从上至下在行动 

  对于流溪河的生态保护,广州市近年越来越重视。 

  2013年12月,广州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广州市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以地方法规的形式对流溪河实施全流域专门保护。2015年10月,广州在全市河涌整治的背景下公布51条河涌“河长”名单,作为唯一一条广州市内河,流溪河市级层面的“河长”由时任市长陈建华本人担任。 

  政府高层的重视,让流溪河流域整治颇有成效。到了2017年底,广州纳入国家住建部和国家环保部黑臭水体整治平台的35条河涌,整治主体工程已全部完成,全部达到住建部提出的“初见成效”标准。在这35条河涌当中,就有好几条是流溪河的支涌。 

  在鸦岗、蚌湖赛龙舟这天,人和镇组织办工作人员朱文带着记者,沿流溪河蚌湖段绿道,近距离观察治水后的流溪河。午后的流溪河在阳光照耀下,缓慢流淌折射点点波光,河两岸绿植茂盛郁郁葱葱。 

  2015年流溪河两岸不仅开了多家农家乐,还有许多饲养鸡鸭的养殖场。工作人员黄永超告诉记者,去年一年人和镇便清拆50户,不少更是同一家遭多次清拆。 

  要想整治流溪河,除了干流外,许多汇入流溪河的小河涌也不得放松。芳石村书记曹振明便是小河涌芳石坑的河长,“以前看芳石坑你会觉得有点黑,现在再看里面都有小鱼了!”曹振明还告诉记者,为了整治小河涌,人和镇还专门成立了“河涌突击队”,对村内污染严重的小河涌进行整治兜底。 

  流溪整治有成效 

  鱼儿跃船划桨欢 

  随着流溪河水域整治,河水里的鱼儿数量越来越多,附近不少村民纷纷找出自家已蒙尘的钓竿,前往流溪河垂钓。 

  龙舟扒手们也感到鱼儿增多,今年鸦岗村龙舟前往蚌湖“探亲”,一条河鱼一跃而起跳入龙舟,大家连声赞叹“好意头”多少年方一遇。对于龙舟扒手中的“00后”而言,他们更是许久没见流溪河里的鱼儿这样多。 

  据鸦岗龙舟船老大波哥介绍,每年端午龙舟队员都需要提前二十多天集训,地点便在村庄河涌或是流溪干流,扒龙舟免不了要下水,然而他们个个都怕下水,因为身体在河中稍一浸泡便浑身瘙痒。但在今年,龙舟扒手们纷纷放心入水,休息时常将下半身全部浸入河水中。 

  除了龙舟扒手外,周边村民也感觉到了河水水质的变化。 

  “咦,今年龙舟赛前怎么没有人捞水浮莲?”有村民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一位女村民告诉记者,以往流溪河河面上总会有连绵成片的水浮莲,没有人打捞的话龙舟甚至划不起来,“你看今年,河面的水生植物是不是少了很多?” 

  面对水质渐好的流溪河,有老村民不禁许起了愿望,“希望几年后的流溪河可以像五十年前我小时候见到的那样,捉虾摸鱼清澈见底。” 

  文/记者 宋昀潇   实习生 程梦柳  图/记者 邓勃 陈秋明 

(来源:《羊城晚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