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兵马俑颜色脱落难题是如何攻克的
·广式月饼的黄金时代
·古井藏民间 情怀渗街巷
·麻风康复老人的“圆梦记”
·2159名管护员守护黄河源腹地生态
·越翻越薄的历史
·从一棵树到一片“海”
·揭秘1981年新中国首场“沙场阅兵”
·英雄已去 壮志永垂
·耆英号:第一艘驶向欧美的中国木帆船
·阜财门善利门航海门素波门印证千年广州财富天下闻
·百年广东美术 开中国美术创造性转化之先河
·金银废料回收火爆 下水道都有人承包
·旧迹犹在书无痕 难寻几世好书人
·“完整恐龙”遍身是疑点
更多>> 
广角聚焦
2159名管护员守护黄河源腹地生态
南都记者探访中国首个国家公园——— 三江源国家公园

  当车队缓缓穿过海拔4300米的青藏高原鄂拉山口后,“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正式进入三江源地区。

  8月21日上午7时,由新华社、光明日报等近50家媒体参与的三江源大型采访活动组从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出发,将穿越三江源头的玛多、玉树、扎多、治多、曲麻莱、可可西里等地,最后到达格尔木,全程3000多公里,为期10天。本次采访活动由青海省委宣传部、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广汽传祺主办,西海都市报承办。

 8月22日,站在牛头山上的生态管护员索索。

8月22日,斑头雁飞过鄂陵湖。

  2016年3月5日,中办、国办正式印发了《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标志着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诞生。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总体格局,简要概括为“一园三区”。“一园”即三江源国家公园,“三区”为长江源(可可西里)、黄河源、澜沧江源3个园区,总面积12 .31万平方公里,占整个三江源面积约31.16%。

  采访的第一站,是果洛藏族自治州的玛多县,黄河源头。

  5050个湖泊的“黄河源”

  玛多,藏语的意思便是“黄河源头”。

  玛多地处果洛藏族自治州西北部,位于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腹地,是万里黄河流经的第一县,素有“黄河之源、千湖之县”的美称。境内河流密集、湖泊众多,有大小湖泊5050个,较大的湖泊有扎陵湖、鄂陵湖、星星海等。

  这里平均海拔4500米,这里只有冷暖两季,无四季之分,自然条件恶劣,高寒缺氧,环境严酷,年均气温-4℃,极端最低气温达-48 .1℃,含氧量仅为海平面的59%,是国内人类生存环境最恶劣的地区之一。

  8月22日清晨6点,当采访团记者准备一起乘车深入黄河源头的时候,三名随行记者出现了头晕呕吐发烧等严重高原反应,只能撤下高海拔地区返回西宁,可见玛多县也有“不太友好”的一面。

  尽管如此,当扎陵湖和鄂陵湖的美景映入眼帘,采访团队也都暂时忘却了高反带来的不适。离县城40多公里的扎陵湖和鄂陵湖是黄河源头两个最大的淡水湖泊,被称为黄河源头的姊妹湖,这对闻名遐迩的姊妹湖已经被世界湿地公约组织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如同两颗璀璨夺目的明珠镶嵌在青藏高原上。

  黄河就发源于不远外的巴颜喀拉山北麓,全长5464公里,河水先后流经扎陵湖和鄂陵湖。民间有个共识,黄河水流过鄂陵湖后,才开始真正叫做黄河。

  在扎陵湖和鄂陵湖的中间有座小山,因黄河源头牛头碑立于此山,也有人称它为牛头山,牛头碑上分别用汉藏文字题写着“黄河源头”字样。登上海拔4610米的牛头山,可以一览两湖美景,经幡猎猎,牛羊悠悠。

  打鱼偷猎现象几近绝迹

  40岁的索索站在牛头山上,盛装出现的他因为语言交流的困难,显得有些腼腆。

  自从2012年当上生态管护员后,扎陵湖乡人索索便开始了退牧生活,靠拿着国家给的草补和管护员工资,带着老婆孩子搬到了县城。

  “我喜欢这个工作,以前这个地方很好,被破坏后水草退化严重,希望能帮助恢复。”索索要负责3.5万亩的草场巡护工作,每次巡完要花上两三天的时间。长期骑行摩托车巡场,索索经常因为道路湿滑摔倒。

  相比这些付出,看到黄河源头生态环境的改善,索索说,自己还是会选择继续这份工作。

  随着当地居民生态环保意识的提高,索索说他几乎没有再看到打鱼偷猎、非法采金的现象,现在他的工作更多是收拾游客丢在公路沿线的垃圾。

  索索是玛多县2159名生态管护员中的一位。为了将生态保护与精准脱贫相结合,玛多全县设置生态公益岗位管护员2159名,如果能够完成园区的工作考核,这些管护员每人每月可以拿到1800元的工资收入。

  按照黄河源园区的发展要求,玛多全县4000多户牧民,未来将会做到一户一名管护员,让更多的牧民参与到生态保护中来。

  黄河源头的过去和未来

  长期以来,由于自然和人为因素的影响,青海省玛多县高原植被受到严重破坏,大部分地区水源涵养功能大大下降,造成湖泊水位下降,导致草场退化、沙化,物种生存条件恶化。

  时至今日,玛多仍然是青海沙漠化最为严重的县,而治理沙化土地,除了封山育林,种草灭鼠,实际上最关键的还是靠老天下雨。

  “有一年雨下得好,降雨量大,湖的面积也增加,草长得也好。如果天不下雨,草还是不行,7月份就严重干旱。”玛多县县长利加在接受采访时仍然有他的担忧。

  这个青海省人口最少、生存环境恶劣的县,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连续3年拿下了全国人均收入最高的“荣誉”。

  “那时候全县畜牧量67万头,人均收入已经有500多元。现在全县才13万头,人均收入5864元。”利加县长说,当时没有生态保护的概念,国家导向是重点发展畜牧业,现在园区把人和牲畜都降下来了。

  自从三江源一期工程开始,玛多县从2006年起将GDP考核转为生态保护、社会稳定、民生改善考核,当地政府不再一味追求经济发展,位于黄河源头的水电站,也从8月份开拆。

  开建于1998年4月8日的黄河源水电站,是为了解决玛多县无电县的困扰。当时全国仍有28个无电县,玛多县是其中之一。2000年开始发电的水电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玛多的社会经济发展。

  玛多县副县长、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管委会专职副书记、副主任甘学斌介绍说,2016年国家电网落地玛多,黄河源水电站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目前大坝左坝肩和管理营房已经拆除,计划9月30日全部拆完,让黄河河道恢复原状。

  去年,玛多县设立了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重点保护黄河源园区冰川雪山、高海拔湖泊湿地、高寒草甸生态系统,强化高原兽类、珍稀鸟类和特有鱼类种质资源等生物多样性保护。

  利加和甘学斌对于黄河源园区的未来,也有自己的担忧。虽然打破了“九龙治水”,建立行政管理新体制,将县政府19个组成部门统一整合为15个,从全县调整划拨编制55名,组建了黄河源园区管理委员会,但仍然存在不少问题。

  没有专门的执法装备,如车辆设备等;工作人员业务不熟悉,专业人才短缺;管理体制不顺,内设机构职责不清晰;生态恢复艰巨,沙化治理难度大,这些现状依然左右着整个黄河源园区的保护工作。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陈伟斌

(来源:《南方都市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