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老广州过元宵 比除夕还热闹
·饶公治学精神当为后辈所传承
·广东最老菩提树隐居江门
·168处历史建筑有了保护图则
·21年离不散的街坊情
·三万潮汕难民耄耊之年寻亲
·40年前弟弟留下医疗欠单 40年后哥哥执意践诺还款
·广州地铁生日 为何钟情12月28日?
·老厂房“活化”变身电影小镇
·南粤古驿道 穿越时空传奇
·高考改变命运
·康乐园中改时运 各擅才名四十年
·以史为鉴 开创未来
·品味客家围楼文化艺术内涵
·贝壳为窗 光影万千
更多>> 
广角聚焦
1927年的妇女节
郭华悦

  A 一个小插曲 

  翻阅民国的旧报纸,发现了一则颇可玩味的新闻。 

  民国时的妇女节,也是个重要的日子,因此,当然得有一些大型的活动。当时庆祝妇女节的方式,是典型的“广州模式”。称为“广州模式”,是因为广州是当时的革命重地。第一次妇女节庆祝大会,就是在广州举行。组织大会,由组织者上台陈词,组织参加者游行示威……后来,这一方式推广到其他各地,就成了“广州模式”。 但1927年的妇女节,形势有些微妙。 

  当时,正值国共合作的蜜月期。之前,妇女节的庆祝活动,都是国共合力举办,给人同心协力的印象。可1927年,国共的第一次合作,正处于崩溃的边缘。而这一年妇女节的庆祝大会,是以武汉为重心。 

 

图/视觉中国 

  这次大会,依旧是“广州模式”的复制。但大会规模空前,发动了20万的妇女,盛况前所未有。演讲结束后,游行的过程中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正当游行者喊口号、贴标语的时候,队伍中却有一小部分女子,突然脱光了上衣,并四处喊口号。 

  可想而知,这成了隔天报纸的头版头条。于是,不明因由的读者议论纷纷,内容无非是妇女游行有碍风化,应该取消!组织者更是因此而成为舆论焦点,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但不多时,真相浮出水面。有人追根究底,查出了事情的真相,并登报澄清。原来,这是国民党右派的阴谋。那群做出不雅之举的女子,是被右派买通的雏妓,多数只有十来岁。受了指使后,这群雏妓做出不雅举动,并嫁祸于游行组织者。 

  真相终于大白,公道自在人心。 

  但这个插曲,却凸显了国共第一次合作破裂前的复杂社会形势。 

  B 一篇小文章 

  当时有家小报,报社的编辑人员都是男子,对于妇女们喊出的一些口号,不以为然,于是写了篇文章,对其进行嘲讽,还不忘鸡蛋里挑骨头。 

  而该报评出的“最刺耳”妇女节口号,是“打倒官僚纳妾制度”。 

  乍一看,这口号也没啥。在当时,不管是明里暗里,纳妾都不是什么罕见的现象。别说有点财产的,就是普通人家,有时为了延续香火这样的封建观念,也会多讨老婆。至于那些军阀或商贾,姨太太就更多了。 

  但对女人们来说,争取权益,当然包括要求一夫一妻制。 

  而这篇文章却对这个口号提出了质疑:首先,纳妾有制度,岂不是奇闻一桩?既然纳妾非明文规定的制度,这前提都不成立了,打倒官僚纳妾制度,岂非无中生有? 

  另外一点,文章也嘲讽了那些喊口号的女人们。文中说,这些女人,一边说要游行,向市长致敬,另一边,却又要求市长废除纳妾制度,这不是滑稽吗?要知道,在这个城市里,市长就是最大的官僚,也是纳妾的忠实拥护者。向一个有着多房姨太太的官僚首领喊口号,要求其废除官僚纳妾,这岂不是天方夜谭? 

  第一个疑问,当然纯属玩文字游戏。纳妾不是明文规定的制度,却是一种流传已久的根深蒂固的陋习,这是不容否认的。以未形成明文规定,而否认有这种现象,显然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说法。 

  而第二点,却值得深思了。确实,对参加游行的女子来说,多数只不过人云亦云,跟着喊。但从思想上来说,却没有真正觉醒,去思考,如果要真正解放妇女,应该从何着手,走什么样的路。所以,才会发生如报社文章所言的,向纳妾者致敬,又要求其废除纳妾的举动。 

  可见,妇女解放不应该流于形式,而要从思想根源上解放妇女。 

  C 陋俗用重典 

  在民国,若生为女子,一举一动可得加倍小心。 

  比如在穿衣上。当时,社会上仍有种成见,认为女人穿衣服,若是露出小腿和手臂,就是有碍风化的行为。1920年,当时的上海政府甚至贴出公告,说如果看到露出小腿和手臂的女子,可以当场逮捕惩办。 

  露露小腿就可能坐牢,这在如今的人看来,真是不可思议。 

  这种怪象,是何时得到改变的呢?确切地说,是在1927年。那一年,对女人们来说,可是个不平凡的年份。1927年的“三八节”,为了争取自己的权利,各大城市里的女子都纷纷上街游行。从“三八节”开始,一直到三月底,女子维权的运动一波接一波,可谓此起彼伏。 

  运动的中心内容,当然是争取女子应有的权利,最明显的就是放脚、剪发、放胸。迫于压力,南京政府于当年通过了一项法案,严禁女子束胸,要求女子们要放开“胸怀”,昂首挺胸地做女人。 

  这项法令,可不是做做样子的。法令中规定,三个月后一律禁止束胸,如果被发现仍束胸,则处以50块大洋以上的罚金。束胸这项长期危害女子健康的“恶行”,至此总算寿终正寝。 

  当然,风俗是不可能一下子改变的。法令通过后,不少女子碍于家庭和社会的眼光,依旧不敢放胸。结果,被罚了第一次后,家人还能忍受。可接着第二次,第三次,一次次罚下来,只要智商正常的都能想到,“有碍风化”总比破产好! 

  于是,哪怕最封建的家长,也都睁一眼闭一眼,默认女子放胸的行为了。要知道,这50块大洋,当时可不是小数目。民国时,1块大洋差不多相当于如今100元的购买力。也就是说,被发现束胸,一次就得罚款5000元! 

  束胸这项陋俗,就这样在重典的整治下,慢慢被废除了。而女人们,也终于不再受束胸之苦,身体得以健康发育。

(来源:《羊城晚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