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饶公治学精神当为后辈所传承
·广东最老菩提树隐居江门
·168处历史建筑有了保护图则
·21年离不散的街坊情
·三万潮汕难民耄耊之年寻亲
·40年前弟弟留下医疗欠单 40年后哥哥执意践诺还款
·广州地铁生日 为何钟情12月28日?
·老厂房“活化”变身电影小镇
·南粤古驿道 穿越时空传奇
·高考改变命运
·康乐园中改时运 各擅才名四十年
·以史为鉴 开创未来
·品味客家围楼文化艺术内涵
·贝壳为窗 光影万千
·百年船坞退役
更多>> 
广角聚焦
老广州过元宵 比除夕还热闹
家家畅饮开灯酒 灯山灯棚现闹市 官员当街派利是 仕女赏灯玩通宵

  时间过得真快,大年初一刚过,一转眼,明天又是元宵佳节了。由于长假休完,大家陆续开启上班模式,与春节相比,元宵的节日气氛肯定要淡很多。不过,若把时光倒推几百上千年,老广州的元宵节比除夕还要热闹,地方官员当街派利是,游人仕女看灯山,逛灯棚,欣赏元宵联欢晚会,通宵达旦。要不,我们一起穿越回去,热热闹闹过一个元宵节。 

清代水粉彩画《卖元宵》
 
清代广州通草画里的元宵佳节 

  元宵“黄金周” 

  元宵佳节放长假 开灯祈福人人忙 

  光阴似箭,大年三十晚上团聚的欢笑声还在耳畔缭绕,一转眼,明天又是元宵节了。说实话,春节长假过完,大家开工的开工,上学的上学,元宵节又没假放,节日气氛自然淡了许多,一家老小吃完晚饭,就洗洗睡吧,都忙一天了,再说孩子没准第二天还要早起上“学而思”呢,哪敢像除夕那样痛痛快快地玩? 

  不过,元宵不如除夕有味道,是现在才有的现象;若回到几百年前的老广州,情况是完全相反的,元宵节要远比除夕热闹;古人辞旧迎新,吃团年饭、放炮仗、提灯“卖懒”,有趣是有趣,可还是有很多忌讳,不能完全放开了玩;况且正月头几天,到处拜年磕头,孩子尤其嫌麻烦。过元宵节就不一样了,观花灯、舞火龙、看影戏、打秋千,玩上通宵也没人管,肯定是古代广州最热闹的“嘉年华”。我们之前说过,宋朝时,元宵节黄金周紧跟“春节”黄金周,都是放假七天,大家正月里的主业就是玩;到了明朝,“春节”放假五天,元宵节倒放假十天,可见古人对这个节日的看重,元宵节不放假,在古人看来,绝对匪夷所思,不可想象。 

  元宵节又称上元灯节,花灯是主角。这花灯可不是随便点的,按照广府风俗,早在元宵节前几天,家家户户都要把花灯和牲礼供奉到神前,邀请亲朋好友,一起喝酒祈福,这个仪式叫“开灯”。只有这样,高高挂起的花灯才能给人带来好运气。“开灯”的名目也是各种各样,娶了新媳妇的,开“乘龙灯”,生了大胖小子的,开“添丁灯”,盖了新房子的,开“新居灯”……清朝的文人陈坤曾写下一首诗,细说广府元宵“开灯”的风俗:“新年才入瑞先征,火树银花岁事仍。偶过邻翁扶醉说,亲朋几处约开灯。”开灯酒喝得满心欢畅,直到扶醉而归,实在是元宵节的一大乐事。 

  古代“嘉年华” 

  元宵联欢会 开在灯棚内 

  元宵佳节,人们不光在家里挂花灯,在城里热闹处还要搭灯山和灯棚。 

  灯山点缀古董珠宝 

  这灯山又叫鳌山,因形似巨鳌而得名,是古代广府元宵节的一大奇观。独占鳌头的想法,几乎人人都有,元宵节搭鳌山的民俗也从宋代一直流传到明清。这鳌山由千百盏工艺精巧的彩灯堆叠而成,灯艺则大多取材世代流传的传说故事,像嫦娥奔月、桃园结义之类,配以精心搭建的亭台楼阁,又点缀名贵的古董珍宝,真是光彩熠熠,夺人眼目。平常人家绝搭不起这样一座灯山,只有官府或富商巨贾人家才能花得起这个钱。鳌山一般都搭在寺庙、祠堂或闹市街口,供市民免费观赏。 

  上元之夜,老广州的双门底大街、玉带濠、南濠一带的商业区,都有壮观的鳌山可赏,观者人山人海,车马喧哗,直到凌晨才散去。什么,你说你想穿越回去,趁着人多,顺手牵羊,从鳌山上“顺”个古董珠宝啥的?你以为官府的侍卫和富人家的看守都是吃素的吗?不过,从鳌山上“顺”些古董珠宝虽不现实,但你若有心“守株待兔”,等到人群散去之后,在路上仔细搜寻,一定能捡到不少富贵人家的夫人小姐遗落的珠钏头饰,人太多,这些头饰就被挤掉了呀。如果运气好,拿去当铺,也能换不少钱,可以发一笔小财。灯棚内演出通宵达旦 

  赏了鳌山,还有灯棚。这灯棚也是城内的能工巧匠用竹木搭建起来,矗立在闹市口。棚内一盏巨型花灯,由数百盏小灯组成,气势非凡。棚内搭有舞台,唱戏的、玩杂耍的、弄皮影的、表演魔术的、练功夫的,在这里轮番上场,通宵达旦,为观灯的游人仕女助兴。如果你运气好,穿越回宋朝,没准还能欣赏到大宋“国技”——女相扑,还有风靡一时的滑稽戏,这滑稽戏是现代相声的老祖宗,两个靠嘴吃饭的艺人抖起包袱来,要多搞笑有多搞笑,如果你是“毒舌”爱好者,可就听得过瘾了。 

  看了灯棚里精彩的“元宵联欢晚会”,从人堆里钻出来,还可以到街上看舞龙灯。这龙灯骨架由竹木扎成,骨架上再覆盖布和纸,长长的龙身里点上一根根蜡烛。舞龙的人踏着鼓点的节奏,跳跃舞蹈,两旁的人还不停点燃花炮,往龙灯上扔。 

  舞蹈收场之时,龙灯也已被烧得七七八八,想一想,这舞龙的人得有多大本事,才能扛得住花炮的攻势,像你我这样的现代都市青年,远远看看热闹就行了,倘若靠得太近,一不小心烧了眉毛,也不是闹着玩的。 

  (注:本文参考了《中国古代元宵灯节的公共艺术设计》等资料) 

  宋代节俗 

  官员当街派利是 商贩路过都有份 

  如果我们穿越到宋代的广州城,元宵节还有一件特别好玩的事,就是向主政广州的府尹大人“逗利是”。 

  地方官上街与民同乐 

  据史料记载,元宵放灯的最后一晚,府尹大人就会坐着轿子,在歌舞队的簇拥下,在城内主干道上走两圈,与民同乐。府尹的轿子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吏。他肩上扛着一个布袋子,里边装满了散钱,路上遇到小商小贩,每人发个几十文,祝他们新年生意红火。这在当时叫做“买市”。有些小生意人在人堆里钻来钻去,重复领赏,小吏也不计较。话说,直到今天,广州人过年,都会向小区里的保安与清洁工等发利是,这也是广府最暖心的年俗。虽说没有充分的历史根据,但我觉得,它没准延续了大宋遗风呢。 

  拿了府尹大人的利是,如果仍不知足,还可以去府尹大人或其他达官贵人的私家园林逛一逛。上元灯节,这些富贵人家的私家园林都敞开大门,任凭游人随意进入。富丽堂皇的园子里,琉璃灯、芙蓉灯、罗帛灯、雪花灯、水晶灯、绣球灯、走马灯……各种奇巧华灯,大放异彩;时不时冲天而起的烟花,在空中幻化成花草、人物甚至戏曲故事里的造型,惹得小孩子大呼小叫;逛累了,园子里有上等茶汤供应,真是有吃有喝有玩,还一分钱不用花。 

  富家小姐出门爱“看人” 

  平民百姓涌进达官贵人的私家园林游玩,豪门望族的大家闺秀却个个忙着到街上去看热闹。女孩子们出门,既为看灯,也为看人。宋代女词人朱淑真写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几乎无人不知,但那时的女孩子出门观灯,往往玩得通宵不归;等到天亮回家后,虽然疲惫不堪,理一理妆容,又跟着伙伴们出门玩去了,这样的情形,倘若我们不翻地方志和古代笔记,真不知道呢。在“东风夜放花千树,宝马雕车香满路”的上元之夜,会有多少才子佳人“人约黄昏后”的故事在这个古老的城市里上演呢?我们只有借着诗词与话本遥想一番了。

  采写/广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