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三万潮汕难民耄耊之年寻亲
·40年前弟弟留下医疗欠单 40年后哥哥执意践诺还款
·广州地铁生日 为何钟情12月28日?
·老厂房“活化”变身电影小镇
·南粤古驿道 穿越时空传奇
·高考改变命运
·康乐园中改时运 各擅才名四十年
·以史为鉴 开创未来
·品味客家围楼文化艺术内涵
·贝壳为窗 光影万千
·百年船坞退役
·兵马俑颜色脱落难题是如何攻克的
·广式月饼的黄金时代
·古井藏民间 情怀渗街巷
·麻风康复老人的“圆梦记”
更多>> 
广角聚焦
21年离不散的街坊情
人散:荔湾小街巷刘家祠上百街坊数十年间陆续搬离散落四方 情在:他从1997年起坚持每年请整条街的街坊吃饭重拾邻里情

  老街坊新街坊 

  邻里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却叫不出对方姓名,这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大家处在一种“群居”的状态,彼此之间无需发生联系。但是并非所有人能习惯这种生活,总有人怀念曾经互相帮扶的街坊情感。 

  刘家祠是广州荔湾区荔湾湖公园对面的一条小街巷,因泮塘路的修建拆迁及房屋的日渐老化,居住于此的上百位老街坊大都已搬离,散落四方。老街坊叶强参从1997年开始,每年都坚持请整条街的街坊吃饭,21年未曾间断。因为叶强参的请客,这些老街坊又有了共聚一堂的机会,就算路途遥远,街坊也会赶来赴宴。  

刘家祠依然是30年前的模样,街坊在这里留下了温暖的回忆。
 

14日,当年的街坊重聚一起欢乐聚餐。

  早年下海打拼的叶强参说,自己的经济条件比街坊们都好,他不在乎请客吃饭的钱。他在乎的,是早年亲如家人一般的街坊情感。“邻居之间可以相互夹菜吃,这种感情这辈子都不会有了。”叶强参说。 

  现场 

  坐满18桌99岁阿婆来赴宴 

  “听到儿时花名像回到从前” 

  1月14日中午,同德围的一家海鲜酒店,66岁的叶强参招待着来自刘家祠的老街坊,这是1997年以来第21次大聚会,来的老街坊特别多,接近150名客人,把18张桌子都坐满了。 

  “我是刘家祠前街1号的”“我是21号的”……尽管离开刘家祠超过20年,老街坊们在饭桌上精准地报出门牌号后,就瞬间打开了回忆的通道,彼此毫无隔膜地聊起过往的趣事以及现在的生活。 

  叶强参连续21年的请客吃饭,来的街坊正变得越来越多,因为有的街坊娶了妻子生了孩子,他也希望街坊都能把家人带来一起吃饭,他爱看大家过得幸福的样子。“他们的配偶和孩子,我虽然不认识,都来吃饭就挺好,也显得热闹。”叶强参说。 

  99岁的老街坊梁二妹和子女一起来赴宴,她是这天聚会的街坊中年龄最长的。叶强参看到她很感动,因为以后的聚会,这样的老人会越来越少,在刘家祠狭长的麻石路上,这些长辈都曾看着他成长。 

  1997年的第一次聚会,场面没有那么热闹,只有30几个街坊到场,这是因为大家住得太分散,通讯也不如今日这般畅通,有些街坊实在联系不上。但是此后,街坊们都注意彼此联系,能够联系上的街坊越来越多。 

  初次聚会时,由于太久没见,人的变化太大,有些街坊们彼此还认不出来,但回到以前那种熟络,并不是难事。55岁的刘正广,1991年离开刘家祠,回忆起参加聚会时的场景,他感慨道:“有人喊着:瘦仔瘦仔,那是我儿时的花名,十年来都没人这么叫我了,一切都像回到从前。” 

  老街坊都很感激叶强参的慷慨, “如果不是他,我们这些老邻居,一辈子都没法见上面了。”75岁的老街坊郭洁霞说,一个老板拿出自己的钱,给老街坊一个相聚的平台,很不容易。 

  回忆 

  虽有不便邻里却爱帮扶 

  邻居间可以相互夹菜吃 

  青砖屋、麻石街、一条宽不过2.5米的小巷……由于旧城改造进程缓慢,刘家祠依然保持了30年前的古朴模样。若不曾住在此地,也未曾经历过物资匮乏的年代,便不会理解邻里生活上的紧密联系,更不能理解他们存在至今的街坊感情。 

  老街坊温艳萍说:“那时大家都没电灯,我们放学后把桌子搬到大门口,靠着小巷里的街灯写作业。”成绩好的辅导成绩差的,高年级的辅导低年级的。不仅如此,那时刘家祠的每家每户都没卫生间,男孩直接在各自家门口洗澡。整条街只有一个自来水龙头,街坊们排队提水,帮帮手是常有的事。 

  互助精神延伸到生活的各个方面,有一户的老爸开工没空做饭,隔壁邻居连忙让这家孩子来自家吃饭。另一户人家赶着出门无法带孩子,隔壁邻居也会伸出援手:“我帮你看着”。当刘家祠有婚嫁喜事时,街坊们会空出自己的屋子给人家摆桌,也会帮忙烧饭做菜。街坊刘就儿一家以前是卖鱼的,买鱼的街坊有时会没带够钱,鱼档可以赊账,而大家还钱也从不拖拉。 

  “大家互相照应,都是有求必应,抽时间也要帮忙。”街坊刘永基说,街坊们各自家门都是敞开的,厨房里煮什么菜都知道,邻居之间也可以相互夹菜吃。 

  心声 

  请来远嫁的帮助困难的 

  纯真的街坊情难以割舍 

  刘家祠的街坊情,定格在过往的纯真年代,长存在叶强参的心里。为何坚持21年都请整条街的街坊吃饭?他回答说,“这么多年的感情,很难得的。” 

  叶强参从1958年开始在刘家祠居住,一直生活到1976年。从6岁到24岁,他在刘家祠度过了最欢乐的年少时光。叶强参的父母早逝,他自小跟着兄嫂居住,刘家祠浓厚的街坊情,弥补了他亲情上的缺憾,说起自己与街坊的感情,他常说:“我们从小玩到大,就像兄弟姐妹。” 

  叶强参以前是广州建筑搪瓷厂的职工,1984年下海后当过木工、搞过运输、做过建筑、卖过家私,吃了不少苦,也有了不错的经济基础。“在商场待久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利益因素太多,尔虞我诈太多。”叶强参说,和老街坊们聊天喝茶吃饭,这种单纯的感觉让他心里少了很多压力。 

  老街坊温艳萍说,叶强参对待老街坊的慷慨,不仅在每年一次的请客吃饭,他是真心待街坊好。刘家祠的老街坊四散后,一名老街坊远嫁到佛山的南庄,叶强参专门开车去南庄请她一起参加聚会。早年刘家祠还有一名女街坊,终身未婚,生活曾经出现困境。叶强参得知后,给了她的邻居2000元,希望在这名女街坊需要时,可以及时帮到她,最后这个女街坊慢慢走出了困境。为何不担心她的邻居会吞了这笔钱?叶强参说:“大家处了这么多年,这点信任是有的。” 

  对话叶强参 

  记者:24岁你就离开了刘家祠,却一直割舍不下这份街坊情,刘家祠给你留下哪些美好回忆? 

  叶强参:有很多值得回忆,在小巷子里我们小孩子捉迷藏、打石子,天气热了我们一起搭个竹床睡在马路边,想想都很有趣。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感很强,没有距离。 

  记者:你现在事业成功,街坊之间的交往会不会因此产生疏离感? 

  叶强参:大家这么多年的感情,很难得的。这些老街坊没有心机,大家都知道钱是要靠吃苦才能赚回来的。我只是请大家吃个饭,说说笑笑和以前一样开心。我的经济条件好一些,只要我在,绝对不让AA制,就我来说,跟他们在一起,我压力没那么大。要是谈生意的饭局,就不会这么轻松。 

  记者:为什么对老街坊那么好? 

  叶强参:当别人对一个人特别好,你要看看这个人对待别人是不是也用了真情,人的友善是相互的。 

  记者:以前那种街坊的情感,很难找回来了? 

  叶强参:我现在住的小区,旁边的邻居也经常换,互相叫不出名字,见面也没有话说,大家回到家关起门来,都像在防贼。感情当然比不上住了20多年的老街坊。

  文、图/记者 龙锟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